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4~5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4~5

4.

那天的夜晚好像特別的漆黑,仰望天空,雖然萬里無雲但看不到一顆星星,月亮也似乎比平常更大更圓。

黑色的空間裂痕無聲無息地出現在碉堡四周,負責守衛的人,一直等到巨大的泰坦從裂縫中爬出時才發現,五隻飢餓的泰坦從四面八方的朝碉堡奔來,他們奔跑時四隻著地,一看到碉堡上的守衛,便興奮的吼叫,粗壯的後腳一蹬,居然跳到了城牆上,一口就將還沒反應過來的守衛吃下去,其他的泰坦則是像熊一樣,站立起來,或捶、或抱、或直接以那堅硬的身體衝撞,破壞碉堡,很快的就把城牆給摧毀了。

正當泰坦在肆意破壞的時候,數輛圓筒狀的物體在月光下反射出銀色的光芒朝著碉堡快速駛來,並發出刺眼的光束,泰坦被這行動中的物體吸引了,都停下活動轉頭盯著那陌生的東西。

隨著那些奇怪的東西愈來愈靠近碉堡,其中一隻站在城樓上的泰坦,便從空中跳下,那巨大的陰影就像一大片烏雲一樣,看樣子可以直接把那些銀色圓筒壓扁,就在泰坦還在半空中張牙舞爪的時候,一道純白刺眼的光束從那圓筒的上方急射而出,那道光束直接穿越了泰坦,泰坦痛苦的哀嚎了一聲,當牠掉落到地上時,就一動也不動,看起來是死了。

其餘的泰坦聽見同類的吼叫,也一同奔來,但目標卻不是那些銀色圓筒,反而是倒在地下的泰坦,只見其他泰坦,狼吞虎嚥的將同類給分食了,後來又有數道和剛剛一樣的光束從銀車裡發出,將剩餘的泰坦給殲滅。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倖存的瓦思坦族守衛一時間還反應不過來,一直到銀車開到了倒塌的碉堡前,像圓筒的金屬體從中間打開了一道門,數個銀人從車裡走下,負責守衛的小隊長才立刻派人下地道通知大祭司,自己則是和其他人擋在地道的入口,即使他們知道這麼做面對能一瞬間殲滅五隻泰坦的銀人一點用也沒有,但守衛族人的勇氣,支持他們不退縮半步。

銀人走到了這群守衛的面前,每個銀人看起來都一模一樣,他們身體像是人,有軀幹有四肢,還有手指與腳趾,但沒有五官,在他們的臉上相當於人類眼睛的部位,有一條黑色的螢幕環繞,在黑色銀幕的中央有一道細細的紅線,當他們說話的時候,紅線就會呈現波動,像病房裡偵測心跳的儀器一樣,這些銀人們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就這樣站著,像在等待什麼。

與此同時,一級警戒聲已經響遍了地城的每個角落,戰士們紛紛拿起來了盾牌與武器,在地道的入口集結完畢,族人們也陸續聚集到聖殿等待大祭司的指示。

沒多久,聖殿的內門被推開,大祭司率領著其他祭司匆匆忙忙地跑出,而且滿臉興奮的神色,並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

當他們跑到地道時,看到戰士們在那裡集結,便叫他們都站到兩旁讓出空間,跟著就跑上了地道,頭才剛露出洞口,就對著那群銀人一邊喘氣一邊說道:「成了,成了,我們鍊出來。」

其中一個銀人用毫無聲調的僵硬聲音回道:「里查,我們也偵測到了時空波動開始循環了。」

一旁的守衛聽到銀人們叫著大祭司的名字,而大祭司和銀人的交談好像彼此一直在合作什麼事情一樣,都感到莫名其妙。

銀人接著說:「雖然之前數次的遠征都以失敗告終,但也不是毫無價值,正是透過這些資料,我們才能推算到這次的時空交錯,而這也是這世界的最後一次循環,如果這次不能成功的話,我們的世界將會毀滅,你、我與生活在這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將消失。」

