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2集 羅伯特的復仇 7~9

2018/5/1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2集 羅伯特的復仇 7~9

7.

沒過多久,又有人發現了英格蘭威爾特郡的巨石陣出現異狀,原本灰色的巨大石頭全部變成了焦黑的石塊,像被大火烤過一樣,石頭的邊緣還呈現黃黑色。

巨石陣裡的岩石原本都是大小不一、形狀不規則、大致呈圓型排列的,周圍還有許多倒下的石塊,但現在每塊岩石都直立了起來,更離奇的是,這些原本形狀各異的巨石,全都變成長六公尺、寬二公尺、厚一公尺、重量都是二十五噸,每一塊岩石都一模一樣,一共有三十八塊,外圍的巨石排列成緊密整齊,直徑約九十公尺的同心圓,裡面的巨石則被排成一個直徑較小只有四十公尺的圓,從高空往下看就如同精心排列的黑色骨牌一般。

這件事很快的又造成了轟動,但沒有像之前那麼受到矚目,因為這次許多專家學者都跳出來指稱這次的事件是人為的惡作劇,他們聲稱認為這是有心人士趁夜晚無人時,將這些巨石經過模具切割,用大火燒烤後,排列而成。

即使如此仍絲毫不減菲力和約瑟夫的興趣,他們二人打算再去現場探查一番,但不知為什麼蘋對他們此次的行程感到不安,不同意菲力前去,但好奇心一被勾起的菲力誰也攔不住,於是就在某天的晚上,趁蘋熟睡時,悄悄的溜出去和約瑟夫搭了飛機來到英國。

剛下飛機菲力就接到電話那端蘋的怒吼,菲力不斷地和擔心的愛妻道歉,約瑟夫則去打探前往巨石陣的方法,隨後二人上了一台出租車。

菲力剛掛掉電話就對一旁的約瑟夫聳聳肩說道:「呼~~女人總是處於緊張的狀態。」

約瑟夫說:「那表示她關心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看看我,根本沒有人在乎我身在地球的何處?每天吃些什麼垃圾食物?是生還是死?你應該高興。」

菲力說:「你說的沒錯,但我只不過想看看這些有趣的事情罷了。」

約瑟夫感嘆道:「如果有個女人這樣關心我,我情願和她一起待在房間裡,哪我也不去。」

菲力指著約瑟夫的胸口說:「不,你做不到的,好奇的基因已經深埋在你的心裡。」

約瑟夫笑著說:「不,我會這麼做的。」

 

二人一邊閒聊著一邊看著車窗外的景色,原本喧鬧城市中熙熙攘攘的行人換成了一大片遼闊的草地,在離巨石陣不遠處,二人下了車步行過去,爬上了一層地勢較高的草地,黑色巨大的岩石一點點的出現在視線內,許多遊客穿梭在岩石的間隔中拍照,菲力二人繞著這黑色巨大的同心圓走了一圈,仔細地觀察這些岩石,用手撫摸後掌心還會殘留如炭屑般的粉末。

菲力仰視著巨石頂端說道:「真的像是被大火烤過般,從頂端一直到底部。」

當菲力的視線慢慢移到巨石的底部時,他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地方,蹲了下去,拉著在身旁摸著巨石的約瑟夫。

菲力說道:「嘿!你看這,這些巨石底部的黑色粉末,但在旁邊的青草卻一點也沒受影響。」

約瑟夫也蹲了下來,伸手摸了摸石頭底部的黑色粉末,又看了看巨石空隙間翠綠的青草,想了一會說道:「這道火焰一定是從天空筆直的落下,而且是一道道的落下,精確的擊中這些石頭。」

菲力說:「從空中筆直落下的火焰?聽起來怎麼比較像是閃電,這景象讓我想起了上次在俄羅斯發生的大爆炸,在爆炸範圍內,高熱將黃土都融化成一坨黑色的焦塊,但在那塊黑土外的植物卻完全不受影響。」

約瑟夫檢視其他石塊下方的粉末像在確認什麼事情一樣,突然像想通了什麼事情,激動的拉著菲力並在他的耳邊小聲地說道:「是電擊,沒錯,你看這些草的根部。」

約瑟夫用手挖著石塊下方的土壤,仍然是土黃色的,但野草的根部卻是黑色的,而且一碰就脆掉了。

菲力不敢置信的說:「這的確是電擊所造成的,但仍無法解釋為何這些巨石都被切割成相同的尺寸,還一個個直立了起來排成特定的形狀?這內外兩層的同心圓代表著什麼特別的訊息嗎?」

約瑟夫也感到納悶說道:「這的確是讓人匪夷所思。」

在二人將許多細節拍攝下來後,便回到城鎮裡尋找住宿的地方,因這次的旅程是臨時決定的,而這裡原本就是著名的旅遊景點,再加上這次的事件,使得遊客量爆增,許多飯店都沒有空房間,二人在城市繞了許久,才在離市區較遠的地方找到一間老舊的旅館投宿。

住宿後,菲力立刻將攝影機裡拍攝到俄羅斯大爆炸、非洲磁力圈和巨石陣的照片與影片連接到電視上放映出來,二人一遍又一遍反覆的看著,思索著無法解釋的情況,並試圖找出這三次事件的共同點。

約瑟夫腦子一直想著在磁力圈中漂浮的物體,突然間他興奮的抓起菲力的手,說道:「我想通了,是頻率!」

菲力不明白的問:「什麼頻率?」

約瑟夫說:「我想起了特斯拉先生曾說過的話,他說只要讓他知道物質的頻率,他就能和它產生共振,他曾在鋼筋水泥、變化多端的雲層和我們腳下的大地證實過這一點,只要他想,他可以找到任何物質的頻率,金屬、空氣、電波、地球,當然也能找到岩石的頻率。」

