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外傳 亞瑟的奇幻七日 1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外傳  亞瑟的奇幻七日 1

覺醒者──命運重啟 外傳  亞瑟的奇幻七日

 

1.初識亞瑟

我的名字叫做菲力,接下來要和你們的是我這輩子最不可思議也最美好的一段經歷,有關我和亞瑟的故事。

我是在人生的谷底遇見亞瑟,那時我生意失敗、家庭破碎、流浪街頭,酗酒、嗑藥、抽菸等惡習也都染上了,我想我的人生已經糟成這樣了,再濫也差不了不少。

晚上我就和流浪漢一樣,坐在厚紙板上靠著冰冷的牆壁休息,從前,當我還穿著高級西裝、打著絲質領帶、每晚在高檔餐廳用餐時,看到那些流浪漢就覺得噁心,那是一種奇怪的優越感,覺得他們就是比較下等的人,好吃懶做,就應該過這種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但現在,我也和他們一樣了,不禁為自己以往的傲慢感到可笑。

收容所外總是排滿了人,有抱著小孩的單親父母、餓到皮包骨的老人,更多的是像我這種被現實擊垮,眼神已喪失光芒的人。

流蕩在街頭的某個夜晚,看到一間酒吧徵清潔工的廣告,老闆看起來不是當地人,從他說話帶著濃濃的口音聽起來很像是南方來的移民,見我體格還算健壯的份上,給了我這份工作,並清出酒吧上沒在使用的倉庫做為閣樓讓我住下。

每當讓人心醉神迷的音樂和派對燈光關上的午夜時分,就是我工作的時間,結束後我習慣點根菸,走向對街全天營業的超市,購買快要過期的特價食品。

我常看到在街角披著黑色大衣接客的女子,眼神空洞的眺望遠方,當我們視線交會時,她會和我點點頭,若是晚上沒看到她,我會在心裡默默替她高興,那代表今晚她今晚有生意,不用站再站在街上吹冷風。

也記不清是什麼時候了,在超市外的玻璃櫥窗旁,總有個骨瘦如柴的老人,每晚都坐在輪椅上靜靜地看著我走進超市,又走出來,不論什麼時候,只要我有去超市就一定會見到他,而他每次都這樣靜靜地盯著我,那段日子裡,會朝我看上一眼的人就是那個女人和那奇怪的老人了。

連續幾個夜裡,那女人不再出現,街角那位置空蕩蕩的持續了幾個禮拜,之後又有新的女人站在那地方,和之前的女人一樣,我們對到眼時會互相點點頭,她看起來比較年輕,而且也比較主動,在她沒有生意的時候,會問我要不要買她一晚,但我的薪水實在是少的可憐,只有在我感到快被寂寞吞噬的夜晚才會找她。

有天我好奇的走上前問她,之前那個女人她是否認識,怎麼消失了?她和我說那個女人已經去世了,雖然我連她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但聽到這噩耗仍不免感到一陣難過。

一日和那新來的女人睡過後,我走向對街的超市,那奇怪的老人一如往常地在超市外,但這次他朝我揮了揮手,示意叫我過去,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很自然地朝他走了過去,也就是那一晚,我認識了亞瑟,我還記得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你終於來啦!」。

那時我不明白他的意思,納悶著:「我不是常來這買東西也看過他好幾次了,幹嘛對我這麼說?」

他和我解釋,只有在那一天,我才能接受他所說的話,讓我訝異的是這陌生的老人居然對我的過去瞭如指掌,他甚至說出那位去世女人的名字,他告訴我那女人叫做亞曼達,並描述亞曼達過世時的清況,好像當時他就站在亞曼達的身旁看著她嚥下最後一口氣般,他還告訴我現在躺在我床上的那個女人叫做卡洛琳。

他說他的名字是亞瑟,正在等待著某件事,而他打算在那件事到來之前告訴我他的故事,他還說只要我能幫他和世人說出他的故事,就會給我一筆珍貴的財富。

說實話,當初我不太相信亞瑟所說的話,但財富這兩字確實有打動我,帶著半信半疑的心情回到閣樓,我問了那女人名字,她笑著對我說她叫做卡洛琳,她很高興有人問起她的名字,她說和她上床的客人,沒有一個對她的名字感興趣,讓她感覺自己只是個洩慾的工具,我是第一個這麼問的人,她說這表示在這世上至少有一個人會記得她的存在。

從那之後的每個晚上,我都會去找亞瑟,而他也總是在那裡等著我去聽他的故事。

亞瑟雖然瘦的臉頰凹陷,顴骨突出,四肢肌肉萎縮,蒼白的皮膚上長滿了褐色的老人斑,頭上也只剩下幾根稀疏的白髮,但說起話來卻中氣十足,而且聽力也很好,連我小聲的呢喃他都能聽的一清二楚,他告訴我的第一個神奇的故事就是他不是亞瑟。

他的話把我搞迷糊了,讓我不經懷疑這老人的神智是否正常,看著我疑惑的表情,他叫我不要著急,慢慢聽他說。

他說原本的亞瑟在八歲時生了一場重病,那疾病來的又猛又快,虛弱的小亞瑟躺在急診室的病床上,臉上罩著氧氣罩,手上打著點滴,迷迷糊糊間,他看到醫生對他的父母搖了搖頭,他的母親凱薩琳突然跪下來雙手掩面大哭,他的父親邁可則是一臉哀傷的望著他,小亞瑟的身體很虛弱,雙眼一黑就睡了過去,當他再睜開眼睛時,病房裡只剩他一個人,他感到全身發燙、額頭冒汗,非常難受卻虛弱的無法出聲,連移動一根手指頭也辦不到,只能無神地盯著天花板上的白色方格。

