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運需面對的現代輿論戰

2017/10/7  
  
本站分類:其他

民運需面對的現代輿論戰

民運需面對的現代輿論戰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七 

 

  劉剛的最新博文是《紐約郵報報道,前天安門學生領袖沈彤家暴案。我看是中共烏賊術超限戰》。劉剛是啥意思、啥目的?並不明確。劉剛博文道: 

  “1988年,我在北大發起民主沙龍。沈彤隨即在北大發起一個‘奧林匹亞’沙龍,同我的北大民主沙龍爭鋒鬥豔。沈彤的‘奧林匹亞’沙龍是由學校黨委、團委在幕後支持的一個所謂民間活動,其背後更有中國國安和公安的支持”。 

  而後,劉剛說“我曾幾次發文揭露過沈彤”。我以為:既然劉剛早已揭露過、並多次,那麽,在你認為黨利用海外媒體炒沈彤時,就不該再加入。畢竟紐約郵報,不是中文網上的網友們都關注的對象;即便有人關注紐約郵報,也未必關注沈彤。 

  而劉剛的加入,在某種程度上,不就等于助炒、不就等于推波助瀾炒作“沈彤家暴案”嗎?當然,劉剛又說“我判斷這是中國特務系統對沈彤在上演超限戰!這有如下幾種可能”。“幾種可能”,就可以忽略了,劉剛想說的、是他又發現黨在運用“超限戰”了。 

  可,“超限戰”不是你劉剛發明的,而是黨發明的、黨的戰略專家們發明的;不過,是被你發現了。自然,能發現也很偉大,也很有意義,但說過就行了,或說過幾次就行了。總說、有意思嗎?尤其是在形成助炒之時。 

  我覺得:劉剛是缺乏策略的,尤其是在現代輿論戰中。在這樣的戰爭中,黨肯定是有一盤棋、“一盤很大很大的棋”的。而劉剛、或其他任何一個民主派人士,卻沒這樣的一盤棋。因此,在這樣的現代輿論戰爭之中,作為“一盤很大很大的棋”的對手,就必然常被利用。 

  面對這樣的情況,大家可學我:如面對突如其來的“郭文貴爆料”,情況不明,先“反炒”(因“反炒”是雙面的,隨時可導向自己需要的一面)。有時,甚至“反炒”都是不對的。如是,我在“郭文貴爆料”之中,專事“炒劉剛”。 

  不信,大家可以看看在“郭文貴爆料”中的、我的博文與視頻,是不是拿出了相當多的篇幅與精力、在“炒劉剛”。我“炒劉剛”,一是可以分減郭文貴的熱度,二是因為劉剛不會突然翻臉聲明“不反共”等、劉剛的“穩定性”比郭文貴強得多。 

  策略,在現代輿論戰爭之中,是最重要的一環。甚至可以這麽說,哪怕是什麽都不做,也要比被對方利用要好。被利用,就成了對手的借用力量。而什麽都不做,又是違背“‘消費熱點’理論”的。因此,我們應該做;而做,就得講策略,盤算清楚怎麽做。 

  像劉剛前期的緊貼著郭文貴、被郭文貴拉黑也要貼上去,是不當的。今天的、僅為再次證明“超限戰”的、說沈彤家暴案的最新博文,也是不妥的。黨太精明了。如果不在策略上勝黨一籌、而說推牆,則不過是想當然。 

  次于策略的,是計劃。我了解黨,有各種各樣的“五年計劃”、“十年計劃”等。這些計劃,不是死的,而是不斷完善的;而且,有很多個這樣的計劃。如陳光誠,不是一次“逃脫”就能炒作成功的。那麽,民主派或民運,也得有自己的“計劃”。 

  據說,海外民運有很多組織,不知各個組織有沒有計劃、有沒有對付黨的“一盤很大很大的棋”的現代輿論戰的完整計劃,及有沒有怎樣對付突發事件;在突發事件中,怎麽與黨爭奪眼球?而如果什麽都沒有,那麽,我是不是可以認為、這是另一種形式的“跟黨走”呢? 

