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2~3

2018/5/2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3集 浴火重生 2~3

2.

沒過多久,一個看起來年紀較大的男子走了進來,四位小隊長一看到他便收起了輕鬆的神態,立時站了起來,小孩們看到這種情況也都識相的不再吵鬧。

那男子對他們點點頭問道:「一切還順利嗎?」

尼克回答:「順利。」

那男子接著說道:「訓練場那邊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帶他們過去了。」

然後那男子就獨自朝訓練場的方向走去,小隊長們也叫小孩們回到自己的隊伍上,帶隊往訓練場走去。

來到訓練場的大沙坑,只見剛才散落滿地的武器和盾牌都不見了,反而多一排架在木架上的酒桶,大約有二、三十個,剛剛那名男子就站在酒桶前,等大家都來到沙坑前方的台階後,他對著眾人大聲說道:「我叫作查克,負責你們今天的成年儀式,接下來,你們每個人都要拿起杯子,到酒桶前裝滿酒,然後和你們的小隊長乾杯,完成這動作後,就象徵你們成年了。」

查克左右看了一看,說道:「安,就從妳小隊的孩子們先來吧。」

 

在隊伍的前排,有一個長方型的凹槽,裡面放有許多木製的酒杯,安小隊排第一個男生被叫出列,成為第一位體驗成年禮的小孩。

查克對那孩子說:「拿起杯子,大聲說出你的名字,讓大家認識你。」

那小孩鼓起胸脯,大聲喊出了他的名字:「我叫作柯林。」

查克說:「好,柯林,來前面用酒裝滿你的杯子然後喝下去。」

柯林便走到了木桶前,將杯子放在水龍頭下,正要伸手轉水閥時,不知從哪射出一支弓箭,就差五公分柯林的手掌就要被刺穿了,柯林嚇的一鬆手,酒杯掉落在沙坑上,看著查克,其他的小孩也緊張的朝沙坑邊緣陰暗的地方看去,隱約間看到陰影處站著不少人和箭簇上反射的亮光。

查克在一旁用激動的語氣對著嚇傻的柯林吼道:「撿起你的酒杯,用它來裝滿酒大口的喝下去,你明知道有危險,沾著劇毒的弓箭可能真的會射穿你手掌,你的腳,甚至是你的喉嚨,但你仍要去面對它。一整天下來,你們已經稍微了解了真實的世界,在我們周遭有維京人與泰坦時時刻刻打算侵略我們,吃掉我們,銀人和赤腳族的人雖然沒有侵略我們的記錄,但和他們相比,我們瓦斯坦人仍是脆弱不堪。我們的世界不安全,而在我們世界外的世界更危險,成年象徵著從此以後要保護你們的族人,可能是你們的父母,你們的朋友,你們的夥伴,在面對危險的時候,尤其是在危險就在你眼前的時候,你會怎麼辦?是挺身而出還是轉身逃避?今天讓我們看你的選擇,你叫做什麼名字再大聲的告訴大家一遍。」

剛剛那一箭,讓一切都還狀況外,甚至抱著玩樂心態的小孩們體認到今天所看到的所有事情,全都收起了嘻笑的表情,四位隊長此刻也都神情凝重的看著柯林,希望他有勇氣面對危險通過考驗。

柯林顫抖的看著查克,又看了看著他的小隊長安,其他人也都在盯著他,他覺得自己快要哭出來了,他又瞧了瞧在沙坑兩旁埋伏的陰影和落在沙地上的酒杯,咬著嘴唇,好像下定了決心,用左手緊抓著顫抖不止的右手拿起酒杯,又往酒桶的水閥伸去,此時又有一箭飛來,這支箭幾乎是貼著他的前額飛去,箭羽甚至捎到了他的眼睛。

但柯林這次已經有了心理準備,雖然仍被嚇的全身震了一下,但酒杯沒有掉下。

他終於轉開了水閥,把酒裝滿,一口氣的喝了半杯,接著轉身向大家高舉著酒杯。

查克朝他點了點頭表示讚許,柯林這才大聲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那聲音像是要把所有的恐懼喊出去一樣,他的眼淚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從此刻開始,他不再是受人保護的小孩,而是族人的守護者。

