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主義民主是中國民運的方向

2017/9/21  
  
本站分類:其他

平民主義民主是中國民運的方向


平民主義民主是中國民運的方向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二十三

  

  說白了,中國民主運動就是——民主派,以自己的思想、理論及實踐與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思想、理論及實踐的一次大比拼、大較量、大搏殺。 

  而中共,掌握著中國大陸的現政權,那麽,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自然就擁有了實踐的大舞台。反之,中國民主運動的主導——中國民主派,則不具備實踐的大舞台。如是,中國民主派或曰中國民運,也就只有比拼思想與理論了。 

  那麽,中國民主派在中國民運中的思想與理論、是什麽呢?也就是,在中國民主運動中,中國民主派要告訴民衆、什麽呢?是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嗎?既然“沒有敵人”,還有必要搞民運嗎?我顧曉軍,真不知道推崇劉曉波的海內外的人物與團體、是不是都是些白癡? 

  當然,既然是一場大比拼、大較量、大搏殺,我也可以先批判社會主義的思想與理論、先批判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思想與理論,而後再回過頭來談——我們拿什麽思想與理論、與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比拼。省得又有人要說我“打橫槍”等等。 

  社會主義的思想與理論,無疑是站不住腳的。因為,社會主義的初級目標是要消滅階級剝削,終極目標是要建成公有制的共産主義。然,當資産階級的階級剝削消滅之後,“無産價級”政權的剝削就成為了現實。前蘇聯,是這樣的;現中國,也還是這樣的。 

  其實,人類社會從來都是私有制。過去是私有制,現在是私有制(社會主義也是私有制),將來還是私有制。也就說,無論什麽主義、公有制的社會不可能存在。因,公有制就是想吃啥吃啥、想拿啥拿啥……而國家,則可想搞核導就搞核導……如是,世界不成無序的了嗎? 

  社會主義的思想與理論站不住腳,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思想與理論同樣也站不住腳。大家清楚: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沒有經濟思想與理論,是以“不管白貓黑貓,會捉老鼠就是好貓”的方法、沿著自由經濟的道路、展開的一場中共領導下的資本主義實踐。 

  對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思想與理論的簡要批判,到此為止。那麽,我們重新回到中國民主派或曰中國民運的、自己的思想與理論在哪裏的問題上來。無疑,“無敵論”贻誤與禍害了中國民運。那麽,“無敵論”的母體“和平理性非暴力”怎樣呢? 

  前時虎嘯山莊給我發推:“‘和理非’之分歧爭議,多為定義不確定。和理非,民主革命唯一路徑。民主革命就是正法、執法。執法,包括武力,包括民眾的武力‘正當防衛’暴力,是非法。暴力革命,是流氓造反,打江山坐江山”。 

  現在,我正式回複虎嘯山莊:既然是“‘和理非’之分歧爭議,多為定義不確定”,那麽,就趕緊請一位高人、把“和理非”的定義確定下來。因,用定義都不能確定的“和理非”來指導中國民運,豈不是禍害民運? 

  除了“無敵論”、“和理非”,就是胡平的“見好就收”了吧?可,“見好就收”的前提是“見好”。然,中國民運從“六四”(以“六四”為起始,顯然不科學。然目前只能這麽算)至今,何時“見好”了呢?沒有“見好”過,那麽,胡平的“見好就收”、就是種無用的理論。 

  恕我孤陋寡聞。除“無敵論”、“和理非”、“見好就收”外,我還真不知在民運中、還用過何種理論?而既然自己拿不出理論(指王丹、王軍濤等。不含沒拉黑我的魏京生、胡平等,更不含與我在推特相互跟隨的吾爾開希、劉剛等),為何不用我顧曉軍的呢? 

  我感覺:王丹、王軍濤與剛死的劉曉波等,就像王明、博古等二十八個半布爾什維克嫉妒、阻礙毛澤東一樣,一直在阻礙我及他人在民運中的地位與市場。好像你們與美國聯系上了,就是正宗的,別人都不行。然,二十八年的失敗記錄與一事無成,恰恰證明:你們才不行。 

  我為民主派提供的、可運用于民運中的思想與理論,已形成了一個立體:有供民運高端人群思想革命的《大腦革命》,有供普通民衆啓蒙的《打倒魯迅》,有聚集民運依靠對象的《公正第一》,有指明民運方向的《平民主義民主》(均已出版)。 

  沒出版的,就更多。過去的,有打破精神枷鎖的“質疑學派”,有形成“抓特務”理論的《一個彌天大騙局》,有改變戰術、靈活機動的“反炒”,有神出鬼沒、又抓不住把柄的“遊戲戰”,有保護好大陸民運群衆的“票友論”等。 

  最近剛寫的,則有撐大民主空間的《“消費熱點”理論》,有厘清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的《“不站隊”理論》,有引導民運群衆保護好自己的《“不被抓”理論》……更有高屋建瓴的《中國民運的思想與領袖問題》、《認知民運理論與理論家》等(這些,都將收入我的新書《中國民運》中)。 

  而本文標題中所提到的《平民主義民主》,則用“趨勢論”、闡述了一個道理:既然權力能從神權、王權向“精英主義”民主轉移,那麽,“精英主義”民主也必將向“平民主義民主”發展與過渡。未來世界的爭鬥,將是“精英主義”民主與“平民主義民主”的動態平衡。 

  “平民主義民主”社會,講“公正第一”。而“公衆認為正、方為正”,則是一種良知的“公投”。“公投”在“平民主義民主”社會,將是常態。在這樣的社會中,弱勢群體有權進行“街頭運動”。在書中,“街頭運動”也被理論化(有《街頭運動指南》等等)。 

  總之,在《平民主義民主》一書中,沒有虎嘯山莊般的含混——既“和理非”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既然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怎麽又“革命”?即便是“民主革命”,難道就不流血?而既然流血,又怎麽可以稱之為“和平理性非暴力”呢? 

  《平民主義民主》不像“和理非”樣連定義都確定不下來,也不似“見好就收”般脫離實際,更不同于“無敵論”、近乎于胡說八道。《平民主義民主》,講“公正”、“民權”、“自由”。她的最大特色是“啓蒙精英”,而不是啓蒙民衆。 

  過去的人類社會,都是精英壓制民衆。即便是社會主義,也是社會主義的精英說了算。因此,精英主導社會的本質沒變。而“平民主義民主”,將由每一個人的良知進行“公投”。這樣的社會,便不可能專門壓制精英。 

  “平民主義民主”,已在美國與台灣預演——不被社會精英們看好的川普的競選成功,就是“平民主義民主”的勝利;而川普競選成功之後,原本是精英的一方,卻熱衷起了“街頭運動”。如此這般,還不是“平民主義民主”運動、還不是角色互換了的“動態平衡”嗎? 

  在台灣,“街頭小英”能入主“總統府”,還不算“平民主義民主”的勝利嗎?“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講的是科舉考試。而“平民主義民主”的中國民運,又何嘗不是一種考試、一種社會大學裏的考試呢?能否成為大陸的“街頭小英”,就在于你自己。 

  “平民主義民主”,打破了撒切爾夫人的“中國在未來幾十年,甚至一百年內,無法給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的預言。“平民主義民主”,既是新生事物,更是中國民運的方向。  

              顧曉軍 2017-9-21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5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