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10~11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10~11

10.

一行人緩緩地走進邊界,除了阿爾格斯、安、緹密絲感到昏昏沉沉的外,其他人則好像完全沒有意識,喪失了五感,安和緹密絲的意識雖然也很模糊,但仍可以感覺到有個方向在隱隱約約的吸引著自己,眼前所見的確如阿爾格斯所說,灰茫茫的一片,甚至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一直到他們穿越了邊界踏上了恐龍世界的土地,阿爾格斯、安和緹密絲三人的神智才恢復正常,但安和緹密絲仍覺得全身無力,癱軟在地。

環顧四周是一片古老、茂盛濃密的叢林,這裡的雜草長的幾乎都快和他們一般高了,阿爾格斯興奮地說這裡就是美食的天堂。

等坦克出來後就將其他人拉出邊界,其餘的人出了邊界後,仍然陷於昏迷的狀態,坦克立刻對他們身體進行檢查。

安掙扎的坐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呼吸,好像剛做完一個非常耗費體力的運動一樣,緹密絲則仍是趴在地上,但也和安一樣大口的吸著氣,阿爾格斯納悶的看著他們,不明白為何他們出了邊界還會這樣。

 

安和緹密絲也不知道為什麼里查等人怎麼還沒醒來,看著坦克掃描投影出的透明人體圖,著急的等待坦克告訴她們發生什麼事。

隨者人體圖像逐漸完成,坦克說道,這時空的能量變得比以前還要狂亂,而且這也是眾人第一次穿越邊界,所以大腦一時間難以承受這樣的時空轉換,不過別擔心,身體並沒有受到損傷,他們的大腦正在快速適應這一切,說著便從查克和尼克的袋子裡拿出食物,並將伊甸和阿圖姆的花朵壓榨成液體,遞給安和緹密絲,叫她們趕快喝下去,雖然她們的身體狀況較其他人好,但畢竟也是第一次進行穿越,現在她們的身體急需要能量來支持腦部活動,隨後坦克又繼續去製做更多的食物。

 

安和緹密絲喝下後,感覺好像有一股暖泉緩緩地從頭上流到腳下,像乾枯的土壤忽然得到大雨的滋潤一樣,緊接著就是一股強烈的飢餓感席捲而來,兩人便將坦克拿出的食物狼吞虎嚥的吃了下去。

又過了一會,里查等人也陸續甦醒,此時坦克已經準備好足夠的液體和食物給他們做補給。

席茉一臉茫然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好像連續跑了幾天幾夜都沒停下來一樣,全身乏力。」

其他人也紛紛說道有類似的感覺。

 

里查一恢復正常便緊張的拿起紅石,讓坦克拿進體內進行分析,從坦克的臉上投射出的透視圖可見看到紅石正向四周吸納像煙霧一樣的東西,那東西是肉眼無法看到的,里查興奮的和大家說那虛無縹緲的東西就是這時空的能量,紅石的確如預期般的發揮了作用。

里查跟著對大家說道:「我們一方面要等待紅石吸納完這時空的能量,一方面要請席茉帶領大家找到通往下個世界的邊界。」

全部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透視圖那若有似無的煙霧狀東西慢慢的被紅石吸納,心中也不約而同的想著居然真的存在時空能量這種東西。

置身在片廣闊的原始森林中,眾人也都感受到一種非常古老的氣息,那氣息來自潮濕的土壤、巨大的蕨類和高聳入雲的大樹,而在他們的身後就是那道由無數灰白色方格構成的邊界。

 

等席茉的身體復原後便感覺到有一股力量在吸引著她,像指南針受到地球磁常吸引一般,而且不只是席茉有這種感覺,安和緹密絲也有所感應,於是一行人就朝著她們所指示的方向前去,才走不到幾小時地面就傳來劇烈的震動。

查克叫道:「是地震,大家小心。」

阿爾格斯則是興奮的大喊:「笨蛋,不是地震,是食物,是好多好多的肉啊!」

只見前方的樹木、樹葉紛紛倒下,像是有無數個龐然巨物正向他們急速奔來一樣,挾著一股駭人的氣勢。

巴德等人立刻躲進一旁的低窪處架起盾牌在上方組起方陣蓋住凹洞,並將里查和查克兩人也拉了進來,席茉不知何時消失了,不見人影,坦克則是站盾牌的上方,阿爾格斯雙手握著那把長劍躲在一根大樹後等待著他口稱的食物。

