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運中的“反炒戰”

2017/9/30  
  
本站分類:其他

中國民運中的“反炒戰”

中國民運中的“反炒戰”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二

  

  前面的文中提到:在“打倒魯迅”中,我已意識到了“反炒”。否則,也不會寫《魯迅,與強奸》、《魯迅,與下崗》、《魯迅是個三兒》等刺激之。 

  而有意識拿起“反炒”的武器,則是在“狂挺鄧玉嬌”、“楊恒均‘失蹤’”、“艾未未‘被抓’”等的實戰之中,代表作有《我也想“強迫要求陪其”“異性洗浴”》、《笑談楊恒均玩“失蹤”》、《黨炒作艾未未是拐著彎封殺顧曉軍》等。 

  漸而,“反炒”也成為了我的文章、或曰戰法的一大特色,代表作有反諷李敖的《西方那套並不好,安心黨的好領導》,有堅決維護政治娛樂明星的《毛新宇沒有錯!人傻,有錯嗎?》,有強調黨的領導作用的《在黨的領導下上床幹那事》等。 

  “反炒”,是一種實用性很強的戰術武器,也是種新型的戰法(這後者,留待本文後面展開)。“反炒”,是逆思維定式,用正話反說、反話正說等的手段,道出事物的本質,且張揚所闡述的道理、已達到極端效果,使讀者在閱讀之中感受到一種會心的愉悅。 

  “反炒”,還是我們中國民主派的寫手,豐富寫作樣式、增加表現手段的一種很好的途徑。如我的文章《“公正第一”的壞處》,以及我的很多即興的政治小說等等。此外,看懂“反炒”,也是些初涉網絡的朋友們擺脫網愚的捷徑。 

  “反炒”,既適用于“遊戲戰”,也適用于“熱點戰”,甚至適用于情況不明下的“間諜戰”(“反間諜戰”)。如果運用恰當,用于“謀略戰”、“理論戰”等也未嘗不可。總之,“反炒”是在專制的封殺環境下迸發出的人類新智慧。“反炒”,講究借力、借對手之力而形成特效。 

  “反炒”的適用範圍與功效,也正在不斷地被我們的、中國民運的對手們發覺而擴展(上面已提到,後面詳解);因此,在言論自由的狀態每況越下的環境中,追求民主的同仁們、盡快掌握“反炒”,是刻不容緩的。 

  以下,先簡述“反炒”的由來(也是將概念、定義等,重新拉回到實戰中)。“反炒”,似“質疑學派”等一樣,是我顧曉軍發明的,也是“顧曉軍主義”的組成部分之一。于此,石三生與“顧粉團”及廣大讀者,都是最好的見證。 

  “反炒”,漸而被廣大讀者所接受,包括中文網絡上的高端讀者群,如“六四”學生運動領袖、民運大咖、設計大師劉剛等。也正是因為劉剛在其博文中用到了“反炒”這個概念,我才撰寫了《劉剛學會了“反炒”》(2016-8-10)一文以記錄。 

  在《劉剛學會了“反炒”》之中,我講述了“反炒”的形成與來龍去脈,也闡述了“反炒”形式與作用。如“雷鋒,是中共正炒的典型。艾未未,是中共反炒的典型。韓寒,是正炒、反炒兼而有之,反炒大于正炒”(見《為什麽不能斥責民衆或民族?》)。 

  在《劉剛學會了“反炒”》之中,我進而通過《郭美美會不會又是炒作?》,解說“如果又是炒作,那麽,郭美美為何要觸敏感的‘反腐’呢?可以這樣理解:反炒、手法翻新,只有充分利用社會情緒,才能形成最大的轟動效應”。而這些,已經說的是“反炒”的效果了。 

  在《劉剛學會了“反炒”》之中,我還通過《黨又反炒我了》,進一步闡述:“反炒,講究——打壓與張揚,並舉——在境內打壓,而在海外把境內的打壓張揚出去”、“如艾未未,這邊‘失蹤’,那邊就讓‘德國之聲’領頭惡炒”等。這,是揭示中共已經將“反炒”運用于整個戰役。 

  “反炒”,就是這樣、在黨與我的博弈之中,一步步成熟起來(注意:我已總結與闡述的“謀略戰”、“間諜戰”、“熱點戰”、“理論戰”、“反炒戰”、“遊戲戰”及“消費熱點”等等,都不是單一的,應學會套用,形成立體的戰爭形式)。 

  “反炒”的本質,是靈活機動,是改變原有的戰略與戰術形式,進行僞裝。這樣,至少可滿足——在戰略與戰術的初期,獲得隱蔽戰略與戰術的意圖、以及進攻方向等等的效果。尤其在專制體制下,“反炒”還是一旦被追責時的、自辯的證據。 

  如在“消費郭文貴”之中,我的文章與視頻的標題,絕大部分是《斬首金正恩,抓回郭文貴》、《報告黨,郭文貴搞頂層設計》、《郭文貴把猜測當爆料 踐踏新聞原則》等等,以至連劉剛都被迷惑,差點要拉黑我。而若遇秋後算賬,這難道不能說是“替黨說話”? 

  “反炒”的戰略,也可謂步步留後路。尤其是生存在專制體制中,尤其在情況不明、陣線不清的狀況下——按“‘消費熱點’理論”,不出手就是浪費機遇,出手卻又不知該站在哪邊(注意:我還有“‘不站隊’”理論);因此,最簡便而又安全的做法,就是先“反炒”了再說。 

  反過來說,“反炒”亦被黨用得爐火純青。那海外被中共內控的媒體(我不說哪家,但、有事實),不也以罵中共、爆料等為業?而在那“犀利”的罵聲中,兌入諸如“素質論”等的觀點、讓人上當。而這,不也正是“反炒”嗎? 

  在事實上,“郭文貴爆料”亦未必就不是“反炒”。如,石三生昨日的《郭文貴大罵大幫忙?》,就是透露、其懷疑郭文貴是“反炒”周小平。而今日的《再論郭文貴大罵大幫忙》,則把推友任建平(毛毛)逼入窘境。 

  任曰“小罵大幫忙?那,大罵幫何忙?不罵幫何忙?小贊幫何忙?大贊幫何忙?其實,其間並無邏輯必然!客觀,應究理性講邏輯,那文化慣性依舊,乃中式的邏輯!铮铮然的,細究卻是謬誤!可見,無邏輯公式化泛用,極不妥!郭罵之論非在大小,此文之謬”等等。 

  其實,任建平的話不無道理,但,任建平的錯在食古不化——簡單一句話:“心靈雞湯”有邏輯嗎?“反心靈雞湯”有邏輯嗎?都沒有,或者說都有——“心靈雞湯”的邏輯,是打雞血;而“反心靈雞湯”的邏輯,則是“惡搞”。 

  “反炒”,亦如“惡搞”、“反心靈雞湯”等一樣——是在專制體制的特殊環境中,在黨與民主派的相互作用下,一步步發展、成熟、豐滿起來的。“反炒”的原始基因,或許就是網絡“惡搞”。“反炒”,也很可能是一種外國人看不懂的中國文化。 

  總而言之,“反炒”已蔚然成風,“反炒戰”亦已形成、發展,甚至可謂壯大,且皆已不再以我們的意志為轉移。中國民運,如若不能拿起“反炒”與“反炒戰”的武器,無異于作繭自縛。  

              顧曉軍 2017-9-30 南京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