 

安也拿起了酒杯,裝滿了酒和柯林一起乾杯,等柯林邁著僵硬的步伐走回來時,低聲在柯林耳邊稱讚了幾句後就叫他去沙坑旁的休息室去等候,只見驚魂未定的柯林杵在原地好一陣子,才拖著虛弱的腳步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接下來,就不是一個人上場了,而是對應著木桶數量,讓安小隊的每個小孩分別拿著酒杯站到木桶前,等每個人都站定之後,查克和小隊長們帶上了一副特殊的眼鏡,是全罩式的,還附有耳機和小型麥克風。

接著沙坑上的燈光全部暗了下來,完全看不到裡面,讓在沙坑上等待的小孩又更緊張了。

沒過多久,沙坑內就傳出小孩們尖叫、哭泣、大吼、哀求等各種害怕、驚慌失措的聲音,小隊長們也緊張著盯著沙坑內的動靜,他們所戴的那副特殊眼鏡可以看清楚黑暗中發生的事情。

 

過了一會,尼克跑進了沙坑中,將一位女孩抱了出來,只見那女孩已經暈了過去,尼克抱著她到一旁的房間後又快速地回到沙坑警戒。

之後薇拉也衝進了黑暗,將一位男孩抱了出來,那男孩沒有暈過去,但正歇斯底里的對著空氣亂抓亂吼的,薇拉搖搖頭,將這名情況比較嚴重的男孩直接抱給不知何時出現在隊伍後面的醫護人員。

這種情形讓在等候的小孩比剛剛看到箭射向柯林更為恐怖,心裡的壓力更為巨大,不禁各自開始幻想在黑暗中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東西。

 

沙坑內的聲音逐漸消失了,這時候燈又亮了起來,只見剩下的小孩都站在木桶前面,酒杯裡也都裝滿了深紅色的酒,查克叫他們都轉過身來面對大家,只見這些小孩個個臉色蒼白,滿是驚恐之色,彷彿剛剛看到了什麼怪物和鬼魂一樣,直到查克大聲的叫著他們把酒杯舉起來,說出自己的名字。

這些小孩才好像從噩夢中清醒過來,看著他們的隊長安,安此刻也端了一杯滿滿的酒,將酒杯高舉,小孩們也學著安的樣子,大口的喝了下去。

安走上前去,拍了拍這些小孩的頭,做為讚美,接著讓他們都到剛剛柯林進去的房間裡等候。

 

幾輪過後,安小隊的小孩就都完成了成年禮,之後便輪到了薇拉的小隊,巴德也和其他小孩一樣拿起酒杯站到了木桶的前方,此時他還看的到在他兩旁同伴,突然間,燈光暗了下來,四周變成一片漆黑,只剩下一道圓型的亮光,照著他和他前方的酒桶。

巴德緊張的往左右張望,也是一片漆黑,而且在黑暗中還傳來陣陣野獸低吼的聲音,他心想只要將酒杯裝滿酒就沒事,就這麼簡單,於是他小心翼翼的靠近酒桶,當他伸手將酒杯朝水閥下方移去時,突然間他看到酒桶不見了,在他面前的是泰坦!

泰坦正張開巨大的鱷魚嘴,嘴裡散發出比食物腐壞還要臭上百倍的氣味,嘴裡的牙齒每顆都比成年人的拇指還要大,還有那肥大、黏稠、噁心的紫黑色舌頭,而自己正將手移到泰坦的嘴裡,泰坦發出一個詭異的聲音,嚇的巴德尖叫一聲,立時將手抽回來,就在此時,那怪物的大嘴就猛力地咬了下來,巴德因用力過猛,自己把自己摔了一跤,後背著地,然後手腳亂扒的想將自己的身體遠離這怪物。

