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運中的“遊戲戰”

2017/9/27  
  
本站分類:其他

中國民運中的“遊戲戰”

中國民運中的“遊戲戰”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二十七 

 

  石三生及網友們,時不時地提到我的“遊戲戰”。其實,我真的不太願意被提起。為什麽呢?害怕黨的封殺與圍剿呀(詳見《第13次反圍剿》等)。 

  黨喜歡說“白色恐怖”,那麽,對于我來說、則是“紅色恐怖”了。2013-4-3,在一片“紅色恐怖”中,我首次在文章標題中嵌入“遊戲戰”、發表了《我與中共遊戲戰》。2013-4-7,又發表了《中共與我遊戲戰》。中間有四天無文,什麽原因?已不記得了,可能是封殺慘烈吧。 

  那是段艱難的日子,從當時的文章標題即可見一斑,如《中共與我網絡戰》、《我指揮著千軍萬馬攻打中共》、《中共率8000萬黨員圍剿我顧曉軍》、《我領導中共管理特務》等。哎,其實我這人特善良,不願與中共對決。當時寫這些文,也是被逼無奈、沒辦法。 

  殺紅了眼,還用《地道戰》的曲填了《“遊戲戰”歌詞》:“遊戲戰,嘿,遊戲戰,埋伏下疑兵千百萬,嘿,埋伏下疑兵千百萬,千裏互聯網展開了遊戲戰,人與機機與人遊戲連成片,黨殖民他敢來,打得他魂飛膽也顫,黨殖民他敢來,打得他人仰馬也翻,公正第一,民權至上,把黨殖民徹底消滅完!” 

  “老百姓,嘿,老百姓,思考起來千千萬,嘿,思考起來千千萬,一手抓生存,一手敲鍵盤,英勇頑強神出鬼沒展開了遊戲戰,黨殖民他敢來,網上網下一齊打,黨殖民他敢來,四面八方齊參戰,公正第一,民權至上,把黨殖民徹底消滅完!” 

  哎,真可謂“老夫聊發少年狂”!如今,回頭來總結“遊戲戰”的經驗與戰法等,我覺得:一、“遊戲戰”的文章,要善于揭露本質。如《社會主義可以集中力量幹壞事》、《南都那娘們褲帶沒系緊,掉下了韓寒》等。

   二、“遊戲戰”文章的立意,要新、出其不意。如“打倒魯迅”中的《魯迅先生給作家顧曉軍的道歉信》,還如“揭露韓寒”中、我替韓寒“代筆”、搶在《獨唱團》出版之前發表的《〈獨唱團〉發刊辭》、《〈獨唱團〉停刊通告》等。 

  這樣,我既不違法(因“獨唱團”非韓寒所創,見《“獨唱團”的真實來曆》),又混淆視聽(見朱蓬蓬《評〈獨唱團〉發刊辭》。除網上有外,還收入了她出版的文集);再加上《〈獨唱團〉(電子版)創刊號(目錄)》等,逼得他們搞不下去。 

  三、“遊戲戰”中的語言,要诙諧、幽默。如調侃毛澤東的《筆杆子裏面出政權》、《毛澤東一生建立了兩個政權》與《文化大革命的十大好處》以及《毛澤東和他的“通房大丫頭”》,還有《毛新宇沒有錯!人傻,有錯嗎?》、《毛新宇最好做一做DNA鑒定》等。 

  其實,“遊戲戰”是形式,實質是新聞戰、評論戰、理論戰。如,在“茉莉花”之初,我就用一驚一乍的方式、報道了《“秘密樹洞”驚動了黨》等。當然,有的涉及到“反炒”等。而“反炒”,則是另一個話題,這裏暫不展開。 

  “遊戲戰”,是中國民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遊戲戰”,是大陸民衆發表自己見解的方式方法。如少林寺上市,我就來篇《顧曉軍策劃運作:天安門擬2012年上市》。再如,于丹到處替黨說話,我就再來篇《假如孔子活到今天 未必不娶了于丹》。 

  黨為何要捧于丹呢?黨也珍惜人才。可,于丹算什麽人才呢?所以,我們也要在“遊戲戰”中表現出自己的才華,讓黨即便是封殺、圍剿,心裏也佩服我們。這方面的文章很多,如《“跟黨玩一把”和“被黨玩一把”》、《“造黨的謠”與“教黨造謠”》等等。 

