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熱點”理論

2017/9/14  
  
本站分類:其他

“消費熱點”理論

“消費熱點”理論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一十七
 
 
  落伍了,只知曹長青在《破除四個迷思 炸毀中共堡壘》中批“和平理性非暴力”,不知明鏡與法廣等都報道了《劉曉波逝世引發“和平理性非暴力”大討論》。
 
  魏京生說“中國人有權暴力革命!和平理性非暴力都是五毛”,王軍濤說“和平理性非暴力沒錯,無論怎樣都恪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也很高尚”,黃花崗雜誌說“和平理性非暴力就是別有用心的騙術”,北京之春一民則說“和平,扼制起義……理性,迫使耐受……非暴力,放棄……”
 
  “和平理性非暴力”理念,是“我沒有敵人”的溫床。如是,我當可以把劉曉波看作是中國民主運動中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理念的鼓吹者。據我觀察,反之,王一鳴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另一極端的“制燃燒瓶、殺村長”之理念的鼓吹者。
 
  我批判過王一鳴,他人在海外,可以盡興說,且可以什麽也不做;而人在大陸的話,別說做,單說、就可能被抓起來。因此,“制燃燒瓶、殺村長”是種不可行的極端。“和平理性非暴力”呢,我顧曉軍以為:則是一群僞裝成講民主的人們的政治作秀的口號。
 
  而胡平的“見好就收”,我以為:第一,“見好就收”不可能作為中國民主運動的主理論。因,民主運動(含任何一個階段)沒發動起來之前,談不上“見好就收”。第二,參與民主運動的人的認識不可能一致,“見好就收”的“好”也就無法衡量;因此,不具備可操作性。
 
  相比,我的專著《大腦革命》(用于啓迪民智)、《公正第一》(用于解決主體。即遭遇不公的人,均是民運的基本力量)、《平民主義民主》(則是指明方向),我新近的文章《“不被抓”理論》(講保護好自己,才能更好地追求民主)、《“不站隊”理論》(講不被利用),則更具實際的意義。
 
  今天,我要闡述的“‘消費熱點’理論”,則比《“不被抓”理論》與《“不站隊”理論》更有實用價值。我們知道,“消費”産生于社會生産與生活之中。“熱點”,是新聞層面的物質與時尚;不消費,也會過時。而人的社會存在的意義、在于行動,因此“消費熱點”,就是在描述我們活著、並追求民主。
 
  當然,如果有能力,可制造熱點。但,任何熱點都有其形成的必要環境。如,我發起的“打倒魯迅”,就曾是網絡熱點,甚至被《人民日報》點名批判。然,“打倒魯迅”熱點的形成的前提,是人們還沒被啓蒙;如今,即使要鞭屍魯迅、也不會有人再理睬。
 
  思想的前衛,是制造熱點的基礎。劉剛參與的“六四”,就是當年的熱點。劉剛策劃的“茉莉花”,同樣是當年的熱點。我的小說《嘗試一夜情》等,也曾是熱點,也曾經網紅。但,任何人都不可能永遠制造熱點。這樣,就需要積極參與熱點。
 
  前面已說過,不參與、沒法表現你的存在。而參與的方法與力度的不同,也很容易沒法凸顯你的存在。“‘不被抓’理論”,是提倡保護好自己;“‘不站隊’理論”,也不能成為逃避的理由。因此,在民主運動之中,如果你沒法制造熱點,就當積極參與熱點、“消費熱點”。
 
  “消費熱點”,就是積極參與。而參與的方法,也不同;可寫文章,也可以圍觀。即使圍觀,也存在不同層面,如只看不說、一句式點評、被卷入筆戰等等。若寫文章,則也可正炒、“反炒”,正話反說、反話正說,正正得負、負負得正等等。總而言之,既參與,就希望參與的熱點能發酵。
 
  然而,希望參與的熱點能發酵、並不是目的。目的是:一、在參與中提高自己的聲譽。二、在參與中尋找正確的路徑。“在參與中提高自己的聲譽”,就是在爭取話語權;而“在參與中尋找正確的路徑”,則是設法提高與升華自己。
 
  比如,在“狂挺鄧玉嬌”中,我讓網友們看到了我無私無畏的一面,讓“打倒魯迅”中的吐口水變成喊出“顧大俠”、“英雄”等等。在“爆料王立軍”中,我突破楊恒均等中共的特務對我的封鎖,在“爆料”之中痛擊薄熙來的“唱紅”的毛左們。
 
  每一次“消費熱點”,都是殊死搏殺的戰場;每一次“消費熱點”,也都是提高聲譽的舞台。每一次“消費熱點”,還都是砥砺自己與升華能力的磨刀石與核裝置。如在“消費郭文貴”中,我寫出了《顧曉軍與劉剛大戰三百回合》、《藍軍,做成的那些事》等。
 
  《顧曉軍與劉剛大戰三百回合》,反思了“六四”;《藍軍,做成的那些事》,則升華了這樣的認識:“六四”等,不是一次次失敗嗎?在中國民主運動中,我們不該追求一次次成功?有了這樣的認知,也就有了《中國民運的思想與領袖問題》、《認知民運理論與理論家》等。
 
  《“不被抓”理論》、《“不站隊”理論》及本篇等,其實就是在回答“中國民運的思想與領袖問題”、“認知民運理論與理論家”等。西方民主理論,是西方在民主實踐中形成的理論。中國是大國,又有特殊性,如果沒有自己的民運理論、而簡單照搬西方的民主理論,就很難在實踐中成功。
 
  “‘消費熱點’理論”,是大陸(自然也含海外)的追求民主的人們、在“和平理性非暴力”與“制燃燒瓶、殺村長”之間的一條新路,也是在“‘不被抓’理論”與“‘不站隊’理論”的界定後的、一個可行與實用的、民運的方法論。
 
  自然,“‘消費熱點’理論”也絕不是唯一的。我撰寫“‘消費熱點’理論”的意義,在于抛磚引玉,在于啓迪大家一起來思考、一起來尋找屬于中國民主運動的捷徑與秦直道。
 
 
              顧曉軍 2017-9-14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