「喀!」空氣中還迴盪著那怪物巨齒碰撞的聲響,巴德此刻已經跑到了光圈外,胸口急速起伏著,四肢發抖,就差這麼一點,自己的手就要被那噁心的怪物給吃掉了,他努力搖晃著他的小腦袋,在定神一看,酒桶依然是酒桶,而他的酒杯就落在光圈下的沙坑上。

巴德腦袋此刻因為驚嚇過度,處於空白的狀態,但這個訓練是不會留給他時間慢慢去平復的,危險尤其潛伏在黑暗之中,巴德又聞到了那怪物嘴裡散發出的惡臭,就在黑暗中,不知什麼東西從他身旁快速跑過,他感受到地面上傳來巨大的震動,接著又恢復平靜,但空氣中惡臭的氣味卻愈來愈濃,還有黏液滴落在他的身上,巴德覺得不對勁,身體感覺到危險,反射動作就是朝前方有光的地方爬去,就在他離開那位置的下一秒,巨大的咬合聲再度響起,就好像泰坦剛差一點要把他的小腦袋給吞了一樣。

現在他又回到了光圈內,他看了看沙坑上的酒杯,又看了看酒桶下的水閥,求生的意識驅使他的行動快過思考,他先伸手轉開了水閥,任由酒滴下,然後快速的抓起酒杯趴在沙地上將酒裝滿,酒杯一滿,四周隨即恢復正常,他又看到了在他身旁的人和其他一起接受測試的人與在台階上等待的人,但他們好像都看不到自己,他看到在他右方和他一起接受測驗的小女孩整個人趴在地下,身體不住的發抖並歇斯底里的尖叫著,而在他左方的男孩,正盯著掉落的酒杯遲遲沒有動作。

他知道自己不能亂跑,應該待在原地,等所有人測試完後,在一起把酒杯舉起來,於是他就這樣拿著裝滿酒的杯子,呆在原地,沒多久,他看到薇拉把他右方那位小女生抱走,等他再轉頭時,左方的那個男孩也已經把酒杯裝滿了完成測試。

接著燈打開了,一切又恢復正常,查克又重複了一樣的話,讓他們高舉著酒杯,大聲說出自己的名字,薇拉也和他們舉起了杯子,小孩們大聲的吼出了自己的名字,巴德也是,此刻他才體會到柯林的感受,像是要把剛剛那份恐懼從胸中趕出去一樣,然後大口的喝下了那杯酒,頓時感到精神一振,薇拉開心的走向前摸著他們的臉頰,低聲稱讚,之後就讓他們這一輪通過測驗的學員到一旁的房間去休息,巴德行走的時候感覺身上的衣服又重又冷,原來早就被冷汗浸溼了。

 

等薇拉小隊的學員都結束測驗後,接下來就輪到那位個頭最高的小隊長,哈利的小隊,最後是尼克的小隊,愈是排在後面的學員,不安焦躁的感覺就愈強烈,因為前方的沙坑一片未知,又不斷聽到在黑暗中傳來的淒厲尖叫聲,看到幾位學員像精神崩潰一樣的被抱出來,有些毫無知覺,有些胡言亂語,有幾位等候的學員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當場就吐了出來,被小隊長帶到休息的房間,之後也沒有看到他們再回來。

緹密絲是最後一輪的受測學員,等到他們那一排的學員都站定位後,沙坑又變成了漆黑一片,只剩下上方的光束投下,照著緹密絲和她前方的酒桶,緹密絲突然間感到周圍一點聲音也沒有,這份安靜來的異常詭異,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異狀,她雖然也很害怕但不急著伸手轉開水閥,在看過第一場柯林的試驗後,她認為當手伸向水閥時隱藏的危險就會出現,她就這樣靜靜的等待著,突然間,她聽到非常細微的一個聲音,像觸電一樣,「啪!」的一聲,是從身旁的黑暗裡發出來的,之後又是一陣寂靜,過了一會又出現了那聲音,但這次是一連串的,音量也變得很大,像是閃電一樣,轟隆隆的,她嚇的蹲坐在地上,摀住耳朵,這次聲響很清楚的來自她左方的黑暗,之後聲音又消失了,她不敢離開這個光圈,兩眼盯著那片黑暗看,她好像看到在那片黑暗中間有一道裂痕出現,而且周圍的空間還出現扭曲的情況,就在此時,在她右方爆出了一陣刺眼的白光,照亮了她左方的黑暗,雖然這陣極光來十分短暫,但她已經看清楚了,剛剛那道黑色模糊的空間裂縫,白光消失後,遺留下一道白色的呈螺旋交錯的管子,就像書裡面介紹DNA的圖形一樣,只是這是由白色中空網格組成的螺旋管,就像她早上在影片中看到白色的空間裂痕一樣。

