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聰明

2017/8/4  
  
本站分類:其他

談聰明

談聰明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七十九

  

  近來,我的推特上,只供我自己看的頁面上、擠滿了別人的事。如果有人給我個發推,我是看不到的。所謂別人,是指王軍濤、何清漣、章立凡。 

  王軍濤,最早。都說王軍濤什麽,我已記不清。只記得,王軍濤說,有人說他不幹實事。他說,兩次街頭支持郭文貴,都是他組織的;每次二十多人,都是他一個電話、一個電話,落實的。 

  當時,我就覺王軍濤不夠聰明。其一,你好歹也是個博士,做這麽具體的事,豈不是浪費自己的才華?其二,即使把支持郭文貴從網絡變成街頭,有一次足矣。搞兩次,有無蓄意浪費他人時間的嫌疑? 

  在中國,民主的力量是極其有限的。糟蹋民主人士的時間,與糟蹋民主的經費(如,用公款搞吃吃喝喝,或,亂集資,把大家的錢與熱情及對民主的向往,裝進某一個本不需要、或原本就很富有的人的口袋),是一樣的可惡。然否? 

  第二個,是說何清漣。何清漣自己,倒沒說什麽。說何清漣的人,吵著嚷著說何清漣拉黑了誰(我沒弄清,也不打算弄清)。而支持何清漣的人,則說何清漣拉黑誰的道理。無論是什麽理由,拉黑別個有道理嗎?若何清漣執政,那不也稿封殺? 

  其實,這不過是小女人的小心計——用隨意拉黑別人,顯示與突出她“超群”的地位。記得劉剛說,他在美國大街上,無意中認出了剛到美國的何清漣,道“你是何清漣吧”;而何清漣,則立馬道“你是我的粉絲吧”。 

  第三個,就是章立凡。幾乎所有的推友,皆在齊聲罵章立凡。而被送達的人,除了我,還有魏京生、王軍濤、郭文貴、胡平、曹長青、何清漣、辛灏年、唐柏橋、夏業良、何頻、陳小平、郭寶勝、楊建利、趙岩、冬眠熊、李洪寬、鄭裕文、仧長老、鞏岩霞。 

  凡此種種,我以為皆不聰明,至少是不夠聰明。我欣賞劉剛——他是最早“消費郭文貴”的。當然,他炒反了方向(我是“反炒”,他是正炒);但發現自己炒反了方向,就玩“失蹤”。上次,是劉曉波死,才把他給喚回來;這回,他“反戈一擊”了下,就又“失蹤”了。 

  不把精力放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這才叫聰明。是不是?王軍濤的叫喚、何清漣的小心計、群體黑章立凡,有意義嗎?不見得吧?最多也不過是“春秋無義戰”,是這理吧? 

  看看你們的對手,又搞經濟、又腐敗,“大家”“小家”都富有了。當然,被反腐的、不能算成功。可漏網的,不都成功了嗎?“悶聲發大財”,未必全錯,至少有合理的一面。耍小心計、爭一時之得計、想滅掉誰,都談不上聰明。 

  相比,劉曉波也聰明——知道自己沒貨,搞不出啥思想,就耍流氓,不講人品,作僞證、抄襲、拼坐牢……把諾貝爾和平獎先搶到手,即使得癌症、死了,也不妨礙讓傻逼們頂禮膜拜。這才是聰明,才是得諾獎的道理。 

  本不想說《怕了 港媒:賈慶林上交北京住宅回老家》的。但人家確實是聰明、識時務者為俊傑——從江曾到孫政才,是一條鏈子吧?賈慶林回老家,從他們自己人看,是“掉鏈子”;而從另一個角度看,則是蓄意斷鏈子。僅憑“斷鏈子”之功,可不追查。 

  即使仍要追查,憑在這檔口“斷鏈子”、賣劉淇(事實上一“斷鏈子”就等于賣了劉淇),也是大功一件,不能將功抵過,也至少可從輕處罰。比那兜裏裝著交代材料(裝著有何用?交上去才算數)、想自殺的孫政才,是不是不知聰明多少倍? 

  人的一生,不僅要有才華、有能力等等,還必須聰明。與敢于耍流氓的劉曉波相比,我其他都遠遠勝過他,唯聰明、是不如他的。  

              顧曉軍 2017-8-4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