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14~15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14~15

14.

在邊界裡,安和緹密絲兩人也只能隱約察覺到有黑、白兩種不同顏色的光影不斷地在身旁交錯,並覺得有一個方向始終在吸引著自己,她們便領著眾人一步步緩慢的朝那方向走去,在邊界中她們也無法思考,只能憑著感覺摸索,腳踩在虛無的空間中,迷迷茫茫間也不知過了多久,一種踏空的下墜感將緹密絲和安的知覺喚回,在尖叫聲中她們跌落到地面,摔在了一塊。

抬頭一看,眼前是一望無際貧瘠的大地,就好像自己原本的世界一樣,不同的是這裡的泥土和砂礫是棕紅色的,不像家鄉是土黃色的,她們看到遠處由紅土堆積而成的高山起伏,天空沒有白雲,只有一片反射大地的火紅氣團,正當二人試圖理解這個新世界的時候,她們聽到了匡啷的一聲金屬碰撞聲,原來是坦克從更高的空中掉落時所發出的聲響,接著是更多的尖叫聲,表示其他人從邊界中各自不同的地方走出、摔落地面的訊號。

 

當眾人重新聚集在一起後,里查便詢問起紅石的狀況,由坦克投射出的畫面看到,紅石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同時吸納兩種時空的能量,而且已經快要飽滿了,這情形完全出乎里查的意料之外,雖然很滿意這樣的結果但也感到十分奇怪,思考著紅石怎麼會一次吸納兩個時空的能量,除非這兩個時空已經重疊在一起了!!!

巴德和柯林拍著身上的灰塵說道:「這裡看樣子是不會再出現那些巨大的怪獸跟噁心的蟲子。」

席茉和其他人也紛紛說受夠了那些構造奇怪、噁心的昆蟲,薇拉想到那巨大的蟑螂又感到一陣反胃,加上剛走出邊界,仍感到頭昏腦脹的,就跪在地上直接吐了起來,查克則在一旁提醒大家別放鬆警惕。

當里查正想到這世界的不尋常時,坦克偵測到了一股奇怪的波動,如海浪般朝他們撲來,當他正想出聲示警時,已經來不及了,這股無形的波動已經籠罩了每一個人,只見大家都感到像被萬斤巨石壓住般牢牢地貼在地上,腳下的紅土大地好似變成一個巨大的磁體,眾人的身體就像是鐵釘,不斷地將他們往地表壓縮,五官扭曲、身上的毛髮也都朝下豎起,想叫但發不出任何聲音、這股力量似乎把空氣都壓縮了起來,使眾人無法呼吸處於缺氧狀態,每個人幾乎可以感覺到心臟正急速的跳動、血液在體內的流動、就在快要昏厥之際,這股壓力又突然消失了,一切恢復正常,再度感覺到空氣的流動,虛弱地趴在地上大口的深呼吸。

巴德喘道:「我的天啊!剛剛那是什麼鬼玩意?我差一點就要暈死過去了。」

柯林也說道:「我感覺有個無形的手掌快要把我給壓成肉餅了。」

此時坦克才有機會說出剛才沒說完的話:「是重力波。」

里查不可置信的說道:「重力波,那和這個世界重疊的另一個次元難道是……」

坦克說道:「是無重力世界。」

里查問緹密絲和安是否有感應到下一個邊界的方向。

緹密絲和安搖搖頭,兩人都還沒恢復過來正在急促的呼吸,說自己頭昏腦脹的根本感應不到任何東西。

大部分人都不明白重力波是什麼玩意?從哪裡來?該怎麼防備?

