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嚴重抄襲我的經濟思想

2017/7/17  
  
本站分類:其他

中共嚴重抄襲我的經濟思想


中共嚴重抄襲我的經濟思想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五十三
 
 
  于經濟方面的論述,終于確定叫《顧曉軍主義經濟學思想》了。確定下來後,寫了《“發展”與“發錢”的動態平衡》和《“發錢”主義》兩篇文章。寫完,又陷入痛苦中。
 
  今晨醒來,突然想到了打破原本的編書格局——第一輯,叫“平民主義民主經濟思想”,下轄“發錢主義”、“時代指數”等(或許沒有“等”)。“發錢主義”,其實亦可叫“動態平衡”(都是一種主張,且都是制約“發展”的);但,“發錢主義”更符合“平民主義民主經濟思想”。
 
  第二輯,叫“批鄧理論”,下轄引爆大陸網絡,引起國際、尤其是海外華人關注的“九批鄧小平”(茉莉花時,楊恒均到我單位試圖抓我,也提到“九批”;不過,他叫“九評”),以及“其他”(即,之後的批鄧文章)。
 
  第三輯,叫“談股論經”,下轄“論滬深股市”和其他的經濟評論。“論滬深股市”,含首次提出大陸股市存在“政治風險”的《中國股市將一地雞毛》和揭示滬深股指收盤數字中的諧音之隱秘的《趣談中國股市的隱秘》等文章。
 
  當然,還有其他。但,“平民主義民主經濟思想”,下轄“發錢主義”、“時代指數”等的思路,及“批鄧理論”的分量,就構成了《顧曉軍主義經濟學思想》是本經濟學專著,而不是文集。
 
  而本篇,亦可替代《你知道黨有多怕我嗎》一文,而做《顧曉軍主義經濟學思想》一書的“引言”。而這篇文字,是不是比《你知道黨有多怕我嗎》更適合做“引言”呢?
 
  在編第一輯“平民主義民主經濟思想”之中,我突然發現:中共嚴重抄襲我的經濟思想——除抄襲我的《消滅零收入》(2008-12-24,談解決老農民無收入問題)、《給下崗工人一個說法》(2009-6-10),詳見我的《國家,你剽竊了我的思想》(2009-8-19)等等之外;
 
  中共近年的“還債”、利益向社會的底層傾斜,以及給70歲、80歲、90歲的老年人“發錢”等等,也都是抄襲我的經濟思想,是抄自于《顧曉軍主義民主經濟思想》(2012-11-12)等篇章。
 
  叫“中共嚴重抄襲我的經濟思想”,或“中共學習顧曉軍的經濟思想”,抑或“顧曉軍的經濟思想影響著中共的決策”,都可以,也都不要緊。要緊的是中共一邊嚴重抄襲我的經濟思想,一邊拼命封殺、圍剿我,這就太沒有道理了。
 
  或許,中共拼命封殺、圍剿我,是為了不讓人們知道他們在偷偷摸摸地抄襲我的經濟思想。可我的《顧曉軍主義經濟學思想》、終究要編輯出版的,那時,中共如何面對?
 
  難怪,中共要拼命圍追堵截顧粉團的“向諾貝爾和平獎推薦顧曉軍”、“向諾貝爾文學獎推薦顧曉軍”。可是,明年、顧粉團沒準又要向“向諾貝爾經濟學獎推薦顧曉軍”了。黨呀,你忙得過來嗎?
 
  中共嚴重抄襲我的經濟思想,是不爭的事實。其實,中共早就把我的“公正第一”抄進了他們的“24字社會主義價值觀”。然,中共並不打算執行,且胡亂解釋,抄進去又有何意義呢?
  
              顧曉軍 2017-7-17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