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外傳 亞瑟的奇幻七日 2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外傳 亞瑟的奇幻七日 2

2.森林王國

隔日下班,我和往常一樣朝著對街的超市走去,亞瑟依然坐在超市外的玻璃窗旁,看到我出現時漏出一抹淺淺的微笑,像是算好我會來似的,瞧他一副得意的樣子,我有點嘴硬的說:「我只是下班後來看看有什麼特價品而已。」

亞瑟笑著說:「是,我知道。」

仍是那副一切都在他預料之中的表情。

我故意說道:「我說你這老人也真奇怪,這麼晚了也不回家睡覺,整夜坐在這裡發呆。」

亞瑟學我說話的語氣回道:「老人家睡得少,和你一樣,沒什麼事就來這邊晃晃。」

聽到他把我剛吐槽的話用回我身上,我也覺得好笑,於是我點了根菸在他身旁坐下。

亞瑟和藹的問道:「有空聽老人家講故事嗎?」

我聳聳肩說:「醜話先說在前面,那種老生常談的大道裡我一點也不感興趣。」

亞瑟說:「放心,那種空洞的話我也不相信。」

亞瑟抬頭看了看充滿星光的夜空,感嘆道:「這個星球真的很美!」

接著問我:「你對你生活的這個星球認識多少?」

我回道:「不多,從對街的酒吧到這個超市,加上我住的那間狹小的閣樓,骯髒的街道和一堆等著收拾的垃圾。」

亞瑟說:「不,你知道的遠超過這些,還記得你六歲時盯著花園的蚯蚓看了一整個天,連午飯都忘了吃,十一歲時,你在深夜把爸媽都叫起來陪著你去抓甲蟲,也是那年的夏天,你們全家到森林度假,看到了螢火蟲,你興奮的大叫:看!是發光的小精靈!」

對於亞瑟對我小時候的事情如此瞭若指掌,我好像已不再感到意外,反而是跟著他的話語,帶我回到了那個我已經遺忘,對這世上一切充滿好奇的時光,我的思緒跟著亞瑟說的話飄啊飄的,眼前所見的不再是孤單的黃色街燈,而是一片綠油油的森林,陽光從茂密的樹葉間透下,我聞到夾雜著土壤氣味的空氣,生活在城市裡,好長一段時間沒聞到土的味道了,我感覺臉上刺刺的,自然的舉起手搔癢,卻摸到一根細長的樹葉,順著那樹葉的方向看去,看到一顆像超大號鳳梨的植物,根部是一塊橢圓的土堆,土堆上伸出許多細細長長的葉子,宛如會扎人的鬍鬚般,當我正在想這顆蕨類怎麼會長的這麼大的時候,才反應過來,不會植物變大,而是我變小了,我的身體變回了小時候的模樣。

然後我感覺頭上的空氣在強烈的震動,抬頭一看,是一頭雄偉美麗的老鷹在我的上方拍動翅膀,只見牠在我頭頂不斷地盤旋,像在等待什麼,我試著將右手平舉起來,牠就慢慢的停在我的手臂上,然後爬上我的肩膀,還用翅膀輕輕拍打我的頭,像是斥責我動作太慢一樣,一隻雄鷹停在我的右肩,讓我感覺自己像是古代的貴族一樣,如此近距離的凝視牠的雙眼,彷彿我們能用心靈作溝通,我將手指向前方,叫了聲:「去!」

那老鷹就振起雙翅朝我指的方向急衝而去,繞了一圈又回到我的肩膀上。

我開心的伸手摸牠身上美麗的羽毛,牠也露出驕傲的表情,抬頭叫著。

接著兩旁樹影晃動,出現了沙沙的聲音,伴隨著低沉的吼聲,我緊張的盯著出現騷動的樹叢,一頭雄獅慢慢走了出來,到我的腳邊便慵懶的趴下,伸出大舌頭舔著我小小的腿,我彷彿可以感覺到牠叫我不要害怕,我大著膽子伸手去摸牠頭,牠很開心地用頭磨蹭著我,之後又站了起來用牠濕漉漉的舌頭舔著我的臉,跟著又趴了下去。

我好奇的問牠:「你是要我騎上去嗎?」

牠好像聽的懂我說的話般,叫了幾聲,此刻我知道牠對我完全沒有惡意,便不再害怕,跨著腳,騎到了牠的背上。

等我坐穩了,牠就站起身,帶著我漫步在這茂密的叢林中,像是在和我介紹這座牠所統治的森林王國一樣。

在一根根至少要六人環抱的大樹上,有好幾隻猴子在樹上擺盪,突然間,一隻灰色的小猴,砰的一下從空中跳了下來,抱住了我的脖子,就掛在我的胸前跟著我們一起漫遊。

沒一會,我注意到前方一團黑色的石頭突然暴漲成兩尺多高,原來那是一頭大黑熊,只見那隻黑熊站了起來,把雙手張開,呈大字型,在牠胸口有一撮呈英文字母V的白毛特別顯眼,牠就這樣站在原地轉圈像在歡迎我們一樣。

