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18~19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18~19

18.

這時候的愛因斯坦還只是個默默無名的小人物,為現實的生活苦惱,自蘇黎士聯邦理工學院畢業後,沒能如他所預期的得到一份正式的教職工作,只好繼續向其他大學應徵,但數個月過去了,始終沒有一間大學願意雇用他,失業近兩年後,好不容易在朋友的協助下於伯恩瑞士專利局得到了一份專利鑑定的工作,但因為專利局的薪水非常微薄,為了生活,他還得利用空閒時間兼許多的家教課,愛人米列娃也和他短暫的分離,如今是孤身一人留在瑞士伯恩。

今天他和往常一樣,結束專計局工作,回到家,脫下了大衣,走上閣樓,坐在靠窗的書桌前,準備完後面幾天上課的資料後,就繼續思考著那自從十六歲便一直困擾著他的問題─光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在他想得出神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吵雜的聲音和震動,像是什麼東西從屋頂掉落一樣,這突如其來的聲響中斷了他的思緒,回頭一看,只見房間內居然出現了一男兩女和一個人型的機械,其中一個女孩懷中還緊緊抱著一顆散發紅色光芒的石頭,屋頂沒有破洞,這幾個人不知從哪憑空出現跌落在一起,與此同時他還看到那群人上方的空間像果凍一樣,正不規則的前後左右搖晃著,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的他頓時從椅子上跌了下來,只見那空間搖晃了一會後就恢復了正常,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而那群人依然跌坐一團沒有任何反應。

又過了好一會,愛因斯坦才稍微鎮定下來,慢慢地扶著書桌站了起來,伸手拿起牆上掛著拉小提琴的弓弦,顫抖地揮向那群陌生人頭上的空間,剛剛那如果凍般搖晃的空間,但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他覺得很奇怪,又將弓弦左右揮了揮,還是一樣,一點異樣都沒有,接著他看著躺在地上的一群人,依舊是沒有任何反應,不知道是生是死?他拿著弓弦正想搓向他們其中一人時,一個僵硬、沒有聲調的聲音說道:「亞伯特‧愛因斯坦?」

愛因斯坦聽到後立刻嚇的退回書桌旁的角落,緊張東張西望並問道:「是誰?誰在講話?」

那聲音繼續說道:「你是亞伯特‧愛因斯坦?」

這次愛因斯坦聽清楚聲音的來源了,是由那個人型機器人發出來的,他回道:「我是,你們是誰?怎麼出現在我的房間裡的?」

那機器人說道:「我的名字叫坦克,我們來到這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愛因斯坦仍慌張的問道:「你是什麼東西?來到這是什麼意思?什麼重要的事?」

坦克說:「可以先給我一條通電的電線或是插座嗎?」

愛因斯坦問道:「你要做什麼?」

坦克說:「你不要害怕,我會向你解釋一切,所有的事,但首先我需要你的幫忙,我需要電力來補充能量,而他們需要大量的食物。」

愛因斯坦疑惑的重複一遍:「電力和食物?」

接著用手指著牆角說道:「插座就在那邊。」

坦克說道:「麻煩你,將我拖過去,現在的我無法行動。」

愛因斯坦仍不放心,僵在原地沒有動作。

坦克聲音開始變得斷斷續續的說道:「我需要能源。」

只聽坦克的聲音愈來愈小聲:「我需要電,你只要將電接到我身上任何的地方……」

眼看這個機器人就像個即將要死去的人一樣,善良的愛因斯坦終於鼓起了勇氣走上前幫忙,他將那機器人拖到了插座旁,拔下連接電線,只見裡面的金屬線頭上還殘留著微弱的淺藍色電流,他猶豫的問道:「接到你身上的任何地方?」

那機器人不再說話。

愛因斯坦不安的慢慢將電線伸向那機器人的軀殼,在電線碰到機器人的一霎那,他感到一陣短暫、急促的痛楚,那是觸電的感覺,他急忙將手放開,就在此時,那機器人抬手一把抓住了電線,金屬線上的電流驀地變得非常狂暴噴向那機器人,像是數道淺藍色的瀑布,電從金屬線頭上傾洩而出,筆直的朝那機器人衝去,但電流一接觸到機器人後就消失了,愛因斯坦有些害怕往後退了幾步,沒過多久,那機器人緩緩地坐起了上半身並和愛因斯坦說道:「食物。」

