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政才,庸才一枚,或大智

2017/8/2  
  
本站分類:其他

孫政才,庸才一枚,或大智

孫政才,庸才一枚,或大智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七十八
 
 
  我寫過篇《孫政才是個最大的蠢材》。說其蠢,是指他自以為聰明。沒料,海外媒體報道《港媒曝孫政才夫妻被抓細節 孫有預感妻以為開玩笑》。
 
  其文章報道“在會議開始前,主持會議的中組部部長趙樂際開場即稱,先由王岐山代表中紀委作一項宣布。當王岐山起立宣布時,孫政才已預感到厄運降臨,也自覺跟著起立。”
 
  “……在中紀委‘留置(雙規)通知書’上簽字之後,王岐山問他有什麽表示。孫看來已有所準備,當場表態完全接受中共中央和中紀委審查,並表示會‘深刻反省’,‘負荊請罪’,徹底交代自己‘嚴重渎職、違紀、違法問題’”等。
 
  從上,還不能看出孫政才是庸才一枚嗎?甚至還不如他老婆胡穎(同文曰“同日,已在青島避暑的孫妻胡穎接到了最高檢察院的逮捕令。當時胡穎先是震驚,接著向出示逮捕令的檢察人員說:‘不是來跟我開這樣的大玩笑吧?’在看完逮捕令確認後,她……”)。
 
  胡穎,所表現出的、就是“蠢”;而孫政才,所表現出的、就只能是“庸”。問題是,既然是庸才,如此之庸,參與什麽“政治問題”呢?如果是我,就做好“上傳下達”。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五年後就正式“立儲”,再等五年,就可成為“此間樂不思蜀”的阿鬥了,是不?
 
  庸才,當有庸才的活法。中共壟斷了所有的社會資源,于庸才,其實是最好活的。無論是阿鬥、還是群衆,都是做選擇題,都有“A、B、C”供你選擇。尤其是阿鬥,選錯了也沒有關系,做做掩蓋、即可過去,是不是?
 
  孫政才,不僅庸,且蠢。你有布大局的才能嗎(如,讓習近平先幹兩年,而後再讓薄熙來拿下),你有布長局的才能嗎(如,讓何挺跟孫政才侃“龍子”、送小三,數年後再讓劉淇去說破“龍子”之禍;如此,孫政才就只能上“老領導”的船了)。
 
  沒有。沒有,還不老老實實?我是很早就看出劉曉波沒有貨色,“三百年殖民地”、“我沒有敵人”、“08憲章”,都不是啥貨色,可我就是不說。等劉曉波得了癌症、要死了,我才寫《劉曉波與顧曉軍的“政治遺産”之比較》。你劉曉波,就是想抄、也來不及了。
 
  是不是這麽個道理?這,就是我的“顧門”之“話只說三分之一”的秘笈。都說了、說早了,黨若像培養代筆的韓寒,也替劉曉波組織個啥寫作班,我怎麽辦?即使他們搞不出“公正第一”,他們搞個“公正第二”,我又怎麽辦?
 
  孫政才是既庸又蠢,還不如劉曉波。劉曉波沒水平,但狡猾呀!他知道自己不是搞思想、搞政治、出貨色的料,就耍流氓、拼坐牢,動搶、先把諾貝爾和平獎搶入懷中,即使得癌症、即使死了,也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又不能因他耍流氓、沒貨色,就取消他的獎,是不是這樣?
 
  而孫政才,就只有進秦城的一條路。即使他的那幾個“龍子”,將來淪落到沿街討飯的地步,孫政才也幫不了其中的任何一個“龍子”的忙;相反,沒準還得“龍子”們幫他,如“討飯狀”上寫上,“我爹都關了這麽多年了,也該放出來了”等之類,是不?
 
  當然,從劉曉波的狡猾的角度說,也沒準孫政才是大智——孫政才早看出何挺侃“龍子”、送小三的用意了,孫政才不願意作大惡,就假意納小三、生“龍子”,等著中紀委審查、等著“留置”、等著進秦城,好避禍。
 
  如果是這樣,那孫政才、可就真是大智若愚了。堪比我欣然接受,套我的“顧門弟子”、“顧粉團”,而後再一輪又一輪地清洗掉臥底;最終,把黨贈與的“顧門弟子”、“顧粉團”,打造成一支思想獨立與水平超群的、兩個“推薦”的主力軍團。
 
  孫政才,究竟是何樣人等,且聽下回分解。我顧曉軍,也不過是借孫政才話題,傳授我中華民族的、博大精深卻又漸漸要失傳了的“謀略學”。望讀者好自學之。
 
  劉剛大師,久不見推文,近來可好?聽說你自诩“諸葛再世”,其實,諸葛孔明、不過是中華文化之“謀略學”中的一個、文學創作的代表而已。真正的“謀略學”,又豈能是文學作品所能涵蓋?然否。
  
              顧曉軍 2017-8-2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5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