之後還有更多的動物在我們的周圍出現,銀背大猩猩,秀出牠超雄偉的胸肌,並誇張的用雙拳捶打胸口,發出「碰!碰!碰!」沉重的聲響。

接著是一群咖啡色的狐獴,從我們身邊快速跑過,到了我們前方突然停下,一個個直立起來,等我們超過牠們後,牠們又趕忙跑到我們前面,站了起來,模樣逗趣極了,還有許多松鼠和野兔們在草地裡蹦跳。

當我和這群動物們一路悠然地穿梭在樹林間時,跨下的獅子突然一陣大吼,並站了起來,把毫無準備的我摔到地上,痛我閉上眼睛揉了揉後腦勺,等我再張開眼時,那些動物都不見了,眨眼之間,白天成了黑夜,背景換成了滿天的星斗和圓潤的月亮,四周一片寂靜。

在我眼前閃起了一點一點黃綠色的小光,我像小時候一樣開心的大叫:「是發光的小精靈!」

那些發光的螢火蟲,愈聚愈多,就在我眼前用牠們發光的屁股排出許多有趣的圖案,一下排成金字塔,一會又變成一個大愛心,接著我聽到了各種青蛙的鳴叫,隱藏在土中、樹上、草堆裡的昆蟲也震動雙翅配合著青蛙的叫聲發出聲響,我好像置身於大自然的夜晚派對中,不由自主開心的手舞足蹈起來,跟著螢火蟲的屁股打轉。

跟著我聽到轟隆隆大型的機械運作聲和電鋸聲,伴隨著遠方樹幹倒塌的巨響,動物紛紛發出痛苦的哀嚎,我不由得心中一愣,朝噪音傳出的方向看去,當我再回頭時,一切都變了,剛剛還陪著我跳舞的螢火蟲消失了,甚至連天上的星光和皎潔的明月也不見了,只剩讓人感到恐怖的黑暗和另人窒息的寂靜。

隨著機械發出的噪音愈來愈刺耳,樹木倒塌的聲音也愈來愈近,動物們的慘叫聲卻愈來愈小,我害怕的縮在地下,一動也不敢動,直到前方的樹叢倒下,透出了光,那光是由一台巨大壓路機的前頭燈發出,像是死神的眼睛,將它面前所有的生命壓個粉碎,那玩意是如此的巨大,我根本看不到駕駛艙上坐的人,我的視線甚至無法移開那又厚又寬不斷滾動地圓筒,只見它持續將眼前的東西捲入、壓碎、擠扁,鐵滾輪上黏滿了被壓扁的動物屍體,我被這畫面嚇的忘了逃跑、嚇的哭了出來、嚇的大聲尖叫,那台恐怖的機器,持續不斷發出轟轟巨響和難聞的煤氣味,而駕駛艙的人似乎也沒注意到我的存在,繼續將機器往前開,眼見那鐵筒離我愈來愈近,我的腳就要被壓到了,我瞪大眼睛,眼前盡是動物的屍塊、內臟、凸出的眼睛,我大哭著叫道:「不要!」

「砰!」的一聲。

我跌落在地上,臉上掛著淚,心跳仍非常快,我又看到那根孤單的黃色街燈,我驚恐的環顧四周,我還在超市外面,沒有森林、沒有動物、沒有那台鋼鐵怪獸,我趕緊伸手抹掉了臉上的眼淚。

亞瑟仍坐在輪椅上,看著天空自顧自的聊著我小時候調皮搗蛋的事情,似乎沒發現我狼狽的樣子。

我想點根菸假裝鎮定,但我的手卻抖的厲害,根本點不起火,就在此時,一隻乾巴巴的手,伸到我面前,用老派的防風打火機,幫我點著了火,是亞瑟的手。

我坐在地上一臉慌張的看著他。

他莫名其妙的看著我,問道:「怎麼了?你沒事吧?」

我急忙說道:「沒事,沒事。」

我感到後腦還隱隱作痛,低頭看了看我的手臂和衣服,居然沾有泥巴,就像剛剛發生的事情是真的一樣,不願讓亞瑟看到我的異狀,趕緊站了起來匆匆離去,一陣風吹過,我感到異常的寒冷,原來我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濕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