接著她感覺到熱,等她將注意力放回前方應該是木桶位置的時候,木桶已經變成一個小型的太陽,散發出刺眼的光芒和難以忍受的高溫。

緹密絲身上開始流出許多汗,但汗水很快就被蒸發了,緹密絲不由自主的往身後的黑暗移去,想離這致命的太陽遠點,當她身體一進到黑暗裡,就感受不到那令人難受的高溫了,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正當她想藏身在黑暗中躲避太陽的時候,太陽突然炸了開來,噴出一連串外面世界的畫面,充滿恐龍的大地、巨大昆蟲的森林、銀人的高科技基地、一片海洋的世界、超重力的世界和所有東西都飄浮在半空中的無重力世界等等,就像一早在聖殿裡看到的影片一樣,這些畫面噴出後,木桶又出現了,剛剛那道黑、白兩色的空間裂痕也消失了,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緹密絲緩慢發抖的走進光圈、打開水閥、裝滿了酒杯,就在酒要溢出酒杯的時刻,沙坑上的大燈開起,再次照亮了空間。

查克和之前一樣請他們舉起手上的酒杯,小隊長尼克和他們一飲而盡,查克和小隊長們低聲說了一些話後就先離開了。

小隊長們將自己小隊的成員重新集合,包含那些沒完成成年禮的學員們,只見孩子們臉上依舊是那副驚魂未定的神色。

隊長們一邊走一邊回頭安慰身後的學員,來到今天的最後一個地點─休憩場。

 

走著走著地道內漸漸傳來音樂的聲音,而且愈來愈大聲,直到一個拱形的入口前,薇拉回頭和孩子們開心的說:「裡面就是休憩場,也就是今天的最後一個地點,別繃著臉了,好好放鬆一下吧,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成年人了,我們就不陪你們了,自己進去找樂子,看是要大喝一頓,還是跳跳舞,今天不管你們怎麼吃、怎麼喝都是免費的唷,平常這裡可是貴的要死呢。」

說著勾著另外三個隊長的手開心的走進裡面,裡面傳來了人們大聲談笑的聲音還有輕快的音樂,小孩們一開始還遲疑的站在入口外,也不知道是誰,先走了進去,其他的人就跟著進去了。

 

休憩場裡擺滿了一張張的大木桌,大部分的桌子都坐滿了人,開心的拿著酒杯聊天,角落有大音箱配合架在頂端機器所投射出第三次世界大戰前的音樂錄影帶播放著音樂,在投影畫面的下方,還留著一塊空間供人們跳舞。

在休憩場的正中央有個超級巨大的酒桶,旁邊架有梯子,工作人員就是拿著小酒桶爬上梯子將酒倒進那特大酒桶裡,下方是一個橢圓形的吧檯。

小孩們恍恍惚惚好像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在今天之前他們的生活都是在居住區裡,那是個四四方方的土房,每家人都一樣,裡面除了基本的桌椅和床外,什麼都沒有,小孩們最常玩的遊戲,就是在房子間的走道上玩鬼抓人,那是一種在狹小空間內互相追趕的遊戲,當鬼的小孩要去抓其他的人,誰被鬼碰到誰就變成鬼,再去抓其他的人。

