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7~8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7~8

7.

當眾人接近洞口時,一陣陣動物屍體腐爛的酸臭味席捲而來,每個人都忍不住用手摀著鼻子,除了銀人之外,對銀人來說這只是一種訊號,沒有臭或香的區別。

每個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嚇壞了,數量驚人的泰坦屍體鋪滿了地面,至少也有上百隻吧,腐臭味來自於他們急速腐化的屍體,他們的狀態雖然算是死亡,無法再移動了,但他們身上的細胞仍在自我吞食、分解,並冒出濃稠的黑煙。

里查對身旁的銀人說道:「可以幫個忙把這些屍體都燒了嗎?我擔心這些氣體中含有未知的病菌,造成族人的感染。」

銀人點了點頭,其餘的銀人也隨之有了動作,從光滑的肩膀上,金屬外殼開啟,伸出了一個類似管子的東西,然後就對著周遭的泰坦屍體噴火,沒一會功夫,這些屍體就成了灰燼,那噁心的味道也淡了許多。

看著黃茫茫的大地,眾人都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不約而同的看著里查,巴德首先開口問道:「所以,我們的下一步要做什麼?」

薇拉也跟著問道,但語氣仍是尊重的說道:「大祭司,可以告訴我們更詳細的計劃嗎?」

里查看著眾人的表情,推了推眼鏡說道:「好的,但有一點我必須先聲明,從離開地道開始,我就不是瓦思坦族的大祭司了,我和你們一樣,所以直接叫我里查吧。

我們第一個目的地就是要去墓地,說服維京族和赤腳族的人加入我們,根據銀人的資料,穿越恐龍與昆蟲的時空是最多次的,我們就從收集這兩個時空的能量開始,銀人會帶我們找到墓人的聚集地。」

接著大夥就跟著銀人來到他們的運輸工具,那外觀像個銀色大圓筒的玩意,圓筒的一面打開,降下了梯子,裡面的空間比外觀上看起來大很多,左方是一個大的起居室,分隔成好幾個小房間可供眾人休息,一間醫療室,還有一小塊的土壤可以種植伊甸,其餘的地方就和聖殿內部一樣,是一些看起來就很先進的東西。

右方有個橢圓形的平面會議桌,當人走到桌子旁時,後方的牆壁會感應這人的身材並產生變化,凸起形成座位。

里查等人先後進到裡面,發現裡面已經有一個銀人在等候大家,其餘的銀人並沒有跟上來,艙門緩緩的蓋上後,銀桶便開始移動,在裡面的眾人幾乎感受不到地面的震動,而是透過窗戶看到外面的景色快速飛逝才意識到自己正以高速移動,就像他們在休憩室音樂錄影帶中看到的汽車一樣,但從銀桶外是看不到窗戶的。

等大夥都坐到會議桌旁時,那銀人便和大家自我介紹起來,他說自己是為了這次的遠征而特製的銀人,所有最先進的科技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像是模擬環境,說話的同時他還變化成各種顏色,像土壤、像樹葉、像鋼鐵、像黑影還可以完全透明。

巴德、柯林和薇拉看到眼前這個銀人的表演都發出驚嘆的聲音,紛紛問道:「武器呢?你身上有能對抗泰坦這類怪物的武器嗎?」

那銀人突然從全身上下伸出了無數的槍管、砲管,除了頭部之外,幾乎是三百六十度都有武器,他說道:「眨眼間就可將泰坦變成灰燼。」

尼克問道:「那你需要補充能源嗎?彈藥?」

銀人說:「不需要,我是以氫融合的技術產生能量,足夠我行動上億年。」

大夥都對於銀人所擁有的高科技能力感到羨慕,不吃不喝,不需要休息,又配備極具殺傷力的武器,不用像他們一樣時時刻刻擔心怪物的侵襲。

銀人又說道:「喔,對了,我還安裝了擬人化的程式,所以我也有名字,我的名字是─坦克。」

突然間只見每個人都用手摀著耳朵,感到些微的頭暈。

薇拉搖晃著腦袋說道:「我忽然感到一陣難受的耳鳴。」

看到其他人反應也和她一樣,便問道:「你們也是嗎?」

坦克說:「不用緊張,我只是在你們的腦袋裡安裝了語言轉換器,很快它就會和你們腦中掌管語言的神經連結在一起,轉換器內包含了從古至今你們人類所有語言的資料,這樣你們就能和我們一樣聽得懂所有的語言了,當你們說話時也會根據所聽到的語言自動說出對方的話語,這樣就解決了你們人類在溝通上的問題。」

