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12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12

12.

席茉一跨入這道光之邊界就感頭昏眼花像喝醉了酒一樣,恍惚之間好像看到了一道道由由各種色彩、不同明暗的眩光構成的光之切面和光與光之間重疊的暗影,耳中也聽到有人在呼喊她的名字,那聲音忽遠忽近,模模糊糊,隱隱約約又覺得有個方向在吸引著自己,她身體自然的朝著那方向前進,說是前進也只是自己的雙腳在踏步,因為周遭的一切都沒有改變,所以也無法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前進。

在這個由光影構成的邊界中,同樣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茫茫然也不知過了多久,終於走出了邊界,一出邊界後便全身無力的癱軟在地,感覺到地面隨著她的身體凹陷下去,好一會才意識到自己身處在一片沙地之上。

 

但因為席茉一出邊界後便倒下,無法將其餘身在邊界的夥伴拉出,所以一直到坦克拖著阿爾格斯走出邊界後才陸續將其他人拉了出來。

坦克馬上從查克和柯林的麻袋中拿出食物製造可飲用的液體給席茉食用,席茉喝下後頓感精神一振但要恢復力氣還需要再休息一陣子,之後是緹密絲和安醒了過來,里查等人則是又過了好一毀才睜開眼,但比起第一次穿越邊界時,眾人甦醒的時間明顯縮短了不少。

就剩阿爾格斯依舊一動也不動的躺在沙上,他被巨鱷咬傷的腿部還不斷流出黑色、惡臭的汁液。

緹密絲爬到阿爾格斯的大腦袋瓜旁,叫道:「阿爾格斯,阿爾格斯醒醒我們到了,我們已經走出邊界了。」。

但不論她怎麼叫喚阿爾格斯都沒有一點反應,緹密絲著急的眼淚滴落在他長滿鬍鬚的臉上,他的頭髮和鬍鬚都還沾著泥巴,那是為了保護他們所造成的,緹密絲愈叫愈大聲,愈喊愈傷心,安則是默默的來到了提密絲身旁,將她摟在懷中,緹密絲放聲大哭。

巴德看到妹妹這樣也在旁著急地詢問坦克,阿爾格斯的情況,坦克用那像翻譯機發出的無聲調聲音說道:「那鱷魚的齒中含有神經毒素,像毒蛇的牙一樣,注入了阿爾格斯的體內,他的心跳已經……」

巴德聽不下去這些東西,打斷了坦克的話,插口道:「不要跟我說這些,你一定有辦法把他叫醒的,你會幫他解毒把他治好的,你做得到的,對吧?」

坦克說:「如果即時處理的話還有機會,但在邊界之中又加速了他生命的消耗。」

巴德聽到這已經知道了阿爾格斯救不活了,可他仍不願意相信地對坦克叫道:「你有的,你有辦法救起這大塊頭的,就當我求你了,救救他吧。」

其他人也覺得感傷,巴德最好的夥伴柯林用手輕搭在他的身上,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了。

里查用手勉強地支撐起自己的身體,表情哀傷,沉重的說道:「阿爾格斯是維京族最偉大的勇士也是我們世界的傳奇人物,不要讓他的犧牲白費了。」

里查步履蹣跚的走到阿爾格斯的身旁,為他禱告,只聽他說道:「讓我們為犧牲的勇士們禱告,感謝他所付出的一切,因為他勇敢的挺身面對危險,守護了我們,我們永遠記得。」

其他人的瓦思坦人也都重複著最後那句話:「我們永遠記得。」

就算是赤腳族的席茉,也感受到他們對死者的尊重與懷念,赤腳族的文化和瓦思坦族不同,在他們的社會裡,沒有這樣的儀式,死被視為一種解脫,因為赤腳族認為自己是被詛咒的種族,是飽受輻射侵蝕的突變人種,他們也害怕死亡,當熟悉的人逝去時也同樣會感到哀傷,但他們不會像瓦思坦族這樣為死者哀悼。