不然就是比看誰能撐著兩邊的牆壁,像壁虎一樣往上爬,誰最快摸到天花板誰就是第一名,巴德是目前的紀錄保持人。

居住區雖然還有個大書櫃,架上擺滿了記載這世界的事情,也有介紹瓦思坦族和其他種族之間的歷史,但寫得密密麻麻,還有一大堆專有名詞,大多數的小孩們都對那些東西不感興趣,只有少數的小孩會去翻閱,緹密絲就是其中的一位。

今天以前,他們的食物除了伊甸的果實和帶點黏稠的水之外,從來不知道伊甸還能做成酒,而且酒的味道比食物要好多了。

他們睜大好奇的眼睛看著這一切,把剛才經歷的那些驚悚的幻覺都忘掉了,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走向木桌、吧檯還是跳舞的地方,一群人就這樣傻傻的堵在入口處。

此時,吧檯裡的一個人朝他們招了招手,但不知道他們是沒看見,還是看見了也不確定該如何回應,那人乾脆走出吧檯來到小孩的面前,說道:「你們還傻愣在這邊幹嘛?想害我做不成生意嗎?你們的隊長沒和你們說今天你們所有的吃喝都免費嗎?還不一個個來吧檯前找我拿免費的伊甸酒喝在等什麼呢?一群傻孩子。」

小孩們這才意識到眼前說話的人居然是查克和剛剛在沙坑裡那不苟言笑、表情嚴肅、小隊長看到他都要起立恭敬說話的查克根本是兩個不同的人。

查克招手說道:「都跟著我來吧。」

帶著小孩來到吧檯,吩咐酒保們給他們每人一杯美味的伊甸酒,然後和大家說:「想再喝不要客氣,今天你們儘管喝,過了今天,嘿嘿,這一杯酒可是很貴的呢!」

說完後就轉身和其他圍在吧檯的人聊天去了。

巴德和緹密絲各自拿到了一大杯酒,開心地到別的地方看看,他們看到了薇拉和尼克一手拿著酒一手撐在牆邊輕鬆的聊天,安則是一個人坐在桌子上,不時閉著眼睛,手指隨著音樂的節奏敲動桌面,看樣子也很享受這片刻的悠閒。

安對於緹密絲和巴德兩人來說有種其他隊長都沒有的親切感,因為安是唯一一個主動找他們說話的隊長,他們也就很自然的朝安坐的那張桌子走進,但不敢直接坐下,就這樣拿著酒杯站在安的面前。

安看到他們,一來覺得他們很有禮貌,二來不知道想起什麼事情覺得好笑,就叫他們坐下來,說道在這裡不用像剛剛那樣拘謹,兩人才放心的坐下。

安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麼多小孩中特別對他們倆有好感,尤其是緹密絲,便和他們主動說道:「在休憩室裡,不分階級和職業,所有人都一樣,沒有人會穿工作的衣服來這裡,你們可以看出旁邊那桌人是做什麼的嗎?」

巴德和緹密絲回頭看了一下,只見安所指的那桌坐滿了人,桌上堆滿了酒杯和書籍,好像正在辯論什麼東西似的,說的正興奮,兩人看了一會也看不出來他們的職業,朝安搖了搖頭。

安笑著說:「他們那一桌都是祭司呢!」

安又問道:「你們能猜出查克的工作嗎?」

巴德一口就說:「是戰士。」

安搖搖頭,看著緹密絲說:「妳猜。」

緹密絲想了一下說:「難道也是祭司?」

安說:「你們兩個都猜錯了,他是一位農夫。」

巴德和緹密絲聽到後都覺得訝異,不敢相信。。

安又補充道:「但是個很非常厲害的農夫,很少戰士的技巧能勝過他呢!」

巴德突然打岔說:「那他怎麼會去當農夫,不當戰士呢?」

安笑著說:「這問題有點八卦,我可不是個會在人背後說閒話的人,要想知道的話,就自己去問他吧。」

緹密絲說道:「那我們以後也會被分配工作嗎?」

安說:「會啊,完成成年禮的小孩們,第一個階段都是接受戰士的訓練,學習基本的生存技能,這段期間也是一個重新認識自己的過程,或許你們會發現,自己更喜歡當農夫,或許你們之後會變成祭司或是在實驗室工作都不一定,隨時都可以做轉換。」

