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2集 羅伯特的復仇 4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2集 羅伯特的復仇 4

4.

艾達和蘇西兩人最近捲入了一樁人口販賣的案子,有一晚艾達聽到了巷道內傳來淒厲的女子哭喊聲,但這聲音很快就消失了,她與蘇西覺得不對勁便前去查看,在一條陰暗、地上覆蓋著油漬、空氣中充滿惡臭的巷道內,找到一個通往下層暗室的階梯,入口有道鐵門,一個看起來像是屠夫的男子正在外邊抽著菸看守,艾達故意將自己的衣服扯亂,露出一半潔白的胸脯和修長的大腿,裝成一副喝醉的模樣,搖搖晃晃的走近,那男子看到後,頓時起了色心上前攀談,見那人靠近艾達便假裝跌倒,那男子趕緊上前抱住艾達,雙手也不安分的在艾達的腰間、大腿等處摸了起來,腦中幻想著和這樣一個美貌的女人在房間裡快活的畫面,突然間,感到腹部傳來一陣疼痛,還來不及開口呼叫,咽喉就被劃了開來,那男子用雙手試著壓住不斷從脖子噴出的鮮血,雙眼瞪的大大地看著艾達似乎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艾達厭惡的用手抓住他的頭猛力朝地上一甩,髒血和這男人腦中齷齪的思想與他的生命就和地上的油汙混在一起了。

艾達從這男人身上搜出了鑰匙和蘇西一起進入了那充滿罪惡的鐵門內。

 

鐵門後是一條昏暗的走道,走道旁是一間間用布簾或是珠串遮蓋的房間,艾達小心的掀開遮擋的布看到房間內有一個男人正在玩弄一個神志不清的女孩,正在此時,走道深處的房間又傳來了女生求饒的微弱聲音,正是她們剛剛聽到的那個聲音,艾達與蘇西兩人便快步朝聲音的來源奔去,在那個房間內,蘇西看到了令她渾身顫抖,最不願想起的事情。

那房間內躺滿了全身赤裸的女人,有東方人、黑人和白人,有小女孩、少女和女人,在這五坪大的房間內就塞滿了數十個人,一個渾身刺青的光頭胖子正在侵犯一個白人小女孩,微弱的呻吟便發自那小女孩的口中,其他女人身上都有一條條紅色看似被鞭打的痕跡,只見她們全身癱軟的坐在地上張大著嘴,表情癡呆,有些則像懷中抱著某種寵物一樣,雙手溫柔的撫摸著,還對它輕聲說話,但其實空無一物,那是幻覺,艾達知道,人肉販子會對這些可憐的女人注射毒品以控制她們。

那個正被侵犯的小女孩年紀看起來比當年的蘇西還要小,臉頰上有一個好大的手掌印,那噁心的胖子身體正一前一後的壓在那女孩身上,那女孩看來已經暈了過去,身體不再有任何反應。

這一幕,勾起了蘇西最痛苦的回憶,她的童年便是活在這樣的地獄,難過、憤怒、氣憤難抑的她,闖進了房間,在那胖子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蘇西就在他的後頸劃了一刀,當那胖子痛苦的轉身時,蘇西就將刀片猛力地插入了胖子的嘴中,接著雙手握住刀柄用力的旋轉,將胖子嘴內那變態、骯髒的舌頭連同幾顆牙齒一起絞爛,蘇西怒不可抑的一刀一刀刺在那胖子身上,將他那噁心的生殖器吋吋剁爛,深紅色汙濁的體液從那胖子身上噴出,流向了屋子的每個角落,像在地板上鋪了一層黑紅色的地毯。

幾滴晶瑩剔透的水晶滴落,一接觸到汙濁的黑血,黑血便分了開來,像是無法汙染那份純淨,那是蘇西流下的眼淚,隨著手中的刀不斷的落下,眼淚也從蘇西的臉龐一滴一滴的滑落。

蘇西一項不喜歡近距離用刀械制裁犯罪者,因為她不忍心看到人們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所以她喜歡用槍,她是個技術卓越的狙擊手,但這次她卻選擇用刀,可見她心中是多麼的憤怒,對人性的醜惡是多麼憎恨,她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人可以做出這種事,為什麼這些人還這麼的多,跟蟑螂一樣,殺死了一個又出現一窩,為什麼這些人沒有所謂的良心,想到此,蘇西放下了手中的利刃,拿出另一把還未磨好的鋸齒狀小刀,割開了胖子的胸膛,她要讓這禽獸不如的傢伙看看自己的心有多黑,她將手伸進了那人的胸腔內,一把抓住了還在跳動的心臟,接著猛力地將它扯出,那胖子渾身一震,眼睛瞬間睜大,蘇西將那顆邪惡的心臟放到了那胖子的眼前,讓他親眼看看自己的黑心,直到心臟停止了跳動。

看到他斷氣後,蘇西立刻跪下去檢查那白人女孩,那女孩的身體還是這麼的溫暖,雖然下體還流著血,但不重要了,她已經解脫了。

蘇西跪在地上,抱起了那女童,緊貼著她的臉,親吻著她的臉頰,她好像看到幾年前的自己,她的淚水不斷滴落在那女孩身上,艾達在一旁看著這一切,她能了解蘇西此時的感受。

過了一會,艾達說:「妳想幫她們嗎?想拯救她們嗎?」

蘇西哭著說:「我想,我當然想。」

艾達舉起槍到蘇西的面前說道:「那就讓她們解脫吧,讓她們不用再受這樣的痛苦。」

蘇西疑惑的問:「為什麼?」

艾達說:「妳看看她們,用妳的眼睛仔細看看她們?」

蘇西此刻才注意到在這房間內的其他女人,她們仍癡呆的望著某方,呆呆的笑者,對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沒有反應,她們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已經死了。