坦克說話的同時,將手掌攤開,只見他的手心裡有一個比毛髮還要細的物體。

里查有些不悅地說道:「下次你要在我們身上安裝任何東西時,請先和我們說一聲。」之後就起身去研究一旁的電子儀器,並問道:「聖殿內的資料有傳過來了嗎?」

坦克說:「有的,先生。」

里查說:「這樣我們就又多一些時間來研究紅石和時空的關係了。」

接著里查轉身對眾人說道:「這一切發生的都太突然了,時空的錯亂扭曲、紅石的出現甚至是它的功能,我自己也不清楚,只能相信祖先所留下的紀錄,也許這趟遠征只是一場空,但我們不能放棄這個徵兆,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我們沒有選擇,只能在這世界被自我吞噬之前,盡我們最大的努力,為了我們的族人。」

眾人專心的聽著里查說話。

里查接著望向緹密絲和安說道:「對於妳們,我感到很抱歉,因為我知道的也不比妳們多,我們一直搞不懂時空感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卻強迫的將希望放在妳們身上,即使托爾和喬安娜能夠理解,但我卻無法給妳們任何的承諾。」

里查突然像洩了氣的汽球一樣,沮喪的坐在椅子上,好像他累積數年的壓力與不安都在此刻爆發,他所承受的責任是如此的龐大,看著眼前這群孩子,他實在不忍心。

眾人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子的里查,一直到剛剛,他給人的感覺都是那麼的睿智、冷靜、光明,帶領著大家,沒有人能了解他到底背負了多麼沉重的壓力,面對這樣子的里查,眾人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反應。

正當大夥面面相覷的時候,安靜靜的走向前,站在里查旁邊,然後她看著緹密絲,緹密絲也走到安的旁邊,接著是查克、艾薇、尼克,巴德和柯林相互看了一眼,也和大家站在一起。

里查看到眾人的反應,不由得心生感動,迅速的收拾起那負面的情緒,推了推眼鏡,誠摯的看著大夥,尤其是安,說道:「你們對我來說就和這顆紅石一樣,含有巨大未知的能力,好了,我該抓緊時間,研究這玩意了。」

接著就起身和坦克繼續看著那複雜的數據,並說道從我們的世界要穿越各時空應該是有順序性,恐龍和昆蟲的世界是最有把握的,應該先前往這兩個世界,然後是重力異常的兩個世界,之後我們會在比較平靜的深海世界完成這一切,最終就看這顆紅石能發揮什麼作用了。

桌子上方同時投影出他們談到的每個時空的影像。

緊接著影像換成了像棋盤一樣的方格圖,圖上有數個發光的十字架,坦克說那些標記是他們所知道的墓人據點,在圖上移動的黃色圓點就是這輛車,可看出一行人已經十分接近其中一個據點了。

 

緹密絲透過窗戶,看到前方不遠處冒出陣陣的黑煙,不安的向里查問道:「你說從昨天開始時空出現錯亂……」

里查看著她,點了點頭。

緹密絲接著說:「那也就表示那些詭異的時空裂痕和泰坦可能不只是出現在我們居住的地方。」

里查聽到這裡也明白緹密絲所擔憂的事情,看著那陣黑煙,緩緩說道:「這裡很可能也受到了攻擊。」

很快的銀桶就到了圖上所標示的墓人聚集地,這輛高科技的圓桶車也立即發出里查等人看不到的偵測波對周遭的環境進行掃描,掃描的結果同步投影在會議桌的上方,坦克一邊看著一邊說道這附近的時空波動有些不尋常,好像被凍結住了一樣,也沒有發現任何的生命跡象,但看著銀幕上的光點仍然在閃爍,表示有銀人在這裡,可是不論坦克如何聯繫就是無法取得對方的回應。

