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導劉剛寫書

2017/8/7  
  
本站分類:其他

指導劉剛寫書

指導劉剛寫書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八十一 

 

  劉剛“失蹤”多日,我在前面的文章提到,推友們也跟著關心起來。如是,劉剛發推:“我在山上寫書、靜養及修練”。 

  “我在山上寫書、靜養及修練”?如是,我想到“指導劉剛寫書”。其實,單“指導劉剛”,就會惹得劉剛氣急敗壞;而再“指導劉剛寫書”,怕是要讓劉剛無法靜養與修練,且連寫書的心境都沒有了。然而,我顧曉軍,真的能夠“指導劉剛寫書”。 

  先證明“指導劉剛”。第一次指導劉剛,是在中國自由之春論壇。我給Emma留言,請她轉告同在論壇發文的劉剛,讓他與我玩傳切配合,就像石三生一樣。Emma回我一定轉達,且自認為能做到。然,沒有下文。估計劉剛不幹。 

  大約兩年後,劉剛才領悟到其中的意義。2016年3月19日,劉剛發表《顧曉軍是先知先覺》。隨即,我與劉剛玩傳切配合;不知不覺,已一年多。其中,雖有“分分合合”及些許小不愉快,但,劉剛其實是接受指導的。即使劉剛不承認,如傳切配合,不就是接受指導嗎? 

  第二次指導劉剛,是籠統的,我分四個部分。其一,劉剛不是思想家,沒有思想的自我更新系統,因而有時帶著原大陸的思維定式。如,如何認定思想家等。為此,我寫過《與劉剛談對思想家的認知》等一批文章。 

  其二,因性格所致,劉剛在網絡上長期與趙岩及徐水良對罵,並累及我。我潛移默化地引導劉剛,停止了與徐水良的對罵,緩和了與趙岩的關系。一度,劉剛與趙岩又稱兄道弟(其實,他倆原本就是好友、兄弟。似乎趙岩初到美國時,就住在劉剛的家裏)。 

  其三,劉剛的自省能力較弱,且自以為打遍世界無敵手。我一直在進一退二地引導他。如《劉剛顧曉軍大戰三百回合》,就是告訴他:玩辯論,你不是對手,你的邏輯功底不紮實。而《顧曉軍與劉剛大戰三百回合》,則是引導他如何學會自省。 

  其四,通過“郭文貴爆料”的我“反炒”與劉剛正炒,我以《藍軍,做成的那些事》,讓劉剛明白——不能像劉曉波樣玩花架子,只有把事情做實、做成,才能推進中國民主。如今,劉剛“在山上寫書、靜養及修練”,許就是頓悟。 

  好,以下進入“指導劉剛寫書”之主題。劉剛的《解析經濟學》一書的手稿,是于1989年被捕後,寫在秦城監獄、寫在一條撕碎的白的確涼床單上的。出獄後,劉剛才把書稿整理了出來。好像是到美國以後,出版成了現在的大家所知的英文版的"Analytic Economics"一書。 

  劉剛吹噓,他的"Analytic Economics",在亞馬遜上賣1000多美金。1000多美金,是待價而沽,不等于有成交,更不等于熱賣。所以,劉剛才會說某某老外的解析經濟學沒他寫得好。僅劉剛說這話的心態,即可推斷——某某老外的解析經濟學是現解析經濟學的主要讀物,而劉剛的不是。 

  當然,說劉剛的"Analytic Economics"不是解析經濟學的主要讀物,也不等于就寫得不好,只能說明——劉剛與某某老外,都搶占了前沿學科、都寫成了一部解析經濟學。而某某老外的解析經濟學,則比劉剛的"Analytic Economics",更加得到了社會的認可。 

  被社會認可,是個複雜的問題,尤其是在中共能壟斷市場的情況下。如韓寒,不過是代筆,是炒作出來的;然,沒有人追究。與韓寒之流我們是沒法比的,就只有自身強、強到金剛不壞之身的地步。下面,我介紹一下我自己寫書的心得與體會。 

  首先,我的《平民主義民主》一書,是人類社會進步到現階段、是我在網絡論戰及時評中,應運而生的。然,即使是應運而生,也必須考慮書的立足點——《平民主義民主》,是看到社會主義無法克服的弊端、認定民主後,又發現了民主的不足後、産生的新的民主的思想。 

  《平民主義民主》,決計要與社會主義和精英主義民主三足鼎立。注意:這是人類曆史上,首次把前民主及其思想定性為“精英主義民主”,並將其同列為對手的,以社會中下層利益為己任的,首創的、完全獨立的民主的新的思想。 

  對自己的思想及書,作了這樣的界定後,首先,就避免了雷同。會不會有人模仿呢?不要緊,再模仿也超不過石三生、顧粉團。而連石三生、顧粉團都超不過,又如何撼動已出版了的《平民主義民主》呢?能不能另辟蹊徑呢?能,且歡迎。然而,即使弄出來,不也是我的後翼部隊嗎? 

  這就是搶占新前沿(並迅速地理論化)。再說《公正第一》。公正,是民主社會的基礎。社會主義,實際上沒有公正,但又不能不承認公正。人類社會,就是建立在公正的基礎上的。然而,有人喊自由、有人喊民主,就是沒有人喊公正。我就首先喊出了公正。 

  不僅首先喊出了公正,而且強化成“公正第一”。不僅強化,且又迅速形成完整的理論,打通良知與公正的關系、這個社會與世界的公正關系,並進行自洽,理順世界、國家、集體、個人……在公正前提下的定位等。這,就是制高點。不信,你試試看,還能喊出什麽來。 

  這樣,《公正第一》一書才能是獨一無二的,才能不是可有可無的,才能成為不可替代的。“24字社會主義價值觀”可以抄襲“公正”,但不能自圓其說。也沒有人以“24字社會主義價值觀”的“公正”著書立說,更不敢跟我辯論。 

  劉剛的"Analytic Economics",缺少的,就是我的《平民主義民主》與《公正第一》這樣的獨創性與首創性。因此,就只有靠書寫得好了。而什麽是寫得好?計算機教材,全世界有多少種?再多,某大學系主任也可組織人力再編一套,賣給自己的學生。是不是這樣的道理? 

  本打算說《大腦革命》的,可一展開話就更多(若劉剛或其他人有興趣,可看看劉麗輝及“貞雲子”的相關評論文章)。希望本文能對劉剛的“在山上寫書、靜養及修練”有積極的意義,希望劉剛的新書早日寫成。 

  收劉剛為“顧門弟子”的話題,我以後就不打算說了。其實,即使我不說,大家都能看出——我是真心教導劉剛的。  

              顧曉軍 2017-8-6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