當在他們前方的一排樹木倒下後,坦克看到了無數的恐龍朝他們奔來,有頭部前緣凸起長著如象牙般尖銳白骨的三角龍、體型比泰坦還要巨大的暴龍、色彩鮮豔的雙脊龍、狡猾的迅猛龍、背後長滿了骨板的劍龍,還有幾乎和樹木一樣高大的雷龍和在空中還有飛翔的翼龍等等,全部朝他們衝了過來。

群獸的腳步將躲在凹洞下的巴德等人震得都短暫騰空起來,堅固的大地變得如同彈簧床般,上下顛簸,他們將盾牌一層層的疊起充作這凹洞的蓋子,當有恐龍從他們上面踩過時,眾人便感到像一座小山倒塌般的重量,好在他們將盾牌像龜殼一樣架在上方,將力量分散於大地,不然一行人肯定會被那股巨力壓成肉泥。

坦克一開始還站在盾牌上方朝逼近的恐龍或射出強光或以各種武器迫使牠們繞行,但那群野獸像瘋了一樣沒有感覺,只是拼命的往那道白色的邊界奔去,坦克也不知被哪來的尾巴掃到,巨大的力量將他碰飛直撞倒三顆大樹才跌落地面,坦克全身都是用最堅硬的高科技材質構成,沒有因此造成損傷,可這麼一來他和眾人的距離就被拉開了,坦克想再回到眾人身邊,但成群的恐龍阻擋在中間讓他一時間也無法靠進。

阿爾格斯熟練的在樹幹間穿梭,一會拿箭刺進迅猛龍的大腿,一會又跑到另一棵樹上舉起大斧對準落單的恐龍劈下。

騷動過後,地面恢復了平靜,坦克急奔回眾人所在的凹地,打開盾牌蓋,看見裡面的人個個臉色慘白,幸運的是沒人受傷,阿爾格斯則是直接割起血淋淋的生肉大口吃了起來,席茉這時也出現了,大家都擔心的問道她剛才去了哪?她說她一見到騷動就跳到樹上去躲避了,從高處往下看,她看到這群恐龍全衝進了那道白牆內,阿爾格斯一邊咀嚼著生肉一邊說難怪最近會有這麼多恐龍出現在另一邊。

眾人見他吃的滿嘴鮮血的模樣都不禁感到噁心。

眾人又走了一段路後,天色漸暗便找了一個洞穴暫做休息,查克給大家分配食物後就興致勃勃的想實驗看看在這塊土地上種植阿圖姆和伊甸會生長出什麼樣的果實,里查、坦克、席茉、安、和緹密絲則繼續討論下一個邊界的感應方向和紅石蒐集能量的情況,巴德、薇拉、柯林、尼克等人則在一旁聊著白天那驚心動魄的場景。

 

夜色降臨,眾人經過了一天的波折後皆十分疲倦便都陷入了熟睡,坦克因為不需要休息就在洞口處警戒著,突然他聽到洞穴內發出金屬敲擊的聲音,坦克的眼睛是一圈黑色的屏幕可以看到三百六十度的視野,他看到阿爾格斯正舉起斧頭要砍向一旁熟睡的人,坦克立刻撲了上去,用身體擋住了阿爾格斯的利斧,金屬碰撞發出的輕脆巨響在洞穴中迴盪,眾人立刻被驚醒,只見阿爾格斯狀似瘋狂地又朝眾人撲來,臉上的表情嗜血、兇殘,標準維京人的模樣,坦克立刻將自己的手和腳都變成手銬把阿爾格斯的四肢牢牢地釘在岩石上,阿爾格斯仍像發瘋的一樣亂喊亂叫著,吼聲驚動了在樹梢棲息的鳥類,群鳥紛紛飛起,里查問坦克有沒有鎮定劑之類的物品使他冷靜,不然這樣吵下去很快就會引來其他的野獸。

坦克從腰側處伸出了一個鋼鐵架,裡面有個針筒,由於瘋狂的阿爾格斯力氣大的驚人,坦克光要控制住他的行動就分身乏術,需要有人來幫忙將這含有強力麻醉劑的針筒刺入阿爾格斯體內,當其他人都還沒從這突發狀況反應過來時,查克立刻向前從坦克的腰間拿起了針筒,朝著阿爾格斯的身上刺入,阿爾格斯還想張開嘴咬查克,坦克就將自己的頭伸入阿爾格斯的大嘴裡,被注射麻醉的阿爾格斯很快的昏迷了過去。