蘇西不忍的看著艾達說:「我……能為她們做什麼?」

艾達直視蘇西的雙眼說道:「妳自己決定,要讓她們的身體活著繼續被人玩弄,靈魂繼續被囚禁在受到毒品的控制軀殼裡,還是讓她們解脫。」

說完艾達便轉身前往這棟房子內的其他地方,留下蘇西一個人在房間裡。

其他房間內傳來幾陣輕微的騷動,但很快的就恢復了平靜,艾達就像忍者一樣,無聲無息的於黑暗中出現,在目標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俐落地結束了他們的生命,或用槍、或用刀,對付這些惡人,艾達一向不會有任何的猶豫和同情,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將他們送往地獄,是艾達的使命,一路來到了最上層的房間,那地方有較多手持槍械的守衛,艾達仍和之前一樣,裝出喝醉酒衣衫不整的模樣,搖搖晃晃的爬上樓梯後就癱軟在牆邊,這群守衛看到艾達美麗的臉龐和姣好的身材,登時便起了色心,一個個靠了過來,嘴裡還不乾不淨說著猥褻的言語。

幾個男人爭先恐後的將艾達扶起來,有些人伸手摸艾達的大腿,有些人摸向艾達的胸部,還有一人將臉湊上去想親吻艾達的嘴,但就在他們要碰到艾達身體時便停止了動作,像被冰凍住一般,其他的守衛還在一旁催促著,見那幾人一動也不動,便不耐煩的伸手扒開圍在艾達身前的人,就在此時,艾達突然從人群的縫隙中竄出,手上多了兩把明晃晃的利刃,守衛們只覺得眼前一花,感到喉頭一涼,便連同一開始那群包圍住艾達的守衛一起倒在了走道上。

當艾達如死神般進到最上層的房間時,屋子的主人還躺在床上睡得香甜,只見床上有一個身上戴滿金銀飾品的男人,身旁陪伴著二名裸體的金髮美女,地上堆滿了酒瓶、針管和菸蒂,看來是還沉浸在昨晚的淫樂中,艾達靜悄悄的劃破那二個女人的喉嚨後,猛力的一刀刺向了那男人的生殖器,痛的那男子上身像裝了彈簧一樣立刻彈起,酒精與毒品的後座力,都被這極度的痛楚壓下,頭冒冷汗的試圖搞清楚狀況,在他眼前的是一位有著東方臉孔的美麗女子,艾達向他問道這棟房子是怎麼回事?下面房間裡的女人是從哪來的?打算如何處置她們?你們是一個集團嗎?其他人在哪裡?

那男人一五一十全說出來了,他告訴艾達,那些女人都是跟著英國的貨櫃船運來的,他是跟英國一位偷渡商買這些女人的,至於那偷渡商是用什麼方式、管道弄來她們,他不知道,也從不過問,就是付錢,交貨,買了這些女人就將她們關在房間內從事性交易,姿色好些的就在轉手賣到其他地方,在他說完這些話後,他的腦袋和命根子也都和身體分離了。

艾達從他的手機找到了那偷渡商的聯繫方式,在抽屜內找到了記帳的簿子。

當艾達結束了這一切回到蘇西所在的那個房間時,在門口就聽到了一陣輕微、急促的槍聲,那是裝了滅音器的槍聲,她看到蘇西拿槍的手仍在顫抖,不,不止她的手,應該說蘇西全身都在顫抖,她舉起左手摀著臉傷心的哭泣著。

艾達緩緩的走過去摟著她說:「妳做了一件好事,妳看,她們臉上的微笑。」

艾達將蘇西遮住臉的手拉下,蘇西看到,在她們額頭上的彈孔和她們臉上的笑容,好像她們是真的解脫了。

當兩人離開這棟房屋時,也帶走了裡面所有的生命。

回到住處後,艾達和蘇西說這一切還沒完,她們要去英國,搞清楚這些女人的來源,將那偷渡商殺死,斷了這條線。

蘇西悲傷的問道:「殺死了這個又會冒出另一個,這種事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結束?為什麼人性會如此的醜陋?我不懂。」

艾達沒有回答蘇西的話,她拿出了一個圖騰,那圖騰是一個簡單的大圓,圓的裡面有像是黑色與白色的兩條魚相互交錯著,告訴蘇西,這是傳承墨家精神的教派,在中國稱之為道教,這個圖騰叫做太極,這個圖的含意是告訴我們這世界有黑就有白,在全黑的圖形內也會有一點白,在全白的圖形內也會藏著黑。

接著艾達將這圖斜立起,在燈光的照射下,圖的背後出現了影子。

艾達接著說:「有光,就有影,有好人就會有壞人,好人在一念之間也會變成壞人,正如圖形中那條白魚中的黑點。」

蘇西看著這張太極圖,思考著艾達說的話。

艾達繼續說道:「壞人一直都會有,殺完一個會有另一個更壞的出現,而我們的使命就是維持這塊黑色不會無限度的侵蝕白色的領域,也就是維持正義。」

蘇西看著圖騰,喃喃的重複艾達剛說的話:「有光,就有影,有好人就會有壞人。」

艾達說:「代表白色的善良正義是如此的脆弱,黑暗的誘惑則是這麼的誘人,使人很容易就墮落,但當妳真正擁有光明的力量,那將是黑暗無可比擬的。」

蘇西點點頭,直到現在她真正了解到艾達所背負的使命,了解至今為止她們所做的一切背後所代表的意義,不知怎麼她突然想到了薩比魯,那個不服輸、倔降、老愛和她唱反調的少年,隨著自己和艾達修練一段時間後,便離開了她們,回到了他的故鄉─義大利,不知道他現在過的怎麼樣?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