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會這介事(以及保安員生涯之食物篇其一)

2017/4/17  
  
本站分類:生活

宴會這介事(以及保安員生涯之食物篇其一)

以前在外交部任職時,我最多都是接受與維修有關的額外更次,沒有接受宴會的更次。最主要的原因是覺得這種更次是「悶出鳥」,沒有走動的機會兼大總管主理,必會感到周身不自在。另外,宴會多是在黃昏時分舉行——正正就在我們巡邏的時間。基本上,「這些機會都不是我的」也「如無必要,最好不是我的」!

而我在2011年的加拿大日遇到「宴會」之後,身為保安員的我對「宴會」與「加拿大日」這兩件事物避之則吉——尤其是「加拿大日」,除非是夜更,否則我是一概不接受。

(關於「加拿大日」這個,日後撰文。)

回說我昨天的工作。

工作的地點是加拿大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Canada;封面圖為法院大堂)。沒錯!這就是加拿大的「終審法院」。一切法律上的最終決定就是在這兒產生。對於現在修讀司法課程的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地方,所以我也想在這地方行一趟,感受一下當中的環境。

在我跟公司接洽工作的時候,公司告訴我這是「防火性質的巡邏」(是有九成時間不斷走路的巡邏)。早前從新聞當中得知建成已有六十多年的最高法院會進行翻新/維修工程,我想這也是需要這種巡邏的可能。(事實上,工程還未開始。現在也不知道是哪一間公司擔任保安的工作。)黃昏時分,五小時更次(不過事後都感到奇怪——因為一般週日的更次是八小時)...沒問題!行完就回家倒頭大睡就可以!於是就一口答應。

由於在市中心上班,我在Rideau Centre吃過晚飯之後就乘巴士過去。進入法院時,同事到來,說:「你就是另一個護衛!」

「沒錯!」這一個時間,我感覺有一點奇怪。再看看周遭,看到的是有人將大堂佈置成一個宴會場地。

「難道是宴會?」我心裡喃著。跟隨迎接我的同事去簽到及領對講機之後,另一個同事到來,給我說明逃生路線——我們要穿過宴會工作人員的工作間。交代之後,這同事說:「給你找回椅子...」

啊!宴會無誤!

可是,我又沒有想到這一次宴會多少令我對「宴會」有一些新體驗。

這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在最高法院之中舉行,與會者多是律師及法官;而且這只是一個簡單的酒會,氣氛比較輕鬆:不會有「大人物」到來(最大的,應該是首席大法官)。我都可以懷著一點「學習」的心情去觀察這一個宴會。

(後來我跟場地負責人聊過:原來有一個紀念前首席大法官Bora Laskin的Moot court在舉行之中——可惜不是一個公開的活動。否則走去聽聽也有得益!)

另一個原因,是我的崗位位置。

我剛巧站在展示Bora Laskin(在入門課之中,我們在課堂上查過他的事跡)物品展櫃旁邊——其實,我的職責是防止賓客進入「工作間」以及確保通道無阻而已。但是我沒有想到有人打趣問我:「你今晚就是負責看守Bora Laskin的展品?」如果在日常場合,該是沒有這事情發生。

最後,這一晚,我「近廚得食」!

跟平時辦公室的食堂預備的食物不一樣(任事工作的辦公室也有辦到會服務),宴會的食物比較「高級」:該是高級到會服務。其中有一款是以雪糕筒的下半去盛載沙律(目測)的小食最具創意。

做保安最重要的是「一眼關七」。本來,我跟工作人員互動不多。不過,酒會期間有人不小心將鉗子掉在地上。我第一時間通知工作人員去拿走/更換;這樣,大家都有一點「有意義」的互動。

有時,看著工作人員盛載美食的盤子都有一點「食指欲動」。可是又礙於工作的關係,也不可以「明目張膽」去問。後來有一個女侍應捧著只剩下一件點心的盤子在回去工作間時問我想不想試一試。

我老實不客氣接受好意。

事實上,大家都知道:剩下來的食物下場多是被丟棄。倒不如也讓另外的工作人員享用。以前在外交部是,一到週五,主管就差一個人去食堂去拿甜麵圈,讓在週末工作的人可以食用。

這也可以說是大家的「互惠互利」。

保安員是其他人的「後眼」。雖然有不少人感覺我們隱入於背景之中,不過他們的安全也是因為我們的「存在」而得到保障。

我們通常都是「不通情達理」,但是我們多問及多說一句——是我們的職責所在。

後來又有一個男侍應用紙巾包了一些點心給我——我這一晚簡直是「食神滿足」。

宴會到八時許接近九時結束...跟當值的皇家騎警握過手,交還對講機;帶著輕鬆的心情,依著Brett Kissel的”3, 2, 1”的拍子,迎著寒風回家去。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