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非小說:抉擇6

2016/5/12  
  
本站分類:創作

亦非小說:抉擇6

第六回

很多時候,並不是我們想要往前走,而是只能選擇往前走。在力維忽然去了美國之後,我變成了ㄧ個人。雖然不知道該不該等他,我仍然戴上了戒指蹉跎著。是不是老天爺在告訴我什麼?我的人生,我的未來應該往哪裡走呢?

再次遇見初戀情人,也是個意外。雖然曾經很愛他,但是分手了就該分手了, 我曾經無法釋懷,曾經那麼的放不下。然而,既然有辦法一個人走過這條艱辛的路,是不是代表著,我也沒那麼需要他?雖然我和力維也有些問題,又相隔兩地,也不表示我就必須再找一個人來填補吧!

「玉米…很對不起。我們…分開吧!」

那一天,信宇約了我,我其實隱約有感覺了,應該是不好的事,因為前幾次見面,就發現他越來越少說話了。在我興高采烈的告訴他,找到工作時,他也只是淡淡的笑著恭喜我。雖然有預感,在聽到那句話時,我還是那麼痛,只能流著淚,很想用盡力氣挽留,才發現自己的力量那麼小。為什麼?既然要離開,當初又何必要開始?

「我喜歡你的世界,是彩色的,很漂亮,讓我很想走進去看一看。」

信宇曾經這麼對我說。難道…是我的世界不再吸引他了?所以,他才想離開了。

初見信宇的那年,我大一,他大三,因為晚讀的關係,他的實際年齡又大了些。從第一次見面後,他又約了我第二次,然後第三次…我們的愛情,看起來似乎順其自然。原來以為,我和他在一起,會很不安的,因為他是那麼耀眼的人,也吸引著很多女孩愛慕的眼神。

但是,他卻是讓我放心的,對我很好。雖然外表很酷,他的心卻很溫柔。儘管我偶而任性,偶而天真,信宇學長始終成熟的包容我,也讓我誤以為,一切就會天長地久。對愛情來說,天長地久就像是神話ㄧ般,存在戀人們的想像裡,以為伸手可得了,才知道依然遙不可及。

「玉米…你聽我說。這段當兵的時間,我不斷的想一些事,想自己的未來,發現一切都很茫然。雖然電機系畢業,找工作不難,但我並不喜歡那類的事情。可是…又不知道能做什麼…我想,先放逐自己一段時間,也許打工,也許四處走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安定下來…我真的不想耽誤你,還是…分手吧!」

他的表情凝重,說話語氣也很誠懇,只是,我怎麼也聽不下去,沒辦法接受。怎麼有辦法接受?這種理由,我不能接受。其實,任何理由我都無法接受吧!我不能接受的,只有他要離開我的這件事。

那時信宇才從澎湖退伍回來,在外島服役,很辛苦吧!他變得黝黑了,也滄桑了。雖然在他當兵的兩年,我們見面不容易,但是藉由書信往來,把握住他每次休假的相聚,也撐了過來。為什麼終於可以好好在一起的時候,卻是這樣的結局?

「我可以等你!我可以等的。」我迫不急待的說著。

「我不能讓你等我…我是個飄泊不定的人。而你已經畢業,也找到工作了,這樣很好。應該要好好做下去!這種生活很適合你。而且,我不喜歡台北,以後也不會再定居這裡了。如果我勉強你跟著我,這樣對你不公平!」

信宇的每一句話,聽起來都很有道理。可是,我們的感情呢?就這麽算了嗎? 這樣對我又公平嗎?

「玉米…如果你願意,還是可以聯絡我,我不會不理你的。只是…我能給你的,只能是朋友的問候了。」

「真的只能這樣嗎…這算什麼…如果,我不讓你走呢…」

我抓住他,這麽哭喊著。我知道沒有用,卻還是用力的抓著他,搖晃著他。信宇也不發一語的任由我在他面前淚如雨下。是啊!除了眼淚,我不知道還能留下什麼給他。我看到,信宇學長的眼眶也紅了。但是,他的心意已決。

「對不起,玉米。真的很對不起...你恨我吧!討厭我也沒關係。」我聽的出來他話裡的沈重。

「我知道了...你走吧!」我擦乾眼淚,這麽對他說了。

既然留不住,只能放手了,不是嗎?雖然我願意無條件的追隨他,但是前提是,他願意牽著我的手。如今,他選擇隻身一人前進,我也只好轉頭離開了。我不要遙遙相望,我也要走自己的路。 只能這樣了...所以,我不曾再聯絡他。分手後的那段期間,雖然他傳過簡訊,也寄過明信片給我,而我對他的想念也始終持續著...

然而,我並沒有再找過他,讓他徹底的消失在我的生命裡...是我唯一能為自己做的。

(未完待續)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