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與民主的政治環境 

2017/8/30  
  
本站分類:其他

世界和平與民主的政治環境 

世界和平與民主的政治環境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九十九

  

  諾貝爾和平獎,是頒發給為世界和平作出貢獻者的。然,反觀諾貝爾和平獎的獲得者,卻幾乎沒有一個為世界和平作出過貢獻。如是,我來談談世界和平話題。 

  世界如何和平?迄今,人類社會,恐怕沒有一個人回答、回答過,或能夠回答這一問題。其實,回答“世界如何和平”這一問題,並不難。我的回答、或顧曉軍主義認為:若要世界和平,就必須有一個民主的政治環境。 

  這個民主的政治環境,就是我在《民主的胸懷》中說的“寬松的政治局面”及“寬松的政治局面,是民主派的政治理想”。其實,寬松的政治局面,或曰寬松的政治環境,又何嘗不是除專制主義者外的所有的社會人及黨派的共同的政治理想呢? 

  毛澤東的“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過時了。如美國最近擡頭的“白人至上主義”,是有人壓迫他們了嗎、是因為遭遇壓迫而反抗嗎?不是。我以為,是因美國的、非白人的人群越來越多、之環境下,所産生的、一種尋找存在感。其本質是在強調,美國是我們創建的。 

  前時,我在《中國沒有實現民主是精英的罪過》及《請教王丹,怎麽反抗?》等篇中批評過王丹的“中國人的反抗意識,確實相對來說不是那麼強烈”(反抗意識不強,哪來“六四”)。而今看來,王丹的“反抗”論,不過是繼承了老毛的“反抗論”的衣缽。 

  二次世界大戰的發生,是因為一些族群、企圖奴役其他族群。在這裏面,存在著反抗。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殖民主義漸漸走向消亡。面對冷戰,我們能說得清楚——誰壓迫誰、誰反抗誰嗎?我想不能,沒人能說清誰壓迫、誰反抗。 

  不是說意識形態戰中沒有壓迫與反抗,而是說抽掉了奴役就不存在壓迫與反抗。壓迫與反抗,都是針對這群人奴役那群人而言的。在同一族群中,如今中國大陸,一些人對另一些的欺壓,不是真正意思上的奴役,而是欺騙、某種幌子下的掠奪。 

  而在國際環境中,一個國家奴役另一個國家、則越來越沒有這樣的可能了。當然,欺負是存在的。以某種優勢、欺負某種劣勢,不僅存在,而且相當普遍。那麽,要在世界環境之中解決欺負與被欺負的問題,就只有大家都來強調——世界的、民主的政治環境。 

  世界的、民主的政治環境之問題,如果能夠解決,那麽,世界的和平、將可大大地進一步。其實,不僅僅是世界,任何一個地域、也都是這樣的。“哥武”能放下武器,不就是因哥倫比亞政府給了他們放武器的可能? 

  世界的、民主的政治環境,需要強者的開明與讓步,需要強者用文明的民主政治,去化解、去讓各種武裝力量能像“哥武”一樣感受到沒有必要擁有武裝。當然,做這些工作,是極其複雜的,不能一刀切的(如果一刀切,我的本文及理論、將會對人類犯下不可饒恕的大罪)。 

  而完成這樣的偉大使命,發明了現代民主的西方文明,可能沒有這樣的認識與能力;至少現在,還看不出來。相反,中國的大陸,或許能做得更多;至少現行的大陸的外交政策、略作調整,就可以去體現與實現我以上思想與理論。 

  當然,不是說能為世界和平與民主的政治環境、多做一些貢獻,中國大陸的政治、就是文明的了。相反,中國大陸,對外、有可能為世界和平與民主的政治環境做貢獻,對內、卻只不過是將“民主”寫在“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裏面而已。 

  不僅只是寫寫而已。前時,海外還在造輿論,大意是集權是為了反腐敗。就算“集權是為了反腐敗”能夠成立,那麽,反腐敗是長期的、永遠的,難道集權與專制、也是長期的與永遠的嗎?很顯然,這就十分需要中共的精英們的眼光、智慧與無私和膽魄了。 

  而我更希望西方文明、尤其美國文明,能接受我的《世界和平與民主的政治環境》。如能接受,世界和平與民主的政治環境的改善,則唾手可得。  

              顧曉軍 2017-8-26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