菲力聽得一頭霧水,繼續問道:「我還是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約瑟夫將電視的畫面轉到非洲磁力圈那一段,說道:「你看,這裡面漂浮的物體,雖然都只是含鐵的工具,但你想像一樣,如果將磁力圈的頻率調整和岩石一樣會如何?我相信即使是那樣的巨石也會漂浮在那個力場內。」

菲力想像了一下那種畫面,說道:「巨大的岩石漂浮在半空中,這……也未免也太玄了吧。」

約瑟夫沒等菲力說完又接著說道:「在空中,閃電變成了一把利刃,將浮在空中的巨石切成大小、型狀固定的形狀,在控制巨石下降,排列成我們看到的樣子,在岩石底部焦黑的粉末是因岩石落到地面時殘留的電量造成,所以除了岩石的下方外,其餘的地方都不受影響,從最近的現象看來,像是某人逐步在測試自己的實驗,而現在那個人已經掌握了讓萬物共振的方法了。」

菲力說道:「這聽起來太過於瘋狂了,我不相信。」

約瑟夫正打算再說些什麼的時候,菲力舉起手示意約瑟夫先不要出聲。

約瑟夫疑惑的小聲問道:「怎麼了?」

菲力座的位子較靠近房門,他剛才聽到走廊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但就在自己的房間外停了下來,經過上次的事件,菲力的警覺性提高不少,他覺得事情有些不太對勁,好像有人特別聚集在他們的房間外一樣,他轉身對著約瑟夫舉起右手的食指放在嘴上,約瑟夫明白是要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菲力慢慢的從椅上起身,躡手躡腳的走到門邊,將整個耳朵貼到門板上,想聽清楚外面唏唏嗦嗦的聲音。

只聽到外面有個男人小聲說道:「確定是這一間嗎?」

一人回道:「剛給櫃檯的人看過照片,說就是這間。」也是男生的聲音。

一開始講話的那人又說:「現在怎麼辦?破門而入?還是在這邊一直等到他們出來?」

另一人回道:「你在這守著,我下去和櫃台那小鬼拿鑰匙。」

接著就聽到腳步聲移動,踩在木製樓梯上的聲音,而且愈來愈小聲,看樣子其中一人是下樓去了。

菲力小心翼翼的回到剛剛的位子和約瑟夫說:「我們被盯上了。」

約瑟夫奇道:「什麼?會是什麼人?」

菲力說:「我也不曉得,不過會在夜晚堵在門外的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約瑟夫擔心的問道:「對方有幾個人?」

菲力說:「只聽到兩個男人的聲音,一人還守在門外,另一人下去拿鑰匙,很快就會回來了。」

約瑟夫問:「那怎麼辦?」

菲力說:「我有一次類似的經驗,我的建議是千萬不要落在這種人手上,等等他們進來的時候,我會躲在門旁的廁所,你儘量吸引他們的注意,我會在那邊伏擊,但如果,切記,如果他們手上有拿槍的話,就不要反抗,我們只能束手待斃了。」

沒多久,門把上傳來喀拉喀拉的聲音,那是鑰匙插入匙孔所發出的細微聲響,但約瑟夫和菲力卻聽得一清二楚,房間內和房間外的四人神經都極度緊繃。

 

門輕輕的被推開,一位約一百八十多公分的消瘦中年男子和一個滿臉雀斑的小伙子悄悄的走進了房間,在他們眼前是有著一頭黑髮、鷹勾鼻,大約五十歲的中年人,坐在床舖前的椅子上看電視,一邊還回頭朝後方床鋪的方向說話,門口旁的浴室是暗的,門半掩著,從他們的方向看不到房間裡面,必須往前走過浴室才看的到,二人互看了一眼都心想,要找的人肯定是躺在床上,等到門完全被打開時,那個黑髮的中年人才注意到他們,並對他們大聲叫道:「嘿!你們是什麼人?」

那兩人立刻奔向那中年人,試圖阻止他繼續大聲說話,二人才剛走過浴室,走在前方的較消瘦的男子就聽到「鏗!」的一聲金屬撞擊聲和什麼東西跌落地板的聲音,他立刻轉頭看發生什麼事?

就這一眨眼的功夫,坐在椅子上的那個中年人,快速起身並用他粗壯的右手勒住了自己的脖子,他看到他們要尋找的那名叫做菲力的男子站在浴室的門口,手拿著金屬製的蓮蓬頭,地上趴著的是和自己一起來的小伙子,接著他看到菲力拿起蓮蓬頭用力的砸向了自己。

 

菲力看著倒在地板上的兩人,穿著和一般人一樣,而且這個小夥子年紀這麼年輕,這兩人身手如此生澀,應該不是FBI的探員,一時間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對方想找的人是誰?自己還是約瑟夫?

