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領導”及與我 

2017/7/28  
  
本站分類:其他

“老領導”及與我 

“老領導”及與我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七十一

  

  在“平民主義民主”社會到來之前,任何社會都是——小部分人得大頭,大部分人得小頭。而專制社會更甚,手段也更惡劣。即使“平民主義民主”到來,也只能相對改觀,而不能絕對改觀。 

  因此,任何社會都有一種反抗的情緒。然而,任何社會又都不能沒有領導。因為,社會的常態,就是厭惡“老領導”。這種厭惡,是因為在當時的社會中,小部分人是既得利益者,大部分人是既失利益者。既失利益者們,總希望換掉“老領導”,總盼望新領導來了會好過些。 

  人類有現代民主思想與現代民主後,才漸漸明白:人們可以用自己的意願(選舉權、言論自由等等)來領導自己。但,這樣的人畢竟不是多數。多數的人,還沿用換掉“老領導”、期望新領導來了會好過些的慣性思維。 

  沿用換掉“老領導”、期望新領導來了會好過些,這樣的民衆沒有錯。不可能人人都成為思想家。如果大家都像我顧曉軍一樣思維活躍、思想犀利,那麽,這個世界的大部分人、就只有餓死。因,我只生産思想,而不直接生産面包。 

  在中國大陸,期盼“老領導”的徹底垮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為胡溫被架空,人們在某種意義上同情胡溫。人們看到習王強力反腐,人們高興。雖然起出來的贓款,不能分給大家;但,大家至少可以幸災樂禍。這也是盼多得的人倒黴的常情。 

  社會就是這樣。沒有私心,就不成其為社會。精英們總是要求人們有素質,有愛心等等。其實最該有素質,有愛心等等的,恰恰不是普通人群,而是精英們。如果沒有貪腐(貪腐,自然是精英們的事。販夫走卒貪腐誰),哪有什麽幸災樂禍、厭惡“老領導”呢? 

  關于“老領導”,就說這麽些。下面,談“及與我”。其實,從理論上講:于我,“老領導”與新領導都一樣;我顧曉軍,倡導的是“平民主義民主”。然而,“老領導”老跟我過不去。如,在境內的博客上,我的《“老領導”下丟子棋,郭文貴剩“死”路一條》,又被黑客刪了。 

  刪了,我可以重貼。再刪,我就再貼。因為我清楚:網站只會“隱藏”,而不會偷偷地刪。誰會偷偷地刪《“老領導”下丟子棋,郭文貴剩“死”路一條》呢?只有“老領導”,不可能是新領導。是不是?如此,“老領導”這不是蠢嗎? 

  過去,“老領導”們不知道我水平、能力及潛力,與我作對,也就罷了。如今知道了我的厲害,還與我作對,這不是逼著我寒碜你們、惡心你們嗎?我稍想一想,就把社會仇視“老領導”上升到了理論高度,你能咋辦? 

  我寫《“三個代表”,是扯淡、是坑蒙拐騙!》,是你們釣我魚,不是我的錯。2011-8-24寫的,那時沒有現在的新領導吧?我寫了,寫得好,就該有氣量把1000美金發給我是不?你們以為自己聰明,耍我一回;好,我就沒事便惡心你們,直到你們垮台。 

  我早就說過,我不站隊。你們誰贏誰輸,與我無關。但,誰在封殺、圍剿我,這又不是分析不出來的。是不是?分析出來了,我為了生存而反擊,合理吧?你們不也為了生存而讓郭文貴爆料,讓他信口雌黃、胡說八道嗎?我覺得:現在的你們,應該最能理解我。 

  好,祝“老領導”們一路走好!人類仇視“老領導”,是因為他們得到的太少了。這是常理、常情。願新領導們體恤勞苦大衆!不要在不知不覺中變成“老領導”。  

              顧曉軍 2017-7-28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