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2集 羅伯特的復仇 1

2018/5/1  
  
本站分類:創作

覺醒者──命運重啟 第2集 羅伯特的復仇 1

引言:

英國詩人亞歷山大‧蒲柏(Alexander Pope)為牛頓寫了著名的墓誌銘:

自然和自然的法則隱藏在黑暗之中。

上帝說:讓牛頓出世吧,

於是一切豁然開朗。

1.

當菲力、蘋、艾達、蘇西和薩比魯等人利用神秘人留下的墨家信物,以彩虹般的光線照向愛因斯坦留下的冊子,那是本隨意穿插聖經章節的本子,終於發現了隱藏於《創世紀》經文下方的文字,那是愛因斯坦消失的筆記,裡面記載了一個能看到人一生劇本的神奇裝置,也證實無故襲擊他們的珍妮佛等人一直在尋找的東西確實存在,但眾人仍無法明白筆記本內記載的最後幾句文字的意思:

 

「我將它藏於開始和結束的地方,在被消滅的罪惡之城中,只有善良的人才可看到。」

 

菲力等人猜想筆記本內最後幾頁的聖經故事可能是找到那裝置的線索,因為那是本子裡唯一完整的章節,有關創世紀第十九章被耶和華消滅的罪惡之城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故事。

於是眾人來到傳說中被消滅的古城所在地,但他們沒想到那地方因為有許多崎嶇複雜的洞穴,反而引來了一批強盜佔據,為了逃離這些泯滅人性,將人質做成人皮十字架炫耀的土匪,他們跳入了一個冒著黃煙和黑油的坑洞,也因此意外的發現藏於地底,聖經中被消滅的罪惡之城,並在古城內的巨大圓坑中發現了愛因斯坦所留下的《統一理論》,那不是什麼研究手稿或是數學方程式,而是一台非常巨大的機器。

此時,一路上舉止紳士並救過艾達性命的羅伯特也不再隱藏自己的真實身分,原來他就是FBI秘密單位裡專門尋找科學家們留下的謎團,尤其是有關於科技和武器部分的最高指揮官,在瑞士綁架、折磨菲力並一路上追逐他們的珍妮佛、阿德勒和貝利也都是他的手下。

為艾達療傷取得她的信任以跟隨她找到菲力等人也都是羅伯特的計畫之一,卸下了那虛偽的一面,羅伯特冷血的朝艾達開槍,並卑鄙的用蘇西和其他人的生命為要脅,要求菲力開啟那靜置的巨大機器。

當機器啟動後,一道肉眼可見的電磁網從機器的頂端呈半圓形將眾人壟罩於內,隨後那道電磁網出現了許多影像,那些影像是如此的不可思議,吸引了在圓坑內的每一個人,羅伯特也不例外,一幕幕如同電影放映般的畫面,憑空出現在那紫藍色的電磁網上。

他看到自己第一次過生日時,一家人在佈置著彩帶、氣球和禮物的客廳裡,等待他吹熄蛋糕上的蠟燭,那時候他四歲。

在聖誕節收到第一本童話書《小飛俠》,隨著繪本他想像自己也像彼得潘一樣批上綠色的斗篷,手拿短刀,從一艘海盜船飛到另一艘海盜船上,和頭戴著長長扁扁的帽子,臉上留了個大鬍鬚,批著黑色披風,右手有個金屬彎勾的壞蛋船長戰鬥。

第一次騎腳踏車跌倒,手肘和膝蓋都破皮流血,但他沒有哭,很冷靜的,在地上坐了一會等痛楚漸漸消退後,又自己爬了起來。

第一次和女生接吻,他害羞只敢輕碰對方的臉頰,便快速的將臉轉回去,還是女生主動扶著他的臉,將嘴唇湊上去,他記得那觸感如棉花糖般柔軟,那味道比馬卡龍還要甜。

第一次參加畢業舞會,那時他十七歲,喝了一大堆雞尾酒後,鼓起勇氣去和他一直暗戀,有著一頭漂亮紅棕色長髮的女生邀舞,那女生很快的伸出了手,兩人開心的在舞池內隨著音樂轉圈,那晚是他第一次了解女人的身體還有性。