 

次日黎明當阿爾格斯慵懶的醒過來想要伸展四肢時,發現自己的四肢被冰冷的鐵環牢牢地固定住,他眨了眨眼,看到其他人都神情緊張的舉著盾牌和他保持距離,他不明所以的問道:「你們這是怎麼回事?是誰把我鎖在這裡?」

在他頭頂上方有個沒有聲調的聲音說道:「是我。」

阿爾格斯費勁的朝上一看,只見坦克手上的槍管正對著自己。

阿爾格斯感到一頭霧水的叫道:「幹什麼?這是怎麼一回事?你們幹嘛把我扣在地上,而且還打算……殺了我?」

他愈吼叫就愈焦躁,開始罵道:「你們這群卑鄙的小人,趁我睡覺時打算殺害我,一群沒種的傢伙,有本事放開我,像個男人一樣和我決鬥。」

阿爾格斯雖然生氣,但也非常了解銀人武器的殺傷力,那槍管所發出的雷射可以將他的頭開一個大洞,所以他也不敢亂動,事實上他也無法亂動,直吼的洞穴上方的泥屑掉落,眾人的耳膜都快被震破了。

席茉受不了也大聲的罵回去:「你這怪物還敢對我們大吼大叫,昨晚要不要坦克,我們全都被你殺死成為你的宵夜了。」

阿爾格斯聽到席茉的話後,覺得莫名其妙,語氣從憤怒轉為疑惑問道:「什麼意思?妳在說什麼?」

那表情像是他根本不記得昨晚他有攻擊過大家。

席茉往前站了一步指著阿爾格斯的大腦開罵:「你想趁我們睡著把我們都吃了對吧?你這怪物跟其他野蠻的維京人沒什麼兩樣。」

阿爾格斯張的大眼珠子,直瞪瞪的看著席茉,對席茉所說的話一臉不解,說道:「什麼消夜?我什麼時候對你們下手了?」

安察覺有異,拉住席茉,說道:「看樣子他好像是不記得昨晚發生的事情。」

其他人看著阿爾格斯的表情和反應似乎也不像是裝出來的,里查走向前蹲在阿爾格斯的大頭旁,深邃雙眼透過鏡片直視阿爾格斯銅鈴般的大眼問道:「你真的不知道你昨晚做了什麼事?」

阿爾格斯搖晃著大腦袋瓜說道:「我發誓我真的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里查對坦克點點頭。

坦克就從他臉上投影出昨晚的影像,阿爾格斯看到自己,舉起大斧劈向熟睡的眾人,坦克即時撲上前用身體黨在中間,制止住自己,查克拿起坦克腰間伸出的金屬管插入自己的腰間,接著自己就好像喪失了力氣,手上的斧子掉落,昏睡了過去。

阿爾格斯看完影像後感到相當訝異,說不出半句話來。

席茉正想要說些什麼,安先一步制止了她。

好一會阿爾格斯才吞吞吐吐的說道:「我發誓我真的不記得做過這樣的事,我……」

大家互相看了看像在考慮阿爾格斯說話的真實性,尼克首先將盾牌放下,說道:「我看他不像是在說謊。」

薇拉和緹密絲也有同感,巴德和柯林仍不敢鬆懈。

里查回想起阿爾格斯之前說過的話,他提到自從吃過恐龍肉後就無法再抗拒那美味,而他的力氣、體型和感應都比其他維京人強烈數倍,難道昨晚的事也和這有關。

里查問阿爾格斯吃恐龍肉的時候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阿爾格斯說會感到渾身充滿力氣,全身上下的毛孔好像都炸了開來,想要大肆的破壞,殺戮,吃更多的肉,當阿爾格斯回想起那滋味的時候,臉上又浮現出興奮的表情,從他的眼神中還看到一股渴望暴力的衝動。

里查大膽的推測昨晚的事情,阿爾格斯是真的不記得,並和大家說道:「但阿爾格斯昨晚試圖攻擊我們也是事實,他在這個世界是可靠的盟友,他比我們任何一人都了解這裡的環境,有他在可以給我們強而有力的保護,這點是無庸置疑的,但他體內那股殺戮的衝動,也會突然爆發威脅我們的生命,即使如此我認為我們依然需要他留在隊伍內,晚上的時候,讓坦克控制住他的行動,像現在一樣,大家如何呢?」