里查便和大家快速解釋這個時空的變態,原本分隔的兩個世界已經重疊了,超重力與無重力的世界同時存在與此,重力波就像是水波或是聲波一樣,但它傳遞的是重力,那是自然界的力量,肉眼看不到也無法防備。

坦克補充道:「我們對其餘的三個世界所知甚少,在資料庫裡只有瓦思坦族的人有進入過這個世界,但回傳的資料和影像都十分有限。」

里查再度詢問紅石的狀況,只見紅石已經吸納完兩個時空的能量,僅剩最後一格是空的。

里查期待的看著緹密絲和安,說道:「現在我們只要找到下一邊界就可以了。」

只聽安無奈的說道:「沒有,我什麼都感應不到。」

緹密絲仍沒從剛才的變故中恢復,躺在地上,雙手摀著耳朵,一副痛苦的表情。

席茉忍不住抱怨:「所以我們要被困死在這個世界嗎?」

巴德替緹密絲抱不平說:「嘿!給她們一點時間,妳沒看她們都還沒從剛剛那什麼波中恢復過來嗎?」

其他人眼中也透露著不安,大夥都知道現在只能指望安和緹密絲了,如果她們無法感應到下個邊界,那席茉所說的話就將會成真,眾人會被困在這扭曲的時空中,至今所有的努力都將白費,紅石的鍊成,夥伴的犧牲都將變得毫無意義。

眾人陷入一陣短暫的沉默,席茉受不了這種感覺,便又開始說道:「你們別一個個都不說話,誰能告訴我接下來該怎麼做?我們往哪裡去?里查,翻翻你那神奇的破書,看裡面有沒有寫到這一段?」

薇拉試圖緩頰道:「席茉,別這樣,冷靜一點。」

柯林出乎意料的站在席茉一方說道:「席茉說的也沒錯,如果緹密絲和安感應不到下個邊界,那這一切有什麼意義?阿爾格斯的犧牲又有什麼意義?」

巴德對好友的話感到意外,生氣的說道:「你在說什麼鬼話。」

柯林回道:「我只是說出現在的情況而已。」

正當這些人在吵吵鬧鬧的時候,坦克又偵測到了另一個不同的能量波,提醒大家注意。

眾人雖不能像坦克這樣偵測到能量異常的訊號,但他們看到了遠方的巨石漂浮了起來,接著較近的紅沙也浮起,然後自己的身體和裝備也變得輕飄飄地像羽毛被風吹過一樣,離開了地面,愈飛愈高,身體在半空中完全無法控制上下左右,席茉、薇拉和緹密絲尖叫著,但聲音聽起來模模糊糊的,像是在水中說話一樣,緹密絲和安試圖在半空中握住彼此,但四肢完全不聽使喚,只能隨著這奇怪的能量漂浮著,接著這層詭異的能量就和剛剛一樣,突然消失了,眾人又紛紛從空中跌落到地面,一個個摔得四腳朝天。

坦克說道:「是無重力波。」

席茉罵道:「放屁,該死的銀人不要跟我說這種廢話,快想出方法離開這鬼地方。」

這時,聽到安緊張的叫道:「緹密絲,緹密絲醒醒。」

眾人聽到安的聲音,也立刻趕來關切,只見緹密絲雙眼緊閉,紅色的鮮血從她黑色的長髮間滲了出來。

巴德焦急的推開眾人問道:「她怎麼了?怎麼會這樣?」

安抱著緹密絲眼眶泛淚,持續呼喊道:「緹密絲,緹密絲醒醒。」

坦克從安的手中接過緹密絲,身上立刻伸出許多的儀器,眼中也發出探測的藍光為緹密絲做檢查,里查看到緹密絲頭部的下方有塊沾有血跡的石頭,推斷是緹密絲從空中摔下來時,頭部重重的撞到了這石塊而受傷。

 

看著陷入昏迷的緹密絲,此刻眾人真的絕望了,席茉更加歇斯底里的胡亂叫罵,其他人只能看著坦克身上那一堆細細長長的金屬管在緹密絲身上不斷的移動,完全幫不上忙,一直以來堅強穩重的安也慌了手腳。

此時,坦克又發出了警示聲,將金屬管迅速收入體內,說道:「又有一波重力波襲來了!」

很快的眾人又感受到了那無形千斤的重力將自己壓在地上,不但呼吸不到空氣,這巨大的壓力甚至將每個人體內的氣體和器官都要壓碎了,這波重力持續的時間比上一個更久,夥伴們陸續支撐不了,在意識快被壓垮的同時,也感受到了死亡。巴德費盡全力試圖抵抗這重力抬起頭看緹密絲最後一眼,但無奈地無法反抗這股自然之力,在他雙眼一黑前,視線始終無法離開那可恨的紅土大地。

 

 

15.