菲力問約瑟夫:「你認識這二個人嗎?」

約瑟夫回道:「不,我從沒見過他們,他們沒死吧?」

菲力說:「應該只是暫時暈過去而已。」

約瑟夫問:「現在怎麼辦?」

菲力說:「我們要儘快離開這,不管他們是為了什麼,總之是盯上我們了。」

約瑟夫轉身就要往外走,菲力卻有個計畫,兩人脫掉了自己的衣服,換上了地上二人的服裝,戴上了漁夫帽,離開房間走下樓梯,到了旅館門口,只見還有四個年輕的男子守在門邊,一看到他們兩人下來就湊上前問道:「怎麼樣,拉菲爾,他們人呢?」

兩人不敢停下腳步,快步的朝門外走去,另一位男子問道:「傑森,那兩個人呢?」

菲力二人在旅館的門口看到了等候載客的出租車,便急走上車,約瑟夫先進了後座,後面幾個人問了幾次,見兩人都不回應,便伸手拉住菲力說道:「傑森,你們要去哪?」

菲力用力甩開對方的手,快速上了後座,把門關上,催促司機快開車,剛伸手拉住菲力的人也看清楚了他們的臉,不是傑森和拉菲爾,而是自己要找的人,於是他向後方的夥伴大聲喊道:「是他們,他們穿了拉菲爾和傑森的衣服。」

此時在約瑟夫的催促下,車子也已經開走了,從後照鏡看到對方也開著車追了上來,菲力和約瑟夫不斷催促著司機開快一些,但後方的車卻緊追不捨,車子開進了市區,雖然是夜晚,但畢竟是鬧區,路上的行人和車輛依然不少,闖過幾個驚險的紅燈後,車子接到一條大道上,大道上滿是車輛,自己這台車又剛從叉道衝出來,卡在車與車的間隔內,無法動彈,菲力看到在前方不遠處有個搭地鐵的地下道,將錢匆忙的留給司機後就和約瑟夫跑向地下道。

兩人來到了地鐵站,此時的地鐵站仍是相當多人,每個人像沙丁魚一樣快速的穿過他們身邊,菲力不熟悉英國的地鐵系統,正當他還在猶豫的時候,就聽到後方有男子的聲音喊道:「這裡,我看到他們了。」

菲力往後方一看,又是剛剛那幾個人,正推擠著人群朝自己追來,月台此時也響起了列車進站的聲音

菲力對約瑟夫說:「我們必須搭上這班地鐵。」

兩人便也朝人群擠去,跳過了驗票柵欄的地方,朝到站的地鐵直奔過去,執勤的人員見二人沒買票就直接跨過柵欄,便大聲的斥責,正要前去追菲力時,後方又有四位也打算跨過柵欄,執勤的人員看菲力等人已經跑遠,正在違規的四人離自己比較進,就立刻吹起哨子,前去制止,此刻列車的門正要關閉,菲力和約瑟夫在最後一刻擠進了車廂,從移動的車窗,看到那四人被陸續趕來的執勤人員壓制在地。

菲力和約瑟夫到此刻才喘了一口氣,這趟逃的莫名其妙,也驚險萬分,兩人也不知道那群人的來歷、動機、為何想要追捕自己,菲力表示自己和約瑟夫一樣也從沒看過這些人。

現在計畫都被打亂了,兩人只想離那群人愈遠愈好,就這樣一路做到了地鐵的終點站,終點站的人潮也不比鬧區少,兩人就順著人潮往出口方向走去,迎面而來的是另一群趕著搭末班車的人,菲力身不由己的被人潮往前推,走到了階梯的中段,眼見上面就是出口了,轉身想和約瑟夫說話,卻發現約瑟夫已經不在自己身旁了,納悶的菲力便突然停下了腳步,尋找約瑟夫的身影,周遭的人群像湍急的流水不斷從自己身邊擠過,自己則像急流中的小石頭,被人流沖得東倒西歪,突然他感到腹部一陣刺痛,低下頭去看是什麼東西刺到了自己,在他正前方也停下腳步的是一個穿著黑色洋裝的滿臉皺紋模樣在普通不過老婦人,而那婦人的手上正拿著一根針筒,刺向自己的腹部,接著菲力就感到一陣天搖地動的暈眩。

 

8.

菲力逐漸恢復了知覺,感到臉部好像貼著類似金屬的東西,冰冰冷冷的,身體呈弓字型倒在兩腿之間,他嘗試用雙手支撐起上半身,模模糊糊間看到在他的面前是一座約一公尺的鋼鐵階梯,階梯上好像坐了個人,菲力用力的搖了搖頭,眨了眨眼睛,好不容易才將注意力集中,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坐在階梯上的那人有著深邃的五官、消瘦的臉頰、寬闊結實的身體、棕色的眉毛和一雙深藍色的眼睛,全身罩著黑色的大斗篷,斗篷的罩子剛好遮蓋住他的額頭,等菲力一看清楚那人的模樣,便不敢置信的叫了出來:「怎麼是你,羅伯特!」

羅伯特不帶感情的說道:「是我,老朋友,沒想到我還活著吧!有這麼驚訝嗎?」

此刻菲力已經將上半身直立了起來,但雙腿仍舊麻痺的使不上力,階梯下的自己就好像在對著羅伯特跪拜一樣,羅伯特的身後是一個近四公尺高的錐形金屬架,頂端上放著一個半圓形的球體,中空的鐵架內有一根金屬柱從底端直通到上方半球體的中心,羅伯特的座位旁還有五個看似太空艙的圓筒,每個圓筒上都有根黑色導管接到羅伯特座位的後方,而約瑟夫就躺在其中的一個圓筒內一動也不動,上方的玻璃罩已經蓋上,看不出他是生是死。

