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難題:中國民運

2017/9/17  
  
本站分類:其他

重大難題:中國民運

重大難題:中國民運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一十九

  

  原本要說:一段光輝的曆程、一次艱辛的跋涉,又要開始了(其實,這段曆程、這次跋涉……已經開始了,早在“郭文貴爆料”之始、就已開始了)。 

  原本要說:當我寫出了《“哥武”轉型與世界和平》、《“不被抓”理論》、《中國民運的思想與領袖問題》等一批文章後,風北吹曾在顧粉團裏對我說“先生這陣子的文章,是又一個高峰”等,而我則“假裝”謙遜地說“還好吧 ”等。 

  其實,我也不算是“假裝”。我這人,一直是目的性不強,計劃性也不強。大約是在寫作《大腦革命》之後,阿素就曾撰文提到過這問題。不過,我善于思考,也算善于調整。思考之後、調整之後,目標就明確了,計劃也會隨之漸漸地清晰起來。 

  原本要說:今晨一覺醒來,突然清楚了。其實,在風北吹說破之前,我自己又何嘗沒有意識到?我想寫本《顧曉軍主義》。因《大腦革命》、《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雖都是“顧曉軍主義”,但又都沒從正面闡述,只能算是“顧曉軍主義”的側面或支柱。 

  想到要真正地寫《顧曉軍主義》了,我還是很高興的。相比,計劃中的《顧曉軍主義經濟學思想》、就遜色了,以“九月隨想”為支柱的《做時代思想的領跑者》、也意義不大了。而《文學藝術散論》要不要出,都成了問題;連《謀略與質疑學派》,也不那麽激動人心了。 

  原本要說:衝著《顧曉軍主義》這本書,我又寫下了《“不站隊”理論》、《認知民運理論與理論家》、《“消費熱點”理論》等文章。這本書,我還打算收入《藍軍,做成的那些事》(當然,只能以“附”的形式收入)。 

  一覺醒來,突然意識到《顧曉軍主義》這本書、該叫“中國民運”。 《大腦革命》、《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等書,寫的都是中國問題,但都關照到人類社會;而《中國民運》,則必須立足于中國、只闡述與中國民運相關的問題。 

  而把《顧曉軍主義》這本書名、改成《中國民運》的話,收入《藍軍,做成的那些事》、就不需要以“附”的形式。不僅如此,連我的先前的《劉剛顧曉軍大戰三百回合》、《顧曉軍與劉剛大戰三百回合》等一批文章,都可以收入,也必須收入。 

  我批評過徐水良的“新人本主義”和“意識科學理論”屬閉門造車,與中國民運關系甚遠。可,《大腦革命》、《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等,也不是十分的接地氣。這下可好了,《中國民運》可以寫得百分之百地接地氣,可將她寫成中國爭取民主的教科書。 

  原本要說:當然,《中國民運》這本書,要想像毛澤東概括與提煉出“槍杆子裏出政權”、“農村包圍”、“支部建在連上”、遊擊戰“十六字訣”、“共産黨領導下的執行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及“統一戰線”等,還是很難的,但,我會努力朝著這樣的方向去做。 

  自然,缺了《顧曉軍主義》這本書、甚為可惜。但,毛有《毛澤東思想》這樣一本書嗎?沒有,毛自己也很難編撰出這本書。如是,《顧曉軍主義》這本書、就留給後人去做。遂想到那“奧巴馬主義”,就想笑。再過十年,就更可笑。百年後,誰還知道“奧巴馬主義”? 

  原本還要說:就我所知,《中國民運》這樣本書,由劉剛常提到的陳子明來編,或許更恰當。但,陳子明死了。且,若陳子明編,也是另一個路數,不會編成一本講述“中國民運”的,通俗的、適用的、理論性書籍。 

  順說,何清漣常說,陳子明糊裏糊塗地把她的一篇文章、張冠李戴給了劉亞洲。何清漣叫喚,可以理解;但,陳子明一點兒也不糊塗——這當是陳子明在玩“統戰”遊戲。試想,拉個紅二代為民主站台、不比何多發篇文章有意義? 

  原本還要說的,還有很多很多。但,一覺醒來後的想法,竟被我打開電腦後的、無意間點開推特後所見到的,全都顛覆了——前文《推特上的話語權的問題》,推上有回複(從回複看,文中所提到的“羅玉鳳”,還真的是“鳳姐”)。其之回複如下: 

  “顧先生,推特就40萬且遭屏蔽,若無策略,奪到話語權,也發揮不出威力。郭謀略就在此。另;昔日五毛紀許光,今日露面揭露五毛手法,為何楊海鵬李劍芒一致嘲笑,你能解釋下嗎?還有:今日郭文貴把王芳孟建柱,用蒙太奇手法串一起,對大衆……” 

  哎,又有“任務”。且,我不知“紀許光”、也不曉“楊海鵬”,有難度呀。可一想:“鳳姐”從自我炒作轉向民主,不是好事嗎?雖然,她關注這些低層次的東西、也有五毛之嫌,但,不更應該引導嗎?若能引導“鳳姐”關注民運的重大問題,于中國、豈不也是件功德? 

  其一,“鳳姐”是有知名度與被關注度的。其二,“鳳姐”的支持者,從本質上來說、是非主流,豈不更容易“啓蒙”?其三,把一批類五毛的、轉移視線的、低層次的的關注,引導到民運的重大問題上,豈不是大好事? 

  如是,我用“原本要說”的方式,把想到的、將《顧曉軍主義》一書調整成《中國民運》的材料,寫成了《重大難題:中國民運》。動員能動員的所有的人、一起來關注“中國民運”,肯定比只有一些自以為是精英的人關注要好。 

  關注的方法,也從較為被動的《“消費熱點”理論》、進而轉向抓住“重大難題:中國民運”,豈不更好?  

              顧曉軍 2017-9-16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