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王丹:讓劉曉波走,請顧曉軍上

2017/7/18  
  
本站分類:藝文

建言王丹:讓劉曉波走,請顧曉軍上

建言王丹:讓劉曉波走,請顧曉軍上

《中國網絡民評官百人團》石三生 九州評論·之九百三十六

 

看到當年的學運領袖王丹,正在企圖推動美國國會把中國駐美大使館前面的路改成“劉曉波路”,以便讓中共的駐美官員每天看到“劉曉波”三個字,就會覺得是自己最大恥辱時,感覺只有一個字----悲哀又可歎。 

悲哀,自然是覺得王丹們此舉,頗有些黔驢技窮的無奈。一代天驕的領袖人物,竟然落魄到今天靠玩一些稍微有點素質的人都不屑一顧的把戲,能不讓人悲哀嗎?王丹此舉,有沒有一些似漢朝時,弄臣江充搞的蠱毒之術呢?不都是希望靠了詛咒,就能惡心死對方的嗎? 

漫說是把駐美大使館前面的路改成“劉曉波”路了,中共都已經把顧曉軍先生的“公正第一”抄襲進了二十四個字的特色社會主義價值觀中,王丹可曾見到那個大陸官員感到過絲毫的恥辱嗎?那已經世襲了三代的金家獨裁,更是以“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自居,從金日成到金正恩,王丹可曾看到誰為此感到過絲毫的恥辱嗎? 

自然,如此行徑,也不能全怪王丹。畢竟,王丹、吾爾開希們原本就是以行動見長,而劉曉波才是學子的思想領袖不是?而該“思想領袖”生前,除了抄襲黎塞留的“除了公敵之外,我沒有敵人” 、除了抄襲哈維爾等的“七七憲章”(據顧曉軍先生考證)、除了渾說什麽無法自洽的“三百年殖民”,可以說:作為北大師生“思想領袖”的劉曉波,幾乎連一點像樣的思想都沒留下。或者說,劉曉波留下的那些所謂的思想,就連王丹、劉剛等同時代的學運領袖們,都感到難以啓齒吧? 

瞧瞧吧,都是一些什麽邏輯啊? 

那劉曉波的妻子劉霞,竟然早就作詩曰“知道早晚有一天/你會離開我/獨自走上黑暗之路”。你們說,劉霞怎麽就那麽肯定劉曉波一定會先于她“獨自走向黑暗”?無知的世人都說愛一個人,會希望對方長壽。哪有詛咒對方早死的道理呢? 

劉霞的愛情詩,與王丹的改路名,可有什麽異曲同工之處嗎? 

一個沒有思想,或者說是一個有思想、卻無法自洽的思想家離開了這個世界,王丹們于生離死別之際,哀哀戚戚一番,也就是了。再處心積慮地搞些什麽改路名的勾當,就未免有些畫蛇添足了。更何況,根據徐文立先生的證言,劉曉波不是還有過做僞證的不光彩曆史嗎? 

何不來個“死者為大”?就如顧曉軍先生所說:“劉曉波死了、火化了,那就讓他的恥辱與他的作僞證,一起下葬、一起讓有良知的今人與後人忘記吧!忘記,也算是對他的尊重”,不好嗎? 

就讓劉曉波安靜地走吧。既然他沒有一些有益于世人的思想留下,繼續折騰不也是瞎子點燈白費蠟? 

而以三千多篇理論文章與中共做政治遊戲的顧曉軍先生,其無論是“公正第一”、還是“平民主義民主”思想,都是人類社會真正的瑰寶。從“打倒魯迅”、“批鄧理論”、“三個代表是扯淡、是坑蒙拐騙”,再到“大腦革命”、“平民主義民主”等等,顧曉軍先生的思想不但屬獨創,還經過了自洽關。 

王丹們如果稍微做一點反省,想必不難發現八九運動失敗的根本原因----就是作為思想領袖的劉曉波,其民主理論其實不堪一擊。 

故此,建言王丹們,您們如果真的想為中國的民主做一點有意義的事情,就請放過劉曉波、放棄那些近似蠱毒的把戲,改向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推薦“公正第一”、推薦“平民主義民主”、推薦顧曉軍先生吧!  

(後注: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今面向全球募集(投資或捐助)50至200萬元人民幣,用于賺錢謀生。有意者請致郵: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10:37】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