阿爾格斯點頭附和道:「對對,這個小人說的很對,我可以保護你們到另一個世界的邊境,睡覺時可以讓這個銀人像現在這樣控制住我,這樣就不會傷害到你們了。」

 

就在眾人說話的當下,大地開始甦醒,巨龍的吼聲首先劃破了寧靜,森林又出現了騷動,大夥想著洞穴外那肉弱強食的原始世界,又看了看阿爾格斯,他的確是強力的盟友,如果他自己都同意了里查的提議,的確可以避免昨晚的事情再度發生。

查克首先表態支持里查,其他人也紛紛表示同意,席茉最後才不干願的同意,席茉對阿爾格斯會出現這樣的態度,很大的原因是阿爾格斯昨晚那斧子就是劈向她,若不是坦克即時察覺,她的身體早以分家。

 

坦克解開了鎖著阿爾格斯的手銬,阿爾格斯正要起身時,席茉用力的朝他屁股踢了一腳,罵道:「這是報復你昨晚想把我劈成兩半的行為。」

阿爾格斯皮粗肉厚,對於席茉這強而有力的一腳沒什麼感覺,只是咧開大嘴笑著說抱歉。

正當大夥準備動朝下個邊界前進時,洞口上方突然出現了一顆人頭,一顆瘦到幾乎是只剩骨骼的人頭,兩個大眼睛盯著他們,很快的又消失不見。

緹密絲和薇拉都被那恐怖的人頭嚇到叫了出來,阿爾格斯像是為了彌補昨晚所犯的錯一樣,拿起武器衝到洞口想為大家做點什麼,他來到洞口往上一看,只見三個長的像人的怪物,牠們有頭、有身體,但除了四肢外,腰部還多長出一雙肢體,背後還推著一條長長的尾巴,牠們攀附在岩石上,狀似蜘蛛,看到巨大的阿爾格斯時,便張開嘴巴發出嘶嘶的聲音,露出尖銳的牙齒和細長分叉的舌頭,像蛇一樣,阿爾格斯則是學他們一樣張開大嘴,露出更大更尖銳的牙齒,還用力咬合著,發出喀喀喀的聲響,那些像蜘蛛一樣的人看到後感到害怕,便都爬走了。

 

薇拉害怕的問道:「牠們是人嗎?」

緹密絲吃驚的說道:「這個世界也有人嗎?」

席茉說:「看起來比較像是蜘蛛。」

查克說:「這洞穴應該是牠們的棲息地,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阿爾格斯則是小聲嘟囔道:「瘦巴巴一點肉都沒有,一看就不好吃。」

11.

一行人爬下了洞穴,繼續在原始叢林中行走,途中有幾隻小型的肉食恐龍躲在樹木後想打他們的主意,但沒過多久就成為阿爾格斯的點心了,到了晚上眾人就找個寬闊的低窪地或是洞穴休息,不時仍看到那些像蜘蛛一樣的人出現在附近,兩顆朝外凸出的眼睛,在夜晚時還會發出詭異的綠光。

好不容易走出了森林來到了一片廣闊的草原,一路上里查不時和坦克詢問紅石吸納的情況,坦克說紅石吸納能量的速度一開始很快,可到後來愈來愈慢。

 

草原上的恐龍較多屬草食性的,對他們不敢興趣,只專注在啃食地上的野草,在草原上眾人的行蹤也無法隱匿,夜晚休息時也找不到洞穴之類的地點,只能席地而睡,好在坦克不需要休息。

在他們來到草原的第四天深夜,大地又出現了震動,就像他們剛來到這時空時一樣,在月光的照射下,只見他們前方的那些草食性恐龍都朝著他們狂奔而來,阿爾格斯擋在眾人前面,坦克在阿爾格斯一旁發出極度刺眼的亮光,那些恐龍便繞過了他們,繼續衝進後方的森林,但他們所站立的地方也出現了變化,好像有什麼生物在地面下一樣,堅硬的大地變得像地毯一樣上下隆起著,坦克朝地面下投射出那可以穿透物體的藍色光線,看到一個巨大的生物在地面下活動,他叫席茉和阿爾格斯帶著眾人遠離這塊土地,席茉抱起身旁的薇拉和緹密絲飛快的跑向其他地方,遇到衝撞來的恐龍便靈巧的朝空中跳躍閃避,阿爾格斯則是將其他人都放到肩膀上,邁開大步的跑,碰到擋路的恐龍就是一劍或是一斧的砍去。

