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經”與“人經”

2017/9/4  
  
本站分類:其他

“茶經”與“人經”

“茶經”與“人經”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五百零八

  

  昨日,石三生寫了篇《平民需要顧曉軍》,談到騙與被騙等等。既然“平民需要顧曉軍”,那我今天也以“茶經”、來說說這“騙”。 

  如今我“長跑”,就很少再散步了。過去散步時,常會遇上兩個或三個老太(當然,叫他們“老太”有些過分,因看樣子她們至少都比我要小幾歲),說哪有活動、有請吃。我是從來不想占便宜,所以從來沒上過當。 

  除了這種姜太公式的釣魚外,就是路過小旅館門口,突然有一兩個拖著拉杆箱的河南人上來截住去路,說錢包丟了,有不少好茶葉、便宜賣給我,問要不要、幫他解燃眉之急。這種套路,聽得多了。最重要的是,我從不乘人之危、占人便宜,所以也沒上當。 

  再,就是南京本地就産“雨花茶”。即使“雨花茶”算不得上品,這裏流行的也都是浙江、福建、江蘇或安徽、江西的茶;再說遠一些,那就是雲、貴、川了。恕我孤陋寡聞,真沒聽說河南産茶;即使産,也沒聽說過有什麽上品。 

  說到好茶葉。其實,如今的流通已經如此這般發達,上好的茶葉、還就在菜市場的各個小店裏。因為,酒講究陳,而茶大多都講究新。那超市的,甚至更有臉面的商場裏,其靈活性、其出貨速度等,怎麽可能比得過以茶為生計的小商小販們呢? 

  記得前些年,顧粉團的一位朋友買了好茶、快遞過來送給我,我很不高興。其一,我一直覺得:我寫文章的付出和你讀我文章的收獲,與你對我的支持和我得到的支持、是幾乎相抵的。你不欠我的,沒有必要買東西送給我(當然如果偶爾見面,則另當別論)。

  其二,就是看那茶葉的包裝,必是大商場裏買的。而那大商場裏,即使是好茶、也會因流通不暢而放成陳茶。當然,如今菜市場的小店裏也有高檔包裝了。可,那些人知道你是送禮的,便會在你不知不覺中做了手腳。自然,那手腳也不至于太過分,但至少是以次充好的吧? 

  其實,我也早已不喝好茶了。記得,我拿小幾百元薪水時,曾一百多元喝茶,兩百多元抽煙。如今想來,那真叫一個“裝”。後來發現,幾塊錢的茶葉末(那時),有時也不比一百多元的茶葉差多少;如是,我就從一個極端跳到了另一個極端。 

  當然,也有人“吃”包裝,我太太就是;如是,那茶給了她。她又給了她弟弟。她弟弟在小地方的大國企上班。小地方好面子,大國企裏的人又特愛裝。平時,他們抽煙都抽中華;那茶就只打開看過,據說如今還在。 

  再後來奶茶流行了。我把喝剩的奶、倒在茶裏,就發明了“顧氏”奶茶。改喝“奶茶”後,就真的告別好茶了,專買茶葉末。然,時代在進步,茶葉末漸漸不好找了。如是,我也告別了菜市場的茶葉店,找到了一個離家遠些的店。 

  有意思的是女老板爽氣,茶葉末不賣、送我。豈能白拿人家東西?在太太的教導下,學會了女老板來電話、叫去拿時,我路上買寫些水果、去“換”。如此,女老板的茶葉末越來越整,其實是剩下的好茶。如今,女老板已改行兩年了,我的“茶葉末”還有不少。 

  所以,于在QQ上要加的美女,我一般都不加。因,真正喜歡我文章的,一般都先找“顧粉團”。除了讀者,就只剩兩種人了:一種,是黨派來害我的。另一種,就是賣茶葉的之類。而賣茶葉的,一是我不需要,二則是她們誰不會以次充好呢? 

