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運中的“票友戰”

2017/10/6  
  
本站分類:其他

中國民運中的“票友戰”

中國民運中的“票友戰”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三

  

  今天要講“票友戰”了。“票友戰”,是中國民運之七大戰法(“謀略戰”、“間諜戰”、“熱點戰”、“理論戰”、“反炒戰”、“遊戲戰”、“票友戰”)之最後一種戰法。 

  而中國民運之“七大戰法”與“三大理論”(“‘消費熱點’理論”、“‘ 不站隊’理論”、“‘不被抓’理論”),是《公正第一》(可聚集基本盤)、《大腦革命》(啓蒙精英)、《平民主義民主》(指明方向)、《打倒魯迅》(啓迪民衆)之外,專為《中國民運》而總結的規律與撰寫的新理論。 

  我最早提到“民主票友”,是2011-8-1撰寫的《邊操邊寫,才是真正的牛文》。那時,我的小說還沒放下;第二天,就寫有《哈哈,中國真的有了陰毛筆》,該文是說2008寫的小說《陰毛筆書法》與2011年揭露出的開封組織部長周以忠收藏三百多名“貢女”陰毛的關系。 

  “邊操邊寫”這樣說:“在一個偉大、光榮、正確的流氓時代,不粗魯,能幹什麽……我最早成名,一是小說《嘗試一夜情》之類……寫的就是操、粗魯地操。如今的網友們,大約以為我的讀者都是些民主票友;其實我若是調動色友,那才真是千軍萬馬。” 

  這說的——第一層是:追求民主的朋友與在網上尋找美女圖片、美女視頻看(我含蓄點)的朋友,不對立。第二層是:如果能把色友們調動起來、引導到追求民主的方向上來,那麽,我們何樂而不為呢?這樣才是千軍萬馬。而我,有這個能力。 

  基于以上,2011-12-16、我在《說說王炳章》中道:“反正,我是不願意被抓--搞韓寒,國寶要找我‘喝茶’,我就說磨快兩把菜刀等他……今年春天花開……有人來探口風,我就說我只想出名,誰不讓我出名、我就跟誰操蛋……至于民主,我在文章中早說過:我只能算是票友”等。 

  如是,人民思想家(王一鳴),撰文《海外華人團體及民運組織基本呈票友形態》批判我。可,我的“至于民主……我只能算是票友”,這樣的說法、不就跟我的另一篇文章《“民主新秀”談“六四情結”》是一個意思嗎?不恰恰表現的、是我的一種可貴的謙遜的情懷嗎? 

  王一鳴的文章,除對我的汙蔑性文字,在大段引用我的文字、加以批判後,說“不光他顧某如此,不客氣地講,現在海外的……華僑民主團體、民運等組織,也是顧曉軍所說的票友組織”、“‘ 既不能認真,也不能太不認真’,這才是顧某人的真心話”等等。 

  還說“其實不少民運人士不出國,在國內工作照樣生活得比國外實在;為什麽到了國外,卻不得不為了生存改弦易轍,違背自己當初出國前的志向而淪落成票友呢?”、“從民運人士蛻變成民運票友……可以看到……變節喪志的族群!海外團體的逐漸沒落,其實反映的也正是整個民族的退化沈淪”等。 

  哎,真沒法跟王一鳴溝通。如是,我寫了《中國民主票友論》,說“海外的網友人民思想家、對我進行了批判”、“革命無論以何種形式出現,都需要聚集力量。而聚集力量的手段,無非是組織。中共就是玩組織出身,太懂個中道理了,所以不帶大家玩,你有什麽辦法?” 

  還說“在現代條件下、在管控嚴厲的中國,玩民主只有象玩票一樣--以興趣為意志、以能力扮角色……以喜好為對象……名博唱戲、衆人捧場,打一場持久的網絡戰,把民主思想最大限度傳播到網友心中”、“只要我們象玩票一樣(玩票不犯法)持之以恒,中國的民主、就一定能實現”。 

  如此,我又有什麽錯呢?恰恰相反,錯的、該是王一鳴——第一,他把我說的國內當成國外了。我原本說的就是“不願意被抓”、“喝茶”、“有人來探口風”等等,這些是前提;而在海外,你玩民主,誰會“抓”你、誰請你“喝茶”?用得著“探口風”等等嗎? 

  第二,王一鳴要當勇士、敢當烈士,我很佩服。但,王一鳴不能以“淪落”、“蛻變”、“變節喪志”等搞道德綁架,不能驅趕大家都去當勇士、當烈士。其一,爭取民主有不同的路徑。其二,每個民主同仁、有每個人不同的境況,我們只能理解。 

  其實,王一鳴自己已失蹤很久了。王一鳴人在海外、都能失蹤很久了,這說明了什麽?我不說,大家也會想到吧?前些日子,我提到王一鳴的文章後,有盛雪的跟推,說她想念王一鳴。我覺得:民運人士,當取較寬容的處世態度。 

  從寬容的角度講,我們甚至無權責怪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我們的責怪,是基于劉曉波莫名其妙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並被海外媒體炒成了中國民運的偶像、領袖。作為民運的偶像、領袖,劉曉波就不該說“我沒有敵人”,不該以自己的淺薄而誤導追求民主的人們。 

  相比——我顧曉軍的“中國民主票友論”與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請問任何一個有判斷力的人:誰才更適合于中國民主運動、誰才更適合于專制體制下的大陸人的追求民主的方式呢?我想,只要不是白癡、都能回答。 

  何況,“先帝”(大陸追求民主的網友背後給我的稱呼,是我在推動中國民主的實戰中,是在“顧大俠”、“中國民主第一推手”、“民主派領軍人物”等等之外的新稱呼)我顧曉軍,也不只有“民主票友論”一個理論(本篇首已有簡介),是不是? 

  所以,後來我又在《一個自由主義者說》中這樣道:“也許你不會寫文章,那就玩票——當票友、當顧曉軍票友,捧角。這,黨不能不準許”、“總結一下:飯碗第一。家庭第一。業余玩票”。“業余玩票”,其實是大陸普通人堅持追求民主的一種可行的方式。 

  我還說“有人討論:改變中國,究竟應該采取自上而下、還是自下而上的辦法?我們可以暫不參加討論,我們的辦法是——創造一個民主社會體制的土壤與環境,而且,我們自己、已率先以民主的生活方式生活著”。這講的是創造民主的小環境。 

  總之,“民主票友”、是自己在創造自己的民主的小環境,而沒有向任何人伸手要什麽;我們,又有什麽錯呢?如果有十億“民主票友”、或全社會到處都有“民主票友”自己創造的民主的小環境,那麽,專制體制還能生存下去嗎? 

  所以,我顧曉軍以為:“票友戰”,是完全成立的。“票友戰”,如同“謀略戰”、“間諜戰”(“反間諜戰”)、“熱點戰”、“理論戰”、“反炒戰”、“遊戲戰”一樣,也是中國民主運動中的一種戰法;而且,是應該大力提倡的。  

              顧曉軍 2017-10-1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