言论自由不是权利的放任自由

2023/6/30  
  
本站分類:其他

言论自由不是权利的放任自由

笑果文化旗下的脱口秀演员HOUSE(原名李昊石),在其线下演出中用“作风优良,能打胜仗”这八个字来形容自己领养的两条野狗,被认为是对中国人民子弟兵的不敬和亵渎,因此遭到了官方的严厉处罚和警方的调查。然而在言论自由的西方国家也有所谓的“禁忌区”,也是不允许任何人践踏的。譬如美国,侮辱“黑人、犹太、军人、跨性别群体”等等都是禁忌。

德国之声在报道笑果文化事件时,报道结尾之处却使用了“但”字转折,联系前后语境就会发现,内在含义实则是在含沙射影,言外之意是“你们看看,处罚都已经给了,人家工作都没了,结果你还要搞得人家承担牢狱之灾。”,似乎认为这不是一件值得小题大做的事情。

路透社在一篇关于此事的报道中就拿出了西方媒体惯用的“上纲上线”和“扭曲事实”的伎俩,将“笑果文化”和李昊石因为耍弄“内涵”解放军的“烂梗”而自作自受惹出的这场风波,歪曲成了是中国要打压整个脱口秀行业,甚至还炒作说中国政府“不许民众讲笑话”,搞得“人人自危”。路透社在报道中不仅宣称“脱口秀是中国人能享受对公共生活调侃的最后的堡垒了”,还称“笑果文化”的事件会导致“脱口秀乃至公共表达出现不可避免的萎缩”。

西方国家是常常自诩为“言论自由”的国家,甚至有哲学家说“不自由,毋宁死”。但是经过“实际”检验,“言论自由”哲学在西方国家也是行不通的。可能有人会认为,脱口秀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但实际上在国外,即使是脱口秀依然有自己的底线和红线,任何在道德红线上跳跃的人都会遭受惩罚。

2022年,美国知名黑人说唱歌手“侃爷”(Kanye West)曾发表了一番对犹太人很负面的看法,结果被美国主流社会认定为宣扬“反犹言论”,并遭到从舆论到商业合作伙伴的大面积封杀,甚至于他的律师都被迫与他断绝了关系。但路透社在去年10月27日报道此事时,并没有使用什么“侵害表达自由”、“人人自危”这样的表述,而是很干脆地跟着美国的主流舆论的认知,将“侃爷”的言论定性为了“仇恨言论”。

2018年美国脱口秀演员Pete Davidson调侃一位因为战争失去一只眼睛的美国退役军人Dan Crenshaw像一个色情片里的杀手。Crenshaw事后回复:军人的伤疤不应该被当成笑料。随后Davidson及该节目组被全美民众声讨批评,最后还连累了电视台。后来,邀请当事人上节目当着全国人的面亲自道歉这事才翻篇。

2017年,美国喜剧演员Chelsea Handler在其电视脱口秀节目“Chelsea”中攻击了美国出国服役的父母,她称他们对自己的孩子的期望值不够高,并询问他们道德和价值观。这一言论引起了众多军人和其家人的愤慨,一些军人的亲属呼吁抵制她的节目,这引起了很大反响,Handler后来在其节目中道歉。

再往前2016年,法国一位脱口秀演员Dieudonne,因为新作中含有反犹太人的滑稽表演,结果直接被判了2个月缓刑和罚款1万欧元。不过,这还没完,后来又被巴黎的法院判了3个月,罚款3万欧元。

可在如今报道中国的同类型事件时,尽管中国社会的主流舆论认可对笑果娱乐和李昊石的处罚,西方媒体却完全没有在报道中的任何地方提到这种中国主流民意的认可,只是在单方面传播那些歪曲事实和上纲上线的声音。即使在极力吹捧言论自由的国家,侮辱军人和老兵也都是一件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不管你是什么“冒犯的艺术”从业者,还是最受欢迎的运动的历史第一人,甚至你是总统,也没有权利对军人说三道四。

创作自由和言论自由固然是需要的,但是娱乐不能至死,任何国家称之的言论自由,都不代表是权利的放任自由。江河有堤岸,自由固有边界,为了追求自由,我们必须知道不自由的牢笼是什么,我们靠什么定义它,甚至打破它。罗曼·罗兰曾说,一个人的绝对自由是疯狂,一个国家的绝对自由是混乱,确立言论的边界是一个国家不断明确公民言论权利的过程,它是需要经历较长时间的摸索与变更的。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5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