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13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13

13.

夜晚這世界的天空和他們家鄉的夜空一樣有繁星點綴和一輪明亮的彎月,清涼的微風吹過時於湖面形成一波波的水紋,沙地裡還保留著白日吸收太陽的熱度,四周還有茂密的灌木遮擋風沙,讓這一小塊綠洲成為眾人這幾日以來最舒適的地方。

當夥伴們互相枕著進入夢鄉時,緹密絲雙手抱頭躺在沙地上,仰望著星光,這讓她想起以前他們這群剛過完成年禮的小毛頭,趁著夜晚,爬上地面,圍坐在洞口附近,聽著恩迪有聲有色的和他們講述各式各樣的故事,從地球外那浩瀚無邊的宇宙、上古神話到戰爭前那已經消失的文明。

緹密絲還記得,迪恩說過,天上的每一顆星星都是時空旅行者,當我們看到它所發出的光芒時,那顆星星很可能早就已經不存在了,那點點星光是穿越了上億光年才出現在我們眼前,現在、過去甚至是未來其實是同步存在的。

當時緹密絲還無法體會恩迪那句話的涵義,現在回想起那句話,心裡有種不同的感覺,她看到那早已滅絕的恐龍、上古神話中洪水滅世的景像和分隔不同世界的邊界,想著想著也不知過了多久,緹密絲依然沒法入睡,索性就爬了起來,身旁的安側著身已經睡著了,她的哥哥巴德和柯林連睡覺都分不開,兩人都把頭靠在盾牌上,巴德的大腿跨在柯林的腹部,柯林的手則壓在巴德的臉上,尼克和薇拉原本那份微妙的感情經過上午那件事後也昇華了,以前只會鬥嘴,不敢互相表露心意,現在連在睡夢中手都不分開,查克躺在裝土的麻布袋上,里查可能是看書看太累了,依舊保持坐姿,把頭埋到了古籍中睡著了,席茉又把上衣給脫掉了,露出光溜溜的上半身,緹密絲看到每個人最放鬆的一面覺得很有趣,可惜手邊沒有照相機能把他們的模樣給拍攝下來。

然後她看到坦克站在外圍,前方投影出兩個明亮的影像,緹密絲便悄悄的起身朝坦克走去,愈接近坦克,影像也就愈清楚,她看到其中一個畫面就是上午躲在沙坑內攻擊他們的怪物,而另一個畫面也是在沙坑內,有個蟲子就躲在沙坑中,當其他昆蟲經過他躲藏的地方時,牠就會從沙坑底部噴射出沙箭,將蟲子打落,然後拖進沙裡進食,這兩個蟲子的外型都差不多,但是大小卻相差了好幾倍。

緹密絲好奇的問道:「這兩個蟲子是一樣的嗎?」

坦克回答:「應該是一樣的,妳看牠們的外型、構造、還有行為都非常類似。」

坦克一邊說一邊將兩個畫面的蟲子做局部放大。

接著說道:「這蟲子叫做蟻獅,幼蟲生活在沙地,挖掘沙坑作狩獵陷阱,是一種體態變化非常大的昆蟲,成蟲則和蜻蜓很像,會長出翅膀飛行。」

緹密絲吃驚的問道:「那牠們的體型怎麼會差這麼多?」

坦克說道:「這個世界空氣中的氧氣濃度特別高,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使得所有昆蟲的體積都放大了數倍。」

緹密絲看著影片,想到那個巨大的沙坑怪獸居然還只是幼蟲之後還會再長出翅膀在空中飛翔,又想到那怪物口中的長滿倒鉤的大顎,頭皮就發麻,她用力搖了搖頭,像是要把那恐怖的畫面甩出腦袋一樣。

坦克也把影像結束掉問緹密絲怎麼不把握時間休息,好好睡一覺,緹密絲說她睡不著,叫坦克坐下讓她躺在他的腿上,要坦克和恩迪一樣講天上星星的故事給她聽。

坦克抬頭看了看星空,室女座的星宿正好在他們的正上方,坦克便和緹密絲講了有關這星座的故事:

《在好幾千年前有個城市叫做希臘,那是一座非常繁榮的城市,在科學、藝術、天文、數學、文學等領域也有許多開創性的發現,一直到現在,天上的星座都仍沿用希臘神話中的故事來命名。

在希臘的神話中有許多神祇,其中主掌大地豐收的女神蒂美特(Demeter)和萬神之王宙斯(Zeus)有一個女兒叫做柏瑟芬妮(Persephone),她是主管噴泉的美麗少女,冥界之王黑地斯(Hades)是宙斯的第第,極度迷戀柏瑟芬妮的美貌。

有一天當柏瑟芬妮和其他少女們在百花盛開的草地玩耍時,因為著迷於水中盛開的水仙花,柏瑟芬妮便與同伴們分開獨自一人徘徊在水池邊,突然間,地面出現一道巨大的裂縫,黑地斯從地底架著幽靈馬車出現擄走了柏瑟芬妮,強迫她作他的妻子,冥界的皇后。

柏瑟芬妮的哭喊聲傳遍高山和深海,身為母親的蒂美特聽到女兒的哭聲頓時感到一陣心驚肉跳,立即踏上尋找女兒的路途,走遍了高山懸崖、荒野與沙漠,四處打聽女兒的下落卻沒有一個人願意告訴她實情,後來她來到了太陽神阿波羅神像前禱告,此時天空中散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太陽神阿波羅現身了並告訴她整件事情的經過,她才知道心愛的女兒已經被黑地斯擄到冥界去了。

痛失愛女的蒂美特傷心欲絕的離開諸神的居住地奧林匹斯山,收回她曾經賜給地球的禮物,使世上的花草都枯萎,樹木也無法開花結果,人類面臨前所未有的飢荒,眾神此刻才察覺事態嚴重和宙斯說明情況,宙斯便派諸神前去勸解蒂美特希望她改變心意,蒂美特堅持非要見到女兒,否則絕不讓地上長出一粒種子。

宙斯命使者赫爾梅斯(Hermes)去冥界見黑底斯,要他作出讓步,黑地斯不敢違拗宙斯的意思,但他又心有不甘於是使了個詭計,拿出地獄石榴的果實強迫柏瑟芬妮吞下。

看到親愛的女兒回來,終於將蒂美特的心打開,花草們又開始發芽,大地也終於重生了。

遺憾的是柏瑟芬妮在冥府已經吞下了六顆石榴籽,這表示在一年之中,她必須有六個月待在冥府,一顆石榴籽代表一個月,因此柏瑟芬妮每年只有一部分時間待在地上,也就是春季到夏季,這段時間萬物茂盛滋生;但到了秋季和冬季,她必須要回到冥府去,所以在秋冬兩季土地也變得貧瘠,草木不生。

蒂美特每年看著女兒復活、死去,母女倆人注定追隨四季變化而不斷地重逢、分開、分開、重逢。

宙斯將這對可憐的母女形影化作天上的星座,至少能在星空長相為伴,這就是室女星的由來。》

坦克一邊說著一邊指向天空向緹密絲點出構成室女座的星星。

緹密斯聽完後同情的說:「柏瑟芬妮這對母女好可憐喔,希望她們在天上不用忍受分離的痛苦。」

坦克對著緹密絲說:「可愛的緹密絲,對我們來說妳和安就是拯救這大地的女神,而我會盡所有的力量去保護妳們,不讓妳們受到像黑地斯這樣的怪物傷害,但現在,美麗又可愛的救世女神也應該和其他人一樣好好休息。」

緹密絲聽話輕聲回到安的身邊。

坦克看著緹密絲的身影,坦克覺得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連坦克自己都不知道那正是擬人化程式隨著每一次的事件、對談和互動所產生的進化。

 