坦克說他需要親自下去一趟以了解駐守在此地的銀人狀況,艙門打開後,眾人只見到一大片灰燼,連黃土都被燒到焦黑,坦克吩咐大家待在車上,大夥緊靠著窗戶往外看,只見坦克前進的同時眼前不斷發出一道道四方形的淺藍色光牆,同時間桌上的影像切換成坦克所看到的畫面,如同可以透視物體一樣,直接顯示出障礙物後方的東西,最後坦克在一堆灰燼中發現了一塊黃色的小晶片,之後坦克就停止發出那藍色的光線並將那塊晶片放在手掌上,掌中央便凹陷出一個大小剛好可容納晶片的凹槽,讀取裡面的資料,透過同步投影螢幕,大家都看到了昨晚發生在這裡的事情。

原本這塊墓人基地,由木材、石灰和鋼鐵搭建而成,充滿了各族群的放逐者,大夥在夜裡正開心喝著由瓦思坦族的伊甸和赤腳族的食物釀成的酒,維京人看起來比模擬室裡的還要高大,渾身都是粗壯的肌肉,黑色的頭髮和蓬鬆的鬍子糾纏在一起,笑起來的時候,露出一顆顆尖銳的大牙齒;赤腳族的人上半身和瓦思坦族沒什麼不同,但是下半身卻有著比維京人更粗、更長的腿,使他們站起來的時候,比維京人還要高上半個頭,他們喜歡留長頭髮來遮住上半身,赤腳族的人不論男女都不愛穿上衣,銀人只是隨意的站著,從臉上的投影出螢幕和音樂,這場景就像休憩場一樣,只是這裡聚集了各個種族。

突然間,一個巨大的黑色裂痕出現,將周圍的人瞬間吸了進去,隨後數隻泰坦從中爬出,更糟糕的是,不光是一個空間裂痕,幾乎同時間,基地的四周都出現了大小不一的裂痕,而且從裡面爬出來的怪物也不光是泰坦,還有和泰坦一樣巨大、危險的恐龍與各式各樣的昆蟲,這些怪物隨機的出現,攻擊所有在活動的生物,銀人雖然配備了高科技的武器,但一時間也無法應付這麼多的怪獸,上一秒還充滿笑聲、希望、熱情和生命力的地方,一瞬間變成了血肉橫飛的殺戮戰場,怪物的吼叫聲中夾雜著人們淒厲的慘叫,那些怪物吃食人類,也互相攻擊,其他沒在第一時間死亡的人,紛紛拿起武器,聚集到銀人的身邊,一同對抗接近的怪物,他們的人數不斷的再減少,怪物仍不斷的從裂縫中爬出。

就在這時候,畫面開始上下劇烈的震動,而且愈來愈模糊,只見一道刺眼的白光從他們的上方照下,被白光照射到的黑色裂痕開始扭曲變形,然後整個空間都開始扭曲變形,在這空間內的怪物、人類、物體就像受到什麼無形的力量拉扯一般,身體逐漸出現分離的狀況,像是龜裂的油畫、斑駁的油漆,被分解成細小的粒子,消散於空中,只見畫面中的銀人,將手伸入了胸膛,接著就是一陣巨大的爆炸,影像就停止了。

在坦克讀取完銀人留下的晶片後,原本螢幕上標示的墓人據點也全部不見了。

坦克在原地站了良久,會議桌上方的投影畫面變成了一大堆的數據,等到數據消失後,坦克才恢復行動,回到銀桶上,坦克和眾人說剛剛他和基地分析出這塊的晶片結果,在最後的時候,那銀人急速壓縮自身的能源釋放出大量的能量,平衡了這塊原本要被分解的空間,甚至將時間也短暫的凍結起來,以保留這個訊息,直到剛剛,這個訊息被釋放的同時,我們知道的所有墓人據點也和這裡一樣被摧毀了。

