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外傳 亞瑟的奇幻七日 6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外傳 亞瑟的奇幻七日 6

6.人間煉獄

隔日醒來時,已是深夜時分,感到十分飢餓,甚至讓我一度頭暈跌坐在地,眼看離酒吧打烊的時間也接近了,便來到酒吧後方的吧檯,上面已經堆滿了回收的餐盤,我隨便抓了幾個還算完整的食物囫圇吞棗往嘴裡塞,吃飽後,就坐在垃圾桶旁的長椅上抽著菸,等待客人離去。

突然店內傳來了一陣騷動,夾雜著玻璃破碎與酒客叫罵的聲音,又過了一會,一位穿著火辣的年輕女服務生扶著老闆走出,老闆頭上受了傷,鮮血將他棕色的頭髮染成暗紅色,坐到我身旁後叫那女服務生進去拿一瓶烈酒給他。

那女服務生拿了一大瓶威士忌出來,我遞了根菸給在一旁兀自氣喘吁吁的老闆,他大口的將威士忌往嘴裡灌,過了一會,另一個男服務生也氣呼呼的走來,手裡拿著兩瓶酒,看我手上空空的,便將其中一瓶遞給我,嘴裡還繼續罵著,聽著他和老闆的對話,得知是一個喝醉的男生和另一桌的女生搭訕,講了些下流的話,引起和那女生同桌的男伴不滿,兩邊就這樣打了起來,眼前這男服務生看到後便上前制止,但兩方都年輕氣盛,加上酒精催化,什麼話也聽不進去,混亂間也動手打了這男服務生,這下三方都打成了一團,桌椅翻倒、餐盤、酒瓶砸的到處都是,驚擾到其他的酒客,老闆眼看事情鬧大了,便上前制止,也不知是誰用酒瓶砸到了他的頭,他氣得回到吧檯下,拿出預藏的獵槍,衝上前把鬧事的客人壓在桌上,把槍口抵在他們的腦袋上,才終止了這場鬧劇。

等到酒客都離去後,我進店裡一看,食物、飲料、碎玻璃灑得到處都是,因今晚情況特殊,所以其他的服務生也留下收拾殘局,很快的場地恢復了正常,中間我也和那位漂亮的女服務生攀談,得知她叫做克莉絲汀,還是個大學生,我跟她說我就住樓上,有空可以上來喝一杯,她笑了笑沒拒絕我。

那晚亞瑟一見到我便問:「和人打架了?」                                  

我一邊拍掉身上的玻璃屑一邊回道:「不,跟我沒關係,是那些酒客和服務生起了衝突,這些應該是我清潔時沾到的。」

亞瑟好奇的問道:「是因為什麼呢?」

我回:「聽他們說話,好像是因為一個女人。」

亞瑟點點頭,沉吟道:「這次是為了女人啊……」

接著他說道:「還記得昨天我說的故事嗎?還有這美麗的藍色星球從太空看來的樣子?」

我回道:「當然記得,昨晚夢裡迷迷糊糊間你說的每句話都好像電影一樣在我大腦裡播放著。」

亞瑟話鋒一轉說道:「那你對戰爭了解多少?」

這話問的突然,一時間我也不知該如何回答,畢竟我出生在戰後的和平時代,有關戰爭的影像都是從電影中看到的。

亞瑟見我沒回答,就接下去說道:「戰爭,是你們摧毀這星球和你們自己最快也最愚蠢的方式。」

接著亞瑟從輪椅後方拿出一罐外觀和一般啤酒相似的東西,並將它遞給我。

說道:「喝下去,它能讓你看清楚歷史。」

我疑惑的問道:「歷史?什麼樣的歷史?」

亞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我打那罐飲料,在光線照射下,我好像看到裡面的液體是血紅色的,而且還有一股濃濃的血腥味,當我正猶豫要不要把這玩意喝下肚時。亞瑟說道:「如果你害怕知道真相,可以選擇不喝?」