緹米絲雖然躺下了,但依然睡不著,看著天上點點的繁星,想著剛才坦克說的神話故事,幻想著故事中人物的模樣,想著想著她突然聞到空氣中居然有股濃郁的香氣,比伊甸花開時所散發味道還要芬芳,這股香味讓人難以抗拒,她忍不住大力吸了幾口,她愈聞就愈覺得開心,於是她又爬起身來,但她發現自己突然身處在一個百花綻放的草原上,黑色的夜幕也不見了,溫暖的陽光透過草原上的大樹灑下,帶著花香的微風像溫柔的手扶過她的臉頰,耳邊傳來女孩們嬉鬧的聲音,她轉身一看,在草原的上方有一群金髮碧眼,皮膚白皙的少女們手上拿著花籃正在摘花,她們大多數都沒穿衣服,有的也只是用一塊布料隨意的披在身上,那群女孩們也看到了緹密絲,熱情的叫她上前來和她們一起遊玩,那群女孩一個個從花籃內拿出各式各樣美麗的花朵,飾品,甚至是可愛的小動物,緹密絲身不由己的朝她們走去。

她們口中用緹密絲沒聽過的語言吟唱著美妙的歌曲,有些少女從花籃中拿起笛子和豎琴伴起奏來,其他少女也快樂的跳起舞來,蝴蝶也圍繞在她們的身邊,如果這世上真的存在天堂的話,和這裡應該也相差不遠,隨著緹密絲走近,一位少女向她伸出手來,緹密絲也將手伸出去,就在要和那少女的手碰到之際,一個冰冷強而有力的手從緹密絲的腰後架住了她,將她猛力往後拉,緹密絲立刻想到了那個從冥界鑽出的黑地斯,便掙扎的尖叫起來,她被那隻突如其來的手一路往後方拖走,她害怕極了,四肢不斷的舞動,用力的扭曲身體,拼命的尖叫但就是無法擺脫那雙手,驚恐萬分之際她聽到坦克正在呼喊著她的名字,眼前的天堂草原變得愈來愈模糊,坦克的身影變得愈來愈清晰,她才回神看到天色依然是黑的,沒有花草、少女和音樂,而且自己身上的衣服幾乎全都濕了,其他的人也都被她的尖叫聲給嚇醒了。

緹密絲一臉茫然問為什麼自己身上為什麼會這麼濕?剛剛她看到的那些少女和那像天堂一樣的地方呢?

坦克搖搖頭說他也不知道緹密絲看到了什麼,只見原本已經躺下的緹密絲又爬了起來,靜悄悄的朝湖中走去,坦克在後方叫著她,但緹密絲卻像毫無反應一樣繼續往湖水身處走去,湖水淹過了她的胸部、肩膀、脖子,坦克覺得不太對勁,便跳入水中,將緹密絲拉回湖邊。

 

其他人也紛紛說道自己的夢境,席茉夢到了自己正舒服地躺在熟悉的地城裡和他們族裡最高大英俊的男人交歡,巴德和柯林夢到自己打敗了好幾個維京人和泰坦,受到族人英雄式的歡呼,尼克和薇拉則互相夢到和對方在交誼場內喝著美酒、跳著舞、里查夢到他解開了祖父所留下的鍊金密術並和他祖父一樣成功的鍊出了各種魔法石,就連安也夢到自己回到了小時候,早已過世的父母陪在她的身邊,和她一邊唱著歌一邊勾著手轉圈跳舞。

當眾人望向那面湖泊時,只見湖面在月色的反射下呈現出混濁的青綠色,和上午那透明的清徹完全不同,而空氣中依舊充滿了那濃郁的香氣。

里查說:「大家趕快收拾好東西,這個地方變得非常古怪,儘量屏住呼吸,這香氣會讓我們產生幻覺,更可能引來夜晚行動的怪物,我們必須立刻離開這裡。」

里查的話音才剛落,就見空中飛來一隻八尺大的蜻蜓,一頭衝入了湖中,沒有任何掙扎便沉了下去,眾人看到這一幕,更是加快腳步趕緊離開這充滿詭魅的地方,在星夜中,再度走在沙漠上,朝前方的森林前進。