當他們剛離開那塊鬆動的地面時,那塊土地就整個凹陷下去,接著從陷落的地底爬出一個長長的怪物,像是一條大蛇,但在牠身下還長出數隻像壁虎一樣的足,全身披附著黑色的鱗甲,兩個腦袋,那怪物竄出地面後,對著天空中的月亮嚎叫了一聲,那聲音像極了小孩尖叫的聲音,但音調更為尖銳,之後就伏在地上爬行,朝後方的森林前去。

等坦克從陷落的洞中爬出後,眾人才又聚集到一起,阿爾格斯說他也從沒見過那個怪物。

騷動過後,黑夜裡又出現了那詭異的綠光,他們知道是那些似人非人的生物在四周窺伺著他們,不知為何他們沒像其他生物一樣朝邊界跑去。

那晚過後,眾人又行走了數日,紅石也吸納完了這個世界的能量,不再有任何反應。

一行人隨著席茉所感應的方向前行,在一片湖泊上終於看到了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邊界,這道邊界看起來像是由一道道極光構成的屏障,湖面的上方有像彩虹般七彩的顏色,愈接近天空則顏色愈淡。

湖水非常混濁,站在岸邊根本看不到湖裡藏著什麼怪物,也無法目測湖水的深淺,而那光牆邊界離眾人所站的位置還有幾里遠。

坦克從眼中發出一道道藍色的光線來探測湖底的動靜,也將腳輕踏入湖水中,釋放聲納,過了一會,他將蒐集到的訊號呈現為影像投放給大家看,資料顯示湖水最深的地方大約有五、六米深。

查克指著影像中湖底一塊塊的黑色塊狀物問道:「那些是什麼?」

坦克說:「可能是岩石偵測不到體溫,大小不一,小的約一尺多長,最大的有六尺多長,且每個都有半尺厚,連我所發出的偵測光都無法穿透。」

坦克的手掌再度伸出那會自動纏繞在每個人身上的金屬線,以免大夥在邊界中失散。

等那條金屬線最後纏到阿爾格斯身上時,他不耐煩的說道:「走吧,還在等什麼?」

然後伸起他大大的手掌將席茉、緹密絲、安和里查放到他的肩上,打算直接涉水走過。

巴德、柯林、尼克、薇拉和查克,則是將盾牌都組合在一起,當成木筏,由坦克在後面推著前進。

坦克的身上的配備又再一次讓眾人驚奇,只見在他小腿和腳掌的位置,伸出像風扇一樣的葉片,在水中葉片急速的旋轉,將水流往後推,坦克就這樣浮在水面上推著盾牌筏前進。

剛開始水深只到阿爾格斯的小腿,愈往前水愈深,逐漸淹過了他的脖子,他的頭,為了保護席茉等人,他就將他們抓在手上高舉過頭,自己一蹬一蹬的,大腦袋瓜一會潛入水中,一會在水面上,阿爾格斯平常戴在身上的裝備此刻也變成了阻力,不論是那把長劍還是身上的盔甲,都好像比平時要沉重數倍。

眼見邊界愈來愈近,邊界所散發出的七彩光芒就愈明顯,在水面下的阿爾格斯什麼也看不到,也不知踏上了什麼東西,讓他可以挺身將頭露出水面,稍微喘口氣。

看阿爾格斯的臉、頭髮、鬍鬚都被混濁的湖水染成泥巴色,緹密絲從他手中探出頭,對阿爾格斯表示關心和感謝。

阿爾格斯也咧開大嘴叫她們不用擔心。

就在這此時,阿爾格斯的身體突然輕微的左右搖晃,席茉、里查和安都緊張的問道怎麼了,阿爾格斯說道:「這岩石好像會動。」

這話才剛說完,阿爾格斯就整個人陷入水中,緹密絲等人跟著沉入水下,在他們後方的查克等人看到劇變,緊張的叫道怎麼回事,只見阿爾格斯巨大的身軀像是被什麼東西大力拉扯般,在水底劇烈的搖擺,激起了大量水花。

