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抓”理論

2017/9/6  
  
本站分類:其他

“不被抓”理論

“不被抓”理論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零九

  

  “‘不被抓’理論”,于2017-8-23寫入文章標題(《江天勇認罪與“不被抓”理論》),而觀點則早已散見于我過去的五千多篇文章中。 

  “五千多篇文章”,指“顧曉軍主義”三千五百多篇,“顧曉軍言論”四百多篇,“顧曉軍小說”三百多篇,及上網初期未留底稿而在曆次封殺中無法找回的一千多篇。說這些,意在表明:“‘不被抓’理論”,是我顧曉軍的一貫觀點。 

  “‘不被抓’理論”,講的是——在反專制、爭民主的鬥爭中,保護好自己才能繼續戰鬥。這一思想,是在中國民主運動中湧現出來的。也可說,是我根據自己推動中國民主的實踐、在爭民主的鬥爭中總結經驗,而為民衆、在這高壓的特定環境下、量身設計的。 

  因,中國的民主運動、不能僅依靠海外民運(海外民運不存在被抓,因他們早已身在海外),而要最大限度地依靠大陸的向往民主、追求民主的同仁。要依靠大陸的民主同仁們、並要不斷地壯大這個群體,就必須設身處地去考慮他們的安全問題。 

  專制體制的最大特色,就是抓人。而大陸的民主同仁,絕大多數都不是職業革命家。這樣,就必須有一個思想與理論,為追求民主的同仁能夠——既堅持自己的向往,又不被抓,從而使中國民主的力量、不斷地壯大。 

  在《郭文貴向中共求饒》之中,我這樣闡述:“……網紅總是一時的。我的‘打倒魯迅’、‘批鄧理論’、‘爆料王立軍’等等,哪次沒有網紅?所以,我才提出‘不被抓’理論、才講究‘成功’。只有不被抓,才能繼續爭取民主;也只有講究成功,才能積小勝而成為大勝”。 

  “不被抓”與講究“成功”,是“‘不被抓’理論”的基礎。“只有不被抓,才能發聲,才能追求民主、自由。一旦被抓,你幫不了別人、還要別人幫你,更不用說理想、良知、底線等等”(詳見《江天勇認罪與“不被抓”理論》)。 

  因為,在專制的特定的高壓環境下,被抓後、很容易被認罪。而“認罪”,無論真假、都是對民主運動的傷害。不僅“認罪”傷害了民主運動,“認罪”又何嘗不是對被抓的人的理想、品質、人格等等的傷害呢?因此,“不被抓”既是萬全之策,也是做在頭裏。 

  不僅要“不被抓”,追求民主的同仁們還要活得好、活得有質量。盡管在社會資源被壟斷的專制體制下,活得好、活得有質量很難做到,但,我們必須要盡力去做。因為,活得好、活得有質量,其本身就可支持民主,且也可給普通民衆作榜樣。 

  從活得好、有質量的角度說,也只有“不被抓”。被抓了,怎麽能活得好、活得有質量呢?又怎麽可能還為民主作貢獻呢?不僅被抓了無法再為民主作貢獻,還得讓同仁們為你的自由呼籲;而這,難道不是衝淡主題? 

  追求民主,針對的是體制,而不是某個人的人權。專制體制下,無人權可言。即使僥幸得到了,那也是種特權,而不是衆人皆有的權益。而專制的體制哪怕向民主邁出一小步,都是全社會的人所共有的。所以,把某個人的維權當作追求民主,客觀上是不折不扣的轉移視線。 

  “‘不被抓’理論”,于大衆而言,是保障民衆不斷地追求民主的思想武器。也因此,石三生才在《平民需要顧曉軍(二)》之中說,“顧曉軍先生的‘不被抓’理論,更是從中國的國情出發,真正考慮到了維護百姓自己的切身利益”。 

  下面,我再結合“六四”和“六四”後胡平總結出的“見好就收”理論闡述一下。胡平的“見好就收”理論(我雖沒仔細研究,但也輕描淡寫地批評過;且知道曹長青與之有過論戰,但不知論戰的焦點),最根本的問題,是沒有辦法具體操作。 

  我們知道,“六四”或其他任何民主運動,參與的人員不可能劃一,訴求也不可能劃一;因此,什麽是“見好就收”中的“好”、“好”具體是個怎樣的程度?我想,胡平沒有辦法具體界定;而在任何民主運動中及接受這一理論的人,就更沒有辦法識別與執行。 

  而“‘不被抓’理論”呢,則可貫穿“六四”或其他任何民主運動。以“六四”為例。我們知道:“六四”有“民主沙龍”、遊行、天安門廣場集會、“高自聯”以及“絕食”等等。而如果事先有了“‘不被抓’理論”,則可將上述如何一個段落放在“‘不被抓’理論”中考量。 

  而考量結果,自是不衝動、不幼稚,不去突破專制者的底線,而可有序地去撐大那個所謂的底線。這,絕不是說說而已。我們清楚:“六四”前,“民主沙龍”、遊行、天安門廣場集會、“高自聯”等都真實地存在過。 

  真實存在過,不就是被專制者們容忍了嗎?那麽,是什麽激化了矛盾、是什麽讓專制者們無法容忍了呢?應該就是劉曉波等“四君子”的“絕食”。是“絕食”的作秀,激化了矛盾、使專制者們無法容忍,導致了“六四”的發生。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任何個人的政治作秀(包括個人的所謂維權)、都是破壞追求民主的大氛圍或轉移視線的罪惡。這些罪惡,在大運動中實現個人的小目的,從而損害民衆的運動、損害全民族的公衆利益,甚至把運動推向危機、與苦難的深淵。 

  事實證明:“六四”以後,別說“民主沙龍”、遊行、天安門廣場集會、“高自聯”等,連言論自由都每況越下。如是,劉曉波等、究竟是中國民主的英雄,還是罪人呢?許有人會說,這是專制者的罪過。沒錯,但既然我們不能左右他們,就必須懂得調整自己。 

  如“顧粉團8.30政治大冤案”發生、得到充分的公開申訴後,打壓依然越演越烈;如是,我發表《歸隱辭》,避免被抓。然,說是“歸隱”,我卻沒有停筆,“歸隱筆記”一篇篇地寫,不過是變換了角度。而變換角度,其實就是給人家台階下。人家有台階下,我才能不被抓。 

  其實“隱沒于都市之中”的遊戲,我常玩。玩這類遊戲,就是調整自己(我們是想撐大自由的度。但,在絕大多數的節點上,我們說了不算,只有調整自己)。而調整自己,就是為了不被抓;不被抓,才能爭取民主。 

  以上所講的,已不僅僅是“不被抓”的理論了,也涵蓋了“‘不被抓’理論”中所包含的度。只有掌握了“‘不被抓’理論”,又善于把握、適時地調整“不被抓”的度,我們才能實現不被抓、更好地保護自己,從而持續地追求民主。 

  在強大的專制面前,我們追求的民主之路、任重而道遠。“‘不被抓’理論”,是追求民主的、可持續的理論。這一理論,是實用性的理論,也是中國人在追求民主的運動中、産生的本土理論。當然,若其他環境中的人需克隆,我們絕不吝啬。 

  還當說的是,我們提倡“‘不被抓’理論”,但絕不反對“以身試法”;因,只要適合自己,任何衝擊專制的方法、都是好方法。我們反對的,是演戲,是用被抓轉移視線,並用被抓恐嚇民衆。  

              顧曉軍 2017-9-5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