第一次失戀,把自己關在陰暗的房間裡,聽著各種情歌,用棉被悶著頭,默默的哭泣。

第一次打架,為了阻止一群流氓搶劫年邁的老人,他奮不顧身的衝向其中一個身材幾乎是他兩倍正拿起鐵棍準備朝老人頭部打去的混蛋撲去,但他仍然無法遏止那惡人的行為。下一秒,他的視線便和水泥地面平行,他還有意識的最後一個畫面是對方的鞋底,狠狠地朝著自己的臉踹,等他醒來後,只見那可憐的老人倒在血泊中,他掙扎的爬過去,用顫抖的手觸摸著那老人的臉,那老者已經死了,他感到自己是如此地無力,對自己的無能感到憤怒,那時他二十二歲。第一次殺人,在加入FBI後,他的天才便受到重用,他成立的科技公司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發展非常成功並為他賺進了大把的鈔票,但這些仍無法令讓他滿足,他常常要求親手處決一些犯人,一開始他只敢用槍,殺人這件事讓他全身上下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亢奮,但這快感稍縱即逝,後來他想出了很多的花招,結合他的科技才能來延長罪犯的痛苦,讓犯人精神崩潰,受盡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從而得到許多機密的情報,也讓他更受到長官的器重,當他看著人犯掙扎的模樣時,嘴角不經意地露出了一抹變態的微笑。

正當羅伯特專注的看著磁網上的神奇畫面時,突然間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奇異的空間,腳底下踩著不是古城內泛黃的土地,周遭也不見那些紫藍色一格格如魚網般的電磁場,他發現自己置身在一個沒有邊界、充滿迷幻色彩的空間裡,那些顏色是他從沒有看過的,在四周還有許多雪花形狀的冰晶,那一朵朵冰晶明亮的如鏡子般,並從中出現許多影像,和剛才在電磁網上所看到的影像相同,主角就是他自己,從出生、成長到現在,還有許多沒發生過的事情,他知道那是他的未來。正當他想尋找更多投射自己未來畫面的冰晶時,就感到一股強大的旋轉力將他甩出了這個空間,就這麼一瞬間,他看到自己又回到了那個埋藏在地底的圓坑,四周的電磁網已經消失了,菲力不知道為什麼,整個人停在半空中,其餘的人則是如慢動作般癱軟的倒下,但自己卻以極快的和這些人分離,分離了中央那台巨大的機器,飛過了圓坑,這感覺就像剛剛被那奇異的空間甩出來一樣,身體不由自主的不斷到退,退出了古城的邊緣,這倒退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的身體只要和周遭的岩石稍微碰撞到就直接被切了下來,牆面上粗糙不規則的岩石,變成了鋒利的刀片,退到看不見土城,退到一開始爬出瀝青潭的洞穴,通道內沒有光線,他陷入了一片黑暗,最後感到背部先碰到一團膠質物後重重的撞在了一面堅硬的岩石上,撞擊力之強大,使他以為自己的五臟六腑好像都要被震碎了一樣,而他也因為這強烈的衝擊暈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感到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痛,痛的連出聲哀嚎都無法辦到,他覺得自己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完好的,身上傳來被烈火焚燒的感覺,腦袋好似要炸開了一樣,他可以感覺到大腦在腦殼內劇烈的收縮、血液在血管中流動、就連瀝青低落潭裡如此細微的聲音,在他聽來都好像爆炸一般,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插在自己的右肩,冰冰涼涼的貫穿了他的身體,將他牢牢的釘死在瀝青潭的上方,他的右肩已經完全廢掉了,難以想像的痛楚再度切斷了他的意識,使得他又陷入了昏迷。

 

迷迷糊糊間,羅伯特夢到自己的腳底是一片在火海,那火的顏色是黑色的,是神話故事裡地獄深處的黑色火焰,那黑火產生的熱度與周圍讓人窒息的焚風是如此的真實,他低頭看到自己的雙腳已經黑火被燒到焦黑,正在逐漸融化並從他腳下滴落一滴滴黑色的液體,那液體一接觸到黑火,就爆出一個巨大的火焰噴泉,而那地獄黑火的火舌,像巨蟒吐信、如檞寄生,沿著他焦黑的雙腳彎彎曲曲地向上攀爬,他想掙扎卻無法動彈,四肢好似被固定住了,雙手像是被什麼東西拉起平舉著,他恐懼地望向自己的雙手,只見自己的身體居然被釘在十字架上,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穿過他手掌心的巨大鐵釘,低頭一看,自己的兩隻腳掌也是如此,從腳背上透出鐵釘上方的圓頭,他劇烈的扭動身體,但根本無法移動半分,狂暴的火舌已經從腰間攀附到了他的脖子,還不斷地掃著他的臉,像是在思考要如何將他吞噬才最美味,突然間,下方的黑火變成了一張巨大的蛇嘴,快速的由下到上將他整個人吃了下去,極度的恐懼使他從昏迷中醒來……慶幸著剛剛那煉獄般的景像並不是真的。