等當緹密絲甦醒時,首先感覺到自己後腦勺傳來一陣劇痛,痛的她立刻呻吟了起來,痛的她睜開了雙眼,看到自己躺在一個金屬的房間裡,她上頭亮著一個小燈,她感到很陌生,雖然頭腦仍昏沉沉的,看東西還很模糊,但她仍試著努力回想發生了什麼事?她只記得自己在一片紅土大地上,有股能量把她的身體浮了起來,之後她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後腦,摸到一塊軟軟粗糙的東西在她感到疼痛的部位上,她想起身,但四肢好像不是自己的,好像那無形的重力仍壓在自己身上,將她死死地壓在地上,她看著頭上那小燈發出的黃光,只感到那光愈來愈暗,眼皮愈來愈重,又昏睡了過去。

 

當她第二次睜開眼時,看到坦克在她旁邊並將一堆透明的管子插入自己體內,管子內流動著奇怪的液體。

坦克說:「我正在為妳注射營養,妳的身體沒有大礙,傷口也已經結痂了,在休想一陣子就會恢復了。」

緹密絲虛弱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坦克說:「我們晚一點在談論這件事好嗎?妳現在要做的事就是休息。」

接著緹密絲便感到一股濃濃的睡意和疲倦感,再也支撐不住睡了過去。

 

緹密絲第三次醒來時,她感覺不到頭痛,身體也有了力氣,她爬起身來,終於看清楚自己所處的地方是一個銀色的小房間,自己躺在床上,身邊還有一個空床位,她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原本那塊軟軟粗糙的東西也不見了,下了床走出房間,看到了里查、安和坦克正圍著一個小圓桌坐著,這裡面像是銀桶,只是空間比銀桶小了很多,牆壁上有窗戶,但窗外是一片漆黑,安和里查看到了緹密絲,臉上先露出放心的表情,但這表情很快就消失了,兩人都同時低下頭,像不敢看緹密絲一樣。

緹密絲問道:「怎麼這裡就我們幾個人,其他人呢?巴德、薇拉、柯林、查克、尼克還有席茉呢?怎麼沒看到他們?他們在另一個房間嗎?對了,我們現在什麼地方?後來我們找到邊界了嗎?」

安示意讓緹密絲坐到她身旁,伸出雙手緊握著緹密絲,像鼓起勇氣想告訴緹密絲什麼事,抬起了頭,但一看到緹密絲那清澈的雙眼,一句話都還沒說出口,安的淚水就流了下來,然後將緹密絲緊緊抱著。

緹密絲隱約覺得有種不祥的感覺,在她要離去瓦斯坦族的那一晚,爸媽也是這樣握住她的手,握的好緊好緊,就像安現在這樣,只是她從沒看過安這個樣子,過了一會安對著里查說:「我說不出口,這太殘忍了。」

緹密絲顫抖的問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殘忍什麼?我哥哥呢?還有其他人呢?」

里查哀傷的說道:「他們……沒來得及……」

緹密絲緊張的追問:「沒來得及什麼?」

當緹密絲說出這句話時,她自己也有種恐怖的預感。

里查沮喪的抓著自己的頭髮,將臉埋進雙手之間,不敢正視緹密絲,嗚咽的說道:「他們都沒來得及進入邊界。」

聽完里查的話,緹密絲頓時感到頭暈目眩,差點又要暈了過去,斷斷續續的說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不懂……他們沒有和我們一起穿越邊界嗎?」

里查依舊將頭埋在雙手之間說道:「妳和安就是最後一道邊界。」

一頭霧水的緹密絲繼續問道:「什麼意思?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其他人呢?我們在哪裡?」

她已經著急的快哭了出來。

里查對坦克做了一個手勢,坦克站起了起來,但安制止了坦克接下來要做的事,說道:「別這樣,她還沒準備好,可以先別讓她看到這些畫面嗎?」

緹密絲叫道:「不!我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裡是哪裡?我們怎麼到這裡的?告訴我?」