菲力費勁的轉頭看了看周遭的環境,除了前方的羅伯特和他身旁用途不明的機器外,後方還有個門,其他都空蕩蕩的,像身在一個四方形的金屬盒內。

羅伯特說道:「不用看了,這裡沒有我允許,沒有人敢進來。」

菲力問道:「你想怎麼樣?」

羅伯特說:「沒什麼,我不過想再進去那奇異的空間罷了。」

菲力說:「你不是已經看到了,在那個古城中。」

羅伯特回道:「是的,在那個電磁網上,我看到了許多關於我一生的畫面,但都是已經發生過的,過去的事情,然後我又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充滿奇幻色彩的空間內,裡面有許多像雪花般的冰晶,那冰晶明亮的如鏡子一樣,並從中出現更多的影像,除了發生過的事情外,還包含了一些沒有過發生的事,我想那應該是我的未來,但當我正要看清楚的時候,就被一股巨力甩出了那空間,等我清醒的時候,我看到自己被牢牢的釘死在瀝青潭上,一直到現在我仍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等我回到那坑洞的時,那台巨大的機器已經被破壞了,也許你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的右肩會有這個玩意?」

說著羅伯特將他右邊的黑袍退下,露出了右半身,只見他的右肩插著一根閃耀著暗綠色的青銅槍柄,槍管已經和他的身體融為一體了,細微的血管和鮮紅色的肌肉在槍管旁生長起來,還看的到肌群在跳動。

令菲力感到怵目驚心,他知道那槍尖是怎麼一回事,那是他當時用來刺穿機器外玻璃管的工具,但他也不曉得為什麼這槍頭會到了羅伯特的肩膀上。

菲力駭然的說:「我不知道。」

羅伯特冷冷的說道:「不要緊,你不說我也能從你的腦中看到。」

菲力恐懼的問道:「從我腦中看到,這話是什麼意思?」

羅伯特說:「你有聽說過共振嗎?」

菲力早已經聽約瑟夫說過好幾次有關於特斯拉的共振實驗,此刻從羅伯特口中聽到這兩個字不由得大感詫異的重覆道:「共振?」

羅伯特說:「是的,共振。」

說著手指向在他身旁類似太空艙的東西說道:「這就是我製作出的腦波共振艙,可以讓我讀取每個人大腦的頻率,進入他們的記憶甚至提取他們大腦的能量,也可以將我的腦能量轉移過去。」

接著又指了指身後的金屬大圓錐說道:「而這玩意,可以讓我隨心所欲控制自然界的力量。」

菲力問道:「難道最近的一切事件都是你搞的鬼?」

羅伯特說:「我想你指的是我最近做得那些小實驗吧,我就知道你會喜歡。」

羅伯特這麼說等於是承認最近發生的天文異相都是他所為。

菲力難以置信的說:「這些事情怎麼可能是一個人類所能辦到的?FBI到底想做什麼?統治整個世界嗎?」

羅伯特搖頭說道:「不,你錯了,我早就不替FBI做事了,而且,我對這個世界一點也沒有興趣,如果我想,彈指之間我就可以將一個國家消滅,只要製造一點小小的地震就足夠了,但有一點你沒說錯,這些事情,我一個人就能辦到。」

菲力說:「操縱自然界的任何能量,你這是在妄想扮演上帝的角色。」

羅伯特站起身來,用手撥開了他的頭罩,張開了雙手,菲力身處於下方,從他的視線看去,羅伯特巨大的身影映在他的前方,像君臨天下的王者,原本一頭棕色整齊的頭髮也都剃光了,露出和他膚色相近偏白的頭皮,但他右半邊的頭顱上卻崁入了一塊黑色閃亮的金屬,看起來非常的詭異。

羅伯特接著說:「我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事情是現在的我辦不到的,如果說這世界真的有上帝的話,那我已經相當接近了。」

菲力說:「既然你已經擁有了一切,那你還要怎樣?」

羅伯特一派平靜的背著手來回走動著,悠閒的說道:「一開始我不就說過了嗎?我只想再進去那個奇妙的空間罷了。」

菲力問道:「難道你想重新修復那台機器?」

羅伯特說:「不,那台機器已經完全沒用了,我回收了裡面的零件,將它改造成你眼前的這些東西,現在唯一吸引我的,就是另一個維度的世界。」

菲力緊接著問道:「你是想重現費城實驗,穿越到另一個空間?」

羅伯特說:「是的,所以我需要你們五個人的幫忙。」

菲力嘲諷的說:「你不是擁有一切的上帝嗎?」

羅伯特回道:「上帝也需要祂的子民們獻上羔羊,而你們五個人,就是我通往那個世界所需要的祭品。」

菲力不明白羅伯特所說的意思,繼續問道:「既然你已經不替FBI工作了,那台機器也毀了,為什麼又要纏上了我們?」

羅伯特像個導師一樣耐心的解釋菲力所提出的問題:「你知道這世界最神奇的機器是什麼嗎?就是人類。自然界最充沛的能量就藏在我們的大腦內,我們的腦中存在上億個神經元素,數量之多如同一個微小的宇宙,而這些神經元無時無刻都在產生電流,一個人腦內所能產生的能量,遠勝過地震、閃電與熔岩,更神奇的是,這些電流還會隨著人的成長、學習,傳遞的速度會變得愈來愈快,釋放的電流也會愈來愈強。」

羅伯特停頓了一會,無奈的搖頭說道:「可惜仍遠遠不夠,一般人腦內所蘊藏的能量都太少了。」

接著他坐回位子上,說道:「但我發現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在我腦內部分的區塊,也就是一般人腦中的休眠區變得異常的活躍,雖然只有這麼一點點的不同,卻足以讓我的腦能量遠超過一般人,我知道這一切都和那次的事件有關。但光憑我一個人的腦能量仍不足以開啟進入更高維度的空間,於是我猜想,只有和我一樣曾進入過那空間的人才可能有和我一樣擁有豐沛的腦能量,我想到你們,我的朋友,我需要你們。