大祭司里查深深嘆了口氣後,說道:「這一天還是到了,還請你們留下幾位幫我們防守洞口,其他的隨我到聖殿和大家說明這件事吧。」

然後大祭司們便領著銀人穿越地道,戰士群,訓練場,一直來到了聖殿內部,聖殿裡聚集的人們見到這種情況,都覺得非常奇怪,第一是聖殿內部一直是瓦思坦族最神秘的地方,而大祭司居然就這樣帶著銀人大大方方的走進裡面,第二是祭司們看起來好像都很興奮,而且對於銀人一點也不陌生,但因為銀人從沒有傷害瓦斯坦人的記錄,因此居民們雖然覺得怪異,但沒有到恐慌的程度。

而此刻聖殿的門也沒有關閉,從外面看進去,聖殿內部乾淨整齊,擺放了許多高科技器材,同時還有數個外觀老舊的大缸爐,有些大缸爐上沒有蓋子,底下正用木材與煤礦烤著,爐口還不時冒出色彩鮮艷的霧氣。

 

里查帶著銀人來到聖殿底部,那裡擺放了一整排的電腦、實驗箱和鑲在玻璃板內像展示品一樣泛黃的古書,只見他從其中一個實驗箱裡拿出了顆雞蛋大小的紅棕色石頭,試圖用冷靜的語氣說:「就是這個了。」但他的手指仍止不住興奮的顫抖。

銀人說道:「就在剛剛完成的嗎?」

里查點頭回道:「沒錯,就在剛剛。」

銀人說:「象徵著重新開始也象徵著結束,那些異常的時空能量必定也是因為這樣才出現。」

里查緊接著問道:「我們還有多少時間?」

銀人說:「不知道,因為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沒有歷史資料我們無法做計算。」

里查又接著問道:「那你們有找到合適的人選了嗎?」

銀人說:「是的,我們找到了。」

說完後,銀人們便抬起頭,他們臉上那條黑色的銀幕瞬間變成了白色,並從中射出光芒,那道光在半空中形成一道螢幕,螢幕上的畫面是每個小孩參加成年禮時所看到的幻覺和反應,只見半空中無數的投影畫面快速切換,大部分小孩看到的幻象都是維京人和泰坦之類的怪物,之後畫面便一半停留在緹密絲,一半停留在安身上,她們兩人所看到的畫面和其他人都不一樣,是在真實的世界中的其他的時空。

就在此時緹密絲的母親喬安娜忍不住掩面哭了起來,埋身在丈夫托爾的懷裡。

里查安慰道:「喬安娜,我們和這個世界的命運都和妳的女兒繫在一起,放心吧,我也會一同前去的。」

接著里查小心翼翼的拿起了紅石,對大家說道:「走吧,我們沒有時間感傷了,這是唯一的也是最後的機會。」

並轉頭對銀人說:「這次你們仍會幫助我們吧。」

所有的銀人一起發出單調的聲音說道:「我們一直都是如此。」

 

 

5.

當里查轉身走向殿外的廣場時,祭司和銀人們全部跟在他身後,此時半圓型的廣場上已經擠滿了人,不安與疑惑的情緒充斥在整個大殿,有的人和身邊的人低聲議論著,有的人焦慮的一會站起,一會又坐下,想看清楚聖殿內部發生的事情,一看到里查等人出來,所有人的目光就立刻停留在里查身上,就在要走出殿外之際,里查停下了腳步遲疑許久,似乎在思考著該如何和族人說明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之後對著身旁的人嘆了口氣說道:「這可是一段好長好長的故事。」