席茉等他們哀掉完後才問道:「等我死後你們也會這樣為我禱告嗎?」

坐在她身旁的薇拉握著她的手說:「不要說這種話,好嗎?」

席茉說:「連像阿爾格斯這樣強壯的戰士都免不了一死。」

里查跪在席茉的身前說道:「親愛的,妳錯了,阿爾格斯,那位偉大的戰士並沒有因此而消失,他永遠都活在這裡,永遠與我們同在。」

說話的同時,里查一手摸著自己胸口,一手摸著席茉的胸口。

席茉好像明白了什麼,看著阿爾格斯那張逐漸變成青黑色的臉孔,想到他咧開大嘴傻笑的模樣,眼淚也不自覺得流了下來。

當大夥還沒從失去夥伴的悲傷中恢復過來時,里查就開始和坦克檢查紅石在這個時空的狀態,里查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著自己這世界的時間所剩不多,感傷的時間對他們,對這個世界來說都是一件過於奢移的事,如果當他們穿越了重重的障礙,紅石也如預期般吸納完各平行世界的能量,但這世界卻被自身的時空給扭曲、擠壓或崩陷,那所有的一切和犧牲都白費了。

坦克和之前一樣將紅石的透視圖投影出來,只見一絲絲靛藍色縹緲如煙的東西正在紅石吸納著,里查這才鬆了一口氣,因這表示紅石仍如預期般的發揮作用,之後他看了看坐在沙地上的其他人,緹密絲、安、席茉這幾個遠征隊中的關鍵人物與像巴德、查克等自願加入的人,里查心想:「這群孩子,還不知道這段旅程的意義到底有多麼重要,他們都還只是孩子,卻要承擔如此的重責大任。」

他逐一看著大家,有些人的臉上殘存著恐懼像是還沒忘記那湖泊巨鱷的威脅,大部分的人只是低著頭,深刻的體認到自己在這浩瀚的世界中是多麼的弱小,就連一向自傲的查克也是如此,最後他將眼神停留在緹密絲和安身上,她們兩個是這次遠征中最重要的人,而此刻安正在安慰著緹密絲,里查突然覺得自己開不了口催促大夥繼續行進。

 

安也注意到了里查的眼神和他目光中透露的訊息,她朝里查微微地點頭後又撥了撥緹密絲的秀髮,用手托起她的臉龐,溫柔的擦掉緹密絲臉上殘留的淚痕,說道:「不要難過了,起來吧,阿爾格斯的犧牲不是為了看到我們喪失鬥志的,還記得嗎?他喜歡勇敢的人。」

安拉著緹密絲手站了起來,其他人都抬起頭看著安,身後的陽光將安和緹密絲的身影拉的細長,不知為何,看到安和緹密絲堅強的站起來,給了他們一股勇氣。

安沒有多說什麼話就能帶給其他人重新振作的力量,還記得在這段旅程剛開始的時候,里查因這連自己都不確定有沒有終點的旅程而感到沮喪時,安也是什麼話都沒說,靜靜的來到他的身邊表示支持,現在,安又再次展現了這種能力,感染每一個人,其他人也紛紛站了起來,就連不是同種族的席茉也是。

里查對安點頭表示感謝,接著向安詢問是否感應到下一個邊界,接下來該往哪個方向前進,安看了看黃沙環繞的四周,這片沙漠好似沒有盡頭,一座座的沙丘高低起伏,而在他們身後就是那道光之屏障,安避著眼睛,試圖放空一切,以捕抓那份微弱的吸引力,過了好一會才張開眼睛,指著西北方向,然後她教緹密絲和她做一樣的事情,緹密絲閉上眼睛,比安更快的感受到那股無形的吸引力,緹密絲的感受看來比安還要更強烈,因為在她感應到那股吸引力時,她的身體也朝安所指的方向往前踏出了一步,接著她張開眼,手指著和安一樣的方向,在那有一座高聳的沙丘。

里查拍了拍安和緹密絲的肩膀,然後轉身面對大夥說:「帶著阿爾格斯留下的勇氣,我們要繼續前進。」

說完後就率先和坦克朝那看起來遙遠的沙丘前進,其他人也緊隨在後。

途中緹密絲疑惑的說道:「這個世界怎麼和聖殿中看到的影像不一樣?」

席茉好奇的問道:「什麼影像?」

薇拉在一旁解釋道:「我們每年都會聚集在聖殿,看著描述這世界從文明興盛、戰爭到變成現在這樣子的影片,影片中還有關於這世界所存在不同時空的景像,像是我們剛穿越的恐龍世界,還有昆蟲的世界,重力變化的世界與深海世界等等。」

