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民運理論與理論家 

2017/9/14  
  
本站分類:其他

認知民運理論與理論家 

認知民運理論與理論家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一十六

  

  前時,趙岩說“曹先生才是真正的理論政論大家”。最近,陸東道“網上理論家眾多,可惜沒幾人願靜下心來”等。看來,認知民運理論與理論家已很有必要。 

  除上,趙岩的另一段推文原話是:“曹長青才是海外民運真正第一理論、政論家。他的理論和口才遠在馬屁精‘沈婆箜’加封的僞第一理論家‘狐瓶’之上,他無需太多的備課,演講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氣貫長虹,請大家多看,必有大收益”。 

  除論及胡平與陳破空外,趙岩證明“曹長青才是海外民運真正第一理論、政論家”的,是“他無需太多的備課,演講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氣貫長虹”。顯然,“無需太多的備課”指熟悉,“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描述口才,“氣貫長虹”則是形容,都沒有涉及到證其理論水平。 

  陸東最近說“網上理論家眾多,可惜沒幾人願靜下心來,細心收集網上蛛絲馬跡線束﹣Facts,然後用數理邏輯,從已知推道出未知。除了被罵為精神病的劉剛,還有誰”。暫且不議論劉剛,單“網上理論家眾多”,就是不對的、不準確的,甚至是言過其實的。 

  可以說,中國民運之所以迄今失敗遠大于成功、沒啥重大成果,我以為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沒有像樣的、行之有效的理論,也沒有好的理論家。若以上的話成立,那麽,陸東的“網上理論家眾多”,則屬言過其實。 

  自然,陸東並非蓄意言過其實,趙岩也並非蓄意張冠李戴,他們出現的問題,是他們缺乏對理論與理論家的認知。而大名鼎鼎的趙岩及陸東皆如此,可見,中國民運隊伍,確實應該提高對理論與理論家及民運理論與理論家的認知。 

  網上常見的文章,除新聞外,大多是評論,如曹長青、何清漣等的文章。評論,是一事一議,發表自己的觀點、看法。理論,是評論的升級,是經過分析,客觀地概括出可複制的規律。再升級就是思想了,思想當具備一系列的理論。主義,則是獨創的思想、思想的主張。 

  在《中國民運的思想與領袖問題》中,我曾用毛澤東為例,談到“槍杆子裏出政權”、“農村包圍”、“支部建在連上”、遊擊戰“十六字訣”、 “共産黨領導下的執行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及“統一戰線”等。這些,就是理論,是毛在實踐中概括出的可複制的理論。 

  “槍杆子裏出政權”,說的是要擁有自己的軍隊,是可複制的。通過《熱血軍旗》,我們可看到:起初,朱毛的紅四軍與彭德懷的紅五軍及其他武裝間,沒直接關系。各武裝起義與割據,都是“山大王”,是“槍杆子裏出政權”的理論的複制。 

  “農村包圍”,是解決革命的樣式,是大于“槍杆子裏出政權”的可複制。“支部建在連上”,則是細微處的可複制,解決起義部隊不散架。遊擊戰“十六字訣”,更是可複制,解決如何打贏。“共産黨領導下的執行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是解決單純軍事觀,“統一戰線”是拉攏,都可複制。 

  而反觀中國民運呢?曹長青的《破除四個迷思 炸毀中共堡壘》(注意:曹是評論、是批判,而非理論)提到“和平理性非暴力”。“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劉曉波的理論吧(其實應該也是抄襲),大約也是“六四”的理論吧?但,這是失敗的理論,至少是導致最終失敗的理論。 

  我指責“和平理性非暴力”導致“六四”最終失敗,不是提倡暴力,是說——理論,應該像毛澤東那樣實用。不實用的理論,就如同中共初期的、套用前蘇聯的“城市武裝暴動”,以及陳獨秀的依靠國民黨的左派等,最終只能失敗。 

  具體分析“六四”:“六四”發動起來了,且規模巨大。這說明,發動“六四”的理論,是可取的,甚至可以說是正確的。但,引導其繼續發展的理論是錯誤的。換言之,“六四”運動中,沒有真正的理論家,且能及時總結出可引導“六四”走向成功的理論。 

  “六四”後,劉曉波又抄來了“無敵論”。“我沒有敵人”,是劉曉波抄曼德拉的;而曼德拉,又抄自黎塞留(法王路易十三的宰相)。兩次抄襲都丟掉了前提(彌留之際,神父問“要不要寬恕你的敵人”,黎塞留答“除了公敵之外,我沒有敵人”),這沒前提的“無敵論”,無疑是歪曲。 

  很顯然,“除了公敵之外,我沒有敵人”,我們看到的:是黎塞留的無私。而曼德拉及劉曉波的沒有前提的“我沒有敵人”,讓我們看到的——則是曼德拉及劉曉波的嘩衆取寵、是他倆的偷換概念、是這兩人的敵我不分及跟隨與鼓吹者們的愚昧。 

  自劉曉波“無敵論”問世後,雖諾貝爾和平獎光臨了大陸,然大陸卻離民主越來越遠,政治環境也每況愈下。上層,政治決鬥越演越烈,甚至包含暗殺。而對下層,言論自由的資源幾乎枯竭,沒有地方可以說真話。“民主、自由、公正”成了“24字核心價值觀”中的口號。 

  對應劉曉波抄來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與“無敵論”的,是胡平的“見好就收”。“見好就收”,其一、不是運動的發展的理論,其二、則是不具備可操作性——其“好”誰說了算?有的說“好”有的說“沒好”,自己人打起來怎麽辦?

   至于徐水良的“新人本主義”和“意識科學理論”,則屬閉門造車,與“六四”這樣的運動幾乎無關,與中國民運也關系甚遠。而我顧曉軍的“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質疑學派”及“‘不被抓’理論”、 “‘不站隊’理論”等,又都遠在“六四”之後。 

  “六四”,是一場沒有適合于中國民主運動的思想與理論的領導的自發的運動。近,劉剛說“按照這個定義,8964基本上屬于布朗運動”。我覺得這個認識是進步(我有《顧曉軍與劉剛大戰三百回合》,對劉剛與“六四”都有過較深刻的批評)。 

  “六四”已成為曆史,封從德拉黑我也罷、與劉剛爭也罷,都毫無意義。有意義的是,中國民主要想取得成功,就應該有毛澤東那樣級別的思想家與理論家及對中國民主運動有指導意義的思想與理論的成果。有這樣的認識、與有意識地去做這方面的準備,才是有序地為中國民主做貢獻。 

  而趙岩的“曹長青才是海外民運真正第一理論、政論家”與陸東的“網上理論家眾多”等,則完全是錯誤的,至少是混淆了是非。我們不否認曹長青等的時政評論的積極意義,但時政評論與理論畢竟不是一回事,尤其在“可複制”上、前者與後者的相差不是一點兩點的。 

  另,劉剛常在文章中提到“超限戰”理論。我們當弄清楚的是——“超限戰”理論,是中共方面的某些人的理論,而不是劉剛的理論。應該說,是劉剛較早發現的,但不是劉剛的。所以,劉剛也不是理論家。如果劉剛有別的方面的、可供複制的,則可另論。 

  “認知民運理論與理論家”,有目的地做,當是魏京生、胡平、劉剛、趙岩等與曹長青、何清漣及盛雪們該做的吧?(恕不能一一提到,就點幾個作為代表吧)。  

              顧曉軍 2017-9-13 南京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10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