安看著緹密絲,無奈的點點頭,坦克便將影像從臉上黑色的屏幕投影出來,安擔心的雙眼一刻都沒有離開緹密絲,深怕她無法接受即將看到的畫面。

畫面從緹密絲從空中摔下後,頭部撞到石塊受傷流血,昏迷過去開始,坦克正在幫緹密絲做檢查,但那世界沒有給他們一絲一毫的喘息時間,緊接著又是一個重力波到來,而且這次持續的時間比上一次更久,畫面的視野也是緊貼著地表,可見坦克在當時也是被牢牢地壓在地上動彈不得,只見眾人都陷入了缺氧昏迷的情況,就在此時,緹密絲的身體從頭部開始逐漸變成了一個人形的半透明深藍色狀態,安的身體也出現了同樣的變化,而在提密絲身旁的坦克和在安身旁的里查就跟著跌進了她們的體內,來到第五個時空─深海世界。

但緹密絲和安的身體並沒有持續邊界的狀態太久,跌入海中的她們身體很快又恢復了正常的狀態,關閉了邊界。

之後的畫面就是坦克拿出了一個東西,這東西像熱氣球一樣快速的膨脹,變成一艘橢圓的小船,坦克就用鎖鍊將落入海中的安、緹密絲和里查等人拖進了船內。

緹密絲不可置信的看著畫面,即使影像已經播完了,緹密絲的雙眼仍直視著前方,全身像是雕像一樣僵直不動,也沒有人敢說話,時間好像隨著緹密絲的思緒暫停了,空氣凍結了,又過了好一會,緹密絲突然全身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暈了過去。

 

安立刻撲向前,在緹密絲的頭要碰到地面之際抱住了她,安輕撫著緹密絲那天真可愛的臉龐,實在不知道緹密絲醒了之後該說什麼話來安慰她,在這麼短暫的時間裡,失去了這麼多夥伴,存活僅剩他們四人,一時間安想起那調皮可愛的薇拉、不太說話但總是守在薇拉身邊的尼克、果斷堅強的查克、巴德,緹密絲的哥哥和他最好的夥伴柯林與他們所認識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赤腳族人席茉,安不敢想像他們被困在那變態的時空內會有什麼下場,沒有生命能在那樣的世界裡生存下來的。

安的淚水滴落在緹密絲烏黑的秀髮上,總是給予大家勇氣、希望的她,此時也陷入了無助,不知該如何是好,她望向里查和坦克,里查此時也陷入深深的愧疚感,雙手用力的拉扯著頭髮,平常那充滿智慧的里查又一次的被擊垮了,安無法了解坦克這個銀人在想什麼,因為從剛剛開始他就沒說話,直挺挺站在那邊。

安就這樣讓緹密絲躺在她的腿上,靠著背後的牆壁,閉上眼睛,在這個小船內的四個人,就這樣過好了一段時間,直到緹密絲醒了過來,用手摸了摸安的臉頰,安才睜開眼睛。

緹密絲難過的說道:「他們都不會回來了,對吧?」

安悲傷的點了點頭。

緹密絲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從剛才就一直沒有任何動作的坦克,突然間投出了許多的影像,畫面從墓人們前往邊界探索其他世界前替自己插上十字架開始,到他們跨越了邊界來到另一個世界,大多數的遠征隊都只能穿越兩個邊界後就全數陣亡,不是成為遠古巨獸的點心,就是被巨大的昆蟲補食,然後畫面跳到另一個墓人的遠征隊,在墓人據點的銀人播放前一個遠征隊的結局和遭遇,墓人們看完後依然在地上插上了十字架,然後前往注定死亡的道路,畫面又換到另一批墓人,他們裡面有人高馬大,滿臉鬍鬚的維京人,有不穿上衣,腿部肌肉極度發達的赤腳族,在他們之中還有最平凡不過的瓦思坦人,每次的遠征都看不到終點也沒有回頭路,但這些墓人們依然前仆後繼的前進。

 

然後畫面換到了阿爾格斯又換到了安在穿越第二個邊界時,當大家還在為了阿爾格斯的離去而傷心時,安說道:「不要難過了,起來吧,阿爾格斯的犧牲不是為了看到我們喪失鬥志。」