同時間,坦克也不知道被什麼怪物拖入湖底,此時湖面上只剩下查克等人坐在盾牌組成的筏子上,靜悄悄的,沒人知道湖面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個個都驚恐的盯著湖面,阿爾格斯巨大的身影消失了,坦克、席茉、緹密絲等人都也隨著阿爾格斯沒入水中。

薇拉害怕的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坦克呢?里查呢?其他人呢?」

查克擺手勢示意大家不要說話,神情緊張的盯著湖面。

湖面偶爾有些小水波浮出,除此之外,靜的恐怖。

突然間,一股巨大的衝撞襲來將他們的盾筏撞向空中,眾人在空中向下一看,只見一頭巨大的鱷魚正張著血盆大口等待查克等人落下,眼看就要成為這史前巨鱷的食物時,一道白色的光束從鱷魚的體內竄出,那鱷魚瞬間被切成兩半,等他們再度落入水中時,坦克從那鱷魚的下方探出頭來,然後用最快的速度縮緊金屬鍊將他們都拉到一起,游離那鱷魚的屍體處,很快的那屍體所在的週圍就出現一陣騷動,數隻鱷魚搶著分食同類的屍體,而在他們身旁還浮現出許多鱷魚的上顎,露出巨大的黑色眼睛死盯著他們。

坦克叫他們先朝邊界遊去,他還要去水裡幫助阿爾格斯,之後就潛入了水中。

 

原來坦克之前以為是岩石的物體就是這些巨大的鱷魚,原始鱷魚的表皮太過於厚實,而且鱷魚是冷血動物,不動時,和岩石沒什麼兩樣,才造成坦克無法區分出來兩者的不同,而阿爾格斯剛才站到地方就是其中一隻鱷魚的背部,當那鱷魚扭動身體時,便讓阿爾格斯重心頓失,隨後那鱷魚轉身一咬,那碩大的利齒就插入了阿爾格斯的大腿中,接著那鱷魚猛力的甩動頭部,將阿爾格斯扯入了湖底,阿爾格斯的兩隻手因為都握著緹密絲等人,空不出來拿武器,在混亂中,他也沒想到將手張開,讓緹密絲等人脫離他朝水面游去,反而是將雙手握的更緊,把緹密絲等人也一併拉入了水中,在陸地上,他如巨人般的強壯身軀可以讓他獵殺恐龍,但在水中這副身體反而成為最大的劣勢,每個動作都受到巨大的阻力,沒一會就被鱷魚拖入了更深的湖底。

坦克潛入水後找到了艾爾格斯,他先用雷射光束將鱷魚殺死,但鱷魚的大嘴已深深的崁入阿爾格斯的腿中,即使死了還不鬆開口,坦克只好爬進鱷魚嘴中,撐開牠的嘴,拔出阿爾格斯的腿,阿爾格斯才又恢復自由,坦克架起他的脖子,帶著他浮上水面,一浮出水面他立刻大口的呼吸,但因為太過於驚慌,都忘了手裡還有緹密絲等人,坦克在他的耳中大聲叫道:「緹密絲他們人呢?」

阿爾格斯才想起來這件事,將雙手慢慢舉出水中,一出水面,坦克便要求阿爾格斯鬆開手,讓他帶著他們遊過去,邊界此時也就距離他們幾百尺了。

阿爾格斯鬆開手後,只見緹密絲、安、里查都已經不醒人事,只有席茉還睜著眼,但也因為灌了不少水,又在艾爾格斯的胡亂舞動下搞的頭昏眼花,坦克游上前,用手拍打著席茉,確認她是清醒的,然後抓著她的臉,讓她看著那道極光邊界,叫她拖著緹密絲等人拼命往那個方向遊,自己則是架著身材龐大的阿爾格斯在後頭跟著。

 

查克等人此時都已經到了邊界前,著急的回頭尋找夥伴的蹤跡,沒有席茉,他們也不敢貿然闖進邊界,好一會,看到坦克拖著阿爾格斯浮出水面,席茉朝他們快速的游來,席茉此刻只想快點遠離這恐怖的湖泊,因此游到邊界時,什麼也沒想就直接闖了進去了,同時緹密絲等三人也被席茉帶進了邊界,查克等人見席茉進入了邊界,便也跟著進去,最後坦克也帶著阿爾格斯進入了第二道由極光所構成的光之邊界。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