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華夏黎民黨

2017/7/27  
  
本站分類:其他

懷念華夏黎民黨

懷念華夏黎民黨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六十九 

 

  大約在“打倒魯迅”之中,華夏黎民黨就開始跟讀我的文章了。即使我記錯,也是在“狂挺鄧玉嬌”中。華夏黎民黨在我身邊的出現,比石三生還早;當時的名氣,也更大些。 

  華夏黎民黨還有個習慣,就是回顧、重讀我的一些舊文。華夏黎民黨的《2012年元旦重溫顧曉軍先生的〈大民主時代的民意、思想家、總統〉》,就是在回顧、重讀我2011-2-1寫的《大民主時代的民意、思想家、總統》之基礎上産生的。 

  華夏黎民黨,是為數不多的、最早認可我這思想家的人士與政黨。在其之《當代部分風流人物資料存檔》中,我被稱為“當代思想家”,位置也在艾未未的前面。而這,也提醒了海外百余家名媒,用同題文章、以“中國著名作家顧曉軍”,擡舉當時落難的艾未未。 

  我雖不了解華夏黎民黨的黨內結構,但大家都知華夏黎民黨的調查部。調查部,是抓特務的。華夏黎民黨的調查部,揭露了很多中共特務。抓特務,華夏黎民黨遠比劉剛早。2011年9月10日,華夏黎民黨發表了《顧曉軍老先生,這楊恒均要和你玩失蹤,你怎麽辦?》,其中曰: 

  “華夏黎民黨很早就想寫篇文章來感謝顧曉軍老先生,就在顧老先生揭露楊恒均和李悔之之前,我們已經給李悔之發出了聯系函,而且正想給楊博士發函。幸虧顧老先生揭露得及時,避免了我們華夏黎民黨過早暴露”。 

  于我顧曉軍,最懷念、最感激的是——當海外媒體報道《諾貝爾評委透露,未來幾年很可能有來自中國的獲獎者》時,華夏黎民黨就立即向2012年諾獎提名我,並以國內原則等“四原則”基本鎖定了我顧曉軍。這在海內外的影響都很大,也很深遠。 

  華夏黎民黨,還是第一個承認、並發表賀信,祝賀我顧曉軍所創立的“中國公民黨”的團體。為此,華夏黎民黨還曾嘲笑“公盟”、“公民力量”等,都不知道抓住“中國公民黨”、這個這麽好的名字,而被我顧曉軍一人所獨得等等。 

  華夏黎民黨,還曾為我顧曉軍,與周亞輝等激辯。周亞輝等要求華夏黎民黨公布真實姓名,是不道德的,也是禍害華夏黎民黨及中國的民主力量。網傳,劉剛也在華夏黎民黨的失蹤中,起到過不好的作用。我想,劉剛大概不是有意的,但劉剛翻臉時是可怕的。 

  華夏黎民黨,也不是十全十美的。如,他的“西藏政策”,有點像毛左。但,他的很多文章證明,他是真心支持習近平的,而不是“高級黑”。如果中共知道華夏黎民黨下落,讓華夏黎民黨在網上露一露臉,以解像我這樣的朋友們,對華夏黎民黨的種種擔心與無盡的思念。 

  以上,這短短的小文,亦可看出華夏黎民黨比劉曉波做得實在,也做得多。可,華夏黎民黨失蹤了,而劉曉波卻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天底下,就是這麽常常沒道理、不講理。 

  我會記住華夏黎民黨的,永遠。就像沒有可能忘掉石三生、忘掉顧粉團一樣。  

              顧曉軍 2017-7-26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