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運中的“謀略戰”

2017/9/29  
  
本站分類:其他

中國民運中的“謀略戰”

中國民運中的“謀略戰”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

  

  承認也罷、不承認也罷,在所有的戰爭的形式中,“謀略戰”是第一位的。這是不爭的事實。而在爭取中國民主的運動的“戰爭”中,亦是如此。 

  如若不信,只需看看:世界上的、任何一支現代軍隊,大多設有自己的參謀部。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像樣的政黨,也無一例外、擁有自己的智囊團。這些參謀部或智囊團,就是用來謀劃自己的集團的行動、保障這些行動的正確的。 

  如果你感到以上的闡述、過于抽象,那麽,我可以將謀略與謀略作比較,分出三等,分出上、中、下。在以下的比較中,我選擇的例子、都是大家熟悉的、我在“熱點戰”中提到過的、劉剛大師的“茉莉花”、“離間習王”和“我給劉剛獻一策”。 

  我給大家分析過,“茉莉花”是失敗的案例。其失敗,在于“茉莉花”之後——從面上看,網絡言論的自由度、每況愈下,“散步”、更是沒有可能了。而從個體看,我以冉雲飛為例——“茉莉花”之前,冉雲飛是民運的活躍人士,且是體制內一省刊的主編。 

  而“茉莉花”,卻使冉雲飛被抓。放出來之後呢,冉雲飛不再活躍了,其主編也丟掉了。主編丟掉了,是冉雲飛個人的事,但于中國民運則是損失——因冉雲飛當主編時的刊物,肯定比接任者當主編的刊物,更加寬松、更有利于揭露專制、也更有利于推進中國走向民主。 

  因此,看起來轟轟烈烈的“茉莉花”,在“謀略戰”之中,實際上、是個下策。因為,“茉莉花”只考慮到發動、是否能發動起來,而沒有考慮到結果、結果是否對中國走向民主有利、有多大的利及利與弊的衡量等等。 

  而在“茉莉花”之後,劉剛于四年前策劃的“離間習王”,則比“茉莉花”有了進步。因為,“離間習王”不需要民主派出人出力,只需將計策抛出、讓“老領導”運用于對付“新領導”中。只要“老領導”用了,自然就有百分之五十的勝算了。 

  為何說百分之五十的勝算、而不是百分之百呢?因“老領導”用了“離間習王”之計,還得看“新領導”中不中計——不中計,連百分之五十的勝算都沒有;而中計,得依賴于“以腐反腐”的證據。這還只是第一個“百分之五十”。 

  第二個“百分之五十”,是即使有證據,還得看處理不處理。而處理與不處理,是百分之五十對百分之五十,沒有百分之百的勝算可言。因此,說有百分之五十的勝算,是設計之本身不含百分之百的勝算。盡管如此,劉剛還是進步了。因此,“離間習王”、可稱之為中策。 

  在“熱點戰”中,“我給劉剛獻一策”說的是“當借鑒羅宇促習近平轉向民主、而促郭文貴及‘老領導’轉向民主,要暗示、讓郭文貴及‘老領導’懂得:他們公開轉向民主,是比‘離間習王’、更大的將一軍”。這樣的設計,只要“老領導”用了,就有了百分之百的勝算,可謂上策。 

  因此,從現在的局勢看,“離間習王”已失敗。那麽,“老領導”要勝“新領導”,就只有再將一軍。而再將一軍,在媒體上放些煙幕彈、是無勝算可能的。想要勝算,只有一招——推動中國走向民主。因中國民主了,“新領導”就沒有優勢了、“老領導”也沒有劣勢可言。 

  再,于專制體制中,財産是受權力保護的;沒有了權力,任何人都不好說、那財産就是你的。而如果“老領導”因推動中國走向民主、且有功,那麽,過去的“悶聲發大財”就可能得到諒解、既往不咎。中國民主後,財産既可享用,亦可作東山再起的資本。 

  而于“新領導”,也不是一被將軍、就必定輸了。只要有魄力,接過羅宇的促民主,一個變換旗號、奔民主,就仍然控制著制高點。而什麽在反腐中得罪的人等等,也都不存在了;因,中國民主了,反腐什麽的,那都是前朝的事,是不是這樣? 