 

里查聽到這消息頓時失望的將臉埋在雙手間,加上剛剛那段影像,這次不光是里查,而是每一個人都露出了難過的表情。

沉默了好一會,巴德首先耐不住地問道:「等等,這是不是表示所有的墓人都消失了?他們全部都死了?」

坦克回答:「也並非如此,墓人隨意的聚集在各地,銀幕上標示的只是有我們同伴駐紮的地方。」

薇拉接著問道:「也就是說,可能還有些墓人的聚集地是你們不知道的,那我們該怎樣找到那些地方?」

柯林失落的說道:「你也看到剛剛那畫面了,有銀人保護的地方都變成這樣了,何況是那些沒有銀人駐守的地方。」

安想了一會說道:「我們會什麼不能直接到維京人和赤腳族的基地徵求他們加入?」

坦克回答:「那沒有任何的作用,不瞞你們,我們也曾經做過這樣的實驗,以提供武器為代價交換對方的族人,但那些被交換的人對於時空一點感應都沒有,具體原因是什麼我們以無法得知。」

里查此時抬起頭接著坦克的話說道:「也許這和個人的意願有很大的關係,雖然我還不夠了解其中的奧妙,但那幾次銀人和其他兩個族群交換族人的行動,銀人都有提供完整的過程給我們研究,當時我們一致認為要能跨越時空有很大的部分和個人意願有關,那是無法用科技衡量的東西,可能是一種想法、一種信念,這也是我們要找到這些墓人的原因。」

查克說道:「我比較想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

眾人不約而同的又將眼神放到的里查身上,里查端詳著手中的紅石,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著什麼,過了一會才回過神來,對著坦克說道:「你們還找的出其他墓人的聚集地嗎?」

坦克說:「資料庫中還有一些已經放棄駐守的地點。」

說話的同時,桌上又投影出立體的地圖,但圖上的標示從黃色的十字架換成了黑色十字架。

坦克用手指著那些黑色的標示點:「這些地點是從我們有駐守的地方聽人們講述來的,因為沒有任何的證據,所以我們只有做記錄,並沒派人前往查看。」

里查說:「我想現在就是前往查看的時候了,坦克由你來計算前往這些據點最快的路線,出發吧。」

銀桶開始移動,朝著其中最近的一個黑色標示點前進,坦克告訴大家至少還需要幾個小時才會抵達,大夥就各自散去了,巴德等人回到起居室,查克則去照顧他的小農場。

 

 

8.

緹密絲一人來到了車頭凸出的部分,那也是坦克休息的地方,看到坦克手中正握著那一枚金黃色小晶片,眼前不斷重播著那銀人自爆的畫面。

坦克注意到了緹密絲,便說道:「我們正在研究是什麼原因讓一個空間出現這樣的震動,又為什麼我們所釋放的能量可阻止這空間的崩塌並短暫的將時間給凍結。」

緹密絲突兀的問道:「他也和你一樣有名字嗎?那個銀人?」

坦克似乎在計算該如何回答,也停止了撥放眼前的畫面,然後面對緹密絲說道:「不,他沒有名字,我們是一體的。」

緹密絲說:「這幾天我才知道原來你們一直在暗中保護著我們。」

坦克說:「我們被設計出來的目的原本就是為了保護人類。」

緹密絲說:「你們全部都一樣嗎?」

坦克回道:「我們的資訊都是相通的,但我們也都有獨立的意識,可以進行不同的思考。」

緹密絲不捨的說道:「很遺憾昨晚你失去了這麼多的同伴,你會感到傷心嗎?」

坦克像在解釋名詞般說:「傷心是受到某種事物、環境、言語觸發讓人感到沮喪、失望的情緒起伏。」

緹密絲問道:「那你會有這種感覺嗎?」

坦克這次過了好久才回答:「沒有,我只是在分析資料。」

緹密絲也沒再說話,就坐在坦克的身邊看著銀桶行駛。

突然間他們看到一個赤腳族快速地在黃土中奔跑,後方緊追的是一個巨大無比的螳螂,坦克立即發出警報並變更銀桶的行進方向,使它快速的朝那螳螂撞去,螳螂看到幾乎和他身體一樣巨大的物體快速地朝自己衝來,本能的想拍動翅膀飛起,但還沒完全起飛時就被銀桶給撞上。