跟著就走到了廣場中央,人群也迅速安靜下來。

里查對著眾人說道:「我知道就在剛剛,我們一瞬間失去了數個英勇的夥伴,因為他們勇敢的挺身面對危險,守護了部族,守護了我們,我們永遠記得。」

台下眾人和以往一樣附和著:「我們永遠記得。」

里查接著說:「但這次的情況非常不一樣,這個世界即將要毀滅,而我們很可能從此消失。」

眾人聽到後又紛紛不安的騷動起來。

其他祭司們舉起雙手示意大家保持冷靜。

里查等大家稍微安靜後繼續說道:「這是一段很長很長的故事,有一部分是你們熟悉的,但大部分是你們沒聽過的,我儘量試著長話短說。」

接著里查向身旁的銀人點點頭,一道投影的光牆立刻從銀人的臉上射出。

那畫面和每年大家聚集在聖殿時所看到的一模一樣,講述第三次世界大戰發生的前後,一直到現在這個時空扭曲的世界,旁白依舊是那哀傷的女聲。

里查等畫面結束後說道:「這由扭曲時空所組成的世界,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這恐怖的平衡終有一日會自我瓦解,可能是其中一個時空暴漲吞噬了其他的世界,又或是巨大的黑洞出現將我們整個世界吸入,其實那些黑色的空間裂痕,就是一種微型黑洞,我們現在的處境用更簡單的幾個字來形容就是世界末日。」

台下的眾人一聽到世界末日這幾個字時,都先是一呆,年輕的一輩的很快坐不住互相問道該怎麼辦?年長的一輩眼神中也透露出絕望。

里查大聲的說:「但是……」試圖壓過台下那些議論聲,很快的台下又安靜了下來。

里查接著說道:「但是我們還有最後的機會,這也就是我們,祭司們一直在努力的事情,一切都是為了它。」

說著舉起了那顆雞蛋大小的紅色石頭。

里查說:「這顆紅石,就是扭轉世界末日的關鍵,這顆原本只存在於傳奇煉金師尼古拉斯‧佛梅拉所遺留古書上的紅石,是我成為大祭司的原因,因為我就是他的後裔,也只有我能解讀尼古拉斯書上的符號,這段故事還得從中世紀開始說起。

煉金術是最古老、最原始的科學,我們從中發現了隱含在大自然的規律和神奇,物質的融合、形成與變化,現在我們所熟知的萬有引力、光和運動定律都是牛頓在研究鍊金術的思想精華。

煉金的過程分為黑化、白化與紅化三個階段。

最早的黑石,由牛頓根據我祖先所留下的殘卷鍊成,黑石可以投射出另一個時空的影像,那是一個存在於與我們三維世界外的空間,它可以讓人看到包含時間維度的世界,裡面記載了過去、現在和未來,黑化的階段在鍊金術中代表著毀滅、象徵死亡。

白石也是由牛頓在晚期鍊成的,白化階段象徵重生與治療,可以修復黑石所造成的改變,讓一切恢復原狀。

紅化則是最後的一個階段,根據記載它具有穿越時空的能量,並開啟時光隧道,在那裡,時間就和道路一樣,可以前進也可以後退,幾個世紀以來,除了在我的祖先尼古拉斯的書上有記載外,沒有人成功鍊出過紅石。

每個步驟都有其代價,黑石是從現有的物質中鍊化出來,代價就是存在於現實的物質或是能量,白石的代價是純潔和智慧的生命,至於紅石的代價……」

里查頓了一頓,沮喪的說道:「沒有人知道,或許它的代價就是整個世界。我們經歷了無數次的失敗,但就在剛才,銀人偵測到時空出現巨大的波動,泰坦突然的出現,紅石也奇蹟式的鍊成,我們都認為這裡面肯定和時空的扭曲有關,或許在其中就蘊含著如記載般神奇的能量,可遺憾的是目前這顆紅石還只是個半成品。」

台下的人幾乎都是第一次聽到這些事情,因為祭司們從來不跟家人透露在聖殿內所做的事,更不曉得銀人和族人們一直都在私底下合作,每個人都感到十分驚訝,聽里查說到紅石的神奇處都露出了希望的表情,後來又聽到這顆紅石還只是個半成品,希望的眼神瞬間變成了失望。

 

