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需面对的心理战超限战与反钓鱼战

2017/10/9  
  
本站分類:其他

民运需面对的心理战超限战与反钓鱼战

民运需面对的心理战超限战与反钓鱼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八

  

  在写《民运需面对的现代舆论战》之时,就想到要写“民运需面对的心理战”了。然而,待写罢“舆论战”、真正进入“心理战”的构思程序,才发现不好写。 

  为什么呢?因为,我不能只说:心理战,就是运用心理学原理等,以对手的心理为战场,有计划地采用各种手段,对其认知、情感与意志施加影响,从而达到打击心志的目的。如,以宣传等方式从精神上瓦解敌对方。 

  我不能只说:如著名的《莉莉玛莲》,就是一首写于一战初期的爱情诗,却在二战期间成了脍炙人口的“战士歌曲”。歌曲源自于德方,却被同盟军利用其在德军中的广为流传、施以心理战,向他们广播“赶紧回到你们的莉莉玛莲身边去”等。 

  我不能只说:在二战中,双方心理战的身影随处可见。如德军的情色传单就是其中之一,它们起到了挑拨美、英、法军队之间及士兵与后方之间关系的作用,最典型的有:传单画上是美军士兵正与英国女孩在后方床上寻欢作乐,而字写着“英军士兵的归宿”。 

  我不能只说:在二战中,心理战无孔不入,从新闻到电影、歌曲,甚至邮票都成了纳粹德国的心理战的载体。我应该说,党是怎样进行心理战的,党是怎样对民运人士施以心理战的战术,最好能具体到个人、具体到实例。如,党是如何对我进行心理战的,我又怎样应对。 

  比如,“顾晓军:明天下午2点之前请不要离开家,我们要登门拜访,跟你这个大作家谈谈心”就是一次心理战。然而,我不能具体——君不见刘刚一再指导郭文贵,说中共的无数心理学家,正在研究郭文贵、欲攻破郭文贵等。刘刚的话是对的。关于这方面,细节越多、就越容易被把握。 

  心理战,是针对具体对象设计的。面对心理战,民运人士只有自己去了解心理学的常识、心理战的常用战法,而后举一反三地分析、总结。何况,我一旦说破的,对任何一个你都没用了。而我说破,却暴露了自己观察与应对的角度。 

  我写本文、写心理战,是提示大家:不要忘记了心理战。要立体思维,要时刻记住“事物往往是立体的”、记住“你做一件事,常常只考虑你与对方的关系。其实至少还有一人在观察你(事实上远不止)”。有了防患于未然的准备,心理战也就好对付一些了。 

  在心理战之外,就是“超限战”。2017-2-2,我在《中美之战》之中介绍“超限战,为乔良少将与他的一位下属合著的书”等。而发现中共把超限战、实际运用于对付民运人士,则是刘刚大师。这几乎是刘刚的“专利”,我就不掠人之美了。大家多看刘刚的博客,必有收获。 

  在“钓鱼”与“反钓鱼战”上,我倒可说说。钓鱼无非需要饵。而对于人,饵也不外乎是金钱、美女、名誉、地位。然,名誉一般没法给,得靠你自己去挣。即使能给,也一般都不会给的,因为怕被食饵;而一旦被食,又出尔反尔,则无法收回。 

  地位,与名誉则大同小异。所以,能作饵的一般是金钱与美女。这,也对应了“郭文贵爆料”的、中共的“蓝金黄计划”(“蓝”,指网络监控与攻击;“金”,自然是指金钱收买;而“黄”,则是指色诱、色相勾引等等)。 

  作为民运人士之个人,对于“蓝”,几乎是无法应对的。那么,在“金”与“黄”之间,则要数“黄”难对付;因为,“金”是死的,而“黄”是活的、是人。实施色诱之策之前,一般先有个试探;而决定对你实施色诱之策时,就定是准确抓住了你的弱点。 

  刘刚常说中共给他送去两个美女间谍,对他实施超限战。若刘刚的两个前妻确是中共女间谍,那么,刘刚遭遇的折磨、确实是难以承受的。然,刘刚之所以遭受超限战的折磨,不就是因为他食了色诱之饵吗?不食,哪来什么超限战? 

  因此,所有决心致力于民运事业的民运人士,当尤要防范色诱,万不可学刘刚、食色诱之饵。刘刚非常人,所以能抵御住中共的超限战(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刘刚是假的、以假相示人)。我这里说不能食色诱之饵,并不是说金钱之饵就能食。金钱之饵,同样是碰不得的。 

  或许有朋友会用我《中国民运中的“间谍战”》中的“海外民运,只要真心向着民主,特困难时骗点党的钱花花、是可以原谅的”,反诘我。我可以解释下:“特困难”,指到了生存的边缘。我以为:活着是第一位的。 

  我们不是共产主义战士,不提倡“献身”。自然,如果不是到了生存的边缘,绝不要去食金钱之饵、不要去折腰。俗话说,无欲则刚。没有贪欲,才是长久之道。当然,也不是无论什么饵都不能食;有时,最危险的饵,却又反而是最最安全的。 

  如,党给我送上的“顾门弟子”与“顾粉团”。无论“顾门弟子”还是“顾粉团”,都很容易被栽上“组织”的赃(党是搞组织出身,所以他们最怕别人搞组织。刘晓波的“零八宪章”,其实不在于“宪章”,而在于那三百多人签名、被视为一种“亚组织”)。 

  看清了这些,我就趁余小勇欲拜我为师之机,大张旗鼓地收“顾门弟子”,一不小心、就收了近百人,连石三生这样的名人、刘丽辉这样的名出身(北大博士)都收在了门下;一边收,我一边大叫大嚷:我是学赵本山的。赵本山能收弟子(网上有图片,搞得像黑社会似的),我顾晓军为何就不能收? 

  “顾粉团”,也一样。我手快,待党玩“海外来人了,上峰已到,要名单”之时,我已自建了“顾粉团”,立即退出党送给我的两个“顾晓军粉丝团”,再把我自建的“顾粉团”里的可疑人等、一踢,而后再大叫“顾粉团8.30政治大冤案”。党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明目张胆地陷害我吧?

  如是,党偷鸡不成蚀把米、钓鱼不成反被食了饵。当然,我不主张轻易食饵。反钓鱼战,重在防范,防范各种金钱、美女、名誉、地位的诱惑,防范“蓝金黄”;尤其,是要防范各种各样的色诱、色相勾引等等(有时,我在文章中、说自己好色等等,其实是在逗党玩)。 

  “卖个破绽”,其实是最好的保护自己。在反间谍战、反钓鱼战之中,可时不时“卖个破绽”——把自己最拿得准、最吃得住的,有意无意地暴露给党,让他们想办法、下力气来攻,这既可隐藏自己弱点,又可赢得时间。这也是种可行的战法。 

  民运需要面对的心理战、超限战与反钓鱼战,只能泛泛地讲,也只讲这么些。下面,大家可多关注我总结的“谋略战”、“间谍战”、“热点战”、“理论战”、“反炒战”、“游戏战”、“票友战”。 

              顾晓军 2017-10-8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