  于中國民主派,則更不用說,是最大的受益者。總之,“我給劉剛獻一策”,是“新領導”、“老領導”、民主派,三得利、三贏。這樣的設計,自然可謂之上策。 

  那麽,有沒有人會輸呢?會有人輸的。因,任何變革,都會有人輸;輸者,是輸在思維沒跟上、輸給了時代。而抛棄時代的落伍者,這樣的設計、不算不道德。因,即使你不設計,時代也會前進,也會有人跟不上而輸。 

  或有人會以為我恰好遇到這幾例、以為不過是巧說。那就請看《中國民運中的“熱點戰”》。在“熱點戰”中,我展開了“打倒魯迅”的設計(這裏不再展開)。但沒說的,可說一說:其實“打倒魯迅”比“我給劉剛獻一策”還高明。因“獻一策”受制于“老領導”用不用,而“打倒魯迅”則不受限制。 

  因,“打倒魯迅”的設計是隱晦的、含蓄的,在啓動“打倒魯迅”之初始,中共不可能看出什麽毛病。而魯迅,又是中共樹的大紅人,具有天然的轟動效應。此外,即使中共不接招,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接招;而只要有人接招,受損的便是中共。 

  最重要的,則是在“打倒魯迅”那時,中共還沒有想出“封殺”之招。“謀略戰”,就是思人未思、謀人未謀,就是走在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的人的思維的最前面。只有思人未思、謀人未謀,才能設計出單一的走向的、接不接招都一樣的“謀略戰”中的勝算。 

  也就是說,在你設計之始,應該設計出一個——由你決定的、單一的走向、接不接招都一樣的謀略。或許,有人會說太難。其實這樣的謀劃並不難。難的,是謀劃者是不是站得高、看得遠,于大處著想、于大處著手。也就是說,看謀劃者自身、有沒有謀劃大謀略之能力。 

  若有人還不服,可看看我信手寫來的《謀略》。而《謀略》,不過千余字,便一招套一招;僅“套劉剛做弟子”這一招,就有無數用意。大家能想到的、就不說了,我只說——“套劉剛做弟子”,其實是為了中國民運的人才的提升。 

  很多參與“六四”的人,以參與過“六四”為驕傲。是我輸出——“六四”,其實是一場失敗。中國民運之所以沒有長進,原因有很多,而其中有一條是——很多人躺在“六四”上、不思進取。如今是什麽時代?不思進取,哪還有你混的?“套劉剛做弟子”,就是讓劉剛痛、促其思考。 

  劉剛的“失蹤”、“在山上修煉”等,又何嘗不是被我觸動了呢?劉剛能動,其他人未必就無動于衷吧?其實,劉剛是最有希望成“設計大師”的。劉剛有接觸我、接觸華爾街怪人、貝爾怪人及“六四”經曆,只要能潛心好好地悟,“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怕也不是啥難事。 

   此外,劉剛愛以軍師、諸葛自诩(“郭文貴爆料”中,即如是)。其實,諸葛孔明也罷、孫子兵法也罷、“三十六計”也罷,都是設計、待你中計;而我,已將謀略推向更高的境界——“單一的走向”、“接不接招都一樣”等等了。 

  過去有句話,叫“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或許,這是錯誤的。但,胸無大志,不敢想、不去思考,怕也是不會有出息吧?人的思維的開發,應該是沒有窮盡的。或許,我們自認為高深的東西,不過是只觸及到了未來的一個邊。“謀略戰”,又何嘗不是呢? 

  中國民運中的“謀略戰”,其實是場曠日持久的、接力的——人才的戰爭,思路新穎、別致的戰爭,思維大大超前的戰爭,思人未思、想人未想、謀人未謀的謀略之戰之爭。  

              顧曉軍 2017-9-28 南京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