席茉點點頭,這地球除了他們所生存世界還存在其他截然不同世界的事情,她也聽族人談論過,但卻從沒看過,所以她才會感到好奇,想一睹究竟加入了墓人,她繼續問道:「那在影像中這個世界應該是什麼模樣?」

薇拉說:「我記得和恐龍的世界差不多,看起來也是一片古老的原始森林,但裡面都是巨大恐怖的蟲子,我沒記錯吧,尼克?」

尼克點點頭,但他心裡也存在著疑問,為什麼他們會置身於沙漠上而不是森林?

在一行人行走的同時還發現附近有好多沙坑,不像剛剛從遠處看來這麼平坦。

查克問席茉,因為她跑得最快,能不能先到那個沙丘上,看在沙丘後面是什麼東西,要是在那後面還是一大片沙漠的話,大夥就得有在這沙漠中過夜的準備。

席茉點點頭,邁出她天生長而有力的雙腳,像一陣風般迅速地跑向那山丘,這是眾人第二次看到赤腳人的本領,再度令他們感到驚奇,因為席茉除了跑的非常快速外,在她身後居然連一點沙塵也沒有揚起,沒一會的功夫,就看到她的身影變成小小一個黑點,消失於那沙丘的頂端。

過了一陣子,那個小黑點又快速的朝他們跑來衝進了隊伍中,席茉激動的喘道:「在那沙丘的後面有個綠洲……然後是一大片橫跨整個大地的森林,就像你們和我描述的景像一樣。」

眾人聽到都覺得興奮,因為有綠洲就表示有水源,大夥可以在那裡補充食物和稍做休息,查克和大家精神喊話:「大家都聽到席茉的話了,我們只要再堅持一下,就在前面的山丘下,有個乾淨的綠洲在等著我們,大家再加把勁。」

一行人疲憊的身軀,好像又振奮了起來,都加快速度前進。

就在大夥一個接一個的爬過沙坑時,押隊的尼克突然像被大量的箭矢刺到般,哀嚎了一聲,眾人回頭一看,只見尼克的背部和手腳都流著血,一半的身體還在沙坑內,只見沙坑的底部不斷的朝外噴出像箭一樣的沙子,薇拉最緊張尼克,想過去將尼克拉出沙坑,但從沙坑內噴射出的砂石如散彈亂飛,使她根本無法靠近,尼克的上半身在沙坑外,下半身在沙坑內,他掙扎的想爬出來,但從沙坑內噴出了沙石愈來愈多,像是尖銳的冰雹一樣,刺入尼克的體內。

走在最在前方的坦克聽到後方有變化,立刻轉身,看到這情況,便跳入沙坑內,用身體幫尼克擋住那不斷噴出的沙箭,一時間,只聽到沙石撞在坦克身上發出鏗鏗鏘鏘的聲音,坦克大叫道:「快把尼克拉出去。」

薇拉第一時間撲上前,巴德和柯林也趕緊幫忙將尼克拉出坑外,只見尼克的背部鮮血淋漓,密密麻麻的沙石已射入了他的體內有一寸多深,模樣慘不忍睹。

就在這時沙坑底部,冒出了一個顏色跟沙子一樣的大怪物,嘴上有一對巨大如鉗子般的口器,身體非常的肥大,背部看起來像是由一塊塊堅硬的盔甲所組成,身體下方還有數十支細長的足,足上長滿了倒鉤,頭部上有四個黑色的大眼睛,沙箭就是從牠嘴裡噴出的,每次噴出時,這怪物的身體會像氣壓桶一樣,那肥大的身體會迅速收縮以壓縮空氣。

