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紐約時報》推薦顧曉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

2017/7/11  
  
本站分類:藝文

請《紐約時報》推薦顧曉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

請《紐約時報》推薦顧曉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

《中國網絡民評官百人團》石三生 九州評論·之九百三十

 

看到《紐約時報》記者贊劉曉波的文章,名曰《這個世界的老師》。作為一個記者,發自內心地稱呼劉曉波為“老師”,似乎無可非議。但以世界級大報---《紐約時報》的口氣盛贊劉曉波為“這個世界的老師”,怕是除了擁有像莫言贊韓寒時一般臉面皮實之輩,是很難說出如此阿谀的話兒來的!

連紐時的記者都很清楚,劉曉波充其量就是個“我們這個時代的曼德拉”,而且還是個很失敗的“曼德拉”。南非的曼德拉從監獄走向了總統的寶座;而中國的“曼德拉”卻是從監獄走向了絕症。如此一個失敗的“曼德拉”,到底有什麽資格來做“這個世界的老師”呢?

難道,紐約時報的意思,就是希望中國人都來學習“曼德拉”,都紛紛走進監獄、走向絕症嗎?

更不屑說,中國的“曼德拉”作為全世界總教頭的最大功績,不過是“當劉曉波簽署了「零八憲章」,並提出中國需要民主、自由,以及法治的要求時,激勵了數百民中國知識份子以及相關民眾的共鳴”(達賴喇嘛語)。而顧曉軍先生只是博訊一處已被封殺的博客,浏覽量就接近九個億。當年,紐約時報邀請代筆韓寒開設專欄時,盡管有中共暗中捧場,韓寒的博客點擊量也不過才四個億。若以對世界的影響而言,擁有自己創立的“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理論的顧曉軍先生,不是更有資格“做這個世界的老師”嗎?

想必,紐約時報也很明白,連自己的自由都不曾爭取到的劉曉波,是無法勝任老師之“傳道、授業、解惑”的本職工作的。正如一個文盲不能教紐時記者寫文字,一個體育盲不能教泰森打拳是一樣的道理。如今,發誓“死也要死在西方”的劉曉波,能傳授給美歐西方世界一些什麽樣的絕學呢?川普總統會遵循劉曉波老師的教誨,對金正恩、對敘利亞、對is們說“我沒有敵人”嗎?

果然歐美都能聽劉曉波老師一句話----“我沒有敵人”,軍隊是否都該統統解散了?

說什麽“對那些控告您的人,您甚至格外地使用充滿愛的語言去談論他們”、說什麽“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說什麽““敵人心態”會“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紐時的記者不知道東郭與狼的故事,難道也沒有聽說過農夫與蛇的典故嗎?當面對強勢、又毫無憐憫之心的對手,不能據理力爭也就罷了。反而要用“充滿愛的語言去談論他們”。紐約時報啊,您們真的知道什麽是與“對手”打情罵俏嗎?

多麽的莫名其妙啊,紐約時報竟然說什麽“您的思考超越了您的族群。您勇敢地簽署請願書,呼籲給西藏更多的自治,並與達賴喇嘛進行真正的談判”。請問紐時,劉曉波到底代表了誰與達賴喇嘛“進行真正的談判”呢?以紐約時報的常識,難道不明白所謂的談判的雙方,一定是對等的嗎?劉曉波是代表了大陸民間、還是代表了中共官方呢?

該不會,劉曉波也與那憑三億美金開道、與達賴喇嘛建立起莫逆之交的郭文貴一樣,代表了某個“老領導”吧?

總而言之,無論是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還是他的“三百年殖民”、甚至是什麽““敵人心態”會“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等等,就算是沒有效仿曼德拉的言行,如此這般不能自洽的思想也是不足于“做這個世界的老師”的。

紐約時報真的想替這個世界找一個老師,就請關注一下中國著名作家、思想家顧曉軍先生吧!顧先生不但擁有完全能自洽的“公正第一”可做這個世界的老師,其創立的“平民主義民主”學說,更是為如今“我們美國正朝著相反的方向坍塌,诋毀那些與我們意見相左的人;如果一個孩子想與另一個政治派別的人結婚,越來越多的人會表示反對”的精英資本主義的美帝國指出了發展方向。

所以,紐約時報真的想替這個世界找一個老師,就請向諾貝爾和平獎的評委們推薦“公正第一”、推薦“平民主義民主”、推薦顧曉軍先生吧!

石三生2017年7月9日星期日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