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6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6

6.

緹密絲回想那一晚的情形:

那一夜,地面上持續傳出泰坦的吼叫聲一整夜都沒停過,牠們那巨大的身軀每一次行走就震的屋頂泥屑掉落,所幸銀人替我們守護洞口,我們的族人才沒有再度犧牲。

聖殿的門也沒有關閉,可能是因為這秘密已經公開了,就不需要在遮掩了,爸媽帶著我跟巴德走進去,媽媽握著我的手,握的好緊,他們帶著我在聖殿內到處參觀,裡面有許多冒著煙的大鍋子,鍋子的下方用原始的方式加熱著,燒木柴、煤炭甚至還有一根根白色看起來像是骨頭的東西,在鍋子上方還飄浮著各種顏色鮮豔的花草。

還有許多看都沒看過的機械,只要按幾個按鈕,那些機械就會自己動起來,它們可以精準的拿起細到像火柴的東西,也可以抬起重達數斤的鐵櫃,有些導管還會噴出白色刺眼的光束,可以把鐵片當成奶油一樣切開,媽媽跟我說那個東西叫做雷射。

裡面其實還有很多新奇的玩意,要是平常的話,哪怕是偷瞄一眼,都會讓我開心不已,但現在我卻沒有這種感覺。

反而注意到里查和銀人們圍著那顆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紅色石頭議論著,大祭司里查現在和我們好像也沒什麼不同,之前的他看起來好有距離感,只見他不斷翻閱著泛黃的古書和銀人們討論著,銀人則是打開他的金屬外殼,從大約是胸膛的位置,伸出一塊機械盒將紅石裝入體內,過了好一會,才從銀人臉上投射出紅石的透視圖,他們每個人的外表、動作和講話的聲音都一模一樣,好像根本就是一體的。

從那個透明的景象看來,紅石就好像是個瓶子,目前只有在它的最底部有東西,那東西有點像液體,也有點像是煙霧,不管紅石怎麼晃動,那東西就只會在底層的位置流動。

里查看到我們便招手叫我們過去,和我們說話的同時一邊用手指著古書上的文字,但他可能忘記了,他說過那些奇怪的文字和符號只有他才看的懂,他和我們解釋說根據古書的記載,現在這顆紅石底部的東西就是我們這個世界的能量,等吸納完其他世界的能量這顆紅石才能算是完整。

我好奇的問他,完整的紅石能又怎麼樣?

他說完整的紅石,據有穿越任何維度的能力,可以控制時間,讓我們任意的回到過去和未來。

後來他又說什麼黑洞、白洞的事情,我聽不太懂,他可能也注意到了我一臉茫然的樣子,就沒有多說下去,在我們離開前,里查拿了一大筆錢給我,叫爸媽帶我們去休憩場好好的吃喝一番,帳都算在他身上。

我不禁覺得好笑,一是看到他拿著泛黃的古書和有著最先進科技的銀人討論的樣子,另一方面是想到他明天就要離開這了,要是錢真的不夠,查克要去哪找他收錢呢?

之後我們去了農場,裡面的人看到我,就把最肥美的果實送給了我們,經過訓練場時,巴德嘟嘟囔囔的說道,平日最常模擬的敵人就是維京人,沒想到居然要和他們一起同行,也抱怨著為什麼只有維京人可以穿越邊界到恐龍的世界,說不定他也可以,不需要他們。

聽他一直絮絮叨叨的,讓我覺得很煩躁便回他,要遠征的是我又不是他,我都沒抱怨了他有什麼資格抱怨講話,巴德就突然住口了,停下腳步看著我,他臉上的表情很奇怪,看到他這樣子,我感到對剛才脫口而出的話有些抱歉,當我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巴德轉身就跑走了,我想追上去叫住他,爸爸搭著我的肩阻止了我說:「就讓他去吧。」

之後我們來到了休憩場,今天放著音樂讓人感覺有點憂傷,查克說這是一種叫做爵士的音樂,是由當時在社會底層生活的人所創作出來,歌曲中透露著憂鬱,將他們於現實中無法實現的夢想透過音樂來表達,這情境還滿符合我們現在的狀況,查克沒收我們的錢,拿了桶酒給我們,叫我們盡情的喝。

 

剛坐下沒多久,一路上沒什麼說話的爸爸不知道怎麼了,突然把我抱了起來,抱的好緊好緊,然後哭了出來,摸著我的臉,不斷親吻我的額頭和臉頰,他臉上的淚水都流到他嘴上了,也沾到了我的臉上,媽媽也忍不住低下頭用黑袍擦著眼淚。