而你,將成為我的鑰匙,我的魚餌,幫我釣出其它四個人,就像我耍的這些小把戲把你釣出來一樣,我知道,你一定會對最近發生的事情感興趣。」

聽完羅伯特所說的話,菲力不經感到後悔,這次是自己的好奇心作祟,使自己跳入了對方設好的陷阱,但仍心有不甘地問道:「追捕我的那群人又是誰?」

羅伯特莞爾一笑,說道:「那些都是我的信徒。」

菲力疑惑的說:「信徒?」

羅伯特說:「那群人總以為有外星人或是世界末日會發生,而且深信不疑,我只要稍微表演一下操縱火球或是電流的把戲,穿上像這樣神祕的服裝,如同古代的祭司一般,那些人就打從心裡面認定我是上天派來的使者,迎接他們到另一個美好的國度。

為了增加這種神秘感,我稱呼自己是阿奴比斯,那是埃及神話中引領亡魂的神明,那群人總是相信金字塔是外星人所建造的,你說可笑不可笑,他們在相信上帝的同時居然也崇拜古埃及的神。」

菲力說:「你已經完全失去心智了。」

羅伯特說:「也許吧,在這個世界裡,好了,我們敘舊的時間也夠長了。」

羅伯特不知道做了什麼事,在他後方鐵架上的大球表面出現了紫藍色的電流圍繞,並發出啪滋啪滋的聲響,緊接著朝菲力射出了一道閃電,直擊他的心臟,菲力頓時感到休克,趴倒在地。

羅伯特回到了座位上,從椅背後拿起一個圓形的罩子戴上,罩子上連接了其他太空艙的黑色導管,他的表情好像要享受什麼令人期待的美食一樣,只見太空艙內的約瑟夫頭部以下的部位開始劇烈的抖動,而羅伯特則閉著眼睛一副滿足的神情,他正在享用的是約瑟的大腦,很快的約瑟夫的身體不再有任何的動作,身體的顫抖停止了,羅伯特也張開了雙眼,他的那深藍色的雙眼充滿了狂烈的慾望,超越人類的欲望。

 

原來羅伯特從古城死裡逃生後,他的身體還是很虛弱,那副軀體根本無法讓他爬下山丘更別說回到耶路薩冷了,飢餓的他便又回到坑洞內,用手挖掘藏在土壤裡的螞蟻或昆蟲做為食物,幾日後,逐漸恢復了力氣,他才又爬出了坑洞,走下了沙丘,在黃土上搖搖晃晃地朝城市方向前進著,沒走多久,正好有輛越野車經過,看到了他,將他載回了城市,否則羅伯特的生命就會在黃土沙塵與烈日中一點一滴的消耗殆盡。

羅伯特在耶路薩冷休養了好幾個月後才回到了美國,他覺得自己不一樣了,大腦時不時會出現幻像,五官也變得異常敏銳,坐在房間裡,他可以清楚聽到樓下的人說話,不用收音機就能接收到電台以無線電波播放的音樂,將雙腳放在地板上便可感受到街道上汽車發動時的震動,他集中注意力時甚至可以看到蒼蠅緩慢的停留在食物上,連蒼蠅觸角上的毛髮都十分清晰。

除此之外還有片斷模糊不清的畫面,那是他在那充滿迷幻色彩空間內所見到的影像,讓他精神飽受折磨,這一切幾乎要將他擊潰了,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大腦一波波的跳動,當大腦劇烈爆脹時,令他頭疼欲裂,全身如火焚,那段時間他仍反覆夢到那恐怖的景像,自己被釘在十字架上,受到黑火的焚燒。

當熬過了那陣痛苦後,他又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是自己做不到的,好像有源源不絕的能量在他身體裡,伴隨著死亡的是超越人類的能力,他猜想這些改變必定和那個空間有關,他需要找到控制這股能量的方法,他想到了尼古拉‧特斯拉。

他記得FBI的機密檔案內記載著特斯拉描述過類似的情況,於是他複製了所有關於特斯拉的檔案後,離開了FBI,消失在這世界上。

羅伯特原本就是個科技神童,當菲力擊破《最後裡論》那台機器時,玻璃館內噴射出的純能量也擊中了他,激活了他腦內的核心區塊,讓他也進入了那奇異的空間,但那把脫離菲力手中的青銅槍卻朝他射了過去,身體感受到劇烈的痛楚將他拉回了現實,所以他才會感覺像是被甩出了那個空間。

因此羅伯特和菲力等人的情況不同,菲力等人完整的啟動了腦內的核心區塊,進入了儲存在腦內設定了自己一生的奇異空間,但他們本身並沒有真正進入另一個維度的世界,隨著描述自己未來的影像慢慢消失,核心區塊也漸漸地停止了運作,恢復正常。

但羅伯特在核心區塊還在劇烈運作時,就被強制中斷,像電腦突然當機一樣,使他腦內的核心區塊和大部分的休眠區瞬間被停止活動,但這並不完全,仍有部分區塊處於活躍狀態,讓他變得比以往更加聰明,更加敏銳,若說他現在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人也不為過,可這也正是他飽受折磨的原因。

他雙眼如掃描機般飛快的檢視特斯拉的所有研究,裡面記載了各式各樣運用自然能量的裝置,從金屬共振器到沃登克里弗塔的結構,並詳細的說明如何製造出人工閃電、地震、控制氣候等等……但唯一吸引他並可能解救他的就是其中提到的人腦共振,那不光是靠科學的力量還要結合印度教的禪定,依照記載的方法,羅伯特反覆的練習後,終於可以稍微控制住自己腦內那如湧泉般充沛的能量,他可以看到各種蜂擁而出,千奇百怪的幻象,使他有能力在腦中重現特斯拉的種種裝置,也可隨時關閉腦內的視覺影像。

