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臘時沒有“公正” 

2017/8/7  
  
本站分類:其他

古希臘時沒有“公正” 

古希臘時沒有“公正”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八十二

  

  昨日,我的《指導劉剛寫書》發表後,劉剛沒惱,劉剛的粉絲賈思慜卻惱了,跟推道“劉剛的Analytic Econom才是真正的原創。你的那些主義從古希臘時就有”。 

  第一,如果是想指責我顧曉軍在《指導劉剛寫書》中提到的《平民主義民主》與《公正第一》是抄襲古希臘的哲學或文化,請賈思慜寫論文證明之。如果賈思慜不寫論文或不能證明,則屬涉嫌诋毀;因賈思慜的以上推文,沒有證明的過程,不符合規範與程序。 

  第二,針對賈思慜的诋毀推文,我認為:其已涉嫌誹謗。因,我量賈思慜並不識古希臘文。即使識得,也接觸不到完整的古希臘的哲學或文化的資料。再退一萬步說,即使賈思慜能夠接觸到,量賈思慜也不可能從浩瀚的書海中找到“公正”二字。 

  無論賈思慜能不能證明,我均在此先反證之:古希臘的哲學或文化中,沒有“公正”二字。其一,在西方近代三大思想解放運動(文藝複興、宗教改革與啓蒙運動)中,就從未提到過“公正”。直到法國大革命,也不過是提出了“自由、平等、博愛”,哪來什麽“公正”? 

  如果古希臘的哲學或文化中有“公正”, 西方近代參與文藝複興、宗教改革與啓蒙運動這三大思想解放運動的學者們,就絕不會舍“公正”而大談“平等”。因為,“公正”是現在時的,可以做到的;而“平等”,則是現在無法做到的,實際上將來也無法做到,不過是像共産主義樣在做夢。 

  其二,即使參與文藝複興、宗教改革與啓蒙運動這三大思想解放運動及法國大革命等的學者們漏掉了,上世紀的社會主義的學者們也會漏掉嗎?尤其是被我及石三生與顧粉團一再指責,抄襲了“公正第一”的、編造出“二十四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中國學者們會漏掉嗎? 

  “社會主義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中共壟斷了所有資源,培養了無數專門為黨說話的學者……如果古希臘的哲學或文化中有“公正”二字,他們怎麽可能不找出來、引經論據,三言兩語把我顧曉軍及石三生與顧粉團擠兌一番呢? 

  綜上證明,古希臘的哲學或文化中,沒有“公正”二字。即使我已證明了古希臘的哲學或文化中沒有“公正”二字,我也願意重新回到起點,假設古希臘的哲學或文化中有“公正”二字,但,彼“公正”與此“公正”、“公正第一”也已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以“平民主義民主”中的“民主”為例。“民主”,最早是出現在城邦時代。然,城邦時代的“民主”,怎麽可能與英國貴族們披堅執銳從皇室那裏爭取來的議會制的三權分立的現代民主及其民主思想同日而語呢? 

  同理,即使古希臘的哲學或文化中有“公正”二字,那“公正”與兩千多年後的、在中國社會轉型中、在被強拆、自焚、上訪、截訪……被刑訊逼供、頭頂放炮、躲貓貓、喝水死……被三鹿奶、雙彙肉、蘇丹紅、瘦肉精……中湧現出的“公正第一”理論,能是一個意思嗎? 

  由上可見,賈思慜的“你的那些主義從古希臘時就有”,如果不是無知的诋毀與誹謗,就是因無知而在無意中形成與造成的诋毀與誹謗。因此,如果賈思慜不能提供古希臘的哲學或文化中有“公正”二字的證據,就請賈思慜收回你的诋毀與誹謗。 

  至于你的“劉剛的Analytic Econom才是真正的原創”,我以為:完全是句廢話。在《指導劉剛寫書》一文中,我已強調“劉剛的《解析經濟學》一書的手稿,是于1989年被捕後,寫在秦城監獄、寫在一條撕碎的白的確涼床單上的”,這難道不是在說“原創”嗎? 

  你想巴結劉剛,我沒意見。但,我希望你在為巴結劉剛、而诋毀與誹謗他人時,能夠稍稍表現出一點水平。不然,你不僅不能幫劉剛的忙,反而是給劉剛丟臉。劉剛已得罪了很多民運大咖,再也丟不起臉了。請為他著想,好自為之。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說,也感謝你,感謝你讓我有機會正面闡述《公正第一》和《平民主義民主》與古希臘及其他的哲學或文化、沒有承襲關系。  

              顧曉軍 2017-8-7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