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運中的“間諜戰”

2017/9/29  
  
本站分類:其他

中國民運中的“間諜戰”

中國民運中的“間諜戰”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一

  

  寫“謀略戰”時,就知“間諜戰”繞不過去了。因在過去,參謀部為一部;二部,就是搞偵察、情報的。然,我已寫過“抓特務”,遂想到用“二合一”之法。 

  昨,海外有報道《中共國台辦再出醜聞 傳3官員涉諜被查》,說“有3名局級官員遭調查,其中2人為‘台諜’被逮捕,1人是‘美諜’,已逃亡”,還說“調查其實是個‘意外’……習近平信任的陳文清出任國安部長後,國安部對可疑部門進行貪腐調查,不料在國台辦內部發現泄密事件”等。 

  哎,黨呀黨呀黨呀黨,這回洋相出大了。自“老領導”始,中共用大量的、應該用于對外的力量,用于對內、對付老百姓。如,為對付我,竟派出楊恒均這樣的高級間諜,跟我玩“海外來人了,上峰已到,要名單”等,卻把真“投敵”的放一邊。 

  我說“真‘投敵’”,是實在不願把台灣與美國當敵人。然而,于價值觀討論、時政評論等上,你可以把台灣與美國當戰友;而在情報等上,則萬萬不可貼上去。否則,就真的是“顛覆罪”了。此外,給錢也不能拿,不要你幹事也不能拿。這是我顧曉軍的忠告。 

  如今,複雜就複雜在這兒——從思想、政治觀點等方面說,與台灣和美國是“同志”;而從情報等方面說,絕不可逾越。尤其身在大陸的民運人士,萬不可兒戲。因諜戰片的誤導,不少人以為當間諜驚險、刺激,其實那是條萬劫不複之路。無論給誰當間諜,都沒好下場。 

  中國民運的“間諜戰”,其實是反間諜之戰。而作為中國民運人士,只能從為了保護好自己的角度、“抓特務”。如,我寫《一個彌天大騙局》等,“抓特務”、抓出楊恒均等,是為了保護我自己、保護“顧粉團”。若走遠了,則很危險。 

  以下,照搬我的《中國民運中的“抓特務”》。有不妥處,望大家海涵。再次忠告:當特務,都沒好下場。無論哪邊的特務,都不要當。尤其是在如今這複雜而尴尬的環境中。 

  Google“顧曉軍”,見“‘韓寒’這個韓仁均+路金波的筆名難道不是已經死了嗎?挺韓文化人有幾個出來道歉?王丹和余傑至今挺僵屍‘韓寒’”。 

  打開一看,居然是網頁,還有“王丹的確不抓民運中的僞類或雜貨或特務,其原因:他本人就是其中一員。王丹20萬美金(40萬美金)去想,已經不需法院判。因為已經自認了。曾宏的三萬之事經過法院了,結果你們應該知道”等。 

  如是,我想到寫這文章(其實,“抓特務”是《中國民運》內定要寫的)。或許,有人要問:前時,你不剛寫了篇《海外民運百分之百是特務又如何?》嗎?沒錯,“海外民運百分之百是特務又如何”,相當于毛澤東的“統一戰線”,而“抓特務”,則相當于“延安整風”。 

  沒有“統一戰線”,毛澤東領導的“中國革命”斷然不可能取得成功。而沒有“延安整風”一類的內部整肅,“中國革命”怕也很難取得成功(除中共需統一思想外,軍統打入中共內部也是不爭的事實)。因此,“抓特務”與“又如何”是問題的兩個方面。 

  王丹抓不抓特務,我就不說了,本著“又如何”的原則。至于王丹領不領情,則在于他、而不在于我。我做事、寫文章,講真誠、講把道理說透。其實,做到了真誠與把道理說透,對方未必不接受(前時說的封從德拉黑我,最近就已解封了)。 

  如今網上,“抓特務”最有名的,無疑是劉剛。但,我是“抓特務”的鼻祖(即,網友笑談的“先帝”)。不信,有華夏黎民黨、2011-3-29發表的《顧曉軍老先生,這楊恒均要和你玩失蹤,你怎麽辦?》為證,文章道: 