看著看著,他感覺天花板好像慢慢起了一些變化,四方形的方格被拉成細細長長的,原本他的病床離牆壁不過一尺的距離,現在卻覺得牆壁離他愈來愈遠,天花板也開始扭曲了起來,像幾個月前母親帶他去游泳池玩的場景,那裡有一個塑膠做的波浪模型,他趴在那模型上,讓水流順著模型滑過他的身體,現在,天花板就像那波浪模型的水流一樣,一波波,高高低低的浮動著,沒有生命的天花板彷彿感應到小亞瑟愉快的記憶,漸漸的向他靠近,變成了柔軟的棉花糖,最後將小亞瑟整個人包覆了起來。

小亞瑟聞到了甜甜的味道,空氣裡飄浮著棉花糖的香氣,他好奇的摸了摸鼻子,發現原本罩在臉上的氧氣罩和插在手上的針筒都不見了,身體也可以自由活動了,病痛、虛弱、難受等感覺也都消失了,一陣微風吹過,空氣像水一樣竄進了他的體內,是這麼地清新並富有生命力,他也注意到,自己此刻並不是躺在病床上,而是坐在一望無際的翠綠草地上。

「呱呱!」

在他的身旁突然出現了這奇怪的叫聲,低頭一看,是一隻青蛙在他的屁股旁,在他四周還有好多隻可愛的小兔子,這些淘氣的兔子們正側著身,睜大眼睛打量著小亞瑟,有些膽大的還用鼻子頂了他幾下。

小亞瑟伸手去摸,牠們也不害怕,低著頭讓小亞瑟撫摸自己身上柔軟的毛髮,有些兔子還親暱的跳到他的身上,伸出紅色的小舌頭舔著他的臉。

沒多久,小亞瑟的眼前出現一道彩虹,彩虹的一端延伸到他前方的草地,看到彩虹出現,小動物們便一蹦一跳的上了彩虹,小亞瑟仰頭看著彩虹,在彩虹的上端隱隱約約有幾個孩子的身影正在對他招手,又是一陣風吹過,小亞瑟的身體像羽毛一樣輕飄飄地浮了起來和小動物們一起上了彩虹。

而他,也就是我眼前這個消瘦的老人,就代替了原本的小亞瑟,繼承了小亞瑟的身體和所有的記憶,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隔天早晨,他先是看到護士進來,之後是醫生,接著是小亞瑟的父母,醫生說小亞瑟的病奇蹟式的好了起來,他看到他的父母流著淚,開心的抱在一起,但亞瑟還沒辦法說話,他的臉上還照著氧氣罩,手臂上仍插著點滴。

聽到這裡的時候,我忍不住打岔問:「那原本的亞瑟到哪裡去了?」

亞瑟抬起頭看著天空,微笑道:「天堂。」

我懷疑的問道:「聽你說的,好像你不是人類,那你又是從哪裡來的?」

亞瑟說:「在我身為人類之前,世人稱呼我是天使,我是造物者的使者,自然是造物者派來的。」

天使!我心想想這老人的口氣還真大,於是我故意說道:「那你怎麼還會老?還需要坐輪椅?天使不是都應該發出白色耀眼的光芒,背後有一對巨大的翅膀,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飛翔嗎?」

亞瑟回答:「這就是我的使命。」

我不解的問道:「什麼使命?」

亞瑟解釋:「我的使命就是要成為造物者的眼睛和耳朵,做為人類,經歷老、病、死,體會世人的各種情緒,當我離開的時候,便要將這些資訊回報給造物主。」

我接著問道:「回報給造物主?要幹什麼?」

亞瑟說:「祂會根據這些資訊,來決定人類未來的命運。」

我不屑的說他在胡言亂語,真是個老瘋子,正想起身離去的時候,

亞瑟突然拉住我表情嚴肅的說道:「很久以前因為人類的墮落,不但肆意殺害其他生物,甚至殺起了同類,到處擷取遠超於你們生存所需的能源,在造物主最得意的傑作─地球這顆美麗的水藍色行星上大肆破壞,讓造物主感到失望與憤怒,祂決定將一切重新開始,在那之後,將是一個沒有人類的世界。」

我不服氣的反駁:「一個沒有人類的世界?那我怎麼還在這跟一個坐著輪椅的老人說話。」

亞瑟嘆了口氣,語氣轉為哀傷地說:「那是因為聖者代替人類承擔了造物主的憤怒,請求造物主再給人類一次機會,讓少數心靈純潔的人繼續生活。」

亞瑟繼續說道:「不光如此,聖者在犧牲前還將人類所有的邪惡與陰暗面都吸到自己體內,換取你們的重生,遺憾的是,即使如此,仍無法抑止人類的惡念,但造物主已經答應了聖者不再毀滅人類,可若任由人類自由發展,這顆美麗的星球勢必再度淪陷,因此,造物主便決定插手引導人類的發展方向,在我們之中就有些是執行造物主計畫的使者。」

聽完亞瑟說的話,人類的未來都被一個未知的力量所掌控,我有點不甘心的回道:「既然一切都在你們的掌控中,那你還需要我做什麼?」

亞瑟回:「我要你將我的故事流傳出去。」

我問道:「為什麼?」

亞瑟說:「或許是做為一個人,我也希望證明自己曾經存在過這世上。」

這話聽起來和卡洛琳說的好像,我回道:「所以你要我每天工作後,來這裡聽你講故事。」

亞瑟笑了笑說:「故事!哈哈……就當作聽一個老人講故事吧。 」

我站起身來,也笑了笑,說道:「可以啊,如果我有時間的話。」

之後便轉身離去,這就是我和亞瑟第一次真正的認識。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