在檔案中也提到了人體的奧妙,人腦內數億個神經元傳遞電流時所產生的能量遠超過目前已知的所有能源。

根據特斯拉對於腦波共振的描述,羅伯特建造出一種能和人腦產生共振的機器,也就是菲力看到如太空艙的東西,藉由那些機器,他可以提取出旁人的腦力來供自己使用,或在他感到大腦快要爆炸時將這股能量移轉給其他人,正常人無法承受他多餘的腦能量,大腦內的神經元會像燈泡裡的鎢絲一樣因過熱而斷裂,導致死亡。

他也根據那次的經驗想出了一套理論,他認為電磁網上投影出的畫面和那空間裡的畫面一模一樣,是自己被設定好的一生,那麼是由誰設定的?

雖然他沒看過愛因斯坦筆記本內隱藏的訊息,但聰明的他也得出了和愛因斯坦相似的結論:

「就像身處三維空間的我們能在平面上作畫、寫故事,我們可以決定二維世界裡角色的長相與故事的劇情,更高維度的空間則是決定了我們的一生。」

因此他瘋狂的想進入更高維度的空間,他看了有關費城實驗的報告和愛因斯坦留下的裝置,曉得將電磁力結合另一種巨大的能量即可從撕開所處的三維空間,從而進入那更高維度的世界。

他開始思考需要什麼樣的能量才能打開那個通道,費城實驗是個失敗的例子,軍艦雖然到了另一個維度,但卻無法正常的返回,軍艦上所有人都神志不清,根本無人知道他們在那個空間發生什麼事,愛因斯坦的機器很成功,但只能投射出另一空間的畫面,無法進入到那個空間,他推論,以腦能量作為媒介是更為可行的方式。

俄羅斯無聲無息的大火球、非洲蝙蝠洞內怪異的浮力場和英國的骨牌巨石陣都是他測試裝置時所造成的,他也懂得運用他不同反響的感應能力和科學實驗吸引住那些認為外星人要到來的人們,聲稱自己就是外星人派來地球的使者,負責挑選可以前往另一國度的人,這群人面對這些從沒看過的奇妙景像自然是深信不已,還真以為是神蹟。

很快的他便培養出一批狂熱的信徒,羅伯特在信徒前稱呼自己為阿奴比斯,那是存在於古埃及神話裡的神明,有著豺狼的頭與人類的身體,因為人們一直深信著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而成的,為了加深這群人對自己盲目的崇拜,便替自己選了這個名字。

他要求信徒們將身患重病的親人帶來,作為測試一般人體腦能量的實驗,並在他需要的時候,作為他大腦緩衝的容器,當然這群可憐的信徒,在腦能量被榨乾或是超載後,得到的結局只有死亡,羅伯特則是對信徒們說那些死亡的人,靈魂已經藉由他的引導上了天堂,脫離肉體,於現實中解脫。

當進行腦部共振時,羅伯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其他人的能量如一涓涓,細細甘甜的流水灌入自己的腦內,那是多麼舒服的事情,比和女人做愛所得到的快感要強上數千倍。

隨後他將實驗的對象擴及到健康的人、剛出生的兒童、科學家、高知識份子和運動員等等……但他發現這些人腦所蘊藏的能量遠遠不足以達成他的目的,甚至連他自己本身腦能量的百分之一都不到,於是他推測只有進入過那空間的人才能像他自己一樣有如此豐沛的腦能量,而他知道這世界上還有五個人也進入過那個空間,那就是菲力等人,經過他的計算,要成功進入更高維度的空間,只有同時釋放六倍相當於自己的腦能量才有可能成功,所以他需要菲力等五人。

但他不知道該去哪找他們,也不知道黑白就是艾達,但他了解菲力肯定會對這些自然異相感興趣,因此他派出信徒,給他們菲力看等人的畫像,製造各種奇景,等待菲力的出現。

第一次的火球事件,因為面積太大,圍觀的人分布過廣,身分又太雜,信徒們沒能找到菲力,在第二次的力場事件,仍舊沒有在當場發現菲力,但從電視的轉播上,他們看到了菲力和另一位陌生男子出現在畫面上,讓羅伯特欣喜若狂,於是他很快的又製造出第三次的巨石陣事件,羅伯特相信菲力一定會再度出現,他派出了全部的信徒到了英國,每個旅館、飯店、地鐵、火車站和機場都有人拿著菲力的相片在等候著,這也就是為何在地鐵的終點站,當菲力和約瑟夫以為成功逃離了陌生人的追捕時,又落到了這群人手上。

羅伯特走下階梯,將癱軟在地的菲力小心的抱起,放到他座位旁的太空艙內,啟動測試能量的機器,果然如他所想,顯示在屏幕上的數據讓他露出了滿意的微笑,菲力腦內蘊藏的能量和自己相當,羅伯特將蓋子闔上,太空艙內釋放出了白色的煙霧,這白色的氣體迅速的充滿了整個圓筒,菲力將在這裡面進入冬眠的狀態,羅伯特坐回位子上,再度拿起了圓形的罩子套在自己頭上,他小心的設定機器參數並啟動,在艙管內的菲力沒有像約瑟夫一樣,身體出現劇烈的顫抖,仍然是那麼的平靜像睡著了一般,但他的記憶卻飛快地出現在羅伯特的雙眼中,從他是科學家的時候,到癱瘓,到在酒吧遇見了莎曼珊,羅伯特的眼球快速轉動,這些畫面如幻燈片般從菲力的大腦傳進羅伯特的腦內,投影在羅伯特的眼睛上,一直到那個地底古城,菲力從土裡拔起了那個青銅槍尖,爬上了操作台,並用力刺破了那還充滿電圈的玻璃管,進入了那奇幻的空間,一直到剛才。