「碰!」的一聲巨響,螳螂的下半截被壓在銀桶下,透過窗戶向外看去,還可見到牠三角型巨大的頭上,鑲著兩顆宛如綠寶石的眼珠,像鐮刀般的前腿仍不斷的刮著銀桶,眾人甚至可清楚的看到牠前腳上一根根尖銳的倒鉤,還有那像異形一樣恐怖的嘴巴,仍不斷的向外張開,從裡面伸出許多細小如刀片般的口器,不由都感到背脊發毛。

坦克打開艙門,走了下去,從他掌心發出一道光束,將螳螂的眼珠貫穿、融化,並將牠前腳用雷射光切斷拋到一旁,那螳螂仍掙扎了好一陣子才徹底死去。

 

原本在逃命的赤腳族,看到追捕她的螳螂倒下,也終於乏力地撲倒在沙地上。

坦克將她抱回來放在醫療室,醫療室的上方原本平坦的天花板伸出了電子手臂,掃描躺在病床上的那名赤腳族。

除了坦克在醫療室內,眾人也都湊到外面隔著窗戶瞧著,這是他們第一次真正看到赤腳族,而且還是名女性,她的上半身和五官都與瓦斯坦族的女性沒什麼不同,只是皮膚偏黃,髮長及腰,沒穿上衣,胸部裸露了出來,但下半身很長,幾乎是上半身的兩倍,雖然隔著外衣仍看得出來腿部肌肉十分發達。

 

過了一會,坦克出了醫療室和大家說這名赤腳族只是奔跑過久虛脫乏力而已,休息一會就好了,已經替她注射由伊甸煉製的酒和水分,推測她可能是某個受到攻擊的墓人基地倖存者。

過了整整一天,躺在病床上的赤腳族才醒過來,想要下床,坦克再確認過她身體沒有大礙後便扶著她來到圓桌上,她嚷嚷著肚子餓,查克便將伊甸的果實拿給她吃,只見她狼吞虎嚥的將兩人份的食物一下就吃完了,一邊吃還一邊問這輛車是什麼東西?為什麼瓦思坦人會和銀人聚在一起?喝下了大量的水後,又要查克再拿兩人份的食物給她,好一會她將桌上的食物一掃而空後才感到滿足,看著眾人。

里查請她先穿上衣服,她原本不樂意,還故意將頭髮撥開,露出堅挺的胸部,表現出誘惑的姿態,此時她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和剛剛飢餓虛弱的模樣截然不同,全身散發出一種男性無法拒絕的魅力,巴德、柯林、尼克甚至是查克的眼睛都像著了迷般看著她,只有里查沒反應的推了推眼鏡說道:「我不曉得赤腳族的女性還有使人產生性慾的能力。」

接著就將衣服拋給她,遮住了她的臉,她也感覺到里查在這團體中的地位似乎比較高,只好不樂意地將衣服穿上,巴德等人也才從她的媚術中恢復過來。

等她穿好衣服後,里查便開始詢問她為什麼會一個人在沙漠中奔跑?為什麼會有巨大的昆蟲追捕她?她沒回答這些問題,倒是先反問起里查怎麼對她剛剛的行為一點反應都沒有?好像很在意這件事。

里查說道:「我都已經好幾百歲了,怎麼還會對妳有任何感覺呢。」

聽完里查的解釋她才釋懷,戲謔的笑道:「原來是個老傢伙,難怪沒反應。」

接著她才說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前一陣子她跟著夥伴來到西北方一處墓人的根據地,大夥才決定隔日要展開遠征到異世界去,當天夜裡突然就出現了無數的恐龍和昆蟲攻擊他們,那時她正準備替自己插上一個墓碑,但附近都沒有她中意的木材,她便獨自走到稍遠的一片叢林中找材料,等她要回去的時候,就看到夥伴們正被怪物補食,有些人被巨大蜘蛛射出的絲線裹成一團白色的人球,有些人被像人一般大小的恐龍叼在口中,痛苦的哀嚎聲不絕於耳,我嚇了一跳,手中的木材掉落,就被那隻該死的螳螂發現,然後那怪物就一直追著我跑了七天七夜,直到剛剛你們出現幹掉那噁心的生物。」

