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已走,誰來做“我們的思想領袖”?

2017/7/17  
  
本站分類:藝文

劉曉波已走,誰來做“我們的思想領袖”?

劉曉波已走,誰來做“我們的思想領袖”?
《中國網絡民評官百人團》石三生 九州評論·之九百三十三

不管歐盟與西方諸國及台灣蔡英文們多麽悲痛,也不管追隨劉曉波的“數百公知與相關人士”(達賴喇嘛語)多麽號喪,作為當年北大師生們“思想領袖”的劉曉波還是走了,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在西方政要與台灣蔡英文忙著發泄自己悲痛的心情之際,消失數日的劉剛大師又跳出來,借劉曉波之死,策劃起了他最為擅長的“死馬當活馬醫”的神術。從二十八年前為胡耀邦治喪,到後來為趙紫陽、為錢雲會治喪,再到今日為劉曉波治喪,不論劉剛大師居心若何,只其對逝者的哀哀衷腸,也還是足以感天動地吧?

都道是“死者為大”。從西方政要此時齊齊站出來如喪考批看,也可見這西方人對死者的好惡,也是與中國人沒多少區別的。但從各國政要以及劉曉波生前友好鮑彤等的悼詞來看,劉曉波至少是辜負了“我們的思想家”的。

深谙政治之道如鮑彤,居然津津樂道當年對“零八憲章”的天真與樂觀。盡管那之前,劉曉波因為什麽“雙十宣言”剛剛被勞動教養了三年。有道是“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啊。心思深邃、曾經位高權重如趙紫陽的秘書,怎麽會對剛剛發生過的悲劇熟視無睹呢?

只是鮑彤老先生“天真”也就罷了。畢竟他自己也是那“零八憲章”的親曆者。裝不裝糊塗的,總是要想方設法把責任都推到劉曉波的同盟---“我沒有敵人”的那邊去。更匪夷所思的,是連去年才登基的台灣領導人蔡英文蔡大小姐,居然也鹦鹉學舌-----跟著劉曉波說起了什麽“我沒有敵人”的渾話。

怎麽可能“我沒有敵人”呢?對如此糊塗的見識,顧曉軍先生一針見血地指出:“民主,是有敵人的。民主的敵人,就是專制與專制思想,就是——我可以搞黨,你不可以搞黨。我搞黨是為了“人民”,你搞黨是“顛覆”。

顧曉軍先生說的不對嗎?且不說蔡英文的民主,至今還在與“九二共識”作對。就台灣本身而言,“八七解嚴”之前,有“美麗島事件”。老蔣跑到台灣之前,更有所謂的“新民主”與“舊民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博弈吧?

民主如果真的沒有敵人,這個世界上為什麽至今會有專制的存在?民主如果真的沒有敵人,這個世界上為什麽至今還有北韓金家已傳至三世的獨裁?民主如果真的沒有敵人,蔡英文蔡大小姐為何還要購買美國人的先進武器呢?

可憐蔡英文總統深受西方邏輯的熏陶,竟然為了劉曉波一句根本無法自洽的“我沒有敵人”,就把民主也給賣了。蔡英文總統呵,您難道真的相信“精神勝利法”?當年的義和團們喊著“刀槍不入”衝鋒陷陣時,八國聯軍的子彈真的都像那射在大騙子馬拉拉身上的子彈一樣,會拐彎了嗎?

民主就意味著自由。而不自由,那不就是民主的敵人嗎?如此顯而易見的道理,為什麽連蔡英文也跟著犯起了糊塗呢?

在大陸的中共已經進化到將“民主”、“自由”、“公正”字樣都堂而皇之地寫進了二十四個字的社會主義特色價值觀中的時代,蔡英文們怎麽能還抱著“敵人,就是你死我活”的腐朽概念不放呢?

由鮑彤老先生的天真,到蔡英文總統的思維混亂,再到西方政要們言不由衷的悲痛,足見當年北大師生的“思想領袖”劉曉波走後,留下的不過是一堆雜亂而又無法自洽的糟粕。盡管劉曉波生前也打著追求民主自由的幌子,但其無法自洽的思想只能是讓人誤入歧途。按圖索骥雖然愚蠢,但劉曉波追求民主自由的方式,只怕連伯樂的笨兒子都不如。

所以,石三生除了請鮑彤老先生關注顧曉軍,以想明白自己當初盲目樂觀的悲劇所在外。要再一次鄭重地向台灣領導人蔡英文推薦中國大陸著名作家、思想家顧曉軍先生了!

相信蔡英文于有意協助大陸實現劉曉波的“中國夢”之際,再抽空學習一下顧曉軍先生于台灣出版的《大腦革命》、《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等書籍,不敢說一定會事半功倍。但至少,會在協助大陸實現民主的努力中,找對了方向。

毋庸置疑,只有一個好的思想家,才是人類社會文明進程的燈塔。只有沿著這樣的燈塔指引,才能成功地到達理想的彼岸啊!

(後注: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今面向全球募集(投資或捐助)50至200萬元人民幣,用于賺錢謀生。有意者請致郵: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7:14】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