看到這奇特的景象,愛因斯坦也不敢違拗這機器人的命令,點點頭,慌慌張張的轉身下樓,把屋內所有的食物裝到袋子裡提上閣樓。

當他再回到房間時,房間內的燈突然關了起來,不僅如此,外面也是漆黑一片,嚇得他手上提著袋子也掉了下來,緩慢的走向窗外探頭看去,只見剛才還亮著的街燈、隔壁房間的亮光都不沒了,整個城市陷入一片漆黑。

透過窗外的月光,他依稀還可看到房間內的景像,他看到那機器人在黑暗中慢慢站了起來,體型像一個成年男子,他的外殼不斷地變換顏色,或變成銀色或土色或金色等,並從他臉上投影射出數個立體屏幕,屏幕上出現許多影像,如電影一般播放著,愛因斯坦驚訝的看著這一切,影像的內容大部分和戰爭有關,不同膚色、不同服裝的人拿著機槍互相射擊、飛機空投下炸彈將城市變成一團火球、人們一邊逃跑一邊回頭無助看著因爆炸席捲而來的瓦礫和火焰直到被吞噬,畫面切換的相當快速,使愛因斯坦只能看個大概,接著畫面變成一團如太陽般刺眼的強光,亮的他幾乎睜不開眼睛。

等他再張開眼時,一切又恢復了正常,房間內的燈又亮了、街道上的路燈、隔壁房間的客廳也都還是亮著,但他很確定剛剛看到的不是幻覺,因為在他眼前實實在在站著一個通體銀色的機器人。

原來坦克自時光隧道出來後,便發現最重要的氫融合器因不明原因發生故障無法運作以提供能源,直到剛剛,他將整座城市的電都吸到了體內,才得到足夠的能量重新啟動氫融合器,修復故障,並將充沛的能量又回饋給城市。

愛因斯坦手指著坦克,恐懼的問道:「你……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坦克沒有回答,而是走到里查等人的身旁,將他們一個個分開平放於地板上,接著從他的身上伸出許多細小透明的管子,插入三人的體內,管子內流動著奇怪的液體,不斷注入三人的身體裡。

好一會,坦克才將管子拔出收回到體內,對著愛因斯坦說道:「每一次的穿越都對他們的身體造成嚴重的耗損。」

愛因斯坦完全不明白這機器人所說的話,繼續問道:「你到底是什麼東西?穿越什麼?還有,你剛才說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

坦克正想回答愛因斯坦的問題時,躺在地上的里查、安和緹密絲突然彎著身或半坐著乾嘔了起來,吐的全身抖動,好像要把內臟都吐出來一樣,等到稍微平復後,就是一股強烈的飢餓感來襲,里查等三人也顧不得身在何處,身旁有誰了,看到眼前的食物就抓起來往嘴裡塞,一陣狼吞虎嚥後,又虛弱的昏睡了過去。

坦克此時又伸出那些細小透明的管子插入他們體內,和剛剛一樣從臉上投放出屏幕,愛因斯坦只見那屏幕上有三個人像,看身形正是躺在地上的三人,但影像如同透視圖一般,看的到骨骼、流動的血液、跳動的器官、內臟和收縮的大腦。

又過了一陣子,坦克將管子拔開,畫面也隨之消失,並對愛因斯坦說道:「他們的身體的功能仍可正常運作,等他們下次醒來時還會需要大量的食物和水。」

不知道愛因斯坦此時是太過於震驚、感到太過不可思議,還是被眼前這機器人所展現的奇特景象吸引住,他想要看更多,想要更了解這群人,因此這次他沒多說什麼話就出門去購買食物了,於此同時,他心裡泛起了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他一面走著腦中一面回想著剛剛所看到的一切,像布丁一樣具有彈性的空間、暴漲的電流、受戰火摧殘的人們,這許多的資訊又和他一直在思索的問題:「光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全都混在了一起,他思考的出神,以致於忘記了時間,忘記了自己是怎麼走到商店裡買了食物,忘記了自己是怎麼回到了閣樓,彷彿他的身體和心靈是分離的,放下了食物,他呆呆的坐回熟悉的椅子上,兩眼出神地盯著窗外,此時他的思緒已經跳脫了現實,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直到有人用手拍他的肩膀時,才回過神來。

