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賓館與海外民運的那些事

2017/7/30  
  
本站分類:其他

京西賓館與海外民運的那些事

京西賓館與海外民運的那些事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七十四

  

  海外媒體在議“7月26日中南海突然召集省部級高官進京舉行兩天的緊急會議,被中共黨媒定調為‘十九大前最重要的一次高層會議’”,在揣測不讓做筆記的會議是何內容。 

  其實,我覺得從三個層面去考量,京西賓館的會議內容是很容易界定的。一、看背景;二、看主抓的工作;三、看防範什麽。于背景,自然是——第一“十九大”、第二“孫政才事件”、第三“郭文貴爆料”。于主抓的工作,翻翻人民日報即可。于防範什麽,不過是防範金融政變等之類。 

  我們用排除法,即可將“主抓的工作”與“防範”排除在外了。而于“十九大”,也主要是猜誰當常委、誰進政治局等等。至于“十九大”的路線、方針、政策等,如果有全新的變化,則很難猜;而如果沒有新的變化,則不需要猜。 

  因此,京西賓館的“神秘”,就在于“孫政才事件”與“郭文貴爆料”。于“郭文貴爆料”,我過去說過很多了,今天要補充的是:郭文貴肯定有“老領導”。而“老領導”的能力,也肯定不一般。為什麽?因郭文貴迄今沒啥贏面,唯一的、是妻女去了美國。 

  憑什麽你爆了“我”的料、“我”還要放你妻女去了美國?這也不是習的、一貫的強硬的風格,是吧?這樣,就可以斷定——郭文貴妻女去美國團聚,在某種意義上說、是“老領導”從中斡旋的結果。 

  我要補充的第二點,是孫政才一定與郭文貴有關系。當然,不一定有直接關系。但聯系“老領導”看,孫政才一定與郭文貴有間接的關系。否則,郭文貴說孫政才是“千年一遇的天才”、就是有病。雖然郭文貴很多做法像有病,但這件事上不是。 

  第三點,從“天才”論看,從炒作的手法等等看,郭文貴背後的“老領導”,與捧韓寒是“天才”、“公知”、“選韓寒當總統”的人或曰勢力,應該是同一夥人或曰同一夥勢力。因此,孫政才背後的人,應該也是這夥勢力。 

  好,分析完了。至于京西賓館會議如何對付、及這夥勢力如何反攻,與我顧曉軍沒有關系。我無權無勢,既不站隊、更不參與,認認真真做好看客,樂見大厮殺。 

  與京西賓館會議召開的同時,海外民運也在開會。有趙岩在推特上的報道“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中國人只有海外聯席會議的會才可以在美國國會開”、“海外聯席會議第二天”、“第14屆海外聯席會議第二天”、“美國國會食堂進來的人都可以吃快餐”等。 

  趙岩還報道:“王軍濤博士講:民運應該有好的寬泛博大的心態,迎接民主運動新生的力量,民主運動保留火種之人和破局人的區別必須分清楚,發動群衆,建立組織,籌集資金,都需要不同于人才”。 

  這裏,我插幾句。難怪海外把王軍濤看成未來的總統。如果不是我搞出遠超教授、博士之類水平的《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和《大腦革命》等等,博士是有賣點的。劉剛傻,搞了三個碩士;可,三個碩士也不頂一個博士的賣點,是不是? 

  當然,劉剛是為了生存、為了好找工作。劉剛,是不能比王軍濤的。據劉剛說,王軍濤是做“綠卡”之類的生意的。劉剛,也確實進了世界名企,但劉剛又把工作都弄丟掉了。劉剛的解釋,是中共的特務害他丟了工作。 

  而據趙岩說,劉剛是在人家大公司裏,用業務工作的電腦、發“茉莉花”的指令,才丟了工作的。劉剛需要隱姓埋名嗎?也難說,他的博客,迄今都叫“中國茉莉花行動部落”。但,我覺得劉剛主要還是自由慣了,結果公私不分。 

  或許,劉剛迄今都沒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都會覺得用一下電腦有什麽大不了的。其實,這涉及到人家美國大公司、不願參與到中國的“茉莉花”中。這就說回來了,體制內則有些潛移默化的不錯的訓練。 

  昨,見《黃海軍演北戴河開會?三股勢力合流反習王》,文章道“學者何清漣7月19日臉書上表示,最近幾個月,在反對習王聯盟上,三種利益與目標完全不同的勢力合流”: 

  其曰“官員因反貪之故希望王岐山下台被整肅,斬斷習的臂膀;部分反體制知識分子希望郭文貴能削弱習近平的權威,動搖中共統治;不少民運與國內底層失業青年希望借郭文貴之力讓中共倒台,以取而代之。因此江曾等老領導成了這幾種力量衆望所歸”。 

  我不去說其他。單“三種”“勢力”的劃分,何清漣何以堪稱“學者”?“不少民運與國內底層失業青年”,咋會分成一類呢?他們有何共同之處?即使要分,“少民民運”與“部分反體制知識分子”歸為一類、豈不更加合理嗎? 

  不學無術呀,基礎訓練太差了。最起碼的歸納法,都不熟悉、都不能娴熟地運用。這種水平,與周帶魚又有何區別呢?如果這樣的水平、都能稱為“學者”,那我“顧門弟子”中的學生,豈不個個都能當社科院院士? 

  算了,還說趙岩的報道。趙岩報道王軍濤博士講話的推文後,有跟帖——@laohan66:“民運已亡,它已成為曆史的一個符號!讓我們向它默哀三分鍾”、 @hXMiYAxoQOq4VGU:“看看民運那幫人的嘴臉,跟中南海那幫比之有過之而無不及”。 

  @johnshan9:“就這幫人推翻土共嗎?你看那個禿子的眼神,好有愛心的樣子,中國脊梁都在此了”、@xbssrose:“要錢的都是騙子”、 @lba12862:“籌集什麽資金,自己搶去”、@minguoXiaodizhu:“僞類們,滾”、@peter4play2010:“開成散夥大會算球了,看著真特麽累!” 

  或許,跟帖者有五毛。但,即使有五毛,不也能從跟帖中窺見海外民運的一斑嗎?海外民運,總分析別人身上存在的問題;今天,我來說說海外民運存在的問題(當然,我也歡迎海外民運,什麽時候說說我、說說我身上的問題)。 

  一、海外民運以後別談錢了,你們幫艾未未搞走了幾百萬、幫陳光誠搞走了幾十萬……這些年,你們一直在搞錢,大家哪來這麽多錢呢?以後,開會先總結下你們的成就,有成就再談錢。 

  二、你們真得提高水平了。像何清漣那樣連歸納法都不熟悉、不能娴熟地運用的人都算“學者”,可想而知——你們大部分的人,恐怕連何清漣都不如,怎麽領導中國民主運動?又怎麽帶領我們迎來中國民主的曙光? 

  三、你們的肚量太小,與中共半斤八兩。王軍濤說“民運應該有好的寬泛博大的心態”,可王軍濤自己迄今都在推特上拉黑我。請問王博士的“好的寬泛博大的心態”在哪?  

              顧曉軍 2017-7-30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