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王丹:不同的反抗

2017/8/29  
  
本站分類:其他

致王丹:不同的反抗


致王丹:不同的反抗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九十一

  

  昨日實在沒做什麽,不過是上午寫了篇《請教王丹,怎麽反抗?》,下午應《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的要求、發了十二個電子郵件。 

  然,剛發完郵件不久,電壓就降了下來,連電風扇也不轉了,只有貓、路由器及電視與接線板的指示燈亮著。記得,為這與劉剛爭過,劉剛笑我科技盲。然而,黨就能做到——只有我這一個單元如此(同樓的另兩個單元都很正常)。 

  太太屋裏的空調停機了,她叫喚,我勸她別叫喚;因,樓下有人叫喚了。有意思的是樓下叫喚的,是租房的;愛叫喚的老業主反而不叫喚,估計是黨過去與他們有過溝通。電壓低了一陣,還是停電了。到晚上八時許,電才終于來;可電視卻又“無信號”了,上網就更別說。 

  電視“無信號”,也只是我這一個單元如此。我聽到一樓的單身老太,問過愛叫喚的老業主“你家有沒有電視信號”;回答的聲音很輕,似很神秘。其他樓棟,沒人吭聲,想來是不缺電視信號。不知劉剛如今是否還看我的文,是否還會笑我是啥“科技盲”。 

  黨在針對我、折騰我,是不爭的事實。即使是劉剛辯護,也沒有用。太太,是點著蠟燭洗完了衣裳的。來電了,正好開空調。而于沒有電視信號,也無法用手機上網免費看她喜歡看的電視,只是試過,證實了沒有、上不了,也沒多說就去睡了。 

  為什麽、黨要如此折騰我呢?是《請教王丹,怎麽反抗?》一文寫得過分了嗎?應該不是。那麽,就是因《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而發出的十二個電子郵件,讓某特權者不痛快了。是呀,這十二個電子郵件,其中有個居然還是發給石三生的。我可以理解他們的不痛快。 

  可是,再不痛快,也得看看這個電子郵件,是不是在橫向聯絡、是不是在搞“組織”等等。很明顯的不是嘛!不過是應要求而必須發的。不是嗎?我和石三生,在網上認識也多年了。這麽多年,我何時沒事給石三生發郵件玩過呢? 

  聯想到王丹說的“反抗”。我這算消極的反抗,包括我勸太太別叫喚。叫喚有用嗎?沒用。既然沒用,何必費這力氣?其實,王丹文章說的及何偉說的涪陵人,也是這道理。三峽工程,誰能抵制?那麽多的人都被搬遷走了,抱怨還有什麽意義? 

  而“他們幾乎針對其他每一個敏感話題發牢騷”,則因為是“法不責衆”。涪陵人,于三峽工程不能抵制,還不趁機在“法不責衆”的話題上發發牢騷?何況,反抗的標準也不一樣。三峽工程,做了那麽多宣傳,也給了當地人一些好處,叫他們怎麽反抗呢? 

  昨日看到《特朗普怒噴亞馬遜:害得美國人的工作都沒了!》,這就是標準不同——尤其是看過我的《“新思維”之聯想》等文的朋友,都很清楚:互聯網時代來了,當以互聯網思維發展經濟。川普怒噴亞馬遜有意義嗎?沒有亞馬遜,就不會有季馬遜?美國人永遠不網購? 

  至少,我在海外見到過“美國現在也能淘寶了”之類的廣告。我勸川普好好研究下我的《“新思維”之聯想》等一批文章,調整心態、調整思維,迎頭趕上。這才是美國總統應該做的事。否則,美國或許真的要落後。 

  當然,政治家的話,不能全信,更不能當真。川普怒噴亞馬遜,或許不過是權宜之計;而他的心中,早知道該怎麽辦了。更何況,亞馬遜的老板貝佐斯,又恰恰是左媒《華盛頓郵報》的老板。川普怒噴,不過是一種忽悠、遷怒于。 

  而“特朗普怒噴亞馬遜”,也至少是一種“反抗”吧?因此,反抗是不同的——是因時、因地、因問題、因人,甚至心情等而定。沒有王丹說的啥“由於有這樣的具有悠久歷史脈絡的群體心理,中國人的反抗意識,確實相對來說不是那麼強烈”。 

  王丹與何偉們,總不至于希望大陸人天天上街反抗、反抗的頭破血流,才遂了心願吧?如是,就真不配做民運領袖。  

              顧曉軍 2017-8-18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