坦克舉起手來打算用雷射光束射穿這怪物,但這怪物似乎感應到危險,馬上鑽回沙子裡。

於此同時,查克背起尼克帶領眾人拼命地跑向那山丘,坦克則留在那個沙坑防止那怪物再度出現,誰知道那怪物居然從其他的沙坑中出現,繞過了坦克,繼續朝眾人噴出如威力強大的沙箭,隊伍中又有許多人受了傷,每當坦克要向那怪物展開攻擊時,那怪物就一溜煙的躲進沙裡,看來這些坑洞都是那怪物所做的陷阱,當獵物走入陷阱時,就在下方噴出強力的沙箭把獵物打落沙坑,拖入沙裡吃食。

坦克試圖用透視光搜尋,但那怪物的移動速度太快了,而且四周的坑洞數量也太多,讓坦克一時間也無法捕捉到那怪物的蹤跡。

只好朝路徑上周遭的坑洞都射出雷射和各種不同的子彈、大砲,做嚇阻之用。

一直爬到了沙丘頂端,眾人終於看到了席茉所說的綠洲和前方廣大的森林,便快速的奔了下去,好在沙丘的這一面沒有那恐怖的坑洞,沒有再看到那陰險的怪獸。

所謂綠洲就是在一片遼闊的沙漠中非常突兀出現的湖泊,湖泊的四周由低矮的灌木環繞,湖水非常清澈,一眼就可以看到底部的苔蘚和游動的魚群,坦克先檢測了湖水確認沒有危險後,薇拉和查克就舀起水來為尼克清洗背部的傷口,湖水沖去尼克背部的血漬露出了密密麻麻的黑點,像被幾千根針扎入一樣,尼克也忍不住疼痛的大叫了起來,緊緊握著薇拉的手。

薇拉擔心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問道:「沒事的,沒事的,你會好起來的。」

尼克虛弱的趴在地面,其他人此時都站在一旁不知該如何是好。

查克一邊細心沖洗尼克的傷口,一邊說道:「巴德、柯林你們有時間在旁邊看,不如幫忙去周圍找找新鮮的土壤替換袋子裡的舊土,安和緹密絲妳們也幫忙到附近找找可以用來裝水的容器。」

席茉雖然沒有被查克點到名,但自己乾在這邊也不太好意思,就隨著安和緹密絲一起去找容器。

巴德和柯林拿著麻布袋,繞著湖邊走,看到潮濕的土壤,就裝到袋內,伊甸雖然不需要水份,但潮濕的土壤長出的果實更為飽滿,花朵所含的汁液也會更多。

巴德一邊翻著土一邊說道:「我以為我們住的世界已經夠恐怖了,但跟這兩個世界比起來,才知道幸福,你看我們一路走來,水裡有吃人的巨鱷、沙坑裡有噴沙的異形,每個都比泰坦還要致命,真不知道前方那片森林裡還會再出現什麼樣的怪物。」

在以前,柯林和巴德這兩位瓦思坦族年輕一代中最優秀的戰士,總是那麼地充滿自信,但經過最近這些事,他們才徹底體認到自己有多麼地脆弱,就連那宛如戰神的維京族巨人─阿爾格斯,也敵不過那些巨獸。

柯林也說道:「現在回想起來一般的維京人跟泰坦根本就不足為懼了。」

巴德聽到柯林提到泰坦,抬起頭想了一想說道:「你有沒有注意到在這兩個世界裡都沒有看到泰坦?」

柯林聳聳肩說道:「誰知道呢?或許也有出現但被其他怪物給吃掉了吧。」

巴德不知為什麼有點喪氣的說道:「在這裡我們兩人只能比看誰活的比較久了。」

說這話時他看著在湖對面的緹密絲等人,然後又幽幽的說道:「希望我能陪著她到最後,柯林,答應我,如果我脫隊了,你要幫我照顧好緹密絲。」

柯林聽到巴德突然這麼說,便放下正在掘的土,看著他最好的夥伴,又看了看緹密絲,接著說道:「不用你囑咐我也會這麼做,但你最好顧好自己,緹密絲要的陪伴是你,不是我,我希望你認清楚這件事,沒有人可以取代你的角色,你是她的哥哥,也是她現在唯一的親人。」

巴德點了點頭,之後兩人就轉開話題聊到用這些土壤長出的果實不知道能不能釀出美酒來,也不知道查克是怎麼辦到的,查克對於釀酒的方法可謂是保密到家。

 