  除了好好寫文章,寫立意新穎、意境悠遠的文章外,還可以用小說的形式“反黨”(這可是黨說的,不是我的意思)。遠的,如《韓寒的入黨申請書》(一篇偵探小說,講宋祖德抓韓寒的故事)等;近的,則有《美國之音起義》、《郭文貴將組建義勇軍殺回大陸當總統》等。 

  許有朋友會說,你盡說些我們做不到的。那你可以寫段子呀!如“55歲的周潤發宣布死後將捐出99%的財産,什麽都不想帶走。作家顧曉軍評論道:千萬不要捐到大陸來,不要害了無辜的官員”。這多好,被轉發無數。 

  總之,“遊戲戰”,既可以神出鬼沒,也不容易被抓住啥把柄。“遊戲戰”,還是一場民衆參與的、戰爭的汪洋大海。會寫的,還要注意多打帕斯、傳切配合。不會寫的,那就圍觀。圍觀,是氣氛,更是力量。中國民運,是民衆參與、民衆為主體的民主運動。 

  此外,“遊戲戰”不僅是文章,還是“行為藝術”。如,石三生所言“斷不敢學顧曉軍先生‘食餌’”。“食餌”,即黨釣魚,卻不料被我叼走了餌。如“顧門弟子”、“顧粉團”等,皆黨所賜——黨派余小勇等來拜師,亂解釋我的文章;我踢走了余等,趁機搞起了“顧門弟子”。 

  “顧粉團”又何嘗不是?黨派ID在北美的人,送我兩個“顧曉軍粉絲團”;再派ID在廣州的人,對“顧粉團”的管理員說“海外來人了,上峰已到,要名單”。而我則通過“顧粉團8.30大冤案”大叫大嚷,揭露黨的陰謀、趕走特務,留下“顧粉團”;人最多時,還曾發展到十幾個縱隊。 

  推上曾有人問,顧曉軍為什麽不被抓。其實黨早想抓我,“揭露韓寒”那時就有:“顧曉軍:明天下午2點之前請不要離開家,我們要登門拜訪,跟你這個大作家談談心”(2009-11-26 01:25)。而我,則用“磨快兩把菜刀”頂了回去。 

  當然,“遊戲戰”一般不硬頂,講究“遊戲”。如,寫了篇《黨鬥不過我顧曉軍》,就再寫篇《急流勇退,隱沒于都市塵埃之中》;寫了篇《霹雳一聲震天響 顧曉軍領導網友鬧革命》,就再寫篇《哥不是啥平民思想家 哥是個思想流浪漢》等。與黨玩,要善于進退。 

  黨要面子,我們應該“尊重”黨,如《在黨的領導下上床幹那事》、《錢雲會事件,我也很想與黨穿一條褲子》、《向黨學習,將厚黑進行到底!》等。除“尊重”黨外,還要替黨著想,如《借我3000城管,我去踏平越南》、《開展社會主義手淫意淫教育 堅決抵制三俗》等。 

  我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也不是幾個人在戰鬥。網絡上,到處是我們的戰友。如,2014年5月,在網絡刮起、成為微博上的熱門話題的、上萬名網友參與熱烈討論的“反心靈雞湯”的旋風,就是我們同一戰壕的戰友。 

  看看他們的智慧結晶吧——如“我有個朋友,在幾年前停止了抱怨和自怨自艾,開始努力改變自己。到今天,他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狀態都沒有什麽改善”,再如“假如今天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傷,不要哭泣,因為明天生活還會繼續欺騙你”等。 

  “遊戲戰”的特點,就是诙諧、幽默。以調侃為武器,向著對手的痛處……不是猛戳,而是擦肩而過——因一時不可能打倒他們,但,也要英勇一把……留下驚駭、留下笑聲,讓人們去回味。在回味中,或痛楚、或警醒、或奮起。 

  “遊戲戰”,是以積極的人生態度,另類處理所遇之社會不公、環境不堪與生活之痛楚,是苦惱人的笑、大智者的“壞”,是反抗,是勇敢,是不屈,而不是無奈、不是沈淪、不是掙紮。 

  假如你也有這樣的情懷、有這樣的智慧,那就來吧!加入“遊戲戰”,用你的機智、你的幽默,一起“推牆”、一起為中國民運出力。  

              顧曉軍 2017-9-25 南京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