然後她牽著緹密絲的手站起來,這個簡單的動作,重新給了大家希望。

坦克也終於開口說話:「我們要將他們的希望都背負起來。」

 

緹密絲此刻已經不再流淚,但突然說出了一個奇怪的要求,她向坦克說道:「我想要再看一次爸爸媽媽,還有每一個人,可以嗎?」

坦克立刻投射出托爾與喬安娜和瓦思坦族每個人的影像,她的哥哥巴德和其他夥伴的影像也環繞在四周。

緹密絲仔細的看著影像中的每個人,伸出手來小心地摸著這些虛擬人像,婉如這些影像是真人一樣,她忍不住又哭了起來,眼淚從她泛紅的眼眶不斷流出,沒有人看到這景象不會感到難過的,但緹密絲仍試圖微笑著對著畫面中的每個人說道:「我們會在另一個世界重聚的。」

也許是受到坦克剛剛播放墓人的影片帶給緹密絲的影響,也許是坦克所說的話讓緹密絲接受了殘酷的事實,安和里查也看著周圍他們所熟悉的人像,心裡也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覺,讓他們重新振作起來。

他們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坦克的擬人化程式所發揮的作用,坦克學習安鼓舞人心的神情、言語與行動的力量,坦克現在擁有了不光是銀人甚至是連安本身都不清楚的能力。

 

看到緹密絲接受了這殘酷的現實,里查和安材放下心來,里查身上那龐大的壓力好像也瞬間輕了不少,才想起詢問紅石的情形,坦克將紅石的透視圖秀了出來,紅石現在已經吸納了其他四個時空的能量,只剩下最頂端的空格,也就是這個世界的能量,紅石依舊在吸納能量,而且速度很快,但奇怪的是,紅石卻沒能留住這股能量,它就像漩渦一樣,一下子灌滿紅石,隨即又消散開來,而且可以看到這股能量從固定的方向流入,又從同樣的方向流出,不像之前的時空能量是從四面八方的進入紅石。

里查感到不解地說道:「怎麼會這樣?」

當里查和坦克在討論紅石的事情時,安已經帶著緹密絲到房間內找東西吃了,因為緹密絲昏迷的時候,只靠坦克注射的液體來維持營養,此刻緹密絲感到非常飢餓。

坦克回道:「我偵測到能量流向的方位存有規模非常龐大的金屬物。」

里查奇道:「金屬物?」

坦克說:「是的,雖然目前只能模糊的估計出來,但面積相當龐大。」

又和坦克說了一會後里查就來到後面的房間,緹密絲剛吃完幾個裡面裝著乳白色膏狀東西的罐頭,此刻里查也已經恢復了平時的神色,他走入了緹密絲和安的中間,伸出雙臂將她們緊緊摟住,緹密絲和安也伸手抱著他。

接著里查沉痛的說出了瓦思坦族每次哀悼族人的禱告詞:「讓我們會逝去的親人與夥伴們祈禱,我們永遠記得。」

安和緹密絲也重複著那句我們永遠記得。

里查接著說:「他們靈魂將一路陪著我們,阿爾格斯、巴德、柯林、薇拉、尼克、查克與席茉,我們永遠記得。」

聽到夥伴們的名字,安和緹密絲不免露出傷心的語氣重複著那句我們永遠記得。

接著里查將手放在兩人的頭上,說道:「我和妳們一樣都感到悲痛與傷心,但我們不能在這裡停止,緹密絲、安,我需要妳們,這個世界需要妳們,我們的族人更需要妳們,我們必須完成這段旅程。」

緹密絲和安點了點頭。

里查溫柔的摸著這兩個人的臉頰後便離開,那一夜,沒有一個人闔上眼,里查徹夜看著比他生命更重要的古書,緹密絲和安在艙房中,抱在一起,看著窗外,外面黑茫茫的一片,他們所在的深海連陽光都照射不到,她們心理也都明白這份失去夥伴與親人的悲傷必須暫時遺忘,這段旅程的終點在哪裡還不知道。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