透過爸的身後,我看到安一個人拿著酒杯靠著牆,我想到安曾說過她的父母在她小時候就去世了,她沒有其他親人,但她對我和薇拉來說就好像是姐姐一樣親近,我小聲地說看到安在那邊,爸才放開了我,叫媽媽去把安請來和我們一起坐。

不知道為什麼,我和安這兩個當事人的情緒好像都沒有特別激動,甚至是異常的平靜,事後想想可能是我們一時間都還沒反應過來吧。

媽媽讓安坐在她旁邊,我看到媽的手緊緊地握著安,雖然試圖保持冷靜,但說話的聲音聽起來還是微微顫抖,沒過多久又忍不住低下頭哽咽了起來。

我和安則是相互看著,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一直到了深夜回到了住所,躺到床上,我想天花板震動的這麼厲害,泰坦怒吼的聲音一刻都沒間歇,應該也沒人睡得著吧,我便從床上下來,跟媽媽說我想要安來家裡陪著我。

那晚我們就這樣互相聊著,媽的手整晚都緊緊牽著我和安,爸則是說著說著又哭了起來,一會又把我抱了起來,巴德則是整晚都沒看到人,不知道跑去哪了?不會是還在生我的氣吧?

一直到薇拉來敲門,通知我們天亮了,該出發了,爸就像觸電了一樣,頓時失去了講話的能力,全身像僵住了一般,媽媽則是默默的跟在我們後面。

在地道口前,全部的族人都來了,里查和銀人也在等待我們了,還有穿著戰士裝拿著盾牌和武器的巴德、柯林、薇拉、尼克與帶著一袋麻布包的查克。

這情形把我搞糊塗了,爸媽看到巴德的裝扮居然沒感到吃驚,難道他們早就預料到了?

里查笑著對大家說:「比起留在這裡的你們來說,我們是很幸運的一群人,即使我們都不知道未來會面對什麼事情,但我們還有機會多看一眼這世界其他的地方。」

我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一種複雜的情緒,他是打從心裡這麼想的,還是試圖安慰大家呢?我不知道。

里查接著對爸媽說:「托爾、喬安娜,你們的子女都很勇敢,我真的為你們感到驕傲。」

然後里查說昨天夜裡,巴德和柯林,把薇拉、尼克和查克都找來了,說服里查同意他們加入遠征隊,讓他們能夠保護我和安,里查和他們說銀人會和我們一同前往,有他們在足夠保護我們的安全,但巴德說銀人畢竟不是人類,機器難免都有故障的時候,最後我們能依賴的還是自己,是人類。

而一個足夠抵禦泰坦的方陣至少也需要六員戰士,也就是他們四個人加上安和緹密絲,里查仔細考慮過他們說的話,同意了,查克則是最優秀的農夫,他的加入可確保我們有充足的食物。

里查最後叮嚀大家好好呆在地城內,上面和地城裡都會有銀人保護著族人的安全,現在時空的能量已經完全錯亂了,地城內也可能會出現空間裂痕並從中竄出泰坦,但銀人會幫我們監測這一切。

最後里查又覆誦了一便大家都熟悉的禱告詞:「讓我們為犧牲的勇士們禱告,感謝他們所付出的一切,因為他們勇敢的挺身面對危險,守護了部族,守護了我們,我們永遠記得。」

族人們都一起大聲附和著:「我們永遠記得。」

之後他就轉身和銀人們先走上了地道。

其他人和各自熟識的親友告別後,在進入地道前,查克又跟在成年禮訓練時一樣,讓我們一個一個走到族人的面前,大聲說出自己的名字,等我們一個個叫出自己的名字後,便頭也不回的轉身走進地道,在幽暗的地道內,我的情緒開關好像才被開啟了,我聽到爸爸在後方叫著我的名字,並囑咐著巴德好好照顧我,他們的聲音愈來愈細微了直到我再也聽不到了,我無可控制的一路走一路哭泣,有一段時間,我幾乎是跪在地道內,安和薇拉在我身旁安慰著我,薇拉說著說著自己也哭了起來,最後變成安在安慰我們兩個。

最後我們終於稍微堅強了一些,薇拉帶頭唱著那首《綠皮蛙爬樹洞》兒歌試圖讓氣氛開心一些,但她一邊唱一邊哭,讓這首歌聽起來變得好悲傷,我和安在後頭也很捧場的跟著吟唱,有那麼一瞬間,我彷彿回到了八歲的時候,直到爬出了洞口,看到刺眼的陽光,我才又被拉回到殘酷的現實。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