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與顧曉軍,誰能做“這個世界的老師”?

2017/7/12  
  
本站分類:藝文

劉曉波與顧曉軍,誰能做“這個世界的老師”?

劉曉波與顧曉軍,誰能做“這個世界的老師”?
《中國網絡民評官百人團》石三生 九州評論·之九百三十一

 

《紐約時報》認為病入膏肓的劉曉波的言行能做“這個世界的老師”。而老師者,總是要“傳道、授業、解惑”的。可已經到了彌留之際的劉曉波,終其一生:一無道可傳,二無業可授,三更無法解答人們心中的困惑。如此這般,如何能做得“這個世界的老師”呢?

很顯然,作為一個“影響力一流”的政治活動家,只憑其無法自洽的“我沒有敵人”、“殖民三百年”等思想理論,就足以證明劉曉波自己對中國民主之“道”的理解,不過是盲人摸象。一個自己就對民主理解的一塌糊塗之人,又如何能將學業傳授于人、並解答得了人們心中的困惑呢?

而中國著名作家、思想家顧曉軍先生,不但獨創了完全能自洽的“公正第一”與“平民主義民主”理論。還不斷將其理論運用到社會實踐當中,三千多篇與中共做政治遊戲的理論文章,讓偉大的中共苦不堪言,卻又無可奈何。甚至,除了恐嚇和封殺,除了不斷地重複自己有多少個自信,偉大的黨也不得不將曲解為“公平正義”的“公正”二字寫進了特色社會主義的的二十四個字的價值觀中。

由此可見,于政治之“道”:“公正第一”可以做擁衆八千萬的黨的老師,而“平民主義民主”則毫無疑問地可以成為連《紐約時報》都哀歎“我們美國正朝著相反的方向坍塌”的、精英資本主義的美帝國的老師。

于“業”,顧曉軍先生則有《大腦革命》可以授人以漁。無論是其“化繁為簡”的顧曉軍主義哲學,還是其“你做一件事,常常只考慮你與對方的關系。其實至少還有一人在觀察你(事實上遠不止)”的“立體思維”,都只會讓人們變得更聰明。而只有人們變得更聰明,才不會一味地被愚弄。只有變得更聰明,才不會愚蠢到像美國總統奧巴馬、國務卿希拉裏一樣甘願為一個維權騙子陳光誠站台、撐腰了。

于“解惑”,顧曉軍先生有《打倒魯迅》挑戰毛澤東一手樹立起來的僞權威,有“時代指數”告訴人們“時代在前進,沒鄧小平或誰的領導,中國一樣會進步”,有《一個迷天大騙局》揭露當局自導自演的維權騙局。非但如此,顧曉軍先生更有“拆穿郭文貴爆料騙局,揭露設局者的最大陰謀”,把一場當下正攪得中美雞飛狗跳的大戲揭得淋漓盡致。

想必,《紐約時報》也深知:單是郭文貴這一爆料的迷魂陣,就不知迷惑了多少能人志士,包括位列八九被通緝第三位的“秦城好漢”劉剛,雖然與郭文貴近水樓台,仍然被迷得完全喪失了本性。而顧曉軍先生,遠在信息閉塞的大陸南京,卻于郭文貴事件伊始,就看穿了郭的畫皮。

因此,于老師就應該“傳道、授業、解惑”而言,顧曉軍先生千倍、萬倍勝于劉曉波。劉曉波先生唯一異于大多數人的,也不過是坐牢的學問了。而坐牢,不論是刑事的、還是煽顛的政治,只要夠膽,人人都是無師自通。甚至,于政治犯而言,只要時運當頭、只要社會夠渾足以。如顧曉軍、習近平二位,不都是在只有十三歲的年紀,就被押上看台、接受革命群衆的鬥爭了嗎?

當然了,《紐約時報》還認為劉曉波“勇敢地簽署請願書,呼籲給西藏更多的自治,並與達賴喇嘛進行真正的談判”堪做“這個世界的老師”。雖然不知道劉曉波是代表了那個“老領導”與達賴喇嘛談判?更不知道劉曉波與達賴喇嘛的談判都達成了那些條款?但毫無疑問的是,劉曉波此舉恐怕是羞于載入史冊、見于陽光的。且不論達賴喇嘛是否能代表了西藏,但劉曉波肯定代表不了大陸大多數民衆,則是毋庸置疑的。而不能代表大多數民衆,劉曉波的民主、不也就與中共那替民做主的民主是半斤八兩了嗎?

所以,《紐約時報》真的想替這個世界找一個能“傳道、授業、解惑”的好老師,就找顧曉軍先生吧!

所以,所以啊,《紐約時報》真的想替這個世界找一個能“傳道、授業、解惑”的好老師,就向諾貝爾和平獎的評委們推薦“公正第一”、推薦“平民主義民主”、推薦顧曉軍先生吧!


(後注: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今面向全球募集(投資或捐助)50至200萬元人民幣,用于賺錢謀生。有意者請致郵: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05:2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