他轉頭一看,食物和裝水的瓶子都已經空了,原本躺在地上的三人也已經都恢復了正常站了起來,拍他肩膀的正是其中的那名男子,只聽那人叫著自己的名字:「亞伯特‧愛因斯坦?」

愛因斯坦點點頭,里查確認了他們歷經千辛萬苦,失去族人和夥伴,幾經波折後所要找的人就在眼前,就再也忍不住激動地和他說要放棄研究質量轉換的事情,里查向愛因斯坦說道,這方面的研究會導致原子彈的發明,與隨後的第三次世界大戰,里查說話的同時,坦克也同步播放出影像,那影像就是每年瓦斯坦族聚會時所看到的,描述第三次世界大戰和戰後扭曲的世界,伴隨著一個哀傷的女性聲音為旁白,愛因斯坦一邊聽著里查情緒激動地講事情的嚴重性,一邊看著那些陌生的影像,其中一段居然還有提到自己的名字,那一段說自己曾經說過:「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會用什麼武器,但是我可以肯定,第四次世界大戰,人們使用的武器將會是木棒和石頭。」

他還看到由氫彈造成的人工太陽崩塌,形成小型黑洞將空間扭曲,產生的重力將所有的一切包含光線都吸入那未知的黑暗中,與此同時,在地球的另一處出現與黑洞相對應的白洞,從白洞中吐出了另一個平行的世界,有些世界仍維持著千萬年前地球的原始風貌,一大片的原始森林和早已滅絕的巨大恐龍都活生生的重現,有的世界看起來就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重重的擠壓在地上,有的世界則彷彿沒有地心引力一般,所有的一切,沙塵、水滴都輕飄飄地浮在空中,還有的世界沒有陸地只有一片深藍色的海洋。

等里查講完,影片也播放完後,愛因斯坦兩眼直勾勾看著眼前的陌生人,一頭霧水的樣子,說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東西?這些事情和我有什麼關係?」

里查看著愛因斯坦的表情不像是在裝傻,好像真的是不知道,這下子,里查等人吃驚的程度也不下於愛因斯坦。

里查又向愛因斯坦問道:「你不曉得我在說什麼嗎?物質和能量的關係?你一點頭緒都沒有?這些不都是你的研究嗎?」

愛因斯坦茫然的搖搖頭。

里查像受到什麼重大的打擊似的,搖搖晃晃地後退了幾步,跌坐在地,喃喃自語的說道:「這……這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我們來到了另一個平行的世界?你不是我們要找的那位愛因斯坦?」

愛因斯坦回道:「我只是一個專利局的工作人員而已。」

緹密絲和安也露出了絕望的表情,她們感覺一切的犧牲和努力都白費了,緹密絲不禁想起了她哥哥巴德、俏皮可愛的小隊長薇拉,流下了失望的眼淚,一向冷靜的安此時也不知該如何反應,傻在原地。

此刻,令人窒息的寂靜和沉重的氣氛充滿整個房間,過了好一陣子,愛因斯坦首先打破沉默小心的說道:「所以……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聽起來你們像來自未來的世界?」

里查頭也沒抬的回道:「是的,我們來自於未來,來自於因為你的研究而毀滅的未來,但我們恐怕是來錯了時空,因為你對此一無所知。」

愛因斯坦問道:「穿越時空?時空旅行?」

里查低頭凝視著地板,此刻他已經不想也無力回答眼前這個錯誤的愛因斯坦的任何問題了。

愛因斯坦看對方不搭理自己,就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中,這次他看到了更多的畫面,平行的世界、黑洞、扭曲的空間等等,他又沉溺在那渾然忘我的想像世界,不知不覺黑夜過去,太陽高高的升起,等到他再回過神來的時候,那三個陌生人又躺在地上睡著了,他擔心的問那機器人:「他們不會有事吧?」

坦克回道:「沒事,只是需要休息。」

愛因斯坦看了看手錶,上班的時間到了,他和坦克說道:「我還要趕去上班,這……怎麼辦?」

坦克說:「放心吧,他們應該會在這裡睡上一整天。」

愛因斯坦仍舊不放心的囑咐道:「拜託你們千萬別出門,尤其是你。」

坦克點點頭,愛因斯坦離開了屋子,這一日,他滿腦子仍是昨晚的畫面,專利局的案子今天一件都沒處裡,下班時間一到便急急忙忙的回家,等他打開門後,只見房間內空無一人,他佇立在門口,懷疑昨晚的一切是真的還是自己在做夢?