羅伯特閉上眼睛,汗水將他的黑色長袍都浸透了,像是剛做完一場劇烈的運動,讀取他人記憶是非常耗費體力的事情,他現在需要休息,他嘴角掛著得意的笑容。因為他現在知道如何找到蘋和艾達等人,他相信自己宏偉的計畫很快就會實現了。

 

9.

菲力已經消失快兩星期了,除了菲力剛下飛機到達英國的時候蘋有和他聯絡上並臭罵了他一頓外,後面就完全失去了聯繫,菲力的手機也從那天後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剛開始時蘋還沒將這情況放在心上,心想菲力肯定是跟約瑟夫又發現了什麼新奇有趣的事情因而延宕了回來的時間,但又怕被自己知道才不敢接電話,又或者是當地的通訊品質太差導致連絡不上,蘋不斷地替菲力找理由,不外乎就是希望自己心愛的丈夫不要遇到任何危險。

又一個周過去了,仍舊沒有菲力的消息,蘋開始責怪自己,是不是自己管的太嚴了,讓菲力想離開到一個沒有自己的地方靜一靜,蘋開始後悔當初沒有答應和菲力一起去非洲,只因為自己不想再到那幽暗的洞穴,蘋認為一切都是自己的錯。

蘋已經不知道傳了多少封簡訊和留了多少通語音了,內容都是求菲力快點回來,自己願意陪他到地球上的任何地方,只要他想去,即使是最潮濕、惡臭、詭魅的洞穴她都願意隨著自己深愛的丈夫去探險,他們就像分開了好幾世紀的戀人,好不容易才找到彼此。蘋這幾天都坐在面對大門客廳的沙發上,等待著菲力帶著興奮的表情,打開大門,給她一個溫暖的擁抱,和她分享這次旅行看到的奇聞軼事,就這樣,又過去了好幾天。

蘋開始擔心菲力是不是遇上了什麼不測,就像上次一樣捲入了什麼莫名的麻煩事,她透過呼叫器和蘇西等人透漏自己的擔憂,蘇西只是不斷的安慰說道菲力一定是又跑去了什麼地方探險去了勸自己不要多想,也幫著蘋罵菲力這次實在是太過分了,出去這麼久,把自己美麗的妻子獨自留在屋內,也不打電話回來報個平安,等菲力回來後一定要和艾達一起幫蘋好好數落菲力一番,即使如此,蘋依舊擔心的流下了眼淚。

蘋已經好幾天沒睡好覺了,這晚她喝了一些酒以減緩焦慮的心情,回到房間,躺到了床上,翻來覆去的做著噩夢……

首先她夢到菲力的四肢被綁在鐵椅上,嘴巴上黏著一塊黑色的膠帶,被棄置在一座濃密的黑森林內,只見菲力不斷地掙扎著、扭動著,但那鐵椅像是在泥土裡扎了根一樣,不論菲力多麼用力的掙脫,想抽出被綑綁的手腳都徒勞無功。

菲力感覺到周遭愈來愈熱,往左右一看,四周都燒了起來,那火像從土裡冒出來的一樣,還沒碰到那火,綠油油的綠葉就捲曲了起來,顏色也由翠綠變成了深褐色,眨眼間又化為了一團粉屑,大火也朝樹幹侵蝕,無數的火苗伴隨著黑煙從樹幹裡竄出,只見菲力驚慌失措的看著周圍的變化,眼神極度驚恐,高熱的空氣和黑煙嗆的他眼淚都了飆出來。

正當菲力認為自己也將被這森林大火給焚化時,又出現了變化,只見所有的火焰都被吸到空中,他的視線也隨著上升的火焰慢慢抬起頭朝天空看去,只見一團鋪天蓋地的大火球在他的頭頂上,宛如活生生的太陽,而這大火球,刷的一聲,就朝下方迅速的墜落,凡是和這火球接觸到的物質都順間變成灰燼,最後火球埋入了地底,地面上什麼都不剩,大樹、土壤和菲力都不見了,只剩一團像是煮沸的開水般沸騰的黑色熔漿。

緊接著她又夢到菲力身處在一個陰暗的洞穴,全身輕飄飄的浮在半空中,在他的周圍還有許多看不清的模糊人影在嘻笑著,與此同時還有一大群未知的動物發出尖銳的叫聲和拍動翅膀的聲音,此時的菲力沒有被綑綁在椅子上,只見他慌張的不斷揮動手腳,像是溺水的人在胡亂掙扎一般,但不論他如何努力的擺動身體,都無法逃離那奇怪的力場,仍然在半空中上下漂浮著,周遭的人還開始對他投擲各種金屬工具,鐵槌、板手、剪刀、鉗子、鉅子等等,菲力扭動身體,試圖避開朝他射來的物體,但都沒能成功,那些物體像裝了追蹤器一樣,一件件快速地朝他飛去,插入了他的身體裡,緊接著是一大群黑色的東西繞著他急速打轉,那團黑色的東西原來是蝙蝠,數之不盡的蝙蝠包圍著他,有些朝他露出白森森的利齒,翅膀上的利爪刮過他的臉,在菲力面上留下一道道怵目驚心的血痕,只見蝙蝠群將他整個纏繞後又向四周散去,留下身上插滿各式各樣工具,滿是被蝙蝠利齒咬過的洞孔的一具乾屍。