我說道:「聽你這麼說,這不是什麼會讓人開心的玩意。」

亞瑟回道:「我不想騙你,這的確需要勇氣。」

我說道:「需要勇氣嗎?」

我大口深呼吸後,就把那玩意喝了下去,頓時感到天旋地轉,我整個人好像隨著那紅色液體被吞了下去,然後,我發現自己身在一片紅色的海洋中,海面上漂浮著幾個黑色物體,我朝海面游去,那黑色物體的形狀愈來愈清楚,居然是穿著軍裝的士兵屍體,看年紀大約才十六、七歲,在我前方還有一艘運輸船正載著滿滿士兵向我駛來,我立刻潛入那被鮮血染紅的大海,當運輸船從我頭上開過時,我抓著它的底部隨之前進,只見它在離前方沙灘還有一段距離時便放下了鐵門,裡面的士兵快速向外奔出企圖搶灘,耳邊盡是敵方機槍擊發的聲響,好幾士兵還來不及走出運輸船就死在船艙內,子彈也穿過了水面,在我身旁劃出一道道致命的白色水紋。

我嚇的根本不敢把頭探出水面,但我依然能夠透視在上方所發生的一切。

沙灘上架滿了鋼鐵做的掩體,即使士兵們幸運的衝到沙灘上,但那距敵方機槍的位置還有好長一段距離,海面和沙灘上躺滿了肚破腸流的士兵,有些年輕的士兵已經精神崩潰,不知該怎麼辦,跪在槍林彈雨中,無助的哭喊著看著上天,下一秒,一顆子彈便貫穿了他的咽喉,仰天倒下,還有更多的士兵發瘋似的,持續朝前方跑去,以肉身和子彈對抗,眨眼間,一排排士兵又橫躺於灘頭。

命大衝到前方的士兵,或拿起手榴彈,或架起迫擊砲轟向那用沙包堆起的機槍台,看到機槍台倒塌的瞬間,士兵們臉上露出勝利的喜悅,但下一秒鐘,他們的眼神就換成了絕望與恐懼,因為在那之後,等待他們的是更多的機槍、更厚的碉堡和無數的坦克。

只見一台坦克車的砲管緩緩升起,碰的一聲巨響,將沙灘上的鋼鐵掩體和躲在後面的士兵們整個炸飛,屍塊和破碎的鐵器朝四周噴散。

那坦克車的砲管又開始移動,像是從剛剛砲彈落地的方位調整角度一樣,又是一聲巨響,伴隨著一陣白煙,砲彈飛快擊中我身後的另一艘運輸船,船上的所有人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隨著運輸船的殘骸沉入了海底,緊接著那坦克又擊出了一發,這顆砲彈擊中了我攀附的運輸船,但我並未像剛剛那些士兵一樣沉入海底,反而是隨著砲彈激起的海浪騰空而起,從半空中往下看,那些士兵的屍體和鮮血,將原本金黃色的沙灘和淺藍色的海水都染成一片血紅,我看到穿著不同制服的人拿著槍械或短刀互相殺戮,看到了各種不同的臉孔,有恐懼的、興奮的、瘋狂的、傷心的、絕望的、憤怒的,一切像是電影的慢動作特效一樣在我隨著海浪飛到空中的那幾秒鐘,我看到了戰場上發生一切,接著我掉了下去,在我正下方是金屬掩體凸出的部分,從這高度落下,肯定會被活活的刺穿在那上面,我不敢再看下去,將眼睛緊緊的閉上,準備下一秒穿腸破肚的痛苦。

「碰!」

我掉落地面,但沒有鋼鐵插入體內的感覺,反而像是撞到什麼動物一樣,一時間我還不敢張開眼睛,怕看到自己內臟跑出體外,閉著眼,我朝周圍摸了摸,摸到滑滑的像是皮膚的觸感,我沿著那塊東西摸上去,摸到了類似毛髮和布料的東西,心想:「這是什麼?」