  上面,說到包裝及兩次提到了“裝”,我突然想到:不知不覺,已六十五歲。我這一生,也算是閱人無數了。更要緊的是,為寫出好小說,我曾特意沈入社會的底層,交了無數三教九流的朋友。然,細細想來,這人、也不過可大致分成四種:即,“呆”、“精”、“裝”、“吹”。 

  “呆”者,書呆子氣也。我的不少朋友,都在大學裏教書。與他們相處,很容易捕捉到書呆子氣。一起出去,看他們跟人說話或搭讪,我常偷著樂——那傻氣,真可愛。我常想:世間,幸好有叫“大學”的地方,否則,真不知他們怎麽生存。有了高校,他們不僅活了下來,且活得不錯。 

  其實,我又何嘗不傻?不過是交了些三教九流的朋友,才抹淡了些傻氣。在網上,曾有人說我“傻得可愛”。我想:這大概就像我捕捉到我那些常年生活在高校的朋友身上的書呆子氣一樣——我身上的書呆子氣,被他們發現了。 

  而“精”者,是真的精明。如,劉剛等。在生活中,就更多。與這類精明的人說事,他們會說、或表現出“這不簡單嗎”,而後、三言兩語就完事了。其實,這種精明,恰恰妨礙了他們像書呆子氣一樣、去追究事物的本質與刨根問底。不經意間,也就輸了。 

  昨日,劉剛在說郭文貴及唐柏橋時,又說到“嚴格訓練”。其實,讀研究生一共才幾年;成為出類拔萃的人才,重要的不該是自我訓練?在我看劉剛,他最可貴的是“六四”及在華爾街與在貝爾的經曆。可見,這類精明丟掉的往往是最不該丟的。 

  “裝”者,則是喜歡面具、喜歡隱藏自己。裝,往往是怕被社會傷害,便漸漸自生出一付铠甲,像烏龜一樣背著前行。自然,也有的裝,是為了更好地索取。如,韓寒說“文壇是個屁,誰也別裝逼”;然,最裝逼的、恰恰是他自己——他所有的文字,幾乎全都涉嫌代筆。 

  “裝”與“吹”,沒有很嚴格的界限。“吹”,處于社會下層的居多。如我一朋友,明明處于軍隊系統中的最底層,可出去時總要假裝成師級。其實,他見過的最大的官,恐怕也就是師級。關鍵,是他去的那些破地方、師級根本不會去。 

  早年,我的一些朋友,互稱“張科”、“陳科”。可想,他們可及的不過就是些科長。更有的,滿嘴跑火車,明明不知啥時丟了工作,卻說是從稅務局退休下來的;丈夫原是一大集體看澡堂的,卻說是幹部、黨校教師。 

  如果說“裝”,是為了保護自己;那麽,“吹”就是欺騙、就是要行騙了。在我認識的人中,有人父母是一般的工人,卻吹成是公安局的;被人戳穿後,忙改口老婆的父母是公安局的。其實,不過是那些年城市戶口吃香,想借此騙那些想進城的農村戶口的人。 

  其實,欺騙也是人性。欺騙雖不是與生俱來,卻也是不教自會。如,有的教養很好的家庭,孩子卻會欺騙父母。欺騙,更是不分社會上層與底層。底層的老百姓的騙,常常是小騙;而上層的官僚們,則往往是大騙——騙得你傾家蕩産、尋死上吊。 

  尤其是這六十多年來,請問有多少官員不會欺上瞞下?如果真的不會——上騙領導,下騙部下;在家騙老婆,出門騙朋友……的話,請問他們怎麽當官?就算當官是偶然的機遇,那又怎麽升官呢?社會,原本就是騙子的溫床;特殊的體制,則更是各種高級騙子的“黨校”。 

  據悉,前幾年,我被博客中國封殺後,博客中國又出了也姓顧的人物。可這顧某,稍有點名氣後,立即在博客上推銷茶葉。天哪,賣茶葉以後也要收入“中國騙術”了?不會也包括代購、包括楊恒均替網友從澳大利亞代購奶粉吧? 

  石三生雖聰明,但,其實也傻、也有書呆子氣。否則,他又怎麽會被各種“黨校”培養出來的高級騙子們騙得這麽慘呢?而石三生的傻、書呆子氣,則可能是他那敬愛的大哥所“遺傳”(石的文章中講述過他大哥)。 

  不好意思。一不留神,把“茶經”寫成了“人經”。那就叫“‘茶經’與‘人經’”吧。其實,“茶經”何嘗不是“人經”?“人經”,又何嘗不是茶道呢?茶本無道,人說它有道、便有道。  

              顧曉軍 2017-9-4 南京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