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劉曉波

2017/7/16  
  
本站分類:其他

悼劉曉波

悼劉曉波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五十

  

  或許,我沒有資格悼劉曉波。于追求民主,我起步很晚(雖有很多實實在在的論述與成就);可,並不認識也沒見過劉曉波(讀過他的文章,但我寫下的又批判的居多)。 

  從昨晚到今晨,無眠。什麽也沒做,不知做什麽。剛得知劉曉波逝世時發了個推,說“我發起個劉曉波悼文征集、評比吧?煩請寫悼文的朋友,把鏈接發給我”;結果,我的浏覽器就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頻繁攻擊。 

  劉剛沒有消息,我在推文中說“何頻已發了好幾條推,劉剛睡著了(一睡就是好幾天)”。吾爾開希說“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三日,中國又多了一個記憶哀傷、憤怒、痛恨、絕望;以及自由、理想、希望的日子。 流亡在台灣。痛哭中”,我信,我也能夠理解。 

  鮑彤在《劉曉波和他的政治主張》中說《零八憲章》時,道“有兩個問題可能是比較難于被接受。一個是「軍隊國家化」,還有一個是「聯邦制」”。我覺得鮑彤沒抓到問題的實質。《零八憲章》的“可惡”,顯然是“公知”簽名。 

  就聚衆鬧事而言,黨不怕鬧事,而怕聚衆。就像我征集劉曉波悼文,浏覽器要遭前所未有的頻繁攻擊一樣;劉曉波找鮑彤、找張三李四,找那麽多人簽名,肯定是“有罪”的。這恰如李大師們,“罪”不在練功,而在于“輔導站”。到處都有“輔導站”,不就是基層組織嗎? 

  記得,我們單位的家屬大院,也有個“輔導站”。後來,站長說不練了,就沒事了;而副站長,堅持要練,就被帶走了。大約是半年多吧,回來之後,正團職的幹部,被撸成了工人。還算他平時積攢了些人脈,便到科技資料室去收發資料了。 

  黨是搞組織起家的。怎會不知——任何簡單的組織,都是政黨的雛形;而政黨,是現代政治的工具……這樣的道理呢?劉曉波的“罪大惡極”,不是“我沒有敵人”、不是《零八憲章》,而是在黨天下裏搞了組織。 

  蔡英文悼劉曉波,說“劉曉波先生沒有敵人,因為民主沒有敵人”。 蔡英文大錯特錯。民主,是有敵人的。民主的敵人,就是專制與專制思想,就是——我可以搞黨,你不可以搞黨。我搞黨是為了“人民”,你搞黨是“顛覆”。 

  政黨,才僅有370年的曆史,就這麽邪惡。難怪,有人說政黨就像秘密團體、就像黑社會。所以,我論述、出版了《平民主義民主》,闡述、提倡《公正第一》,希望實現《大腦革命》。 

  我真不知道怎麽悼劉曉波。或許,這種不知道怎麽悼的情緒,就是在悼劉曉波,就是我顧曉軍的、最好的、悼念劉曉波的形式?  

              顧曉軍 2017-7-14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8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