蘋嚇的睜開了眼睛,夢裡那恐怖的景象還歷歷在目,她感覺口乾舌燥想起身喝點水,驚魂未定的她覺得窗外有亮光射入,好像聽到了汽車熄火的聲音,她以為是菲力回來了,驚喜的叫道:「菲力,是你嗎?」

朝窗外一看,除了街道上的路燈靜靜散發著澄光外,沒有什麼異常,菲力的車仍舊停在車庫內,她才想起來是約瑟夫開車帶菲力去的,自己實在是精神過於緊張了,於是她又躺回床上。

過了一會,她查覺客廳傳來輕微的腳步聲,但當她坐起身想聽清楚時,卻又沒有發現任何動靜,房外一片寂靜,她再度躺下,就在此時,她瞥眼見到門縫下有一道亮光閃過,這次她非常確定自己沒有看錯,於是她下了床,叫道:「菲力,是你嗎?」

沒有人回應,蘋這次想搞清楚這到底怎麼一回事,手握向門把正要打開時,她突然想到萬一是小偷怎麼辦?自己這樣出去不是一點幫助也沒有。

於是她轉身回床邊的櫃子拿出了手槍,一邊仍大聲叫道:「菲力,是你嗎?是你們外面嗎?約瑟夫?」

門外又傳出了腳步聲,而且這次就停在了房間外,從門縫手電筒的亮光看來至少有三個人,這下蘋是真的害怕了,她立刻拿起了電話想要報警,但當她把話筒拿起時,卻沒有聽到正常等待播號的聲音,而是什麼聲音都沒有,她又拿起櫃子上的手機一看,沒有任何的訊號。

她不敢出房,對著門外的陌生人大聲叫道:「我警告你們,別進來喔,我手裡有槍,我會開槍的,別進來。」

她慌張的拿起放在床邊的呼叫器,小聲的呼叫:「蘇西、艾達。」

呼叫器那頭沒有回應,現在的時間已經是深夜了,蘇西她們可能都休息了

但蘋不死心,這是她現在唯一的通訊方式了,她繼續向呼叫器呼叫道:「蘇西、艾達,妳們聽的見嗎?」

她沒想到這個範圍的收訊已經被切斷了,她的手機沒有收到任何的訊號,呼叫器自然也無法送出訊號。

此時門把輕輕地轉動了起來。

蘋驚恐的尖叫道:「別進來,我手上有槍,我會開槍的。」

門已經被打開了露出一點縫隙,蘋閉著眼睛朝門開了一槍,「碰!」的一聲槍響,劃破了夜晚的寧靜。

但神奇的事情在蘋的眼前發生了,子彈沒有朝門的方向擊去,而是一出了槍口,就上下漂浮在半空中,此時房門已經被完全打開了,門外站著兩男一女,三把手電筒的光束照向自己,蘋又朝著他們開了幾槍,但情況跟剛剛一樣,子彈一出了槍口就停在半空中,這幾聲槍響也驚動了寧靜的社區,周圍房屋的窗戶陸續透了光。

只聽那男子催促道:「快點,她把其他人都吵醒了。」

那三人朝蘋走了過來。

蘋尖叫道:「你們是誰?要幹什麼?」

只見那兩個男子抓起了蘋的雙手將她從地上架了起來

另一個女子說道:「小心點,神使吩咐過不能讓她有任何損傷。」

蘋則是不斷大聲的尖叫抵抗著。

其中一個男子不耐煩的說道:「那妳就快點動手,不然等鄰居趕來就麻煩了。」

頻仍是大聲叫嚷著:「你們是誰?到底要幹什麼?」

那女子從口袋拿出了一根小針筒,刺向了蘋的脖子,溫柔的說道:「請妳先安靜的睡上一覺。」

蘋只感到一根細針扎入她的頸部,之後就不醒人事了。

那女子看到蘋的腳邊有個黑色的呼叫器便撿了起來,說道:「走吧。」

羅伯特仍舊穿著黑色大袍在那金屬的房間內,門外傳來了信徒的聲音:「神使,我們把您要找的人帶來了。」

羅伯特說:「進來吧。」

進來的正是闖進蘋住家的那二男一女,只見他們彎著腰、低著頭,小心的將蘋抬入,放在羅伯特坐位前的階梯下。

羅伯特問道:「沒有弄傷她吧?」

那女子小心的回答:「沒有,只在她的脖子上打了一針強效安眠劑。」

羅伯特說:「很好,呼叫器有找到嗎?」

那女子雙腿跪下,身體朝下,雙手高舉過頭向羅伯特呈上呼叫器,羅伯特拿起後便叫這三人出去,這三人便維持和進來時一樣的姿勢正面退了出去,一直到關上房門都不敢抬頭看羅伯特一眼,連離開也不敢轉身背對著他,可見這些信徒對羅伯特除了有神明般的崇拜外,也非常畏懼羅伯特所擁有的力量。

羅伯特起身走下了階梯,看著蘋的臉龐,溫柔的將她抱起,彷彿蘋是一件脆弱、精緻的瓷器,小心翼翼地將她放到菲力旁邊的太空艙內,將艙門闔上,白色的氣體很快的充滿了整個圓筒

羅伯特看著手上的呼叫器對著艙筒內的菲力和蘋輕聲的說道:「很快,就會有人來陪你們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