聽完後里查繼續問道:「在你們的那個據點沒有銀人嗎?」

她回道:「沒有。」

坦克秀出地圖上黑色的點,請她分辨出那個據點的位置,她看了一會,一開始指向其中一個標示點,但仔細一看又覺得不是,在放大影像後,她先確認了她去過的森林,才正確指出據點,那是在黑色標示點東南方幾公里外的地區。

里查好像想到了什麼事情說道:「妳說那天妳看到的怪物都是恐龍和昆蟲?」

她回答:「對啊,難道這些還不夠可怕嗎?」

里查接著問道:「沒有泰坦?」

她搖搖頭回答沒有。

里查繼續問道:「你們的夥伴中除了赤腳人外只有維京人嗎?」

她感到有點詫異的回道:「你怎麼知道的?」

里查轉頭對著坦克說:「看來我們的推論是對的,赤腳族的人果然對於昆蟲的時空有獨特的感應。」

她有點生氣的說道:「嘿!可以不要一直赤腳族、赤腳人這樣叫我好嗎?我也是有名字的。」

里查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的回:「抱歉,我們太關心在這旅程上了,都忽略了這層禮貌。」

她說道:「我叫席茉,你剛說的旅程又是怎麼一回事?」

里查便和她從頭講述了一次這世界即將到來的末日,自己的族人和銀人們想挽救這樣的結局,和紅石的出現與需要跨越時空收集能量等事情。

席茉聽完後說:「所以你希望我加入你們?」

里查點頭說道:「你本來不就是要去墓人的遠征隊嗎?和我們一起又有什麼差別?」

席茉聽完後,不在意的說:「也是,如果你說的話是真的,待在哪都一樣和你們在一起搞不好還能活久一點。」

里查接著說:「但我們還缺少一個維京人,妳有聽其他人提到過維京人的據點嗎?」

席茉想了一會說:「有,曾聽維京族的人提起過有一個維京人跨過恐龍的世界又活著回來。」

眾人不敢相信說道:「不可能啊!從沒聽說有人能穿越時空後還活著回來的。」

席茉說:「所以說那是個傳說啊,畢竟也沒人可以證實,聽說他現在還生活在最靠近邊界北方的據點,很多從維京族放逐的人都會前往那裡。」

說著席茉想站起來指著那個立體的地圖,但才站到一半就頂到了車頂,索性就坐在桌子上,指著地圖上最北方的黑色十字架,那位置非常接近這世界的「邊界」說道:「依據他們的描述應該在這附近。」

坦克立即設定移動銀桶的方向,並將沿途所有標示的黑色十字點納入行經路線。

在車上,坦克和其他人一樣對席茉都感到好奇,因為赤腳族的聚點是銀人一直都無法掌握的,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如何躲避銀人的偵測,他們的身體機能,甚至是他們的食物都是未知數。

坦克指著席茉那粗壯的腿問道:「在一開始幫妳治療時,我偵測到妳的下半身有強大的放射能量,有點類似輻射但又不太一樣,如果妳不介意我想再仔細研究一下。」

席茉說:「研究一下什麼?」

里查說:「我們想多了解一點你們赤腳族,你們都靠什麼食物過活?如何生存?又是如何繁殖?有沒有什麼社會習俗等,對了你們也和我們一樣居住在地面下,那你們的城市裡面有哪些東西……」