里查接著說道:「必須有人帶著它穿越現存的其他時空,讓它吸收不同時空的能量,使它累積足夠的能量成為完全體,之後才有可能藉由它的力量,開啟時光隧道回到過去,找到讓這世界變成這副模樣的根源,並阻止他,只有如此,我們的世界才有希望恢復正常。」

眾人聽到要穿越界限到其他充滿怪物的異世界去不禁都害怕了起來,又低聲的開始議論說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銀人們此時往前走了一步,臉上投放出墓人們每一次遠征的影像,而且每個銀人所投放的影像都不相同,那些畫面都由不同的人組成,有維京人、赤腳人、銀人,甚至還有自己的族人,有些遠征隊在充滿恐龍的時空裡被摧毀,有些遠征隊成功進入了昆蟲的世界,有些到了超重力的時空,有些則闖入了無重力的時空等等……影像隨著墓人們不斷的犧牲到最後戛然而止。

其中一個銀人說道:「每一次墓人的遠征都帶領我們更進一步了解現存的其他時空,但從沒有一次能夠成功穿越三種以上的世界,這無關於科技,而是在跨越時空的界限,也就是那層「膜」的時候,我們被隔絕在外,我們推論要能穿越那些隔絕不同時空的邊界需要與生俱來就對所有的時空有感應的人,我們將異世界的資料存放在你們進行成年禮的虛擬影像內,它會根據你們的感應投射出畫面,在你們之中,我們找到了兩位能對所有的時空產生感應的人。」

此時銀人們的眼中投放出的影像已經從遠征隊換成了每個人成年禮時所看到的幻覺,和剛剛一樣,大多數人看到的都是泰坦和維京人,畫面快速的切換,直到畫面一半停留在緹密絲,一半停留在安身上,她們二人所感應的是真實世界的其他的時空。

緹密絲和安都瞪大眼睛說不出話來,雖然在成年禮後,小孩們都會互相討論自己當時所經歷的幻象,緹密絲也和人提過她看到的畫面,但沒有人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只聽銀人繼續說道:「維京人對於恐龍存在的世界有獨特的感應,有他們在的遠征隊,可以輕易的跨越那道時空的界限;赤腳族的人對於昆蟲世界也有獨特的感應,但只有瓦思坦族的人能同時對兩種以上的時空有感應,那次我們成功跨越到重力和無重力的世界,便是因為有你們族人加入遠征隊。這麼多人犧牲生命所得到的資料,或許就是為了今天這一刻。」

銀人說完這句話後,所有的畫面就一同消失了。

里查接著說道:「我們不曉得為什麼時空的界限和特定種族之間會有關聯,一直以來我們對於宇宙和這個世界的了解都不夠,所謂的知識和科技,也僅是發現早已存在的事實而已,對於我們所能掌握的部分我們稱之為現實,對於那些我們一無所知甚至是不能理解的事情我們把它叫做魔法或是奇蹟,而那些超自然事件早已記載於上千年前的古書中,像是我祖先所留下這些關於鍊金術的殘卷,不論我們相信與否。」

煉金術這三個字,一直以來便給人神秘與禁忌的印象,此時又聽到大祭司里查親口說出來,更是台下眾人都發出吃驚的聲音。

里查繼續說道:「是的,我們這些祭司們一直都在研究鍊金術就和牛頓一樣,試圖從中發現更多隱匿於宇宙間的法則,讓我們更了解這個世界。但我們目前所知道的還是太少了,而且我們沒有時間了。」

接著里查叫著安和緹密絲的名字,說道:「我不曉得為什麼妳們兩人能對不同的時空有感應,我也無法解釋這一切,但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把希望放在妳們和這顆紅石上了。」

里查說完後將手分別搭在托爾和喬安娜的肩上,示意他們先下去陪自己的小孩,然後和大家說:「接下來這個世界還剩多少的時間我不知道,明天過後,希望還有和大家相見的一天。」

跟著和其他的祭司們說:「你們的任務也結束了,下去陪陪自己的親人吧。」

隨後就轉身和銀人們進了內殿,廣場上的眾人過了良久才陸續散去。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