巴德突然想起了在測試中途被抱出去的女孩,便問道:「那些沒能完成成年禮的小孩該怎麼辦?」

安猶豫一會,像是在想該不該回答這個問題,然後才說:「會有人教導他們該如何克制恐懼,再次接受測驗,如果一直都沒有辦法通過的話,也需要學習基本的求生技能,和你們一樣,在這個過程中重新認識自己。」

喝了一口酒後,安又說道:「正如你們今天早上在影片中看到的,我們身處在危機四伏的環境裡,撇開像泰坦那樣的怪物不談,我們在其他的族群裡也是最弱小的,維京族的人個個皮租肉厚,力大無窮,赤腳族的人跑起來跟飛的一樣,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演化成那樣的,銀人擁有難以想像的武器,而我們瓦思坦族,比較像上個時代生活的人。

生活在這樣的世界,每個人都必須學習戰鬥的技巧,至少要能保護自己,不成為族人的拖累。」

巴德不禁回想起了在聖殿看到的那些影像,緹密絲則是在測試時也見到了那些畫面,而且感覺更真實,擔憂的神色不自覺地又露了出來。

安察覺到這兩個小孩的不安,便安慰道:「好啦,別想這麼多了,這個時間,這個地點是讓你們放鬆的,以後你們還有很長的時間去煩惱那些問題呢。來吧,我們乾杯,你們不知道多虧了這次機會,我們這些小隊長才能和你們一樣有免費的酒喝呢!」

之後三人就一邊聊天一邊喝著美味的伊甸酒,其他小孩見他們聊這麼很開心也聚集了過來,之後薇拉和尼克也加入,這一天,就在歡樂的笑聲,美味的伊甸酒和放鬆的音樂下劃下句點。

 

 

3.

成年禮過後,學員們不分性別都要到沙坑上接受基礎訓練,鍛練體能,學習使用各種武器,使用武器的目的主要是保護自己和夥伴。

瓦思坦人了解自己不論怎麼鍛鍊都不可能超越維京人那與生俱來的戰鬥能力或是赤腳族那箭步如飛的腳程,因此瓦思坦族的戰鬥訓練強調兩人以上的防守配合,當瓦思坦族的戰士組成橢圓狀的防守陣型時,可以將敵人強力的攻擊分散給陣中的每個人,分散開來不堪一擊,組合起來卻像巨大堅硬的龜殼一樣,陣的中心會有一個攻擊手,負責觀察對手的弱點並伺機反擊。

攻擊手的角色是最危險也最重要的,因為整個陣型都要配合攻擊手的指揮,尤其是當攻擊手進行反擊時,會暫時脫離陣型沒有任何庇護,迅速的從陣中的缺口突擊然後又回到陣內,他們就像一根尖銳的針一樣,不求一擊打倒敵人,而是藉由一次又一次的累積,干擾敵人,使對手煩躁,然後離去。

 

巴德和柯林是同儕中表現最好的,彼此配合的默契也是最佳的,兩人各自可以當攻擊手,若是組成雙人防守,可抵擋數十人的進攻,因此他們兩人也是同期學員中最早進入實境模擬的人,在模擬情境中,他們兩人的搭配可阻擋一個維京人的攻擊,一般情況下這可是要六人配合才能辦到的事情。

在模擬情境時最常出現的怪物就是維京人和泰坦,因為這兩個種族是瓦思坦族生存的最大威脅,但偶爾也會出現其他時空的生物,像是恐龍和超巨大的蠍子等,這些怪物幾乎和泰坦一樣恐怖。

 

年輕氣盛的學員們也常在休息時間互相對打以證明自己的實力。

但不論個人的戰鬥技巧如何高超,如果無法和夥伴們搭配,融入防守就不適合擔任戰士,這也是為什麼個人戰鬥技巧高超的查克會在農場工作的原因。

 