里查眼鏡後的眼神透露出一股對於未知事物的渴望,把自己所想到的問題滔滔不決地說了出來。

席茉看了一下周圍的人,大家也都對她投以好奇的眼神。

席茉被這樣的氣氛搞得不太舒服,生氣的說道:「我怎麼有一種被當成怪物在看的感覺。」

坦克此時正打算伸出手上的探測器去觸碰席茉的大腿,被席茉用力的撥開。

席茉想了一會,了解自己如果不回答這群人的疑問的話,之後還會沒完沒了,尤其是身旁的這個銀人,搞不好還會在自己身上做什麼奇怪實驗。

席茉聳了聳肩,無可奈何的說道:「好吧,我的命既然你們救的,之後還要一起遠征,為了避免你們繼續用這種眼神看我,來吧,你們想問什麼?」

坦克先問道:「為什麼你腿部會釋放出強大的放射性能量?」

席茉解釋道:「聽族裡的老人說,許久之前,我們的身體和你們差不多,在第三次世界大戰時,每個人都在躲避到處掠劫的士兵,而我們的祖先在逃命時發現一個完全沒有人煙的荒廢都市,那裡的房屋、街道甚至是商店都沒有損壞,但士兵不知為什麼都不敢接近這個區域,我們的祖先就在這裡住了下來,一代一代後,身體開始出現突變,最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許多年後我們才知道原來那地方曾經發生過氫反應爐爆炸事故,整座都市存在極高的輻射量,所以那些士兵才不敢接近。」

席茉這時把褲子捲起來,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席茉的腿像少女一樣白嫩、光滑和纖細,名符其實是一雙「修長」的美腿。

席茉接著說:「我們可隨意的控制腿部的肌肉,可以讓它像現在這樣比嬰兒的皮膚更柔軟,也可以像鋼鐵般堅硬,比獵豹更敏捷,這對我們來說就像控制臉上的肌肉,表達喜怒哀樂一樣簡單。」

接著她將褲子放了下來,腿部的肌肉又暴漲起來,將褲子撐得緊繃,繼續說道:「但還是這樣最自然,至於銀人為什麼偵測不到我們的城市,這我就不知道了。」

里查接著問道:「那你們的社會裡什麼階級區分嗎?像我們瓦思坦族有戰士、農夫、科學家、祭司等,你們呢?」

席茉說:「沒有,大家都做一樣的事情,每個人都一樣,老的沒力的就做少一點,年輕健壯的就多做一點。」

換巴德問道:「那你們用什麼方式和那些怪物戰鬥?」

席茉突然大笑著說道:「和那些可怕的蟲子戰鬥,你腦袋沒壞吧?」

巴德奇怪的說:「怎麼……你們不戰鬥嗎?」

席茉說:「沒有人會想和那些蟲子戰鬥,那些蟲子要是出現我們當然是跑啊。」

里查問道:「跑?那你們的城市和食物怎麼辦?」

席茉說:「這沒問題,阿圖姆非常好種而且繁殖非常的快,產出的果實比你們的伊甸還豐富。」

說著席茉從口袋裡拿出一顆像彈珠一樣的黑色東西,說道:「剛吃了你們這麼多食物,就拿這個當作回報吧。」

說著就走到土盆,將那黑色的東西埋入,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長出了色彩鮮艷的果實,她摘了下來分給眾人,自己也吃了一個,大夥吃下去,覺得味道好極了,像是釀在美酒裡的伊甸果實,查克尤其稱讚不已。

席茉又坐回位子上說道:「這樣夠了嗎?不需要絮絮叨叨的把所有生活上的事情都講一遍吧。」

儘管席茉一一回答了眾人的疑問,但大家對席茉的好奇度依然不減,不斷的找話題和她聊天,席茉的個性很大方、爽朗,巴德笑著說從她不穿上衣就可以得知這一點,真的是「非常大方」,席茉對於男性自然會散發一種媚術吸引他們,像柯林就整個被席茉迷住了,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說,就這樣癡癡的望著她,席茉笑,他也跟著笑,席茉皺眉,他也跟著苦惱。

沿途經過幾個黑色的標示點不是空無一物,就是只剩荒廢的簡陋棚子,但從棚子旁少數的墓碑顯示,的確曾有墓人在此聚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