 

但現實的情況並沒有比那個惡夢好上多少,他的身體仍被釘死在瀝青潭的上方,周身上下傳來如千萬根針扎的刺痛,如同剛才被黑火焚燒的感覺一樣,大腦的活動雖然沒有之前那麼劇烈,但仍脹的厲害,好像腦袋突然大了幾倍要衝破腦殼一樣,他的五官仍是如此地敏銳,所以感受到的痛楚也是一般人的數倍,他了解自己若不趕快想辦法逃離這裡,下場就是痛苦的死在一個黑暗,空氣中充滿了硫磺味,而且永遠不會被人發現的瀝青潭上。

「不可能,我絕不會死在這!」

他可是科技金童,百萬富翁,多少人都期待著見上他一面,聽自己說幾句話,不論在任何場合出現,他就是鎂光燈的焦點,女人們都用如此崇拜的眼神看著他,連美國總統都要親自接見他,五角大廈的指揮官也要延攬他負責FBI裡最機密的計畫。

「我絕不能死在這裡,不可能,絕不。」

強烈的信念激發出他求生的本能,強忍著無比的劇痛,舉起左手,握住釘在右肩上的東西,將那玩意和身體一寸一寸的往前移動,每震動一下,就是一股比死亡還要難熬的劇痛,如電流般傳遍全身,但他忍了下來,靠著那無比堅強的求生意志,熬過了死神砍在身上的鐮刀,最終脫離了那塊岩石,正面朝下落入了瀝青潭。他知道必須趕快讓雙腳牢牢站在潭底,將自己頭抬出瀝青潭,有那麼一瞬間他仍以為雙腳像剛剛的惡夢一樣被黑火融化了,直到腳掌接觸到潭底的岩石才又將他拉回現實,吃力的走到前方,每邁出一步都好像有無數的惡鬼潛在潭裡拖著他的腿一樣困難,好不容易靠到了岸邊,吃痛的舉起左手將自己半邊的身體提上了岸,但他沒有足夠的力氣支撐起整個身體,必須靠著轉身才能將右腿脫出潭,但這麼一來,插在右肩上那冰冷的東西就碰到了地面,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使他忍不住大叫了起來,這一次他又熬過來了,對著黑暗的四周大聲怒喊著:「我絕不會死在這裡,不可能,絕不。」

彷彿在跟藏身於暗處的鬼怪叫囂一般。

爬上了岸,用身體挨著通道壁一吋一吋的向前移動,走過了通道,來到那較大的洞穴,見到了從上方岩石隙縫中透出的亮光,此時他才看到是一把閃著綠光的青銅槍尖貫穿了自己右肩,自己的四肢雖然還在,但稱不上完好,很多肌肉被切掉了,甚至連頭皮都被削掉了一大塊,繼續往前走,來到了土城的圓坑,只見那機器最底層的玻璃管破了一個洞,而他的夥伴,珍妮佛和貝利像被閃電劈中一樣,全身毛髮直立,身體成了焦黑色,他用腳踢了一下珍妮佛的頭,珍妮佛的頭顱瞬間變成粉末碎掉,接著珍妮佛的身體像是沙灘製作的沙堡一樣整個崩塌,成為一團黑色的粉末。

而他自己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瀝青,但也所幸這些瀝青黏住了傷口,使他不致流血而死,再往前走,看到一條通往上方的土塊階梯,此時他已經精疲力竭無法站立了,只好用左手扒著上層的階梯,身體像毛毛蟲般的蠕動,平常簡單到不行的動作,在此刻居然是如此的困難,爬了一會後,他感受到從通道上方吹進的氣流。

「那裡肯定有出口。」他想著。

有了活著的希望,原本已經癱軟無力的身體,又湧起了力量,左手用力的巴上階梯,將身體一口氣拉了上去,直到階梯的盡頭,看到一塊土牆中間破了個大洞,羅伯特終於從地底古城逃了出來,趴在地上,對著天空大聲咆嘯,這模樣像極了從地獄爬出的魔鬼。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