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教王丹,怎麽反抗?

2017/8/29  
  
本站分類:其他

請教王丹,怎麽反抗?

請教王丹,怎麽反抗?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九十

  

  前天寫了篇《“新思維”之聯想》,下午去忙自己的事。昨日上午接到電話,下午又去忙自己的事,就沒能寫文章。恕我昨日對中國民主無貢獻。 

  自己的事忙完了,腦子也空空了。晚上,看了兩集CCTV-1的電視劇《熱血軍旗》。原本累了,該好好睡一覺,又偏偏睡了三個多小時就夢醒了。醒來,依舊腦子空空。上網,網上也沒啥,就看了王丹的《一個中國通對「洗腦」的獨特視角》。 

  文章是贊評《消失中的江城》的作者“Peter Hessler,中文名字何偉,現在已經是西方著名的‘知中派’媒體人”。我看的是“一個外國人眼中的底層中國(下)”這個部分。快看完時,我對王丹這篇文章,漸漸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 

  王丹文章道:“何偉告訴我們;‘接受到水壩影響的涪陵,卻沒有任何不愉快的跡象。在我生活在涪陵的兩年期間,我從來沒有聽到一位居民抱怨三峽工程,但是,我聽見他們幾乎針對其他每一個敏感話題發牢騷。在重要的地方問題上,涪陵居民無法得到可靠的資訊……’” 

  文又道:“在我看來,沒有什麼比這一段描述更加深入到中國社會的肌理中的了。中國進步所面臨的障礙很多,從五四時代開始……尤其是對於公共事務的冷漠的問題。當年魯迅就是因為看到中國人的這種冷漠,才決定從用手術刀醫治國人的身體疾病改為用筆醫治國人的心理疾病”。 

  記得我說過劉剛,有十幾年前的慣性思維。看來沒錯,王丹也是。大陸早被我的“打倒魯迅”攪得沒啥人寫文章時引用魯迅文字或以魯迅為例,王丹卻還說“當年魯迅就是因為看到中國人的這種冷漠,才決定從用手術刀醫治國人的身體疾病改為用筆醫治國人的心理疾病”。 

  真是與時代脫節。這不知是王丹的毛病還是海外的通病。記得,前時因我的《魯迅不是漢奸,是地下黨》一文,引網友反對,我又寫下《漢奸、地下黨之魯迅的粉絲如是說》;如是,引得推友“澳洲新聞網”發推道: 

  “魯迅自己說,棄醫從文的原因是覺得‘強健民族體魄’不如‘醫治民衆心靈’更為重要。但其弟周作人卻曾著文提及:魯迅從日本仙台醫專退學,主要其實還是因為成績不好。最高的倫理學83分,德語、物理、化學只有60分。而他‘最敬愛的’藤野先生教的解剖學只有59.3分,不及格。” 

  周作人,應該比其他人了解魯迅吧?且這麽多年來,也沒見有學者推翻周作人的介紹吧?如是,“當年魯迅就是因為看到中國人的這種冷漠,才決定從用手術刀醫治國人的身體疾病改為用筆醫治國人的心理疾病”,就不過是魯迅與中共對魯迅的一貫的美化。 

  王丹用美化的魯迅、而推導出的“這樣的群體文化心理,在各種文化體系中都是少見的……我們的重點是:由於有這樣的具有悠久歷史脈絡的群體心理,中國人的反抗意識,確實相對來說不是那麼強烈”,既不能成立,也屬中共的“素質論”。 

  埋怨“中國人的反抗意識”沒有意義。“反抗意識”,從來是與反抗的節點密不可分;“反抗意識”,也與領導反抗運動的人發掘出的反抗突破點密不可分。上面提到的《熱血軍旗》中,毛澤東抓住土地問題,領導的反抗就成功了。 

  因此,我希望王丹不要做假學問、不要空談,尤其不要用美化的魯迅推導出中共的“素質論”(“素質論”是延緩中國走向民主的理論,見我批判韓寒及楊恒均的文章),而實實在在地告訴我們:怎麽反抗?哪裏才是反抗的突破點?反抗的節點又在哪裏? 

  另,前時王丹在推特上拉黑了我。順問,我怎麽反抗你的拉黑?怎麽把文章送到你的眼前?怎麽有效地與你形成探討?怎麽讓這些探討對中國民主有實際意義?請指教。  

              顧曉軍 2017-8-17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0447

公正第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730

大腦革命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3533

打倒魯迅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582

顧曉軍小說【三】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1632

顧曉軍小說【二】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823

顧曉軍小說【一】 http://store.showwe.tw/books.aspx?b=1021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