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錢”主義 

2017/7/13  
  
本站分類:其他

“發錢”主義 

“發錢”主義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四十九

  

  昨日寫完《“發展”與“發錢”的動態平衡》,就想到要寫這篇《“發錢”主義》,且在《“老領導”抛棄了郭文貴》中說了。 

  “發錢”,是需要主張的。因在中國,已有鄧小平的“發展才是硬道理”;而結果,卻是制造出了中國社會的大量的不公。除了已造成的不公之外,一是“發展才是硬道理”片面強調發展,二是鄧論已深入體制的骨髓,所以需要糾正、強調“發錢”。 

  再,薄熙來與汪洋有過一次“先把蛋糕分均”還是“先把蛋糕做大”之爭。那次,我是支持薄熙來的。盡管不可能“先把蛋糕分均”,但“先把蛋糕做大”,是繼續鄧小平的“發展才是硬道理”,也是不管不顧已經制造出的大量的社會不公。 

  還有,即使鄧小平不說“發展才是硬道理”,也沒有汪洋的“先把蛋糕做大”論,社會自身也是向著發展奔的——因,每個人都想發展、並努力發展;而所有人的合力,就是社會自身的方向。所以,“發錢”是要主張的。 

  那麽,怎麽樣主張“發錢”呢?或說,主張“發錢”的標準、是什麽呢?這裏,我先提出三條,供大家參考(大家可以不斷地完善)。 

  一、台灣奇迹奇在經濟成長的同時實現了“均富”。從1972年到1988年,人均從482美元成長到5829美元,最高五分之一家庭與最低五分之一家庭的收入差僅從4.49倍微調到4.85倍,全世界沒有其他國家或地區能讓人均所得成長12倍而貧富差距限制在8%以內的。 

  盡管沒有其他國家或地區能做到,但在蔣經國治下的台灣、在1972年到1988年間做到了。既然蔣經國做到了,那麽,全世界就應該向蔣經國治下的台灣看齊,把限制貧富差距及最高五分之一家庭與最低五分之一家庭的收入差、作為“均富”的理想。 

  二、1943年,美國經濟學家阿爾伯特·赫希曼根據勞倫茨曲線所定義的判斷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標,設計出了基尼系數。基尼系數,可較客觀、直觀地反映和監測居民之間的貧富差距,預報、預警和防止居民之間出現貧富兩極分化。 

  既有基尼系數,且2010年中國家庭的基尼系數為0.61,大大高于0.44的全球平均水平。那麽,中國的政治家、經濟學家們,就不要再講“發展才是硬道理”,把縮小基尼系數為已任、把蔣經國治下的台灣“均富”作奮鬥目標。 

  三、近年來,在中國大地上,郭文貴式的哄嚇詐騙賴、掠奪資産、掠奪土地,與強拆、截訪、黑監獄等,及刑訊逼供、頭頂放炮、躲貓貓、喝水死、洗臉死、睡覺死、蓋被死,和三鹿奶、雙彙肉、蘇丹紅、瘦肉精、掉白塊、毒火腿、地溝油、轉基因、人造蛋等,已成為常態。 

  而這種常態,是正常社會的非常態。因此,以上也可以作為一條。也就是說,一旦以上的各種現象、出現多頭齊發時,至少是輿論、就不能再鼓吹發展了,而要講“發錢”、講“均富”、講“公正第一”、講良知等等,讓整個社會的心態平和下來。 

  “發錢”主義,是針對“發展才是硬道理”的,也是針對“先把蛋糕做大”的,還是針對“社會主義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而不是針對民主社會的。因為,民主社會可用其之選舉來自行糾錯。“發錢”主義,也適合于各種非社會主義的、類專制體制的社會。 

  自然,即使說“發錢”主義不是針對民主社會的,今後仍會有民主社會的左傾團體舉起“發錢”主義的旗幟、拿“發錢”作為武器。這也不要緊,因“發錢”主義源于“‘發展’與‘發錢’的動態平衡”。換言之,動態平衡才是硬道理。 

  也正因為“動態平衡才是硬道理”(經濟講動態平衡,政治又何嘗不是呢),所以,在“顧曉軍主義”的初期,我才會有《消滅零收入》(解決老農民無收入問題)、《給下崗工人一個說法》等等的為民請命。 

  這就是“顧曉軍主義經濟學思想”的“‘發錢’主義”,是講社會需要、講社會理應動態平衡,是動態平衡中的“‘發錢’主義”,而不是鼓勵不勞而獲。  

              顧曉軍 2017-7-13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