原來這綠洲的湖底生長著一種植物,在太陽照射時,它會吸收能量和所有的不好的東西,此時將湖水喝下會讓人精神振奮,甚至具有療傷功效,但到了夜晚,它便會釋放出濃郁的氣味,這味道能讓人回想起美好的事物,使人永遠陷入那虛幻的美夢中,無法醒來,它也是藉由這股氣味吸引蟲子淹入湖中,巨蟲的屍體就成為供給這塊綠洲的養分。

 

當眾人走在綠洲與森林間的沙地間時,一道曙光從地平線上透出,劃破黑夜,象徵新的一日到來,在黎明之際,大夥終於走到了森林邊緣。

此時正值日夜交替的時分,夜行性的昆蟲陸續回到巢穴中,甲蟲、蝴蝶、蜜蜂、螞蟻、蜘蛛和許多叫不上名的蟲子爬在樹幹上、樹枝上、樹葉上甚至展開寬達數尺的翅膀飛翔著,這裡的每個蟲子甚至是樹葉都比人還要大,眼前緩慢走動的甲蟲幾乎和上個時空的恐龍體積差不多,眾人好像變成了小人國中的小人一樣,他們的心裡都知道,這片森林比充滿上古巨獸的森林還要致命,昆蟲的視力、嗅覺和對環境的感應都比動物還要靈敏,最可怕的是蟲子數量眾多,還會設置陷阱捕抓獵物,像那藏在沙地裡的蟻獅一樣。

里查和坦克詢問紅石的情況,只見紅石吸納的能量還遠遠不足,里查內心焦急,但他也曉得眾人來到這世界的時間都還不到一天,原本想在那塊綠洲慢慢的等待紅石吸納這時空的能量,誰知一到了夜晚,又出現變故迫使他們離開,里查知道要在這片森林中存活光靠坦克是不可能的,自己一行人要是就這樣赤裸裸的走進森林和自殺沒什麼兩樣。

 

正當大夥討論時,緹密絲卻被眼前一個奇怪的景象所吸引了,她注意到了一根移動非常緩慢的「樹枝」,她拉著巴德和安問道為什麼這裡的樹枝會動?當巴德盯著緹密絲口中的樹枝時,卻沒發現什麼異狀,他摸著緹密絲的頭,認為她還沒從昨晚的幻覺中醒來,告訴她看錯了,樹枝怎麼可能會動呢?

緹密絲一度懷疑自己真的如哥哥巴德所說是自己的錯覺,可她忍不住盯著那個樹枝看,一會後又見到那樹枝往前移動了一些,然後就停住了,緹密絲就跟巴德說道那個樹枝真的在動,巴德原本還想說些安慰的話,話還沒說出口,安就說她看到了那個樹枝真的在動,他們幾人的對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里查請坦克偵測一下緹密絲所說那個樹枝,坦克就從眼中發出那道藍色的光線,當光線穿越那樹枝時,坦克偵測到了那是一種叫做竹節蟲的昆蟲,身體的形狀和顏色都和真正的樹枝十分相似,以此作為偽裝,一方面躲避天敵,一方面也可以埋伏狩獵。

里查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激動的彎下腰來抱著緹密絲說她救了大家一命,里查告訴大家,我們可以模仿竹節蟲的生活方式,隱藏蹤跡。

許多人一時間不明白里查的意思,紛紛問道怎麼隱藏?