  我顧曉軍,只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個人。但,我還是準備了應對辦法的。比如,我已公開的、應用了的辦法,就是“炒劉剛”。也可以說,“炒劉剛”、就是我的一個“計劃”。“炒劉剛”的最大的好處,是什麽時候都可以拿出來用。 

  而且,産生的負面效果的可能性很小。最多不過是、劉剛自己不理解,不落好。落不落好,無所謂;關鍵,這可以在“郭文貴爆料”中、多多少少抵消一些“郭文貴熱”。這,就是我的“計劃”,也可算是我的“策略”。 

  想來,劉剛既然沒有考慮到策略,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麽計劃。如是,盡管劉剛是策劃大師、天資過人,經曆過無數;而有時(常常是在細小的地方、細節上)往往是被黨牽著鼻子走的。而這,也是我過去說劉剛缺大局觀的根本所在。 

  在策略與計劃落實之後,就是力量了;或者說,有多少人馬。顯然,劉剛手中沒多少人馬。當然,這其中的主要原因不怨劉剛,因民主派講自由,在自由的理念下、劉剛很難聚集“死黨”。但,劉剛的“關門弟子”楊巨峰反出去(不知原因),定是劉剛的錯。 

  不能既讓人當弟子,又讓人承擔錯。因此,不論是不是弟子的錯、多大的錯,劉剛都應該大度。從這個道理上說,劉剛錯了。劉剛,應該把楊巨峰拉回來。在現代輿論戰爭之中,沒有人馬、是斷不可能言勝算的;單槍匹馬,也是斷不可能言勝算的。人家八千萬,你一個人、何時才能勝? 

  除了弟子,就是友軍。我以為的“友軍”,是明著說的大目標一致、眼下不妨害你,即可為“友軍”。我不知道,劉剛與趙岩有什麽深仇大恨?劉剛說趙岩是黨的特務。說過就行了,用得著整天說嗎?楊恒均妨害過我,我都懶得說。 

  當然,最近劉剛說趙岩、是為了郭文貴。可,郭文貴不把你當友軍,你又何必為郭文貴與趙岩再結梁子呢?何況,趙岩手下有“敢死隊”。當然,劉剛可說趙岩的“敢死隊”、是因為有經費。我覺得,這些可以不問,能利用的、就應該利用起來。 

  劉剛常以諸葛自诩。其實諸葛孔明最大的謀劃,不是赤壁戰、不是空城計,而是聯吳抗曹。也只有聯吳抗曹,才能保住蜀地不被他人侵吞。一旦與東吳結仇,再難的蜀道、不也被魏軍攻破了嗎?而阿鬥,也就只能是“此間樂,不思蜀”了。他思蜀,還有用嗎? 

  除了以上,我以為:現代輿論之戰的最大特點,很可能與一戰、二戰、現代戰爭相反——一戰是塹壕戰,我把它說成是“麻雀戰”;二戰是閃電、突襲、迂回包抄,我把它說成是“運動戰”;而現代戰爭,是立體的,完全可以導彈優勢、空中優勢等,提前決定戰爭勝負。 

  那麽,如果說清末,靠朝廷庭報;過去,靠報刊雜志、電台、電視、門戶網站……的話,那麽,未來很可能就靠Tweet、YouTube上的單兵作戰了(其實,美國川普總統已證明。而且,之前的奧巴馬,不也是借助于網絡)。 

  前幾日,創刊了40年的香港的《爭鳴》宣布停刊了,這也可以作為反證吧?其實,《爭鳴》與《動向》不是輸給了同行,而是輸給了網絡、輸給了互聯網時代。輸給時代,其實不是什麽恥辱,而是明智。與時代硬拼,才是一種可悲,也才算是種恥辱。不是嗎? 

  以上,我不過是拿劉剛說事。並不僅僅是寫給劉剛的。而是寫給魏京生、王丹、王軍濤、胡平、趙岩、盛雪等各位民運大咖,請問:面對黨的“一盤很大很大的棋”的現代輿論之戰,你們準備好了嗎?  

              顧曉軍 2017-10-7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