一年後,西元一九○五年,他發表了六篇劃時代的論文,包含了著名的相對論、質量方程式E=MC2、黑洞,並揭露了時空旅行的可能性,很快的,這位默默無名的專利局小小公務員就成了撼動世界,舉世聞名的大科學家。

 

 

 

19.

在愛因斯坦出門後沒多久,紅石在緹密絲的懷中綻放出一圈圈溫暖的紅光緩緩地將躺在地上的里查等三人和坦克壟罩起來,隨後,那道光突然往回收縮,隨著這道光芒消去後,里查、緹密絲、安和坦克與紅石都消失了,沒有留下一點痕跡,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一個親切的聲音在里查、安和緹密絲的耳邊呼喚著:「孩子,醒醒,孩子,是時候了,該醒來了。」

里查等人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用雙手撐起無力的上半身,赫然看到眼前站著一個陌生人的男子,三人立時緊張地靠在一起,警戒地打量眼前這人,他有著一頭金黃色的長髮和鬍子、戴著眼鏡、有著和里查一樣琥珀色深邃的雙眼,表情慈善祥和,長長的金髮於背後紮成馬尾,年記看樣子大約五十上下和里查看起來頗為神似,與此同時,他們還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類似時光隧道的空間中,但這次的隧道又和前兩次不太一樣,四周沒有任何的影像,看上去像是一團灰黑的朦朧煙塵,他們的身後是通道的最底端。

安緊張的問道:「你是什麼人?我們在哪裡?」

緹密絲也發現原本拿在手中的紅石消失了,也問道:「紅石呢?怎麼不見了?」

里查看著眼前的這個人有種說不上來熟悉的感覺,沒有立刻詢問對方。

那男子面對三人坐了下來,對他們點點頭,並沒有回答他們的問題反而微笑說道:「完成了,你們做得很好。」

里查這才說道:「完成?什麼意思?」

那男子說:「所有的一切,毀滅和重生。」

沒人能明白那人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都感覺得出來對方並沒有惡意。

安的態度也放鬆了一些,說道:「你是什麼人?我們在哪裡?」

那人的回答讓大家都大吃一驚,因為他說他的名字叫做─尼古拉斯‧佛梅拉,並說道他們處在一個新的起點上,同時重複的稱讚他們完成了某件事情。

里查看著眼前這個人,他的祖先,難以置信的又說道:「你真的是我的祖先尼古拉斯‧佛梅拉?」

那人點點頭,幽默的說道:「如假包換。」

 

里查這一生都在學習尼古拉斯留下來的神祕鍊金術符號,鑽研他所留下的古籍,如今看到本人就在眼前,忍不住伸手想摸看看對方,確認自己是不是在作夢,他摸到了他的金髮、他的臉、他的身體,他的眼淚也慢慢的流了下來,於是他把手縮回去,伸入眼鏡裡擦著眼淚。

尼古拉斯伸出手拍著他的頭,好像仁慈的父親在安慰小孩一樣說道:「真是辛苦你了,孩子。」

緹密絲和安在一旁聽著這兩人的對答,也知道了眼前這個人的身分,吃驚的看著他,跟眼前這個人相比,紅石的消失和身處的空間似乎都不那麼重要了。

過了一會,里查問道:「那你一定知道很多事情,我們的世界最終有得救嗎?」

尼古拉斯說道:「不,那個世界崩塌了,但就某種程度而言也是得救了。」

說話同時,他用右手碰向通道壁,被他碰觸的那個部分就出現了影像,那是有關他們世界的影像,只見那個世界,最終仍無法阻止時空的失衡,這一點在他們旅程時就見過了,超重力的世界將無重力的時空吞噬,使兩個原本分隔的時空混在了一起,之後重力支配了一切,將其餘的世界包含恐龍的世界、昆蟲的世界、深海的世界和最後人類的世界都吞噬了,隨後畫面就消失了變回一開始灰黑的朦朧。