安和查克卻已經明白里查所說的意思了,便幫激動到一時說不出話來的里查解釋道:「我們可以用泥土來塗滿全身,這樣我們就和這座森林融合了,成為大地的一部分,這些昆蟲也就不會注意到我們的存在。」

里查不可置信看著緹密絲,雙手搭在她的肩上,說道:「妳真的是一個天才!」

 

了解了這個計劃,大家便開始抓起地上的泥土塗在身上,同伴們也互相幫忙,不一會大夥都成了土人,只露出了五官,里查叫大家塗的愈厚愈好,以遮蓋住人的氣息,因為不知道這片森林中的昆蟲的感知度有多敏銳,坦克則在一旁幫忙擠壓樹枝中的黏液,讓泥土牢牢地固定在眾人身上,至於坦克本身則不需要,因為銀人本身就不帶有任何的氣味,而且外觀還可像變色龍一樣根據四周環境做變化。

穿上了這厚厚一層的泥巴衣,每個人都感到相當笨重,行走起來也緩慢了許多,大夥就這樣走進了森林,穿梭在樹葉和腐爛的枝幹下,朝下個邊界的方向前進,果然如他們所想的,那些巨大的昆蟲絲毫沒有注意到這一夥人的存在。

他們在這片森林裡花了近一個月的時間才來到下個邊界,雖然是安全到達了目的地,紅石也成功吸納完這世界的能量,但中間也發生了好幾次的驚險事件,當他們一進入森林時,就分開或三人或二人舉起一片樹葉,想以此做為雙重掩護,但不知從哪冒出了一群火紅色的螞蟻大軍,成千上萬的螞蟻向潮水般朝他們的方向爬來,每一隻螞蟻都和他們一樣大,行走時,那些數不盡長著觸鬚的足,發出如萬馬奔騰的聲音,震動著大地,每一隻螞蟻的嘴上都有一副像剪刀般的大顎,喀擦喀擦的咬合著,讓人寒毛直立,原本以為自己人行人只是湊巧走到了紅蟻大軍平常巡邏的路徑上,牠們只會從上方的樹葉走過而已,誰知道這群紅蟻,居然張開了那像利剪的嘴器,切割樹葉,把樹葉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搬走,里查當機立斷要大夥放開手中的樹葉,趴在地上,好在大家放手的快,不然手指可能就和那些樹葉一樣被切成塊搬走了。

 

這片森林的夜晚比白天更加恐怖,兩人高的大蟑螂,伸著長長的觸鬚不斷在前方晃動偵測環境,棕紅色的足上帶有噁心的倒鉤,當其中一隻爬過薇拉偽裝成的土塊時,足上的倒鉤差點將她身上的泥塊給拉扯下來,薇拉從下方看到蟑螂隱藏在咖啡色翅膀裡的身體,密密麻麻的皺褶,噁心的嘴器還散發出一股死屍的氣味,和蟑螂所發出的氣味相比,泰坦的味道算是好多了,薇拉看了第一眼就忍不住噁心,一股反胃吐了出來,在她上方的蟑螂立刻察覺到了,迅速爬下來吃她的嘔吐物,其他兩隻也聚集過來一起分享,當牠們正在享受這頓美食的時候,一隻八腳蜘蛛無聲無息的出現,原來牠一直隱身在黑暗之中,牠的腳上長滿了無數的細毛,使牠們行走時幾乎不會發出半點聲響,等到牠夠接近蟑螂時,就突然跳了過去,尖銳的口器上立刻刺入其中一隻蟑螂的體內,注射毒液,不像一般蜘蛛噴絲做網來補食獵物,在他們眼前的這隻大蜘蛛是直接將食物咬走,然後再度隱身於黑暗。

其餘的蟑螂不知道是太沉溺於眼前的美食還是真的沒察覺到同伴的消失,仍低著頭吃食著薇拉的嘔吐物,好像那是什麼美味佳餚一樣不肯離去,一行人也不敢亂動,坦克也用手示意大家不要發出任何聲響,以免驚動其他隱身於暗處的昆蟲,正當大夥都縮在泥塊裡時,薇拉試圖緊閉著嘴把要噴出口的嘔吐物再吞回去,可這樣更慘,一股酸液積到了她的喉嚨,薇拉又吐出了更多的嘔吐物,而且味道比剛才更濃郁,如此,又引起了那兩隻蟑螂的注意,另外還飛來四隻蟑螂一同共享,這下子不只薇拉想吐,緹密絲和席茉也快要忍不住了,就在這時候,一個龐然大物從他們身旁滑過,原來是一隻大蜈蚣,鮮紅的頭,像鐮刀一樣的口器,深黑色一節節的身體,每一節的身體旁都長有無數黃色的足,那蜈蚣像蛇一樣立起身來,迅速地用身體將眼前這些蟑螂包圍起來,只見牠的身體一接觸到蟑螂,蟑螂就劇烈的掙扎起來,有幾隻試圖展開翅膀飛走,才剛離開地面就好像喪失力氣一樣癱軟倒下,接著那蜈蚣就用那鮮紅的大嘴一次咬起三隻蟑螂後,又消失於夜色中。