緹密絲、安與席茉等人在湖的另一邊正在尋找可用來裝水的容器,發現了幾個空心的樹幹,她們便用樹葉塞滿樹幹的其中一端當做塞子,放進湖中舀水試了試,見水的確不會流出來,便照著這個方法製做更多的木瓶子。

三人一邊做著一邊閒聊著,當緹密絲和安說感應到下一個邊界的方向時,席茉看著那片森林,突然想起那晚墓人們被突襲的場面,巨大的蜘蛛噴出白色的絲線將她的夥伴綑成麻花卷,自己也被螳螂沒日沒夜追趕著,要不是遇上他們,自己恐怕也在那怪物的肚子裡了。

席茉愈回想那景像愈是感到害怕,甚至全身不由自主的都發起抖來,好像那晚的情境現在就重現在她的眼前般,雙腿一軟蹲坐在地,原本走在前方的安和緹密絲回頭看到席茉的樣子,便趕緊放下手邊的東西來到她身邊,席茉雙手緊抓著安和緹密絲,恐懼感壓得她喘不過氣,席茉張大雙眼斷斷續續的說道:「那些怪物,那些吃人的怪物把我的同伴……在出發前的那晚……巨大的毒牙和毛茸茸的足……把我的同伴一個個的支解……」

安和緹密絲在一旁拍著席茉的背安慰,但沒有用,只見席茉捲曲在地上直喘氣,說她感覺好悶,身上穿的衣服讓她感覺好沉重,好像那蜘蛛的絲一樣把自己給緊緊的包住,接著便伸手將上衣脫去,過了一會她才恢復平靜,乾脆仰躺在地上,笑著說這才是我們赤腳族最自然的狀態。

看到席茉恢復正常,安和緹密絲也放下心來,席茉說道:「要不妳們也把衣服脫了和我一樣感受一下身體直接接觸大自然的感覺。」

緹密絲看著席茉的胸部,想到要是自己的身體也這樣讓人家看,臉立刻漲紅了起來,安也不願意。

席茉原想藉由逗她們來忘記剛才自己的窘樣,此時看到她們兩個都露出小女生矜持的模樣,不禁又冒出一個念頭,她想到瓦思坦族的人在身體上沒有任何一點優勢,論力氣比不過維京人、論速度比不過自己、更別提銀人所擁有的高科技,是多麼弱小的一個種族,但偏偏就是這樣一個種族居然能扭轉這世界的命運,而這一切的關鍵就是此刻在她身邊的兩個再平凡不過的女孩,想到此,席茉不由得苦笑了出來。

緹密絲好奇的問道:「妳笑什麼?」

席茉沒說出她剛所想的事情,反而笑道:「我想到妳們瓦思坦族的女生胸部一定很小所以才不敢像我這樣,敞開胸懷。」

安也難得開玩笑的回道:「我的身材可不比妳差,但緹密絲的就難說了……」

三人的聊天被薇拉發出的驚喜聲給打斷,其他人也都收拾起手邊的工作趕到薇拉身邊。

只見薇拉開心的叫著:「你們看,尼克身上被湖水沖洗過的傷口神奇的癒合了。」

查克接過安手中的容器裝了些湖水讓尼克喝下,尼克的精神也好了起來,沒過多久,尼克就完全康復了,薇拉開心的緊緊抱著尼克,而尼克握住薇拉的那手也一直沒有放開。

查克也自己舀起湖水喝了起來,入口甘甜,使人感覺清涼舒適,精神一振,便叫大家都喝一些,巴德和柯林乾脆直接泡到湖裡洗起澡來,然後又把緹密絲給拉了下去,之後安、席茉、薇拉和尼克也泡到水中,大夥就這樣在水裡玩了起來,享受這片刻的快樂。

 

里查則是一刻都不鬆懈的和坦克監看著紅石的狀況,里查心想紅石雖然吸納能量的速度愈來愈慢,但如果這裡是個安全的地方,不如就在這裡等到紅石吸納完這世界的能量,再動身前往前方那片充滿危險與未知的森林,然後直奔下一個邊界,看著這群孩子這麼開心的樣子,便告訴大家自己的想法,當晚一行人就在湖邊過夜。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