里查自責的說道:「我們最後還是失敗了,沒能阻止真正的愛因斯坦放棄研究。」

尼古拉斯笑了笑說道:「不,你錯了,你們沒有失敗,你們的確找到了愛因斯坦。」

里查疑惑的說:「但他不是我們要找的那位,我們走錯了時空……」

尼古拉斯搖頭打斷了里查的話,又像剛剛一樣伸起手碰向通道,通道上又出現了影像,影像是從愛因斯坦回到家開始,只見他佇立在門口,懷疑昨晚的一切是真的還是自己在做夢?

但那個機器人投影出的畫面、晃動的時空、具有極大吸力的黑洞、從未來世界出現的人與他們提到的物質與能量的關係,都深深地烙印在他腦海裡,再和他長久以來思考的光速混在一起,他走到書桌上,拿起筆,將他腦中的思考用數學和圖畫寫了下來。

一年後,這位愛因斯坦一次發表了六篇劃時代的論文,其中就包含了質量方程式E=MC2,為釋放原子彈和氫彈的發展奠下理論基礎。

里查、安和緹密絲看到這裡都目瞪口呆的互相看著對方,心裡都泛起了一個可怕的念頭,沒人敢先講出口。

尼古拉斯看到他們的表情,便說道:「你們是否在為自己原本是想要拯救這個世界,避免戰爭,但最後卻發現正是自己促成了這些事情的發生,進而導致世界毀滅而苦惱,其實大可不必,死亡後才有新生,這是一個循環,你、我都是這循環的一節,任何的生命、星球甚至是宇宙本身都有其終點。來吧,我已經等了好長一段時間了,你們不會讓我再等下去吧?也不會想讓你們的同伴再繼續等下去了吧?」

說著尼古拉斯站了起來,與此同時三人感到有一股力量將他們也托了起來。

緹密絲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問道:「坦克和紅石呢?」

尼古拉斯回頭溫柔地摸著緹密絲的頭說:「他們已經成為新世界的一部分了,他們就在這裡,也就在前面。」

說著牽著他們三人的手往前走,隨著他們前進的腳步,通道的周圍就出現了影像,他們的身後、身旁、走過的地方,那灰黑的朦朧就變成了一幅幅清晰的影像,走著走著緹密斯聽到一陣熟悉的聲音在唱著那首熟悉的兒歌《綠皮蛙爬樹洞》,而且不是一個人的聲音,是一群人正在開心的唱著:「綠皮蛙爬樹洞,顛起左腳動啊動,綠皮蛙爬樹洞,左腳動完右腳動,一二三,四五六,終於爬到了樹洞,看到好多螢火蟲。」

又走了一會,只見前方不再是通道,而是一大片翠綠的草原,草原上有一個茂密的大樹,大樹的樹枝垂下無數豐滿的果實,和旬的陽光灑在草原上,草園旁還有一池清澈的湖泊,倒映著藍天和朵朵白雲。

在大樹下有一群人,一邊唱著歌,一邊開心的嬉鬧,在他們身旁還有好多的動物,有白馬、獅子、大象、兔子、小鹿等等,樹枝上還棲息著五顏六色的小鳥,這些動物也跟著兒歌的旋律也開心啼叫著,緹密絲看到那群人,眼淚立刻流下來,安此時也忍不住激動的情緒,和緹密絲一樣落下開心的眼淚,因為她們看清楚了那群在大樹下嬉鬧的人不正是巴德、柯林、薇拉、尼克、查克、阿爾格斯和席茉等人嗎?

巴德也看到了他們,朝著她揮著手,開心的大叫著:「緹密絲!」

薇拉也大聲的喊道:「安!」

其他人也紛紛叫起他們的名字:「緹密絲、安、里查!」

緹密絲再也忍不住了,奔向她哥哥巴德的懷抱,安也跟了上去。

通道內只剩下里查和尼古拉斯。

里查疑惑的看著尼古拉斯,尼古拉斯笑著和他說:「歡迎來到新世界。」

說著牽著他的手,走出通道,踏上了新世界的翠綠草原。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