在完成了基本的陣型訓練後,學員們可以到除了聖殿外的其他地方學習,像彼得就對伊甸很感興趣,後來的時間他就待在農場裡了,有一次大家在休憩場相遇,他熱心的和大家介紹伊甸的神奇,他描述伊甸像是具有靈性的生物一樣,當他第一次到農場時就被它深深的吸引,只有和伊甸之間有這樣奇妙感應的人種植出來的果實才會甜美、豐碩,還記得當時有幾個人不相信伊甸如彼得說的這麼神奇,也到農場去做了一陣子,可種出來的果實乾乾扁扁,開出的花也非常枯燥擠不出一點水分,從此之後大家就不敢再小看伊甸這神奇的植物。

 

還有像恩迪這種在居住區時就很喜歡看那些艱澀書本的學員,便對實驗室的工作特別感興趣,但實驗室屬於機密場所,所以恩迪不能和彼得一樣與大家分享在實驗室裡的事情。

其他人只見恩迪手上拿的書愈來愈多,愈來愈厚,而且內容包羅萬象,從前代的歷史到看起來像一堆蟲子擠在一起的方程式,乃至於描繪宇宙的天文現像。

恩迪也很樂於和大家分享書上的知識,由於恩迪講起話來既熱情又有感染力,所以大家也很喜歡聽他描述前代人的生活方式和那已經逝去的繁榮,有時候學員們會趁著夜晚,爬上地面,圍成一圈,仰望星空,聽恩迪說著各星座的故事和外太空的奧妙。

 

緹密絲的性向比較難以界定,雖然戰鬥方面不如巴德這麼出色但也可以勝任攻擊手的角色,同時也是個很好的防守員,在農場時,經由她手中所種植出的伊甸果實雖比不上彼得的美味,但也十分香甜,她也和恩迪一樣,還在居住所裡的時候就喜歡閱讀書籍,也待過一陣子實驗室,但她沒有像恩迪這樣對實驗室著迷,對於那些複雜的數字更是一點也不感興趣,她只喜歡前代的歷史和關於宇宙、時空等超現實的事情。

自成年禮後,在她心裡就一直有個疑惑,那是有關空間裂痕和現實中其他時空的事情,她不敢和任何人說這件事,因為這很像是墓人的思維,墓人就是因為太過於好奇,而跨越了界限。

對於實境模擬中出現的怪物她也感到奇怪,瓦思坦族本就很少在地面上活動,更不會跨越界限到另一個時空,那麼實境模擬裡怎麼會出現恐龍和昆蟲呢?難道是族人自己想像出來的嗎?

緹密絲曾和安討論過這件事,但安也不知道源由。

 

一晃眼,五年的時間過去了,巴德長的很快,個子快比尼克還要高了,成為一個成熟的攻擊手,他和柯林之間的較量沒有一天停止過,從以前兩人的單打到變成指揮一個陣隊到模擬室裡看誰撐的久,從一群維京人到一次面對兩隻泰坦,但仍然是他們兩個搭配時最有默契,只是這兩個人都愛面子,不肯承認就是了。

緹密絲也長大了,留了一頭烏黑亮麗的黑髮,白皙的臉上還帶些褐色斑點,她和安之間的感情也愈來愈好,安幾乎把她當作妹妹來看待,還因此常惹的薇拉吃醋,因為在緹密絲之前是薇拉和安最為要好。

那段期間也是一個和平的時期,雖然偶有維京人和泰坦侵入領地,破壞地面上的堡壘,甚至一度闖入地道,但都沒有造成真正的傷亡。

地面上負責巡邏的守衛,在發現入侵者的蹤跡時,便會通知戰士們在地道的機關下方組成防守陣型,第一波的防守就是從碉堡上對逼近的入侵者攻擊,如果這樣還無法阻止入侵者,便會全體撤進地道,當入侵者闖入複雜狹小且充滿機關的地道時,就會被一早就準備好的戰士用盾牌組成的厚牆阻擋在地道內進退不得,最終喪生在機關之下。

但生活在這樣的世界裡,和平從來都只是假象,只是我們都沒想過那一天會來的這麼快。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