  “華夏黎民黨很早就想寫篇文章來感謝顧曉軍老先生,就在顧老先生揭露楊恒均和李悔之之前,我們已經給李悔之發出了聯系涵……幸虧顧老先生揭露得及時,避免了我們華夏黎民黨過早暴露……顧老先生為我們黨立了大功,我們在此表示萬分的感謝”等。 

  近日,有推友賈思慜道:“顧大師 @guxiaojun812 有李悔之是特務的證據”。我正好搜索到:我于2011-2-27寫的《冉雲飛被李悔之釣魚進了班房》,及石三生的《冉雲飛被顛覆和李悔之有何關系?》。兩篇文章,都在“顧曉軍紀念館”之中保存著。 

  于“抓特務”,我說幾條原則:第一,在需要“抓特務”時,不存在“團結”問題(2011-1-29,我發表過《笑談民主派內的“團結”問題》)。那麽,什麽是“需要抓特務時”呢?這裏的“需要”,就是當你認為是特務的人、在你認為他危害中國民運大計時,即可“抓特務”。 

  那麽,“你”是誰呢?這裏的“你”,指自願參與中國民運的任何一個人。也就是說,誰都可以“抓特務”。因為,民主運動是民衆自主參與的運動。誰,都可以參與,也隨時可參與或退出,且可以自己委以重任。這是第二條原則。 

  “自己委以重任”,就是覺得能當什麽,就可以自稱是什麽。反之,你認為是特務,你就可以“抓特務”。至于對不對,則讓你的分析說話,大家不傻。而如果沒有分析,只是感覺,最好還是不要亂說。這是第三條原則。 

  第四條原則,“抓特務”當出于公心,出于你的長期觀察,出于你的獨到的分析,出于你認為他正在危害中國民運(如韓寒,搞“素質論”;如楊恒均,鼓勵對專制“寬容”)。而絕不能出于私心,把“抓特務”當武器,相互殘殺(“延安整風”雖有必要,但確實是擴大化了)。 

  如上面提到的“顧曉軍紀念館”,是“先帝”我較早遭遇的一次危急關頭,王曉陽(如今的“王思想”)領著“老郭學徒”等發起而成立,並維護著。後來,大家在“誰啓動政改就支持誰”中分道揚镳了。分道揚镳是政見不合,而不相互“抓特務”則是良知。 

  第五條原則,抓大放小。比如,抓了楊恒均(見顧曉軍2011-2-8的《楊恒均的臥底、線人身份之簡析》等),李悔之等則可忽略。當初的《冉雲飛被李悔之釣魚進了班房》,是在“茉莉花”初期,非常有必要;而如今,則完全可以放人家一馬了。 

  基督徒陸東曾發推跟我說,顧大師你這麽認真、叫我們這些在海外的人怎麽混(大意,原推文已被他刪了。他有刪推文的習慣)。我以為陸東說的有道理。海外民運,只要真心向著民主,特困難時騙點黨的錢花花、是可以原諒的。 

  “抓特務”的原則,我隨手寫了五條。這樣的原則,還可以添一些,大家可以跟帖。中國民運,是中國民衆參與的民主運動,她既不是我顧曉軍的,也不是劉曉波、王丹、王軍濤的;因此,民運中的、無論大事小事,大家都可以參與,尤其是這種定原則的事、更是應該參與的人越多越好。 

  “抓特務”是大好事。“抓特務”,不僅可以讓大家看清周圍的人,讓真特務多多少少有些收斂,更為重要的是——通過“抓特務”,可以使參與“抓特務”的人、不斷地提高自己的識別的能力。所以,也可以說,“抓特務”不僅僅是抓特務,更是抓自己——認識的提升。 

  當然,“抓特務”最好不要搞成“專業”。如劉剛,打開他的博客,主要兩類文章:一、回憶“六四”;二、“抓特務”。如是,豈不一生只做兩件事?而如此專職,會不會讓人懷疑蓄意搞亂民運呢?我相信劉剛。但專職“抓特務”,至少是不利于提高自己。 

  總之,“抓特務”要做,但不要擴大化。純潔隊伍,是“革命黨人”的想法與做法,不屬于民運。再說,水至清則無魚,是不是這理?其實,這道理又何嘗不適合“反腐敗”呢?  

              顧曉軍 2017-9-29 南京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