依著那物體的形狀繼續往上摸,我的冷汗已經一滴滴的流下來了,手也顫抖了起來,因為我摸到的是人的手和臉,從這個觸感和形狀我可以很確定在我身旁躺著的是一具屍體。

我慢慢的張開眼睛,眼前的景象,嚇的我到退了好幾步,直到撞上在身後的另一個屍體,在我面前不再是戰場上的那片沙灘,而是一個萬人塚,一個至少有數十尺深的大坑洞,屍體像是垃圾一樣被隨意的丟在這裡,有些屍體沒有頭,有些軀體和四肢分離,腐臭的氣味,讓我忍不住吐了出來,還有一堆蒼蠅、蛆、和老鼠在啃食著這些屍體。

驚恐之際,我聽到一個非常微弱的嬰兒哭聲,就在我旁邊的屍體下,雖然覺得噁心,但我還是趕緊用手將屍塊和一旁的蛆與老鼠等物撥開,尋找那個小孩,等我再搬開一具屍體後,看到一隻小手從屍體的隙縫中伸了出來,像是求救一樣,那小小的手掌,虛弱無助的搖晃著,我伸手往下拉,眼見我就要拉到那個小手將他救起時,坑洞上方出現了機器的聲音,接著不知是什麼東西遮住了光線,我轉頭一看,是更多的屍體從坑洞上被拋下,就在我快要握到那小手的一刻,成千上萬的屍體將我壓倒。

當我再度醒來的時候,眼前的場景又變了,我身處在一個廢棄的城市,一片死灰的世界,熟悉的藍天、白雲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厚重的蕈狀雲,這次沒有屍體、沒有機槍,舉目所見什麼都沒有,這個世界什麼都沒有剩下,空中飄浮著灰黑色的灰燼。

這是最終的戰場,核戰後的幅射世界,我呆坐在地上,望著眼前的這一切,看著那層永遠不會散去的蕈狀雲,想起那充滿生命、顏色豐富的地球,我知道是人類親手毀滅了這個世界,這人類所能生存的唯一星球,我垂下頭,沉默不語,心中充滿了絕望。

這時,一隻纖瘦但有力量的手,搭上我的肩膀,將我拉回現實,我的意識彷彿還停留在那幻境中沒有回來,我右手那根菸還在燒著,左手仍握著那罐紅色的飲料。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我身旁說道:「你們可以避免走到這一步。」

我轉頭看著亞瑟,說道:「剛剛那個景象就是這世界的末日嗎?」

亞瑟點點頭,說道:「如果你們不改變自己的話,很遺憾的那一幕將會到來。」

我說道:「我該怎麼做?我又能做什麼?」

亞瑟說:「你能做事的比你想像的更多。」

我沒有回話,因為我實在不知道渺小的我,該如何改變這地球的命運,我只是個酒吧的清潔工啊!

亞瑟似乎看穿我的內心,拍拍我的肩,說道:「不要妄自菲薄,將我的話流傳出去,將你看到的一切讓世人知道,至少你能做到這一點,對吧?」

我點點頭。

亞瑟說:「喝光它吧,會讓你心情好一點。」

我看著手中那紅色的液體,不情願的問道:「一定要喝光嗎?」

亞瑟笑著說:「相信我,會讓你心情好一點。」

我皺著眉,將剩下的部分全部喝了下去。

亞瑟說:「它可以帶給你一些快樂的事情。」

我說道:「看完那些景象,我想現在不管給我喝什麼都快樂不起來。」

亞瑟又從他的輪椅後拿出了幾杯和剛剛一樣的啤酒給我,說道:「那個叫做克莉絲汀的女孩今晚會到你的閣樓,我想你們都會需要這玩意,也帶一罐給卡洛琳吧,她最近也不好過。」

我拿著起亞瑟給的那些飲料,臨走前又回頭和他確認一次:「你確定喝下去不會像我剛剛一樣,看到那些景像。」

亞瑟說:「是的,不會了,這次的不一樣,它能替你們帶來好運,我們都希望好運發生對吧。」

我說道:「要是喝完後又讓我看到那些畫面,明天我可不饒你。」

亞瑟笑了笑沒說話,那是我們相遇後的第六個夜晚。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