過了幾日,他們發現前幾日補食蟑螂的蜘蛛被一隻蠍子的大螯牢牢夾住,蠍子正用尾巴上的劇毒的尾刺扎入蜘蛛的身體,那蜘蛛一動也不動,可能已經死了,他們一行人也小心的繞過蠍子,用非常緩慢的步伐繼續前進。

最後他們來到了一條溪流,此時已經可以看到第三道邊界位於對岸了,但溪水會將他們身上的泥土沖掉,使他們如新生兒般毫無遮蔽的曝露出來,即使知道有這層風險,但他們也只能前進,一個接一個涉入了水中,果然身上的泥土一碰到溪水,就被沖刷掉,但也因為身上的土塊剝落,使得腳步輕盈不少,就在他們走到溪流中央時,一陣密集的嗡嗡聲從遠而近傳來,轉頭一看,是一大群蜜蜂,好像烏雲一樣朝他們的方向飛來,坦克要大家立刻將身體沒入水中,當那群蜜蜂在水面上方飛過時,千萬隻翅膀將水面震出一圈圈的漣漪,幸運的是這群蜜蜂只是在湖面輕點,汲水而已,等蜂群飛過後,眾人才敢將頭探出來呼吸,在要爬到岸邊的時候,席茉因為身高最高,願意留在水底托著眾人上去。

在將最後一位查克抬上岸時,席茉突然感到腳下傳來一陣巨痛,像被鋸齒的剪刀夾住一般,然後被一股猛力拉入水下,這一下突變使岸上的眾人都來不及反應,坦克第一時間跳入了水中,看到一隻黑色細長的蟲子,用像螳螂一般宛如鐮刀的前肢牢牢地夾住了席茉,坦克立刻用雷射和機槍朝那不知名的怪蟲打去,那怪蟲受痛才放開席茉悻悻然地離去,坦克將席茉帶上了岸,只見席茉雖然即時將腿部硬化,但仍留下了傷口,鮮血緩慢的從傷口處留下,坦克立刻檢查席茉的傷勢,所幸只是皮肉傷,在幫席茉止血後,便將她抱了起來,直奔向第三道邊界。

 

第三道邊界看起來就像是從天空蓋下的黑白條紋窗簾,不像前面兩道邊界幾乎是以平面的方式出現在他們的時空,第三道邊界是不規則的,凹凸起伏的,好似有風在後方吹著這層面紗,邊界上的黑白線條也不斷在變化。

緹密絲看著眼前的邊界,有點不安的問道:「為什麼這道邊界感覺和之前的都不一樣。」

里查也不解的和坦克問道:「我記得在檔案裡,每道邊界不都像一面固定的牆一樣,就像我們穿越的前面兩道邊界,這道怎麼會像是……浮動的?」

坦克回道:「我們原本對於邊界的構成就不夠了解,也不明白邊界是如何阻隔這些各自不同的世界,也許是最近發生的時空扭曲,讓這裡發生了什麼改變也不一定。」

里查點點頭,同意坦克的說法,嘆了口氣後說道:「不管如何,此刻我們也只能前進了。」

於是坦克就和之前一樣,用金屬鍊纏繞在眾人身上,這次要由緹密絲和安帶領大家穿越邊界,緹密絲緊張的望著安,安牽起了緹密絲的手,朝那片黑白布幕走進。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