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是我的“敵人”!

2017/7/21  
  
本站分類:其他

劉曉波,是我的“敵人”!

劉曉波,是我的“敵人”!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五十八  

  阿波羅網相繼發表了《張三一言:「我沒有敵人」皇帝要殺頭還跪呼謝主龍恩》和《曹長青:別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議題了》。無論這兩篇文章是否針對我,我都要說:劉曉波是我的“敵人”! 

  因為,劉曉波沒有任何政治遺産。不僅沒有任何正面的政治遺産,且還有兩次重大的說謊、重大的作僞證,兩次重大的抄襲、重大的錯誤……這樣的人,竟然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難道還不是人世間的最大的不公?而劉曉波,難道還不是我的“敵人”嗎? 

  下面,我梳理下。劉曉波去世的消息傳出,阿波羅網即發表了徐文立的《六四大屠殺“央視認罪”真相曝光 劉曉波父跪求》,說劉曉波透露,央視做違心見證,是當局強迫他父親遊說他就範,“平日我可以和父親論辯至反目,可是當父親在那種地方雙膝向我跪下時,我他媽的徹底崩潰了!” 

  劉曉波還說:“我從來沒有對誰講過這一幕,今天就想對你說,可是還是不能他媽的原諒我自己!特別面對‘天安門母親們’時!沒有藉口,只有慚愧,罵自己不是東西!”然,“父跪求”、“雙膝向我跪下時”,不就是種借口嗎?“天安門清場時沒殺人”,不是什麽認知問題,而是實實在在的說謊、作僞證。 

  劉曉波再一次說謊、作僞證,就在《劉曉波: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之中。為此,有《反對劉曉波被提名諾貝爾獎 20位活躍人士公開信》,他們是袁紅冰、仲維光、徐水良、伍凡、唐柏橋、熊焱、劉曉東、曾大軍、蕭虹、王勝林、魯德成、王功彪、卞和祥、還學文、蘇君硯、劉國華、萬華、許毅、張國亭。 

  傅希秋則有文道:“我就坐在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的第五排。聽著挪威這位戲劇演員在讀獲獎者劉曉波先生的《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的陳述》,娓娓道來地講述監獄從獄警到管教,他們是多麽多麽的溫情脈脈,多麽多麽的人道化的對待……我心裏很不自在,很難過,我就很難鼓掌。” 

  于劉曉波是否再一次說謊、作僞證,中共監獄是否人道化、是否溫馨,不須我批駁、論證,劉剛的大量的令人心驚膽顫的寫中共監獄的文字,就是最好的證明。其實,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的陳述》,不也是最好的反證? 

  以上,我已談了劉曉波的兩次重大的說謊、重大的作僞證;下面,我再給大家談談劉曉波的兩次重大的抄襲、重大的錯誤。于“我沒有敵人”,不去說別人,僅劉剛就有“比如‘三百年殖民地’、‘我沒有敵人’,等等,大多是他從哪位先人那裏抄來的”。 

  而于“我沒有敵人”,2017-2-19,我經考證,發表了《“我沒有敵人”之考》。我闡述:“我沒有敵人”,源于黎塞留(法王路易十三的宰相),他的政務奠定了法國兩百年的歐陸霸主地位,也因此樹敵過多;其彌留之際,神父問“要不要寬恕你的敵人”,他的回答是“除了公敵之外,我沒有敵人”。 

  也因此,曼德拉說“我沒有敵人”時已是抄襲。而劉曉波抄襲曼德拉的“我沒有敵人”,則是再抄襲。當然,再抄襲與抄襲一樣;但作為一政治人物或標簽,就不該有抄襲行徑。更何況,走出了“除了公敵之外”和在彌留之際神父問黎塞留的語境,“我沒有敵人”是錯誤的。 

  于“我沒有敵人”之本意,除曹長青等外,胡平等也有《從劉曉波“我沒有敵人”這句話談起》。然長篇大論多有遊離,我采信吾爾開希得知劉曉波肝癌晚期時的推文:“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是一種謙遜的說法,換成我就是:你們土共配不上作我的敵人!” 

  如此,“我沒有敵人”就是“我沒有敵人”。世人,就不必再替劉曉波自圓其說地亂解釋了。我以為:“敵人”,並不以自己的意志為轉移。當有人視你為敵人之時,你便有了敵人。也因此,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不過是一種政治上的幼稚與矯情。 

  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是重大的抄襲,也是重大的思想性的錯誤。而劉曉波的“08憲章”,則同樣也是重大的抄襲,且是現實中的重大的錯誤。劉曉波的“08憲章”,是完全不管不顧環境的不同,生硬抄襲哈維爾的“七七憲章”。 

  “七七憲章”,要求捷克政府遵守赫爾辛基協約,有242人簽名。“七七憲章”的意義,是促進了“地下文化”,如“地下出版物”、“地下大學”、“地下教堂”等,形成了與政府抗衡的“第二文化”圈、“第二文化”現象。 

  試問劉曉波及今日的劉曉波的維護者們,在今日大陸,可能形成“地下大學”、“地下教堂”、“地下出版物”及“第二文化”圈、“第二文化”現象嗎?我的七萬余衆的“網絡作家圈”,啥也沒做就被絞殺了。我的“中國網絡民評官百人團”,剛一出現就又被絞殺了。 

  “08憲章”及其簽注的唯一的政治遺産,是中共對網絡、對各種有組織意味的形式或現實及言論自由的封殺與圍剿越來越瘋狂。試問劉曉波及今日的劉曉波的維護者們,還有當初的和平獎的評委們,“08憲章”究竟是促進、還是促退了中國的民主? 

  不言而喻,劉曉波的態度(“我沒有敵人”)是溫和的、恭謙的,但劉曉波的選用的形式,卻是一次次笨拙地觸碰中共的底線。因此,劉曉波除了嘩衆取寵、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之外,對促進中國的民主沒有一丁點兒的積極意義;相反,無形中為其他人爭取民主設置了障礙。 

  這,就是劉曉波的兩次重大的說謊、兩次重大的作僞證,與兩大重大的抄襲、兩大重大的錯誤。正因為劉曉波除了自己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之外,對中國民主沒有促進、反而有促退,所以,劉曉波是我顧曉軍的“敵人”!  

              顧曉軍 2017-7-21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