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魯迅”在中國民運中的意義

2017/9/20  
  
本站分類:其他

“打倒魯迅”在中國民運中的意義

“打倒魯迅”在中國民運中的意義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二十二

  

  前篇、《中國民運是需要自己的哲學的》,肯定沒有問題。但,那也是對中國民運中的高端人群說的。我堅決反對“素質論”,然人與人的差別,是確實存在的。 

  怎麽對普通民衆說一個顯而易見的道理呢?共産黨人,是這麽做的——馬克思發明了“剩余價值”(其實“剩余價值”是說不通的,因為勞資雙方有契約,你不滿意、可以不幹,而幹了、就別雞蛋裏面挑骨頭)。共産黨人,就用“剩余價值”延伸出了一番“剝削”的道理來。 

  從“巴黎公社”到“十月革命”,無不看到那種煽動仇恨的口號。“中國革命”,也如是。毛澤東,就死死地抓住土地、農民,抓住農民運動講習所。且,把認識模糊,不能死死地抓住土地與農民的領袖“同志”,都打成了或左或右的機會主義分子。 

  毛澤東沒錯,確是對的。在當時、四億五千萬人口的農業社會的中國,只有“打土豪、分田地”,才能最大限度地撕裂社會、才能最大限度地煽動仇恨;從而才能利用撕裂的社會與煽動起來的仇恨,達到革命的目的。 

  毛澤東不斷地調整土地政策,從“打土豪、分田地”到“減租減息”,再到“土改”。毛澤東成功了——成千上萬的農民,跟著毛澤東“長征”、“抗戰”……冒著槍林彈雨,不怕流血、犧牲;在冰天雪地裏苦戰,再從大東北打到海南島……最終,趕走了“反動派”。 

  怎麽對普通民衆說一個顯而易見的道理呢?民主派的海外媒體也一直在努力。如,說“地主是農村中的精英”等。我不反對這樣的說法。但“地主是農村中的精英”,回避了個手段問題——即他們是怎麽成為精英的。 

  成為精英的手段有千百種。人性的善不能抹煞,人性的惡也不可回避。很多人,是不擇手斷成為“農村中的精英”的。我們只需看看郭文貴有錢後、隨時隨地奸淫女下屬的做法,就不難想象幾千年的封建社會中、那些“農村中的精英”的德性。 

  所以,“地主是農村中的精英”、雖在道理上能夠成立,但在現實中、缺乏有說服力的事例的驗證。如是,海外媒體又有文章,說劉文彩其實是個好人等等。說實在,這一類的文章、我從不看。因為,即使你說的是真的,能代表所有的地主都是好人嗎?不能吧? 

  而如果連我顧曉軍這裏都無法通過的話,那麽,你又怎麽去說服那些最普通的民衆呢?毛澤東的成功,是他找到了一個最最容易突破的突破口——土地、農民。毛澤東,成功地以土地作誘餌,成功地煽動起農民卷入一場人類史上罕見的“階級”大搏殺。結果,如願以償。 

  稍有點軍事常識的人都知道突破口的重大意義。無論是冷兵器還是熱兵器時代(除了現代),攻克一座城池,打開突破口、就意味著減少流血與勝利;而始終打不開突破口,則意味著徒勞。因此將領是否優秀,就看如何選擇突破口。 

  同理,在價值觀的搏殺中,突破口的選擇、是同等的重要。因此,根據當今的中國已經幾乎沒有文盲,根據早幾年中小學的課本中到處都是晦澀難懂的魯迅文章等,我選擇了“打倒魯迅”、我選擇了以魯迅為突破口。 

  選擇“打倒魯迅”,是回避重兵把守的“中共”、“社會主義”、“毛澤東”、“鄧小平”等,而對準薄弱處。選擇“打倒魯迅”,是選擇千瘡百孔(單我《打倒魯迅》一書,就有《魯迅沒有參加過“五四運動”》、《魯迅是延安與日本之間的通道》等等)的軟肋。 

  而于魯迅,中共雖不嚴防死守,但讀過中小學課本中的魯迅文章、被教師們集體無意識灌輸過的人們,卻視魯迅勝過親爹娘。在我的“打倒魯迅”中,網上就飄著一萬多篇批鬥我的文章;以至于《人民日報》,也不得不在第二年之初公開批判我。 

  “打倒魯迅”是必要的。我就曾在劉曉波的文章中看到,魯迅怎麽說、魯迅怎麽做之類。劉曉波不是被樹為中國民運的領袖嗎?一個民運領袖,沒有推翻前朝紅人的勇氣,且唯唯諾諾,說魯迅怎麽說、魯迅怎麽做,這算什麽領袖? 

  不僅是劉曉波。在我“打倒魯迅”多年後、籌劃出版《打倒魯迅》一書時,曹長青與楊恒均同時、分別發表了《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與《魯迅與胡適,缺一不可》。楊恒均身份特殊,這裏可不提。而曹長青,一個時評家、怎麽不懂最起碼的“前浪死在沙灘上”的道理呢? 

  多少帝王被打倒了?即便是孔子,不也被打倒過多次?魯迅是什麽“巨人”?比孔子還“巨人”嗎?而民間,則更愚昧。單今年,我在推特上就遇到數起:一是,一台灣青年竟然奮起捍衛魯迅;二是,一人與我爭辯,激起澳洲新聞網說魯迅—— 

  “魯迅自己說,棄醫從文的原因是覺得‘強健民族體魄’不如‘醫治民衆心靈’更為重要。但其弟周作人卻曾著文提及:魯迅從日本仙台醫專退學,主要其實還是因為成績不好。最高的倫理學83分,德語、物理、化學只有60分。而他‘最敬愛的’藤野先生教的解剖學只有59.3分,不及格。” 

  “1915年,日本逼袁世凱政府簽《二十一條》。這條約等同于賣國。袁世凱不願一個人背鍋,于是讓政府公務員集體簽名表示同意——不簽名也可以,辭職走人便是。時任教育部公務員的魯迅,毅然簽下了大名。 所以後來魯迅的論戰對手陳源(陳西滢),對此嘲諷一針見血:‘魯迅愛國?他愛的是日本國吧!’” 

  “1923年7月19日,周作人來到前院魯迅房中,親自交給魯迅一封信,兄弟自此失和,終生不睦。羽太信子的說法是:魯迅偷窺她洗澡。但如果僅憑羽太信子的指責,周作人就不分青紅皂白斷然與大哥絕交,未免也太低估了周作人的智商與情商”。 

  魯迅,就是這麽個糊不上牆的爛泥巴(但,被毛澤東糊上了牆);魯迅,就是這麽個千瘡百孔的突破口……在今天這樣的、輿論封鎖越演越烈的大陸,選擇“打倒魯迅”作突破口,大家一起來嗮嗮魯迅的醜、說說魯迅的假,不是更容易、也更有現實的意義嗎? 

  毛澤東造假魯迅,中共造假魯迅;魯迅,就成了中共的軟肋。只要打倒了魯迅,讓普通民衆看清楚——有那麽一些人,什麽都能夠造假,什麽都可以騙人……如是,中國民主運動的成功,還會很遠嗎?  

              顧曉軍 2017-9-20 南京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